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陶然亭公园出土石龙头年代考

时间:2017-10-30 15:11:06
】【打印】 【关闭

    2009 年2 月, 北京陶然亭公园东南部地下电缆施工时发现了一件巨型石雕,由于没有完全出离地面,尚无法准确测量其规格尺寸。目测大约长130 厘米,宽100 厘米,厚80 厘米。偏白色的大理石质地,圆雕方法,质量大约在2 千公斤左右。它的出土很可能与陶然亭公园一带的历史有关,石雕具体的出土地点在公园东南角,正好位于历史上原黑龙潭的范围。文献所记载的黑龙潭井眼位置距此东北约60 米处,现在正好是一处宾馆饭店的北门口。传说黑龙潭中有一条黑色的恶龙,仙人将其制服,用长长的铁链拴住,就压在这眼古井里。新中国成立后,有人看到这口古井还有两米多深呢。再后来,盖建其他建筑时,为了地基的牢固,还做了特殊的处理,专门用一根很大的水泥梁横在了上面,在民间看来也许是担心恶龙跑出来吧!

    陶然亭历史上尚有许多的文献记载,因苦于没有实物,无法得到证实。此巨型龙首石雕的发现对解开这些谜团会有些帮助,有以下几条原因:
    1. 经过查证史料,以及向老人们了解,虽然大家都不能准确地画出原黑龙潭的四至轮廓,但可以肯定的是文物出土的位置就在原黑龙潭的范围内,说明它与黑龙潭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2. 文物本身的选材、体量、刀工、造型等特点,足以说明它是盛世或帝王非常重视之下的产物,绝非普通民间、民俗、宗教等活动所用之物。
    3. 文物本身无任何擦划、断裂等硬伤或严重风化痕迹,说明它废弃之后未曾挪移过,这就排除了它被二次搬运的可能,也即有人说它是天坛、先农坛移来之物是不太可能的。
    4. 文献记载清初黑龙潭的盛况,却未曾提及此龙首雕,说明当时虽然有亭、有潭,但未必得见此巨龙。设想如果当时人们倘能见到它的尊容,文人学士们会轻易"饶"了它吗?文学作品中能少得了对它的赞美和描述吗?
    5. 与现存明清石雕石刻相比,此龙雕石质不仅细腻适刀,而且莹洁滑润,水头十足,几乎没有风化,其材质相当优秀,其历史必当久远,属于北京或河北地区所产"燕石"的"老坑"料。
    即便是今天偶然出土的元代石雕石刻,我们都会发现其表面并没有那么多的风化、剥蚀等情况,这说明近千年前的石材开掘尚处于初期阶段,生态保存良好,水分饱和,相当于玉石中的"籽料"。
    6. 此龙形石雕设计大胆,造型奇特,用料大,刀工流畅,毫无滞碍,不具楞角,与今存同类石雕如吸水兽、螭头、桥头兽、龟趺首相比,有明显的差异,而今同类石雕又大多为明清之物。反推的话,它的时代也应在明清之前。
    7. 元代虽非盛世,但到元末,英宗、天顺帝荒淫奢侈,举国之力而毕于玩乐之役,雕龙祈雨,不是没有可能。元代统治者是马背民族,设计、制作不受什么框范,也没有那么多礼节、宗法的规定。龙首石雕的特点,符合元代风格,也符合当时的社会背景。据陶宗仪《元氏掖庭记》载:" 元祖肇建内殿,""槛与阶皆白玉石为之"。"九龙墀,龙形九曲,金髯玉鳞绕罗亭。""又有龙泉井, 玛瑙石为井床,雨花台石为井湫,香檀为盖, 朱锦为索,云母石为汲瓶。""熊嫔性耐寒,尝于月夜游梨花亭。露袒坐紫斑石,元帝见其身与梨花一色,因名其亭曰联缟亭。""(顺帝)每遇上巳日,令诸嫔妃于内园迎祥亭、漾碧池。池用纹石为质,以宝石镂成。""池中又置温玉狻猊、白晶鹿、红石马等物,嫔妃浴澡之余,则骑以为戏。"所以,此物出于元代是有理由的。
    8. 北京今尚存能参照的元代石雕,有白塔寺、房山岩上村、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北海公园的塌腰狮子、角兽、渎山大玉海等,相互比较,不难看出它们有相似之处。
    9. 此石雕成品体量很大,推算当时所采荒料即应在三个立方米以上,这样大型的工程,利用民间力量,恐怕是很难完成的,所以不论其为何代之物,都出自皇家无疑。而且元代无论是石雕还是玉雕,都十分推崇大气圆润的风格,出土的这尊龙头恰恰也符合这个特点。
    10. 龙为抽象之物,但雕龙确需具象手法,此龙雕周身不论何处无一废刀败笔。除了表现其流畅、庞大、神灵之外,到处都有仿生、符号、寓意的应用。比如它的眼睛圆瞪亦龙亦狮,龙口微张舌面屈曲似吟非啸,龙鼻写实复夸张有如灵芝瑞草,龙角双歧似鹿如鳄,须发髭鬣卷曲缭绕而颇多韵致等。

