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数字展厅在博物馆中的建立与探索--以国家博物馆"国博典藏《乾隆南巡图》长卷数字展示"为例

时间:2017-4-27 10:28:51
】【打印】 【关闭

徐 浩

    在国家大力扶持文化发展的背景下,博物馆事业也得到了蓬勃发展。目前,越来越多的博物馆都已经或正在准备设立数字展厅,可见数字展厅在博物馆中的重要性在增加。数字展厅不仅可以给参观者直观的感受,还为其获取信息提供了十分方便、快捷的渠道,在提高服务质量的同时方便了观众更好地参观博物馆。还可以增强博物馆和参观者之间的互联、互动等。
    当今世界已进入信息时代,信息化技术和手段与博物馆工作逐渐融合,数字化建设已经逐渐成为当今博物馆事业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数字展厅就是最好的例子之一。作为辅助传统陈列方式,其可以实现传统手段无法实现的效果,能够更好地展览、展示藏品,可以说在今后类似手段将会更多地运用在展陈体系中。数字展示也正是与时俱进的一种体现,给参观者一种全新的参观感受,使之可以更近距离地接触到展品甚至与展品交互,将更广泛的展览信息、对象和模式引入传统博物馆展览中。

图一

    一、概述
    数字展厅顾名思义,是指使用多媒体和数字化技术等作为展示手段和途径,依靠这些最新的科技技术,并结合独到的数字创意宣传内容,以各类新颖的、有创意的甚至颠覆性的技术吸引参观者,实现人机交互方式的展厅形式。因此,数字展厅也被叫作数字化展厅或多媒体数字化展厅等。
    数字展厅是集各种多媒体展览展示系统为一体的综合展示平台,其中应用最多的、最广泛的包括数字沙盘、环幕(或弧幕、球幕影厅)、立体投影、迎宾地幕、互动吧台、体感交互、互动镜面及触摸屏等。由于数字展厅中融入了各种高新技术,使得展厅极具内涵和吸引力,不仅仅有文字图片,而是加入了视频、声音、动画等;不仅仅局限于平面,而是扩展到三维立体空间,并对这些传统及新型的资料数据加以整合,深度挖掘展览陈列对象所蕴含的背景、文化及更深层次的意义,在带给观众高科技的视觉震撼冲击感的同时,还能传播理论及技术知识,大大提升了展览的价值。 博物馆中的数字展厅因其具有博物馆的特质,所以和其他类型数字展厅是有区别的。博物馆数字展厅,其实就是依靠种种数字化技术结合博物馆的展品,呈现给参观者一个特殊的数字化展览。博物馆主要还是关注展品,技术只是辅助的手段,而且对于博物馆数字展厅来说,是否是最新、最尖端的技术并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使用的技术要十分成熟、稳定,并且契合所展示的展品。二者相辅相成,从而达到展示宣传的效果。因此,博物馆数字展厅想要做好,需要的不仅是技术的支持和知识的累积,更重要的是清晰的思路以及严谨的态度。
    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国博典藏《乾隆南巡图》长卷数字展示"就是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博物馆数字展厅(图一)。中国国家博物馆数字展厅,是以多媒体数字设备构成零实物展品的展示方式、应用高新数字化展示技术、依靠大数据管理的新型展厅。通过立体、连续、空间、互动的模式,体现博物馆的社会教育和休闲娱乐价值的融合,将更广泛的展览信息、对象和模式引入传统博物馆展览中。该展示位于国家博物馆南6展厅,展厅南北宽约25米,东西长约35米,建筑墙高约7米。展厅内共24个信息点,并从馆数据中心铺设了50根光纤直接接入到展厅内。
    展览是根据国博馆藏瑰宝《乾隆南巡图》第一卷《启跸京师》精心制作的巨型动态版数字展览,采用数字科技进行制作,动态地再现了画中恢宏壮观的历史情境,让观众能够全面、深入地领略这套作品的风采(图二)。展览展现了南巡队伍从正阳门出发,沿西河沿大街西行,转出广宁(安)门,过宛平县拱极城、卢沟桥、长新(辛)店,止于良乡黄新庄行宫的情景。其中有气派非凡的大驾卤簿、金碧辉煌的皇宫别苑、雄伟高大的城墙箭楼、繁华热闹的商业街道、静谧美丽的城郊乡野,再现了"康乾盛世"恢宏壮观的历史情境。

