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蕴蓄既久 顺理成章--论"北京的母亲河"之说的提出

时间:2017-9-28 11:04:40
】【打印】 【关闭

朱祖希

    永定河是流经北京地区最大的河流。二十年前《北京晚报》"五色土•百家"连续五天刊登了一篇题为《北京的母亲河》的署名文章①。
    把一条存在于大地之上,纯粹是自然形成的河流,而且在历史上是"桀骜不驯,灾害频仍"被责之为害河的永定河,比拟为"北京的母亲河",这既让人感到十分亲切,又蕴含着人们对她的一份敬畏。这不仅仅是在文学描写上将其人格化的高度赞美,更是把永定河与北京城的起源、成长这一血肉相连的关系,真切地表述了出来。
    有人认为,这是在北京城市发展研究中,首次把永定河比喻为"北京的母亲河"②。
    那么,它又是在一种怎样的背景下提出来的,其文化渊源又是什么?
    一、 水是生命之源,也是城市之源
    城市,是人们所公认的人类三大文明标志之一。"没有城市,文明是难以想象的。"③那么,文明又是什么呢?
    文明是人类在保持好生态环境平衡的前提下,不断进步的一种状态,无论推进社会发展与进步的力量是什么,文明与享受文明都必须依赖于物质生产者所进行的劳动,及其所提供的剩余产品。也就是说,必须先有农民、牧民、渔夫、伐木者、手工业者等生产者进行的物质生产所提供的剩余产品,才有了文明的开端。换言之,这些为人类生活所必需的剩余产品的存在,是人类文明开始出现应具备的必需条件。同样,没有这种剩余产品,也就不可能出现任何城市。没有这种剩余产品的持续供给,城市也就不可能存在和发展。
    正因为如此,人类文明的出现和进步也正是在具有肥沃的,而且具有可靠水源的地方首先发展起来的。
    埃及是世界著名的文明古国之一。但是,人们也普遍地认为,埃及是名副其实的"尼罗河的赐予",开罗则是"尼罗河之子"。因为,正是尼罗河三角洲和狭长的、肥沃无比的洪冲积平原滋养,维持了埃及的文明,并产生了象征文明的城市开罗。而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产生,又是由于它拥有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所提供的稳定的水源,及其所在流域形成的肥沃富饶的土壤,从而使农民能够生产出大量的剩余产品,并使得数以百万计的农民从田间的生产劳动中解放出来,从而才会出现众多的城市和壮丽的宫殿、神庙,及至各种艺术品、楔形文字、数学、历书、天文学等。
    印度的文明亦首先产生于具有优越自然条件和肥沃土壤的恒河三角洲,并以丰沛的水源滋润、孕育了德里,恒河是印度人心目中的"圣河"。同样,英国的伦敦依偎在流经伦敦的泰晤士河旁;法国巴黎则是塞纳河哺育出来的著名城市……纵观整个世界,大凡历史悠久的文化古都几乎无一例外地都依傍着一条大河,并依偎在由该河所形成的洪冲积平原之中。
    作为文明古国之一的中国,地域辽阔,自然地理条件复杂而多样。但是地处中原的华夏文化,在中华文明即将诞生之前便已居于中国史前各文化区的核心地位,并奠定了它在未来作为中华文明发祥地的坚实基础,其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黄河流域具有得天独厚的自然地理条件。
    在这里既有温暖、湿润的气候,又有充足的水源条件和松散肥沃的土壤。不仅如此,在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中,前1000年的政治文化中心几乎都在中原地区,并且总是沿着长安-洛阳-开封这一东西轴线呈徘徊式的移动,后1000年才逐渐转移到东南方向的长江中下游地区-南京和杭州。

