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雍和宫明代铜铸须弥山之初探

时间:2017-5-26 9:48:38
】【打印】 【关闭

李 杨

    雍和宫是藏传佛教寺院,亦是北京香火最旺的地方。人们来这里烧香许愿、膜拜祈福。雍和宫殿前,常会看到这样的祈福情景:游人向一座铜铸须弥山(图一)的山顶上努力地投掷硬币,往往是一投再投,直到硬币落在最高处。人们相信硬币扔得越高,愿望越能早日实现。而这座铜铸须弥山真正代表着什么,又有怎样的故事更加值得探究。本文即是对雍和宫这座明代铜铸须弥山的象征意义、前世今生等方面进行论述。

图一 雍和宫铜铸须弥山

    一、 须弥山的组成
    这座须弥山通高2.76米,由青铜山体和汉白玉石座两部分组成。
    青铜山体高1.5米,整体呈沙漏形。山的下部呈现山峦和海浪交织起伏的景象--山峦中隐现海浪,海浪里凸起山峦,共七层。层层山海之上是山峰间的殿宇,分别坐落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共四层。殿宇之上、山颠尽头延伸至天穹,其间分布着星宿。穹顶之上是一座宫殿式建筑,屋顶为重檐歇山顶。重檐歇山顶是中国古代建筑的较高等级建筑样式,因此,这座须弥山是佛教与中国建筑风格的融合。宫殿四周有城墙环绕(图二)。

图二 须弥山青铜山体局部一

    汉白玉石座高1.26米,分为石池、主体、底座三层,共五块石料组成。第一层石池由一块石料制成,呈八瓣莲花形,内注满清水;中央有托槽,恰与青铜山体契合。第二层石座主体由两块石料左右组合而成,呈八棱形;八棱形的八面分别与莲花形石池的八瓣相对应,并浮雕三十二尊威武勇猛的金刚力士,分上、下两层排列。上层东(两尊)、南(四尊)、西(两尊)、北(四尊)四面交替排列着杵头朝上、左手抱杵的金刚力士和杵头朝下、左手握杵的金刚力士(图三);东南(一尊)、西南(一尊)、西北(一尊)、东北(一尊)四面交替排列着杵头朝上、左手持杵(杵背至左臂后侧)的金刚力士(图四)和杵头朝上、右手抱杵的金刚力士(图五)。下层的东、南、西、北四面交替排列着双臂向上呈托举状的金刚力士和双臂放下呈肩扛状的金刚力士;东南、西南、西北、东北四面交替排列着左臂单臂向上呈托举状的金刚力士和右臂单臂向上呈托举状的金刚力士。第三层石座底座也由两块石料左右组合而成。

图三 须弥山汉白玉石座局部一

图四 须弥山汉白玉石座局部二

图五 须弥山汉白玉石座局部三

    二、 须弥山的象征意义
    须弥山是梵文S u m e r u的音译,亦译"修迷卢"" 须弥楼""苏迷卢"等,意译" 妙高""妙光""安明""善高""善积"等。印度神话中的山名,亦为佛教所采用①。佛经中也有"须弥山王入海水中八万四千由旬②,出海水上高八万四千由旬,下根连地,多固地分。其山直上,无有阿曲,生种种树,树出众香,香遍山林,多诸贤圣,大神妙天之所居止。"③
    这座须弥山穹顶上的宫殿建筑象征着善见城,即三十三天宫,为三十三天④之主、佛教护法神帝释所居。须弥山山腰的四面殿宇为四天王及其眷属所居;每面殿宇呈阶梯式排列,《长阿含经》中有"其山四面有四埵出,高七百由旬,杂色间厕,七宝所成,四埵斜低,曲临海上。……其下阶道有鬼神住,名曰伽楼罗足;其中阶道有鬼神住,名曰持鬘;其上阶道有鬼神住,名曰喜乐。其四埵高四万二千由旬,四天大王所居宫殿"⑤(图六)。须弥山山下的层层山海象征着七香海、七金山。第七金山外是咸海,咸海中分布着四大洲、八中洲和无数小洲,咸海外有铁围山围绕。

