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北京海淀区明代西禅寺碑考证

时间:2017-12-27 10:46:40
】【打印】 【关闭

张文大

    一、《敕赐西禅寺碑》残石的重新发现
    10多年前,笔者游海淀区四季青小屯村西禅寺,见寺内孤零零立着一通汉白玉石碑,为明正德八年(1513)《西禅寺敕谕碑》(以下简称敕谕碑),不免心生疑窦,有敕谕碑怎么没有建寺碑呢?后来,笔者发现《日下旧闻考》有记,西禅寺明碑二:一为敕谕碑,一为大学士湘源蒋冕撰,皆正德戊寅年立,证实西禅寺曾经有《西禅寺敕谕碑》和《敕赐西禅寺碑》两通石碑①。按《日下旧闻考》的说法,两碑都是戊寅年立。戊寅即正德十三年(1518)。敕谕碑风化严重,字迹漫漶,但末行"大明正德八年九月十九日"的字迹非常清晰。正德八年是癸酉,不是戊寅,可见《日下旧闻考》记载敕谕碑的年代有误。寺中的敕赐碑为何不见了呢?1989年出版的《北京名胜古迹辞典》记:西禅寺在海淀区四季青乡小屯村东,明正德八年建。原名褒贤寺,为明正德年间太监秦安的祠堂。……今仅存敕谕碑。……寺前原有石虎一对,"文化大革命"中被砸毁②。《北京名胜古迹辞典》没有提及蒋冕所撰碑文,成书时碑肯定不在了,推测该碑在"文化大革命"中和石虎遭遇相同,被毁掉了。
    今年初, 山友刘玉河告诉我, 他家附近有一块残碑,没有记载年月。近日春暖花开,便约老刘带我去看。他家住玉泉山下北坞嘉园西里,出西里走到北旱河路东的玉泉168大门内,门南侧有一块残碑和一个毁坏严重的碑座(图一)。残碑汉白玉石质,宽110厘米,高1 0 0 厘米, 厚23厘米,是碑身的下半部(图二)。残碑顶部有不规则断碴,底部残存插入碑座的凸榫,两侧基本保存原貌。从碑面中心到右上角,有一道机械损伤痕迹,损毁了八九个字,其余字迹清晰,保存约232个字。首行存"湘源蒋冕撰"5个字,文中有"翠岩"和记述殿宇规制语句,可知是否某寺记碑。翠岩寺在西山万安山,明朝正德三年(1508)太监秦文建。小屯西禅寺也是秦文建,残碑会不会是西禅寺的敕赐碑?带着疑虑笔者查中国国家图书馆藏碑帖拓片,果不其然,北坞嘉园残碑文字和《敕赐西禅寺碑》拓片底部文字一模一样。西禅寺的两通碑虽残断不一,总还是为后人留下了或多或少的实物,收藏在中国国家图书馆的两碑拓片为我们了解西禅寺提供了方便。

    二、关于《西禅寺敕谕碑》
    抄录现存《西禅寺敕谕碑》文字如下(原格式竖排改横排,不可辨认文字用"□"表示)。碑额篆书"敕谕"二字。
    皇帝敕諭官員軍民□ □ : 朕君臨天下,子育臣民於一視同仁之中,有篤近舉遠之義,至若□□□□有佐理勤慎禮宜優待者,則又褒嘉獎勵,期垂於久遠而不替,是乃出自特□,非但泛然施之而已也。司禮監太監秦文曆事累朝,□□中外,老成持重,朕所素知。邇年以來,簡參機□,□勤□□□□□□□□□隆恩禮宜厚。其昔年,於西山弘教寺之傍,別創佛庵,□□□□□□□□□□□□□□□□□賜庵額曰翠岩禪寺,今又賜祠額曰褒賢。□□內□□軍民溫□□□□□□□□畝八分,用供香火及修理之費。則□□□□□官及住持僧□□□□□□□□買到□□村軍民侯奉等地一十三段,共計三頃八十一畝,專為修理貲□。□□則令錦衣衛帶俸指揮同知秦安等,子孫相承管業前後地共一十四段,通計八頃六畝八分,各有四至,明白俱止。令出納糧草,一應雜泛差徭,均與優免除。改賜本寺護敕外,仍別賜祠堂護敕一道,通行禁約。曉諭,日後附近官員僧俗人等,敢有故違敕旨,在於祠地內外欺淩作踐侵佔者,定行治罪不宥。故諭。
    大明正德八年九月十九日。③