    二、 侯仁之先生与《尼罗河》的半世书缘
    河流孕育了人类文明,也孕育了代表人类文明的城市。
    北京是一座具有3000多年建城史、800多年建都史的城市。那么它的产生和发展又是依傍在什么地方、仰仗着哪条河流的滋润、哺育,遵循的又是一条什么样的轨道--这是每一位探索北京城的起源及其变迁的学者,所要回答,也必须回答的问题。
    1932年侯仁之先生考入了燕京大学,并且遇到了两位影响他一生的老师--顾颉刚、洪业(煨莲)。在当时,这两位老师都已是史学界很有名望的学者了。他们严谨治学的精神和孜孜不倦的探索精神,深深地影响着青年侯仁之。也就在这里,开启了他人生道路上第一次关于历史上的北京城的演讲。而且,在他本科学习期间,对不同历史时期的水利问题亦是格外关注。"水",包括江河湖海、人工沟渠、运河等,它们在自然地貌的形成和变迁过程中,抑或是在人类历史的演化过程中,都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这对侯仁之先生一生的学术探索有着很大的影响。
    1941年底,因珍珠港事件而被日军查封燕京大学之前,侯仁之先生曾在一本国外杂志的评述中见到关于《尼罗河》(The Nile)一书的评论。这是一本关于孕育了古代埃及文明的尼罗河的传记。
    尼罗河是一条蜿蜒在北非广阔的黄色沙漠之中的翠绿色河谷,在人类的历史上一直起着非凡的作用。正是它,滋养了埃及5000多年的文明。而尼罗河三角洲和狭长的、肥沃无比的洪冲积平原,就是尼罗河水在漫长的地质年代逐渐沉积而成的。甚至连埃及本身也是由来自阿比西尼亚(即埃塞俄比亚)、肯尼亚、乌干达、刚果、苏丹等国的"贡品"--水、淤泥和腐殖质造就的。正是这块肥沃的冲积平原,以及每年都要补给的富含腐殖质的沉积层,产生并滋养、维持了埃及悠久的文明。开罗便是诞生于其上的、名副其实的"尼罗河的儿子"。在当时的侯先生心中也有一个心愿--以传记的体裁,把孕育中华文明的黄河,以传记的形式把它写下来。因此,非常想找到这本书细细地读一读。
    大约是在1947年的秋天,侯仁之偶然在燕京大学临湖轩客厅,司徒雷登个人藏书中发现此书,便借来阅览,但未得卒读。因有他人需要便归还了。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后,在燕大复校,司徒雷登竟将此书赠送侯仁之以资纪念。但是,这本书在1952年开展的"忠诚老实运动"中,竟不知其去向……
    到了时隔40多年的1984年,侯仁之先生到美国康奈尔大学作关于"北京与华盛顿城市规划比较研究"的学术报告。侯先生竟在该校校园附近的旧书摊上发现了一本黄色封面的精装本--The Nile。他兴奋之余便购下细细阅读,并于午夜时分写下了一篇题记:"四十四年前,余初执教于燕京大学,尝试借读此书,而深有所感。作者为著名传记作家。所著《歌德传》《林肯传》以及《拿破仑》诸书,无不脍炙人口,而于此书序言之首,却以非凡的类比手法说明:每当他在写作一个人物的传记时,眼前就会闪现出在形态上,以及精神上俨然是一条河流的形象,只有一次,他在河流中看到了一个人及其命运的形象,于是便以此为题写下了这部《尼罗河》。他把一条大河加以人格化的这种写法,立刻触动了我。
    当时我想:如果和尼罗河相比较,伟大祖国的黄河岂不是更加值得为之立传的么?不幸《尼罗河》尚未卒读,燕京大学即遭日寇封闭,我亦被日本宪兵逮捕,转囚于日本陆军监狱。狱中不能虚度时光,因以腹稿,试写《黄河传》……"
    不想,在写下这篇题记之后数月,华艺出版社拟以《黄河文化》之书名征稿于侯师。侯仁之先生便决定以此为例,集合诸同好相与协议,各就所长,分工属稿。
    《黄河文化》一书在1994年10月正式出版发行。该书的扉页有这样的一段文字:"谨以本书献给孕育华夏文明的母亲河--黄河,献给所有关心她、爱护她,并为之奋斗的人们。"