图二

    二、技术路线
    数字展厅的建立,首先需要了解数字化技术的特点,还需要结合博物馆的实际使用需求。博物馆的参观者几乎涵盖了所有职业人群,其文化程度及自身素质参差不齐,对博物馆的理解及认知也千差万别。所以要照顾到各个层面,提供服务的方式要尽量方便、快捷,并且传播的内容要尽量简单明了。这样,对博物馆零基础的参观者能以最短的时间感受到展览所传达的信息。因此,要选择尽量简单易操作的技术与设备,便于参观者的使用。
    "国博典藏《乾隆南巡图》长卷数字展示"中运用了很多数字化的技术及手段,主要包括边缘融合、三维建模、二维码及多点触摸屏等技术。所使用的技术和展览内容相结合,通过数字化手段重现或再现了《乾隆南巡图》所描绘的盛世原貌,将平面的图卷进行了立体再现,生动形象地展示了历史。将来还会结合更多的技术丰富展览的展示方式,给参观者更直接的参观感受与体验。
    展厅中的巨幅投影画面由4台投影机投射画面拼接组成。对于投影画面拼接中出现的投影光线和画面内容的重叠部分,通过软硬件的结合处理消除光线重合部分的多余亮度,调整不同投影机之间的颜色差异(色差),从而确保整幅画面没有任何接缝,亮度、色彩均匀一致,显示出一个没有缝隙且更加明亮、超大、高分辨率的整幅画面。画面的效果就像是一台投影机投射的画面。
    数字内容中所包括任务场景模型均使用三维制作软件,通过虚拟三维空间构建出具有三维数据的模型。通过三维建模和后期合成的方式制作的动画效果逼真,三维立体信息丰富。目前已建模包含人物模型约500个,动物模型约70个,植物模型约100个,交通工具模型约40个,其他模型约50个。
    二维码是矩形方阵记录数据符号信息的新一代条码技术,由一个二维码矩阵图形和一个二维码号以及下方的说明文字组成。能够在横向和纵向两个方位同时表达信息,因此能在很小的面积内表达大量的信息,具有信息量大、纠错能力强、识读速度快、全方位识读等特点。
    数字展厅未来还将会使用其他的技术手段:主要包括虚拟现实技术(VR),即利用电脑模拟产生一个三维空间的虚拟世界,提供参观者关于感官的模拟,让使用者如同身临其境一般,可以及时、没有限制地观察三度空间内的事物;互动应用中将会依靠包括Kinect在内的体感装置,参观者使用肢体动作与周边的装置或环境互动,无需使用任何复杂的控制设备便可实现"人在画中游"的体验;展示部分将加入全息投影技术,使画面变得立体逼真,参观者无需佩戴3D眼镜便可观看到三维立体的影像画面,展示的内容更加真实生动。

