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清至民国年间宦官对黑山护国寺的重修

时间:2016-9-27 14:40:54
】【打印】 【关闭

苗天娥

    清军入关建立封建王朝后,重用汉人,迅速因袭前朝统治者的治国方略,继续推行中央集权制,内廷选用一些明朝的宦官仍旧服务皇家,又从民间招募一些幼童净身后作为补充。不过,清朝的宦官数量远没有明朝庞大,区区数千人,且管制较为严厉,因此清初的宦官没有多大势力,只是到了清末,统治日益腐败,才出现了众所周知的大太监安德海、李连英、崔玉贵、小德张之流。
    清朝的宦官势力虽然没有发展到像明朝那样把持朝纲的地步,但对社会各个方面的影响也不可低估。他们作为一个特殊的阶层,日夜接触最高统治者及皇家内眷,拥有一些外人享有不了的特权。明清的宦官内部抱团儿,形成一些独特的信仰,以此巩固他们集团的利益,从他们将刚铁(炳)拜为他们的祖先,再到保护他们的神祇来看,刚铁的地位超越了常人,这说明他们已经把他作为偶像来崇拜了。而清朝的统治者顺应了这种思潮,视刚铁为忠君护国的符号和象征,甚至把他当作神灵、偶像来敬畏和崇拜。
    正因为这些特殊原因,京西黑山护国寺尽管遭遇了兵燹和改朝换代,但在清朝得到修缮的次数和力度都不亚于明朝。明朝对黑山护国寺大的重修共七次,多为权倾朝纲的大珰主持。①清朝对黑山护国寺重修八次,也多由呼风唤雨的大太监主持。进入民国,太监势力已经随着封建社会的灭亡而衰微,但就在新中国成立前的1947年,竟然还有人出面维修这座寺庙。
    一、内监马腾蛟对黑山护国寺的两次维修和管理
    从现在能查到的资料看,内监马腾蛟等人对黑山护国寺进行过两次维修,并且,在维修过程中马腾蛟掌管了黑山护国寺的祭祀事务和具体管理工作。
    (一)第一次重修在康熙六年(1667年),廉子库管理马腾蛟等出资重修。
    这次重修在《刚祖圣会碑》中有追记,此碑立于康熙四十年(1701年),参与者六人,分别是司礼监□□□张裴然、惜薪司管理郭宪臣、提督江宁织造卢九德、御用监管理赵琏城、提督御河等处焦继祖、廉子库管理马腾蛟。他们6人闲暇之际来刚公祠墓游玩,发现褒忠祠甚是荒凉,黑山护国寺倾圮不堪,祭祀也已荒废,"公议诚心复起胜事"。翌年春天,在马腾蛟等人的倡议下,将黑山护国寺、褒忠祠堂和刚铁等众太监墓地修葺一新。他们敬重前朝太监刚铁的为人品性,并景仰其建立的不世功勋,尊刚铁为老祖。
    从马腾蛟六人的职务看,他们都是清初宦官系统中较有实权的。司礼监在明朝是二十四衙门(十二监、四司、八局)之首,掌皇城内礼仪,关防门禁,催督供应,掌理内外章奏及御前勘合、批朱等,其掌印、秉笔一言九鼎,即便是僚佐和小内使也比别的部门人员职责清要,以内翰自命,外朝大臣对他们尊敬有加。清入关后,收留了一些投诚的明末太监,起初内监隶属于六部,二十四衙门缩编为十三衙门,权力大为削减。康熙十六年(1677年),又废十三衙门,只设敬事房,由内务府管辖,太监人数逐年减少,明末太监据史载有九万之众,清初锐减为九千人。司礼监仍负责礼仪等,但丧失"批红"大权。惜薪司仍负责宫中所用薪炭,御用监负责宫廷御用之物,提督御河则管理御河一应事务。