    三、《北平历史地理》一书中对水源与城市关系的论述
    侯仁之先生于1946到1949年留学英国利物浦大学地理系。1949年完成博士论文《北平历史地理》并获得哲学博士学位。但是,这篇论文由于种种原因,却一直没有在国内发表过,故在学界很少有人知道其中的具体内容。
    1946年侯仁之遵师训:"择校不如投师,投师要投名师。"远涉重洋,赴英国利物浦大学地理系深造。他的导师是20世纪30年代至70年代英国历史地理学界最具影响力的学者克利福德•达比(CliffordDarby)。侯仁之先生的博士论文就是在他的指导下完成的。而这本书也是中国历史地理学界第一部关于城市历史地理研究的专著。重视地形地貌、北京和交通地理位置的分析,则是这篇论文一个最为鲜明的特点。
    侯仁之先生从北平小平原上的地形、地貌特点入手,从南北交通道路的格局着眼,指出永定河上以卢沟桥所处的位置为代表的古渡口,正是通过太行山东麓大道与居庸关大道、古北口大道、山海关大道南北往来的交通枢纽。这个交通枢纽位置与北京城原始聚落--蓟城的形成关系极大,但因永定河夏季洪水泛滥威胁到人们的安全,为避洪患,蓟城没有在永定河的古渡口处兴起,而是在距渡口不远,有"西湖"(即今莲花池)作为水源的"蓟丘",即今广安门内外一带。从而对北京城原始聚落的起源及其发展的原因,作出了令人信服的科学解释,否定了外国学者认为北京城之所以在今天这个地方发展起来,是古代巫师占卜的结果的错误观点。
    侯仁之先生在揭示了蓟城起源的地理基础之后,又从河湖水系的角度,对历史上的蓟城、辽南京、金中都、元大都、明清北京城的城址、范围和规划特点作了系统而深入的研究,分析了"洗马沟""西湖"在蓟城起源过程中的作用,揭示了元大都城址转移与"高梁河水系"的关系,以及历代城市发展过程中为寻找农业灌溉、漕运水源而采取的水利工程设施等。
    侯仁之先生从河湖水系入手,揭示了北京城起源、布局,乃至城址转移的全过程,把古代城市规划的特点,放在河湖水系的"网"来分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城市历史地理分析方法④。
    侯仁之先生说,在西山一带,浑河(即今永定河)河谷十分狭窄,如同穿过峡谷。随后,河谷变得稍宽,但仍需在山间穿流,一直到三家店村一带流入平原。此后,浑河在平原上时而分流,时而合流,河道时有变化。且由于其流经的是黄土覆盖地区,浑河之水总是浑浊的黄色,并在冲积平原上泥沙很快沉积。在地质时期,浑河对北京湾以及华北平原北部的形成具有主要的作用⑤。
    北京城位于呈巨大三角形的华北平原的最北端,也是华北平原与北方的山区和高原之间绵长的南北陆路交通线的天然焦点,也可以说是连通着中原与塞外之间的要塞。而从地貌形态上来说,北京又坐落在北京湾的端口,也恰好位于三角形大平原的顶点,所有交通线都经过这里。它是从北向南的起点,也是从南到北的会合点。换而言之,北京城不但是北京湾的核心,也是华北平原的会合点。
    对此,侯仁之先生又说:笔者认为"美索不达米亚"这一经典的地理名词,也可以用来形容这片土地,正是在这片土地上,建起了北京这座历史悠久的城市。浑河与白河分别流经北京城两侧,其流向大体一致,交汇之后最终注入渤海湾。它们犹如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各自并行,最终汇成一河注入波斯湾一样⑥。
    四、于北京平原区永定河故道的研究
    20世纪70年代,北京市地震地质办公室组织了"北京平原区全新世构造活动的调查研究"。我有幸参加了其中"北京平原区永定河古河道"的专题研究。
    该研究成果,不仅使我们对永定河洪冲积的形成及其范围,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也使我们对历史上北京城变迁的原因有了更深的认识。