    11. 龙雕的某些部位至今仍依稀可见其石绿矿物颜料着彩的痕迹,但未见朱砂之色,可能另有原因。一般来讲,着色的石雕作品常常会有两种基本颜色, 一个是绿彩, 一个是红彩;红彩是朱砂色,绿彩是石绿色,均为矿物质颜料。朱砂色应该着在龙头的眼珠子上,标志着这个作品完成了,这就像耍狮耍龙要点睛一样。而这个龙头, 根本就没有上点睛之笔。也许有人会说这上面的红彩失掉了,可是又为什么留下了这么大量的绿彩,偏偏红彩一点都没有留下呢?这就说明当时它并未雕完,也没真正启用。
    12. 既然是龙首石雕,它会不会是一件像卢沟桥等处的那种吸水兽、镇水兽呢?如果作为吸水兽放在桥孔券脸的正中,那么这个桥至少要比卢沟桥的中孔大得多,从形制、形式上看也不大可能。如果像广源闸桥镶嵌驳岸的兽头,相比来讲此兽头也显大了点儿!那么,龙头之后是否还有龙身呢?此头如此巨大,其身之长、之巨即可想而知了。我们观察龙首的后部为斧剁出的平面,居中凿以方孔作为穿榫。在龙首的下部仅有20 厘米左右环刻的龙鳞,据此可以推断这仅仅是一部分过渡的龙鳞,其后尚应有龙鳞龙身的衔接,但其长短不可知,其造型不可知,其存否不知,是行龙、坐龙、走龙还是盘龙不可知。
    13. 龙头如何使用也是个很重要的问题。龙头的底部与两颔下面均为斧剁平面,尤其是后者,肯定需要与其他平面相附着,故其独立竖于潭池内昂头吐水不太可能。最有可能的是它居高临下,颚下贴墙, 张口吐水。龙头的后面还有一个小孔,一直通到前面的舌头,就像人和动物的嗓子眼儿(喉咙)。可以想见,这样的设计,不单是为了美观,很可能还具有实用价值,它的作用就是过水,这极有可能是一个排水或喷水的设施。
    14. 龙头是喷水还是吐水也是个问题,井眼就在距此约60 米处,说明水源不成问题。但龙口开度约50 厘米×20 厘米,在没有电力泵水设施的古代,哪里能供应那么大的水量呢?或许是仅仅在大型活动时蓄足水量一用而已!
    15. 从表面没有硬伤及风化伤来看,龙首似乎未经使用即遇变故掩埋了;从其着彩而没有丹砂痕迹来看,似乎工未完也未点龙睛;从其吐舌过水而未留水痕来看,它根本就没使用过。
    16. 龙头出土于地下约1 米处,的确不够深,但并不能因此便说它年代很近。因为此处在古代不会有太多的居民,故生活垃圾较少;另外龙头如果设于高处,弃置之后自然就不会深埋了。又经过若干年,就是数百近千年,生活垃圾再少也足以埋过石龙了。
    总之,此巨型圆雕石龙之首,应系元代末年帝王下令出资并安排优秀的工匠们雕凿的非常优秀的时代艺术作品,它体现了当时工匠们的水平和当时的社会时尚与设计思路。元朝统治中国的历史,仅有不到一百年的时间,虽然蒙古民族的汉文化水平不高,但其手工艺水平却非常高超惊人,这从至今犹能于博物馆或民间看到的出土或传世的玉雕器物身上即可反映出来。龙首雕的出土,有力地证明了元代在今陶然亭公园范围内建潭的史实。频繁的改朝换代,让许多当时的雕塑作品都还没来得及完成,就被遗弃一旁了。所以,龙首石雕可能就是当时的一个城市雕塑,就放在黑龙潭的中心。而且,它还是用汉白玉雕的巨龙,正好也起到了镇压传说中黑龙潭中黑龙的作用。
    北京地区的黑龙潭,著名的实际上有三处:其一是密云黑龙潭,位于石城乡鹿皮关以北;其二是海淀黑龙潭,位于海淀区黑龙潭路附近;其三就是陶然亭的黑龙潭。而历史最为久远的当属陶然亭中的黑龙潭,有记载称可以追溯到元代。然而这个说法却一直缺少物证。这次龙头的出土,说明元代黑龙潭确实存在并且就在陶然亭附近。

( 刘卫东)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