    这里,对提督江宁织造卢九德多说几句,一是因为他叛明投清,二是因为他担任的职务在清朝关系重大。明朝灭亡之际,卢九德是司礼监秉笔太监,并提督京营。弘光政权时,他又备受朱由崧的宠幸,担任苏杭织造等要职,准备大婚冠服。清军入关,他变节投降,顺治二年(1645年),"杭州织造太监卢九德具疏进御用袍服。以内监已分隶六部,九德仍妄行具疏。切责之"。②清初吸取太监亡明的教训,对宦官严加管束,卢九德依然按明朝旧例行事,受到严厉指责。次年底,他仍妄想督理苏杭织造,结果碰了一鼻子灰。清廷谕旨"卢九德不当列名疏内,况秉笔太监本朝无此职衔,着削正严饬"。③明朝在南京、苏州、杭州三处各置提督织造太监一人,专掌丝织品织造事宜,以供皇室消费。清代沿袭明制,于上述三地仍设织造衙门,各有织造监督(简称织造)一人,并兼管机户、征收机税等事务。顺治时曾由户部差人管理,旋归宦官十三衙门。康熙二年(1663年),改由内务府派员,衔名初称"驻剳江南织造郎中",后改为"江宁织造郎中(或员外郎)"。《红楼梦》作者曹雪芹家族世袭此职,曾祖曹玺、祖父曹寅、父曹頫三代担任江宁织造,曹寅妻兄李煦为苏州织造。史料中没有提及卢九德什么时候提督江宁织造,但可以推测他约在顺治中末期或康熙初期,当上了提督江宁织造,必是清朝为了安抚归顺的明遗,原职起用了这部分人。康熙六年,是四大臣辅政、裁抑宦官之时,但马腾蛟等太监还是实权在握,不仅修缮黑山护国寺、褒忠祠,还恢复了中断多年的祭祀刚祖制度。
    到康熙二十年(1681年)的时候,黑山护国寺祭祀用的器具尚无一件,这是明末的兵火造成的。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马腾蛟接领祭祀事务,"独捐己资置办诸样器物",恢复春秋二祭,诚心料理了15年,到康熙四十年(1701年)交接他人管理的时候,列出全套祭祀用品清单,特意刻在碑上,以备今后缺少毁坏照前数增补,用心可谓良苦。当时的祭祀器具有:弓箭1副架全、三股叉1柄架全、贴金香炉3座、贴金烛台4座、桌子100张、板凳200条、里花碗1000个、汤饭碗1000个、花碟1500个、茶钟200个、酒盅600个、羹匙200张、宜兴吊100把、茶匙30张、油盘60面、大小铁锅8口、套笼6副、大磁盆5个、磁斗盆10个、沙古100个、盛家伙筐20个。
    (二)第二次重修在康熙四十年,首领马腾蛟出资修理。
    立于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的《重修褒忠祠碑记》中说:"康熙辛巳首领马公腾蛟等出资修理",康熙辛巳即康熙四十年。这一年马腾蛟出宫,来到黑山护国寺削发为僧,倾毕生积蓄,不仅修复了祠、庙、墓,立了《重修褒忠黑山护国寺刚祖祠堂记》和《刚祖圣会碑》,留下了非常珍贵的祭祀刚公的全套祭祀器物名单,还翻新了黑山护国寺的部分明代碑刻,如嘉靖三十年(1551年)立的《黑山会护国寺碑记》《护国褒忠祠记》《黑山会流芳碑记》及万历元年(1573年)立的《黑山会司礼监太监刚公黑山护国寺碑》、万历二十年(1592年)立的《黑山会重修护国寺刚公祠堂碑记》、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立的《重修黑山会褒忠祠碑记》等,均在碑文末尾注明"康熙四十年岁次辛巳合会内外众等捐资前后修补建新"。此后马腾蛟亲为刚铁守墓,终老黑山护国寺。
    二、乾隆年间对黑山护国寺的重修
    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圆明园总管首领等众太监出资维修黑山护国寺,见《重修褒忠祠碑记》,这是第三次重修。
    乾隆五十二年,圆明园首领太监一日游览黑山护国寺,发现寺庙情景与康熙四十年太监马腾蛟修缮前的状况极其相似,"祠堂神像,上雨旁风,无所盖障,宜祭之日,酒脯供物,无所取具",掐指算来,已经80余年不曾修缮了。圆明园总管首领太监们当下拿出积蓄,又加上乐善好施者的慷慨解囊,将祠、寺、墓修整一新,并于次年树立《重修褒忠祠碑记》,由内阁中书赵秉冲撰文。
    三、道光年间对黑山护国寺的重修
    道光十九年(1839年),总管赵喜等捐资对黑山护国寺第四次重修,留有《重修黑山神祠记》碑刻一通(图一)。