图三

    三、展览内容
    "国博典藏《乾隆南巡图》数字展示"以国博馆藏《乾隆南巡图》作为核心内容。《乾隆南巡图》是独具艺术特色的绘画作品,全套共12卷,每卷纵68.6厘米,总长15417.8厘米,描绘乾隆皇帝南巡的场景。南巡全程5800余里,历时112天。一路上,爱写诗的乾隆皇帝总共写了520余首御制诗,并从中选出12首,本着"以御制诗意为图"的原则,令宫廷画师徐扬依前后次序分卷描绘。画卷以中国画的写实手法,将诗、书、画三者结合起来,描绘了乾隆南巡期间省方问俗、察吏安民、视察河工、检阅师旅、祭祀禹庙和游览湖山名胜的情景。图卷人物众多,山川形势,城池车船,各行各业,林林总总,为我们提供了清乾隆年间丰富而生动的历史信息。
    徐扬创作的《乾隆南巡图》有绢本和纸本两种,均为12卷。绢本已经散佚,现分藏于海内外不同的博物馆中。而纸本则完整地保存在故宫博物院,1959年调拨给中国历史博物馆,现珍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由于《乾隆南巡图》自身的特点,长卷内容十分丰富,所表现的盛世阵势宏大,气势磅礴。为了凸显这一震撼效果,使用了展厅一半的区域设立巨幕呈现的展示区,介绍了《乾隆南巡图》的内容及意义。目前,已完成了《乾隆南巡图》宣传片及第一卷《启跸京师》的三维数字影片的制作。
    影片制作主要以《乾隆南巡图》为内容脚本,采用3D建模技术、渲染技术等还原画中场景,并使画中的人物动起来,从而更形象、更直观、更鲜活地表现当时的自然风景、人文景观、民俗社会状况等情况。其画面分辨率超过6k(超高清)。
    制作前期阶段主要进行全片创意剧本和视觉多媒体创意设计。其中,全片创意剧本--在充分了解及学习原画历史背景的前提下,将徐扬的原画及诗词的意境融入全片创意之中,使原画本身的历史价值及历史意义在现代数字及创意的结合下完美结合,展现全新的、寓教于乐的方式。主要包括创作全片文学剧本、全片创意台本、制作工作台本及导演概念台本等工作。视觉多媒体创意设计--在充分研究原画历史背景的前提下掌握全画历史价值及历史意义,并在充分尊重原画的基础上,把静态画作转化成具象的画面,完美地呈现"乾隆盛世"的盛况。主要包括创意剧本、故事板设计、创意二维故事板、主题背景绘制、动态预演片制作及视觉镜头规划等工作。
    中期阶段主要进行视觉数字宣传片制作和后期数字制作。其中,视觉数字宣传片制作--在根据全片剧本及史料,整体制作风格充分尊重原画画风的基础上,以视觉概念设计和镜头方案为基础,将传统绘画的精髓与现代数字视觉技术的完美效果结合,立体地再现徐扬笔下活生生的"乾隆盛世"。主要包括角色模型设计制作、动画制作、纹理制作、灯光设计、特效制作、三维渲染、数字合成及动态捕捉及技术支持等工作。后期数字制作--在视觉影像制作的成果下进行视觉影像的蒙太奇组合,利用音乐及音效充分配合画面,完成数字典藏的精品。主要包括全片的数字剪辑、全片的数字调光、解说词录制、音乐制作、声音制作及后期混录等工作。
    后期阶段主要进行全片控制管理,即在项目视觉创意的前提下,严格按照电影化生产流程,完成全片的从创意、声道设计到制作等工作,将全三维视觉设计制作的画面配以完美的音乐创作及声音制作。经过精心的加工、处理与再创作,完成超精度的作品,展现创意中所有的震撼场面,完成超高水准现代典藏精品。

图四

    展厅的另一半区域是体验区域,主要用到了二维码及多点触控一体机。由于展览的特殊性,除了制作展示展品二维码(图三),还制作了配合数字展项的片花二维码(图四)、作者介绍二维码及六种外国语言解说词的二维码(图五),为参观者提供了全方位的内容。再配合专题网站、微博和微信等媒介的宣传,展览的影响力也得到了大大提高。
    来到数字展厅的参观者可以在参观展览时扫描二维码,获得展品信息。没有到数字展厅的参观者也可以通过网络在展览网站上扫描,了解基本情况。在获取信息的同时,还可以在使用展品二维码时留下对展览、展品感兴趣的问题、理解及意见建议等。例如,有参观者提出开放时间过早、开放场次过少,且该问题比较普遍地被提及。在得到问题后,展览及时做出调整,将首场的开始时间推后半个小时,并在下午增开一场以满足参观者的需要。在对参观者提出的问题进行整理归类及总结后,进行针对性改进,为展览更好地展出提供了基础和依据。
    常设展览的展览周期长,展示空间有限,就会面临为了吸引更多参观者需要定期调整展示内容的问题,撤换下来的展品就会退居"二线"。展览调整后,对于前期没参观过展览的观众往往就是一种遗憾。即便是之前参观过的参观者,再想回顾时也无处寻找。在制作了展品二维码后,这一问题就得到了极大缓解。参观者可以随时随地通过网络欣赏撤换下来的展品,无形中提高了展览的流传性,就不会再有撤展"过期"的遗憾出现。
    可以说,二维码在博物馆的使用是十分有利的。对展览、展品及参观者都是有帮助的。当然,展览的主角还是展品本身,技术是手段,用来挖掘、展示展品背后的故事,切不可本末倒置、舍本逐末。博物馆要用博物馆语言,博物馆语言就是展品,技术只是展示博物馆语言的途径之一。
    目前,这一展览的内容还不是十分丰富,还需要不断地完善与充实。在不久的将来,将会使用越来越多新的技术完成新的展项。比如,可以使用360度全息投影系统完成立体展示馆藏《乾隆南巡图》中部分原景重现,系统将三维画面悬浮在实景的半空中成像,营造了亦幻亦真的氛围,效果奇特,具有强烈的纵深感,让观众可以从各个方向自由地观看当时社会的风情风貌。该展项完成后整体效果时尚美观,色彩鲜艳,有科技感,有空间感,透视感高,对比度高,清晰度高。后续中可结合实物,实现影像与实物的融合,也可配加触摸面板实现与观众的互动。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的技术、各种不同形式可以尝试。
    当然,无论如何改进,博物馆工作人员都要谨记,内容的增加不能为了凸显技术,而是要将技术和展品结合,最终表现的还是展品本身的内容,技术只是手段与途径。