    全碑楷体纵书14行,每行满行36字,全篇382个字。《西禅寺敕谕碑》虽有不少字剥蚀,但通读碑文后可知是正德皇帝下令保护西山翠岩寺和褒贤祠的敕谕。《宛署杂记》记: 翠岩寺在西山,正德三年太监秦文建,请于朝,赐今名④。正德三年,司礼监太监秦文在西山弘教寺旁创建了一座佛庵,请皇帝赐名,于是正德皇帝赐佛庵额为翠岩禅寺。后来又建了一座祠堂,正德八年皇帝又赐祠堂额为褒贤。皇帝下令免除翠岩禅寺的出纳粮草公差徭役,购买土地八顷六亩八分给翠岩禅寺作香火地和修理寺庙费用,并颁发翠岩禅寺和褒贤祠护敕各一道。按理,这通《西禅寺敕谕碑》应该立在西山翠严寺和褒贤祠,为什么现在立在小屯村西禅寺?可能是秦文利用这通《西禅寺敕谕碑》作"虎皮"来保护西禅寺。褒贤祠在万安山,不在小屯村,小屯村的西禅寺前身不是褒贤祠。《北京名胜古迹辞典》误以为褒贤祠是西禅寺的原名,并称褒贤祠是太监秦安的祠堂。褒贤祠祭祀的是先贤,不会是祭祀建祠人秦文,更不是秦安。秦安是锦衣卫带俸指挥同知,并不是太监,褒贤祠也不是秦安建。《北京名胜古迹辞典》还把《西禅寺敕谕碑》立碑时间正德八年作为西禅寺始建时间,其作者以为立在西禅寺的《西禅寺敕谕碑》,当然是给西禅寺的,其实不然。短短一段话,出现几处错误,说明该书作者没有仔细读懂碑文,误导了读者。
    《西禅寺敕谕碑》虽然立在西禅寺,但可以肯定与西禅寺无关,要弄清西禅寺历史只能寄希望于《敕赐西禅寺碑》。北坞嘉园残碑出现,可被证实就是《敕赐西禅寺碑》,西禅寺的本来面目终于被揭开。

    三、《敕赐西禅寺碑》及其相关明代政治人物
    《敕赐西禅寺碑》碑额为"敕赐西禅寺记"篆字,纵书两行,碑身全文如下:
    敕賜西禪寺記
    榮祿大夫、太子太傅、禮部尚書兼武英殿大學士、知制誥、經筵、國史官、湘源蔣冕撰。特進光祿大夫、柱國、太傅兼太子太傅、新寜伯奉敕提督十二團營軍務、兼提督五軍營總兵官、掌後軍都督府事、侍經筵、滁陽譚祐書並篆。
    西禪寺在都城西之小屯村,司禮太監秦公所修,以請於朝,得賜茲額。公嘗營壽藏於村西五里萬安山,其前有祠,曰褒賢;其旁有寺,曰翠岩。皆朝廷所賜名。及今寺額,凡三錫,蓋異數也。公即以屬大學士、故少師、西涯李文正公,與今少師石齋楊公記之,以侈上恩昭榮遇。既而買地六頃有奇於茲村,以為護守壽域之資。命猶子、錦衣指揮使安等主也。公以暇日往遊其間,得古寺遺址於村東,慨然修復。乃正德十年三月興工,至明年九月竣事。中為佛殿,翼以兩廊,左右為伽藍、祖師二堂。前為天王殿、鐘鼓樓,又前為大門。後為法堂、丈室。參禪有廬,會食有舍,與凡倉庾庀湢之所,靡一不具。莊嚴像設、金碧輝映。又買寺旁地二頃有奇,以贍徒眾。命翠岩僧覺淨,領祠部劄,來為住持。寺之形勝,視翠岩雖微有間,而規制略等。公謂不可無所記述,以示永久。乃序其始末,遣使以屬於予。予與公同出廣西,又濫竽內閣,數以政事同議論,誼不得辭。惟今都城西,佛事之宮,相望於遠近,穹門廣殿、長廊傑閣、土木之功,窮極侈麗。如茲寺者,蓋不為少。獨茲寺以西禪名,豈不以佛氏禪學來自西域故邪?禪學在吾儒所不道,今且未暇深論,獨西禪之教,傳入中國,則實自佛氏始。佛氏既西產,又始傳西方之教於中國,故其所居在中國者,往往以西名之,無足怪也。況西於四時為秋,于五行為金,于五音為商,於五氣為殺。殺也者,非佛氏之所忍也。故其說一,於好生惡殺。每欲以此願力濟度群迷。雖其說空虛,誕幻茫乎,不可致詰,然其本意,則一以慈悲惠愛為主。公日侍天子,左右為腹心重臣,使今朝廷仁恩誕敷,德意旁洽。坐今四海九州,無一人不歸仁壽之域。豈非公之至願,又豈不謂佛氏西來設教之本意,與今日亦將有合哉。然則,公之惓惓崇奉象教,化宿莽為寶林。初非為身謀而徼求福田利益於一己者。然也,其意蓋有在矣。惡可以不記。公廣西平樂府賀縣人,自天順癸未,入禁庭曆事三朝,及我今上皇帝,幾六十年。今在司禮參預機務、慎密小心,夙夜匪懈,忠愛之誠,老而益篤,方為上所寵眷,賜蟒衣、玉帶。在內府,許乘馬及坐肩輿,金帛珍異之齎,月無虛旬,每歲祿米加至一百三十二石。壽登七十,猶精力过人,其福祿蓋未艾云。