    永定河洪冲积扇以石景山附近为顶点,向东北、东、西南呈扇形展开,东西长约40千米,南北宽约30千米,面积1000多平方千米。石景山附近的海拔约80米。其前缘(马驹桥-通州)约20米,地面的坡降为2‰~3‰。其组成物质在洪冲积扇顶部为砂砾石,往边缘逐渐变细,以黏性土为主。其形成年代,据洪冲积扇沉积物中的哺乳动物化石、古树和14C样品年代测定大致在32 000~15 000年。或者说永定河洪冲积扇大致形成于晚更新世。
    北京平原区古河道自北而南有以下几条:
    (1)古清河:现代温榆河的支流清河,曾是一条发源于海淀镇南万泉庄一带的小河,但根据钻孔资料绘制的剖面可见,古清河却曾是一条宽3~4千米的大河。据古清河河谷的砾石成分统计表明,古清河是永定河的早期故道。
    古清河从石景山向东北流,经苹果园、西黄村、南平庄、巴沟、西苑、圆明园、清河镇东,其14C年代测定为距今7200年。
    (2)古金钩河:该河发育在永定河洪冲积扇的脊部,自石景山经杨庄、八宝山和田村山间,至半壁店分成南北西支。北支东流经积水潭又分为古坝河和古高梁河;南支在玉渊潭分为古蓟河和古莲花河。
    古金钩河宽2千米左右,深10米,沉积物以砾石为主,在八宝山采石场地下2~3米的砾石层中,曾出土战国石棺和汉代石阙,还夹有磨圆度较好的汉代陶片和砖块等。
    古高梁河宽1~2、深7~8米,底部为砂砾石,中夹有砂质黏土和有机质淤泥透镜体。在紫竹院公园地下6.5米处,发现三排桥梁用木,其14C年代测定为距今1390年(±85年)。其附近还发现一件汉代铁锤。又据积水潭附近地铁基槽剖面的研究表明,地下8米以上的砂砾石和黏性土为河漫滩和湖相沉积,孢粉以松层占优势,属全新世晚期沉积。
    古蓟河和古莲花河沉积物很相似。地下6米以上为砂层,以下为砾石层。两河之间多支流,故可视为一条古河道,据14C年代测定为1200~3400年。
    (3)古漯水:由石景山经丰台向东南延展,其北岸在八宝山以南,经城区西南角,至马驹桥与古高梁河汇合,南岸从丰台经丰台到大兴的采育。丰台以上河段主要为厚层砾石;丰台至南苑段,地表有2~3米的黏性土,下部为细砂;南苑以下,主要为亚黏土或亚砂土。14C年代测定为距今4200~4500年。
    另据史书记载,永定河古称漯水,在汉代曾经北京城南称清泉河。至北魏时曾从城西南流过。在明初称漯河,10世纪初,永定河改走今道。
    五、把永定河称为"北京的母亲河"的理由
    从上述诸多的论述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任何一个城市的发展都离不开两个自然地理基础:充足的水源和拥有肥沃土壤的地理空间。而北京城从她的起源、发展,乃至变迁,都依偎在"北京湾"里--由永定河所形成的洪冲积扇上,吸吮着由永定河提供的"乳汁"(包括永定河所提供的地表水,以及储存在地表以下的地下水源)。
    水和土代表了作为一个城市的起源和发展须臾不可或缺的两个条件。否则,城市的产生和发展是不可想象的。
    1982年4月2日《光明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森林破坏与永定河的变迁》的署名文章。我对其中的某些观点持有异议,并在《北京水利志通讯》1983年第1期发表《永定河的变迁》与之讨论。其间写道:"永定河从北京的西北部滚滚而来,它切穿西山的重峦叠嶂,在三家店出山之后,荡涤于北京的清河和河北的白沟之间,形成了一个中部微微隆起,面积广阔的洪冲积扇。我们的北京城就位于这个'扇'的脊部。永定河在它自身的发育过程中不仅为城市提供了发生、发展的自然基础,更以源源不断的水源哺育了城市的成长。所以有人说,北京城是喝永定河的'奶'长大的。