图五

    四、意义
    科技发展日新月异,博物馆也要适应潮流,与时俱进。在传统展览展陈的基础上发展推广数字展厅的建立,符合当今社会的发展趋势。数字展厅以参观者多元化的需求为导向,利用互联网的广泛普及,把用户从线上吸引到线下,从线下再带到线上,并通过互联网、多媒体等多种手段,给参观者带来全新的参展体验。
    对博物馆而言,数字展厅打破了现有的展陈方式,利用移动互联网技术,将现有展陈场所及物品背后丰富的内容全面展示给参观者。不但在展现形式上生动、立体、全面,而且在宣传上低碳、环保、节约成本。对参观者而言,也十分方便、快捷。参观者只需利用手中的移动终端,即可获得从展馆到展品、由面及点的全方位信息,使参观者能够有的放矢、虚实结合,充分领略展品背后的文化底蕴。在传播效果上,数字展厅打破了以往受时间、空间制约的壁垒,不但可以实现展陈场所与参观者的互动,还可以让参观者随时随地都能浏览馆内场景与物品,并将相关信息通过移动终端分享给亲友,让这些馆藏文化在互联网上广泛流传。
    数字展厅的设立意义在于扩展了展示方式。传统的展示手段相对死板,虽然观众到博物馆主要是为了一睹展品真品的风采,但是固定、单一的形式难免会令人兴趣减少,降低了参观体验。增加新形式的展示方式可以缓解观众对传统展示的审美疲劳,拉近了观众和展品的距离,增加了兴趣点,并能以生动活泼的方式介绍相关知识,寓教于乐。但是数字展示并不能取代传统展示,而是起到辅助、扩展的作用,切不可本末倒置。
    此外,数字展厅的设立反映了互动体验的趋势,单向的体验已经逐渐满足不了观众的需求,双向体验才是未来的趋势,即互动体验。互动体验是数字展示中应用较为广泛的一种,又可以分为接触式和非接触式。无论哪一种,都旨在增进观众与展品的联系。展品不再是冷冰冰的而是活灵活现的,观众也乐于更进一步了解关于展品的其他信息。
    无论哪一种展示方式,都不能只局限于做表面文章,而是应该去挖掘、拓展展品背后的故事。以《乾隆南巡图》为例,展示原图风貌仅仅是基础,要更深层次地探索其内涵。可以与同时代的作品横向对比,也可以对照前后历史来纵向研究,这样就能更好地表现展品不为人知的一面,吸引更多的人来关注,反过来再促进深入发现,周而复始,这样的良性循环可以更好地促进博物馆事业发展。
    五、总结
    中国国家博物馆数字展厅是新形式展示方式的舞台,是拓展博物馆领域的试验田,是欢迎观众来博物馆参观的新窗口。
    参观者来到博物馆,不仅可以欣赏到精致的展品,还能享受到贴心的服务、获得更多更感兴趣的信息,提高参观质量。数字技术的应用使参观博物馆变得更快捷、更实用、更方便,简化了诸多环节。参观者可按照自己意愿了解相关信息,同时也为博物馆节省了资源。
    但仅仅依靠现有的资源,博物馆内的数字展示技术与手段还不能算是十分丰富,因此还需了解参观者的要求,根据实际情况继续解决其关心的问题,将数字化技术推广到各个层次方面,为参观者提供一个良好的参观环境,提升服务水平和参观质量。
    参观者到博物馆主要是为了看展览、欣赏展品,无论科技如何发展都不可能改变这一主题。因此,在博物馆进行的数字展示项目都应该是辅助展览的角色,而不是展览的主角,否则博物馆就变成了科技馆,也就不能完成其应有的职能。所以,将数字技术和博物馆有机地结合起来是至关重要的,不能只是为了秀技术而使用一些技术,而不考虑该技术是否符合展品的风格。要根据不同展品的性质、历史、文化等特点,使用不同的技术来展示,才能更好地展示展品,从而体现数字技术在博物馆应用上的价值。
    无论是先进的数字化技术还是人性化服务,都是办好展览的辅助手段,绝不能把展览办成科技展。所以,要把先进的展示技术和博物馆的展览展品充分结合,以最适合的而不仅仅是最好的技术,体现展览展品的价值和意义才是最终目标。

(作者为国家博物馆信息网络部助理馆员)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