图六 须弥山青铜山体局部四

    至此, 一个须弥山形成一个小世界,即一日月、一须弥山、四洲、六欲天⑥、初禅天⑦。一千个小世界,上覆二禅天,形成一小千世界。一千个小千世界,上覆三禅天,形成一中千世界。一千个中千世界,上覆四禅天,形成一大千世界。因此,大千世界又称三千大千世界。须弥山体现着佛教的宇宙观--以须弥山为中心形成无数三千大千世界,无穷无限。这也是佛教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
    三、 须弥山的前世今生
    这座须弥山是明代珍品, 山体穹顶处一侧刻有"司礼监掌印太监冯保施供"。据《明史》记载,冯保嘉靖中为司礼秉笔太监,隆庆元年(1567年)提督东厂兼掌御马监事,万历时任司礼监掌印太监。明代太监冯保施供的铜铸须弥山怎么会置于清代藏传佛教寺院雍和宫内?
    这座明代铜铸须弥山是由嵩祝寺移至雍和宫,确切地说,是由嵩祝寺东侧的法渊寺移来。嵩祝寺位于东城区沙滩北街北侧,三眼井胡同东侧,并排三座寺庙,西为智珠寺、中为嵩祝寺、东为法渊寺,法渊寺现已无存。
    须弥山为什么在法渊寺内?民国时期的《雍和宫导观所刊物》对嵩祝、法渊寺及寺内须弥山有详细记录:
    嵩祝寺在北平市内六区松公府后身,即地安门内东南三眼井之东,章嘉•呼图克图所居也。寺之左曰法渊寺,其右曰智珠寺……东即为法渊寺,最后名曰大雄宝殿,殿前有古铜昆仑山,带汉白玉雕刻极细之石座井。
    这里的"昆仑山"即指须弥山(图七)。张帆先生的《嵩祝寺测绘及始建年代研究》有明确的论述:"法渊寺建于雍正十二年,……经查阅雍正十三年奏销档得知,当时修葺、增建的是嵩祝寺、番经厂,可见番经厂乃确切无疑地是法渊寺前身。"⑧即法渊寺建立于明代番经厂的旧址之上。番经厂隶属于司礼监,保管藏传佛教经板及印制藏传佛经之地;明刘若愚著《酌中志》卷十六详细介绍了明代内府各衙门的职能及人员编制等,其中司礼监部分有这样的记载:"经厂掌司四员或六员,在经厂居住,只管一应经书印板及印成书籍,佛藏、道藏、番藏,皆佐理之。"⑨明代中后期,番经厂从印制藏传佛经之地逐渐演变成举行藏传佛教法事的场所,陈楠先生的《法渊寺与明代番经厂杂考》一文对此作了详细地论述。综上所述,笔者推测这座铜铸须弥山为明番经厂旧址遗留之物,清建立法渊寺时得以留存。

    须弥山又是何时由法渊寺移至雍和宫的?金梁先生编纂的《雍和宫志略》全面详实地介绍了雍和宫,但未提及须弥山;他生于1878年,写作此书时已年届八旬。雍和宫于1981年正式对外开放时雍和殿前已有须弥山。因此,笔者认为须弥山在金梁先生写书时尚未移入雍和宫,迁移时间应在1958年以后、1981年之前。据雍和宫的一位老僧人回忆:1958年社会主义规划,北京计划只留雍和宫、嵩祝寺、资福院三座藏传佛教寺院,须弥山就于这一时期大概是六十年代移入雍和宫。此外,笔者曾走访过嵩祝寺附近居民,据一位对嵩祝寺有研究并久居于此的居民讲述:七十年代发展无线电事业,无线电九厂和十一厂合并从崇文门外搬来把此前占用嵩祝寺的北京市盲人橡胶厂换走,成立"北京东风电视机厂"。嵩祝寺前殿、东西钟鼓楼,以及法渊寺全部拆了,利用宽大的前院盖了十层楼高的生产车间。法渊寺盖成了电视机的组装车间。也就是在这一时期大概七十年代,法渊寺拆除前将寺内文物须弥山迁移至雍和宫。以上两种说法,尚无明确结论。
    四、 结语
    这座铜铸须弥山经明、清、民国至今,从嵩祝、法渊寺到雍和宫,历经沧桑,如今保存完好实属不易。它是佛教宇宙观的具象物化,亦是珍贵文物。因此,笔者希望游人可以爱护文物,用心聆听他的经历、他的故事,岂不更好!为了保护文物,目前雍和宫殿前的铜铸须弥山的青铜山体为复制品,原件保存于库房。
    ①任继愈主编:《宗教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1年,第786页。
    ②由旬:古印度计算距离的单位,以帝王一日行军之路程为一"由旬"。任继愈主编:《宗教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1年,第281页。
    ③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点校:《长阿含经》卷第十八,宗教文化出版社,1999年,第318页。
    ④三十三天:音译"忉利天"。佛教用语。六欲天之一。谓在须弥山顶中央为帝释天,四方各有八天,共三十三天。《大智度论》卷九:"须弥山高八万四千由旬,上有三十三天城。"……山顶有宫名"善见",是天帝释所居。任继愈主编《宗教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1年,第76页。
    ⑤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点校:《长阿含经》,宗教文化出版社,1999年,第318-319页。
    ⑥六欲天:佛教用语。指三界中欲界之六重天。四天王天:东为持国天,南为增长天,西为广目天,北为多闻天;忉利天,又名三十三天;夜摩天;兜率天;乐变化天;他化自在天。见任继愈主编:《宗教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1年,第222页。
    ⑦色界诸天:佛教用语。谓三界中色界诸天。为离食、淫欲的有情居处。"色"为质碍之义,说此天居者有宫殿、有形体,统称四禅天。据《俱舍论》卷八,分四禅十七天。初禅三天是:梵众天、梵辅天、大梵天。二禅三天是:少光天、无量光天、极光净天。三禅三天是:少净天、无量净天、遍净天。四禅八天是:无云天、福生天、广果天、无烦天、无热天、善见天、善现天、色究竟天。此外,还有分为十六天、十八天的说法。见任继愈主编:《宗教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1年,第428页。
    ⑧张帆:《嵩祝寺测绘及始建年代研究》,《古建园林技术》2008年第4期。
    ⑨(明)刘若愚:《酌中志》卷十六,北京古籍出版社,1994年,第94页。

(作者为北京市古代钱币展览馆馆员)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