    大明正德戊寅秋八月之吉。⑤
    《敕赐西禅寺碑》碑文满行52个字,共23行,全篇847个字。北坞嘉园残碑存留的232个字(其中2个字不识)与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拓片底部文字相同、笔迹一样。碑文由大学士蒋冕撰写,书丹篆额的是新宁伯谭祐。文中提及秦公属"西涯李公"和"石斋杨公"记录下皇帝赐额,西涯李公即李东阳,石斋杨公即杨廷和。李东阳、杨廷和、蒋冕三人有类似的经历:幼年才华初露,青年步入仕途,壮年进入内阁,是皇帝一人之下的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核心人物。三人都是大学士,都曾在正德一朝内阁供职,三人终职都是内阁首辅。三人品格相近,为官清正,直言疏谏,铲除邪恶,维护国家利益。在和皇帝抗争无奈时,都选择了辞官离开朝廷,都活了70岁上下。他们三人传递内阁首辅一职,在《明史》中都有传记载。
    李东阳,字宾之,号西涯。他天资聪慧,4岁能写尺方大字,被视为神童。18岁中进士,20岁已是从六品官,33岁任乡试考官,51岁已是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李东阳性温多谋,辅佐明孝宗治国,很受器重。武宗荒淫无度,搜刮民财,宠用宦官,乱政废政。李东阳上疏极陈"嬉游废政"之弊。刘瑾擅权,残害忠良,李东阳不与刘瑾同流合污,挺身力救。武宗调边军入卫,京军戍边,李东阳等极力反对,武宗坚持要办,李东阳等终不奉诏。武宗拒谏,照旧纵游淫乐。"东阳以老疾乞休,连上数章,至是始许"⑥,并"赏银五十两文绮四袭荫其侄兆延为中书舍人"⑦,4年后(1516),70岁病死,葬西郊畏吾村(今海淀区魏公村),柄国18年,后世人称李阁老。接替李东阳首辅一职的是杨廷和。
    杨廷和,字介夫,号西斋。1459年生于新都(今属四川省),12岁乡试中举,19岁中进士,进京编修《宪宗实录》《会典》,侍太子讲读、充日讲官,48岁入东阁专典诰敕,又调南京任户部尚书。不久召回北京,进兼文渊阁大学士,参与机务。刘瑾专权,朝臣遭害,杨廷和利用贼党矛盾,拿下刘瑾有功,进少傅兼太子太傅、谨身殿大学士。以杨廷和主张镇压农民起义成功,特加少师、太子太师、华盖殿大学士。李东阳辞官,杨廷和继任内阁首辅。武宗出游不理朝政,杨廷和多次劝谏,不听。武宗依江彬出的主意,调辽东、宣府、大同、延绥四镇边兵进京,威胁着京师的安全。武宗一死,杨廷和立即以武宗"遗诏"调动军队,重赉遣散四镇边兵各回原镇。杨廷和革除武宗建立的皇店、豹房,遣散番僧、乐工、各地进献的女子,停止不急工程,宣府行宫金宝收归国库,逮捕奸佞江彬。武宗荒淫无度无子,武宗一死,立嗣是当务之急。杨廷和和蒋冕力主立兴献王长子朱厚熜,让朱厚熜以孝宗从子的名义入继大统。世宗未进京前,杨廷和独理朝政近40天。世宗平稳继位后,杨廷和开始经济改革,裁汰冗员、减免税负,粮储大增。世宗执意立生父为皇帝,杨廷和据理规劝,不成。杨廷和遭排挤,于嘉靖三年(1524)二月辞官回原籍,5年后去世,享年71。杨廷和离开内阁,蒋冕升任首辅。