这种说法虽然还不够贴切,但足以说明永定河与北京城的关系是何等的密切。随着首都'四化'建设的迅猛发展,永定河对北京城的作用就愈为突出。因此,认识它、研究它,然后改造它、利用它,应该说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笔者于1996年4月14~18日先后刊登在《北京晚报》"百家言"栏目中的《北京的母亲河》一文中这样写道:从3000多年前的蓟城到800多年前的金中都城,再从700多年前的元大都城、明清北京城迄于今,其城址虽有所变迁,但无一例外都建在永定河所形成的洪冲积扇上,都吸吮着永定河源源不断供给的"乳汁"。可以这样说,没有永定河的流淌、滋润,就没有北京城的昨天和今天。永定河是北京的母亲河。
    据史书记载,远在帝尧时代我国就已发明了凿井的技术。凿井是人们开发利用地下水资源的有效方法。1956年为了配合永定河引水工程,曾在长椿街、宣武门、和平门一带发现春秋战国和汉代的陶井150余座。后来,为配合上下水工程和南护城河加宽工程,又在陶然亭、广内大街、北线阁、白云观、宣武门内的南顺城街,以及和平门一带发现65座陶井。这说明,远在2000多年前,凿井汲取地下水就已成为蓟城居民日常生活和农业灌溉的重要手段。到了清代,据《京师坊巷志稿》的粗略统计,在北京城里有水井1255眼,平均每平方千米有水井20眼。新中国成立之后,据有关部门统计城近郊区的水井多达4000余眼。这充分说明北京城内地下水资源的丰富和开发利用的程度。在北京的生活用水量中,地下水占60%~70%。
    从上述水井的分布可以看到,这数千眼水井几乎都分布在永定河所形成的洪冲积扇上。或者说,北京人所汲取的地下水亦都是我们的母亲河在数千年中逐渐储存下来的。不仅如此,北京的古典园林也大都是在永定河古道的基础上修建起来的。就连北京西山的泉水,也是永定河通过向斜构造供给的。北京城内的北海、中海、南海、前海、后海、西海如此,"三山五园"(玉泉山、香山、万寿山、静明园、静宜园、清漪园、畅春园、圆明园)和南海子(南苑)也是如此。
    研究得知,在金代就号称为"燕京八景"之一、清乾隆帝又将其命名为"天下第一泉"的北京西山玉泉,不仅是历史上北京城的重要水源地,而且也是西郊诸多古典园林的重要水源地。但从水文地质构造上看,永定河也是玉泉的主要补给源(见附图)。
    所以,把永定河称之为"北京的母亲河",既是对古都北京起源、变迁、发展关系的客观表述,也是侯仁之先生和他的学生在探索北京的起源、成长过程中奥秘的科学总结和高度概括,更是人们在表述永定河与北京城之间血肉关系时最美、最确切,也是最富感情的语言。
    ①朱祖希:《北京的母亲河》,《北京晚报》"五色土•百家言",1996年4月14~18日。
    ②陈平:《西城史迹:古都变迁说北京》,华艺出版社,2013年,第6页。
    ③〔美〕弗•卡特、汤姆•戴尔《表土与人类文明》,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1987年,第7页。
    ④邓辉:《北平历史地理》译后记,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3年,第210-212页。
    ⑤侯仁之:《北平历史地理》,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3年,第5页。
    ⑥侯仁之:《北平历史地理》,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3年,第2、5页。

(作者为北京地理学会副理事长、北京联合大学北京学研究基地特邀研究员)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