    蒋冕,字敬之,一字敬所,号湘皋,湘源籍,即今广西全州。蒋冕15岁乡试第一,25岁和哥哥同进进士,成为明弘治、正德和嘉靖前期的重臣,官职大学士。正德十一年(l516)二月,蒋冕以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的身份进入内阁,跨进权力的中心。正德皇帝"嬉游废政",蒋冕尽力扭转败政。正德皇帝朱厚照死后,蒋冕与杨廷和等一起立兴献王长子朱厚璁为嘉靖帝。嘉靖登基后"议大礼",非立生父为皇帝不可,遭到首辅杨廷和和大学士蒋冕等大臣的坚决反对,反对"议大礼"的官员遭革除排挤,杨廷和被准辞官回乡。杨廷和走后,蒋冕遂升首辅。蒋冕依旧反对嘉靖皇帝立生父为皇帝的做法,多次疏请辞官归田,让嘉靖帝非常恼火,很快遭罢官。蒋冕在首辅位仅两个多月即被罢免。4年后世宗仍不罢休,敕定杨廷和为罪魁祸首,革杨廷和、蒋冕职,降为民。1532年,蒋冕70岁去世。世宗死后,穆宗给杨廷和、蒋冕平反、复官,杨廷和追赠太保,谥文忠,蒋冕追赠少师,谥文定。此时,杨廷和已离世37年,蒋冕已离世35年。
    《敕赐西禅寺碑》由谭祐书丹并篆额。谭祐是明代随朱棣征战功勋卓著立祠岁祭的崇安侯谭渊之曾孙、新宁伯谭忠之孙、谭璟之子。谭门是军人世家,世袭新宁伯。正德十三年(1518)时,谭祐有虚衔光禄大夫、柱国、太傅兼太子太傅、侍经筵,实职是提督十二团营军务、兼提督五军营总兵官、掌后军都督府事。历事成化、弘治、正德,几次受遣任祭祀官,祭天地山川宗庙等,提督泰陵及卢沟修堤工程。正德十六年(1521)四月退休。谭祐生于正统丙寅(1446),卒于嘉靖乙酉(1525),享年80岁。葬在永定河东岸石景山区黑头山东麓的新宁伯家族墓地。1986年,墓地出土了谭祐及吴、柳夫人墓志铭。新宁伯谭祐虽是武将,书法却颇见功夫,秦文请他书写了蒋冕撰《敕赐西禅寺碑》碑文。
    《敕赐西禅寺碑》记西禅寺是司礼监太监秦文建。秦文执掌司礼监,是皇帝身边权重位显的人物。秦文是明弘治、正德、嘉靖三朝的太监,在皇帝身边当传话筒,特别受武宗赏识,武宗又是赐额,又给护敕,使翠岩寺、褒贤寺在西山的地位显赫。嘉靖登基后,秦文曾奉命去湖北安陆(今钟祥)迎接圣母进京。《明世宗实录》记:"正德十六年七月丁卯,以奉迎圣母敕谕太监秦安等,令以长行船数及夫役多寡,所过有司如数为备。内外官随侍者,皆宜安静。行事供应,悉从简约,勿生事扰民。"⑧秦文供事朝廷,与李东阳、杨廷和多有交往,秦文为报恩武宗3次赐额,"属大学士故少师西涯李公与今少师石斋杨公记之"⑨。李东阳,正德元年(1506)加少师职。蒋冕撰写碑文的正德十三年八月,李东阳已辞官离职6年,去世已两年,故称"故少师"。杨廷和,正德七年(1512),征讨河北刘六、刘七和河南赵燧有功,"特加少师兼太子太师、华盖殿大学士"⑩。正德十三年立碑时,杨氏已获少师衔,故称"今少师石斋杨公"。秦文在朝廷六十年,历天顺、成化、弘治、正德、嘉靖五朝,谨慎忠诚,参与机务,为皇帝宠眷,赏赉有加。年过七旬,精力过人,福禄未艾。

    四、翠岩寺与褒贤祠
    《敕赐西禅寺碑》云:公尝营寿藏于村西五里万安山,其前有祠曰褒贤,其旁有寺曰"翠岩"[11]。秦文于正德三年(1508)在小屯村西的万安山自营坟墓,坟前是褒贤祠,旁边是翠岩寺。万安山在香山以南,山麓有元明两代的弘教禅林,清代改法海寺。因模式口蟠龙山有明代以壁画著称的法海寺,位于南,万安山法海寺位于北,所以称万安山法海寺为北法海寺。今北法海寺西端巨石上刻有"弘教禅林"4个大字。在弘教寺西北角灰绿色岩石上,有大震翁题刻的"翠屏"二字,翠屏石西北有残垣等建筑遗迹,或许就是翠岩寺旧址。翠岩寺可能因建在如翠的巨石旁得名。在翠屏石的西北有一石,上刻"大震超地禅师寿藏",大震超地禅师、大震翁似是一人。"大震超地禅师寿藏"位置与《敕赐西禅寺碑》中秦文寿藏位置相仿,怀疑两者是一码事,大震超地禅师是秦文还是翠岩寺兼西禅寺住持觉净,有待进一步考证。寿藏的正前方、右前方有残垣、础石等建筑遗存,大概就是褒贤祠和翠岩寺旧址。
    五、关于西禅寺的规模、规制
    《敕赐西禅寺碑》记载了小屯村西禅寺的规制。西禅寺中轴线有三进殿宇,一进依次有山门、钟鼓二楼和天王殿。二进正殿供佛,正殿左右两廊连接东西配殿,东殿为伽蓝堂,西殿为祖师堂。三进为法堂和方丈。轴线两侧还有参禅的庐舍、储粮的仓库、餐饮的厨房、洗浴的湢室等。西禅寺与西山翠岩寺规制等同,与西山诸寺远近相望,穹门广殿,长廊杰阁,土木之功,穷极侈丽。西禅寺以佛教禅学自西域传入中国而命名,它始建于正德十年(1515)三月,第二年九月竣工。西禅寺建成后,武宗皇帝赐了寺额。1936年,西禅寺有不动产土地9亩余,房屋53间。庙内法物有泥像148位,礼器158件,法器16件,佛龛9个,石碑3座,曾是警察驻所和村办学校[12]。2016年,文物部门对西禅寺存留的第二进正殿进行了维修,恢复了山门、天王殿、三进正殿及配殿、回廊等(图三、图四)。山门石匾镌刻"重修古刹西禅关帝禅林",由此得知西禅寺自建成后曾重修过,并增加供奉关帝。1928年,寺庙登记"西禅关帝禅林坐落西郊五分署小屯村一号,明正德八年五月敕赐,清光绪三年重修"[13]。因此,推断门额当是清光绪重修时之物件。
    六、余论
    关于西禅寺建成年代,《敕赐西禅寺碑》记西禅寺"正德十年三月兴工,至明年九月竣事"。正德十一年(1516)九月西禅寺建成后,等待皇帝敕赐,得到敕赐后立碑,已是正德戊寅(即正德十三年)秋八月。1928年寺庙登记为正德八年五月敕赐,那时是给褒贤祠的敕赐,并非给西禅寺的。《北京名胜古迹辞典》也记明正德八年建,和1928年寺庙登记一样,都把《敕谕碑》立碑时间错误地当作了西禅寺建成时间。正德八年西禅寺尚未动工,也没建成,更没得到敕赐。《敕赐西禅寺碑》碑文订正了文献关于西禅寺建成年代的谬误。
    小屯村《西禅寺敕谕碑》和《敕赐西禅寺碑》文字不多,却包含许多历史文化信息,依据碑文可以勘察出文献记载的谬误,是难得的重要文物。尤其蒋冕撰的《敕赐西禅寺碑》在消失了近50年后,以残断之躯再次面世,实属幸运。碑身和碑座怎么从小屯到了旱河东岸?碑上机械性损伤的痕迹什么时间形成的?碑身的上半段又去了哪里?仍然是个谜。
    ①(清)于敏中等:《日下旧闻考》卷一百三,北京古籍出版社,1983年,第1705页。
    ② 北京市文物事业管理局:《北京名胜古迹辞典》,北京燕山出版社,1989年,第276页。
    ③《西禅寺敕谕碑》,国家图书馆藏金石拓片,北京6133、6134。
    ④(明)沈榜:《宛署杂记》第十九卷,北京古籍出版社,1980年,第226页。
    ⑤⑨[11](明)蒋冕:《敕赐西禅寺碑》,国家图书馆藏金石拓片,北京6067、6068。
    ⑥《明史》卷一百八十一,中华书局,1974年,第4820页。
    ⑦《明世宗实录》卷九十五,"正德七年十二月"。
    ⑧《明武宗实录》卷四,"正德十六年七月"。
    ⑩《明史》卷一九〇《杨廷和传》。
    [12]北京市档案馆:《北京寺庙历史资料》,"西禅寺",档号:J2-8-1209,中国档案出版社,1997年,第618-619页。
    [13]北京市档案馆:《北京寺庙历史资料》,"西禅关帝禅林",档号:J181-15-703,中国档案出版社,1997年,第358页。

(作者为北京广播电视大学退休教师)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