    有的学者把"黑山神祠"与"褒忠祠"混为一谈,其实"黑山神祠"是清中叶对黑山护国寺的称呼。上碑中称:"黑山神祠,不知建于何时,或曰始于明。祠自武圣殿、山神殿外,有所谓天王及佛菩萨诸殿,其西又有褒忠祠。"这段文字明确告诉人们,黑山神祠在东,褒忠祠在西,是两处不同的建筑。另外立于同治十二年(1873年)的《重修黑山护国寺碑记》中说得更为明了:"黑山神祠相传建自前明,至我朝道光己亥仲夏重加修葺,阅今又三十余年矣。"道光己亥就是道光十九年,碑文中的"黑山神祠"就是碑题中的"黑山护国寺"。为什么清中叶称黑山护国寺为黑山神祠呢?实际上这是由明朝万历十九年(1591年)张诚修缮后逐渐演变来的,张诚重修时增加了对真武大帝的供奉,④佛道并重,后世又继续发展道教势力,增加了对武圣、山神的供奉,于是在道光年间黑山护国寺出现了"黑山神祠"的称谓,与天王诸佛菩萨同受香火,说明此时的黑山护国寺佛道共存。
    《重修黑山神祠记》的碑阴还刻了25位助缘人名单,有营造司的首领、西骡园、画匠房窟堂、家伙仓仓字、廉子库首领、房钱库库掌、菜库库掌、炭库库长、吏目、太医院御医、房库库掌等,还有聚顺局、聚成店的掌柜,并提到了住持僧同和与他的徒弟广□一同叩募。
    四、同治年间对黑山护国寺的两次重修
    (一)同治十二年,圆明园、乾清宫首领太监们、圆明园宫内长平署内外太监和村人出资重修,立有《重修黑山护国寺碑记》(图二),撰碑者吴县潘祖荫。这是第五次重修。
    这次大修,距上次维修30多年。捐款的队伍分两种人,一种是乾清宫和圆明园的首领太监们,有总管、首领、引善、领善等191名太监,另一种是周边村庄中的民众。重点在旧基上复建了灵福殿、三世佛殿、山神殿、武圣殿、天王殿,新建灵福殿东西配殿六间、牌楼一座,翻新僧人栖息的庐舍及院墙、彩绘等。山门三座为村人合资重修,还提到了黑山护国寺有下院一区--白衣庵,在阜成门内南沟沿大能仁寺胡同。

    (二)同、光年间,由执事张成兴等人捐资修缮黑山护国寺,是第六次重修,并诉讼追回庙产。
    此次重修是立于宣统元年(1909年)的《重修碑记》提到的,执事张成兴于同治年间来庙瞻视,见佛殿破败不堪,发心接理庙务,经过认真查询,发现是庙僧把后山坡的山场典卖一空,于是将该僧逐出山门,秉心经理,不数年间庙宇焕然一新,买回山场地亩。到了光绪年间,后山坡地再次失没,"不知失于何人之手",因庚子年(1900年)变乱,赵、侯二位执事接管庙务,按策根究,查明后山坡地都因不便管理的缘故归属种地户,陈诉上去对簿公堂。年余,赵执事病故,案子悬而未决。此后,接任的执事王春安与侯执事二人商量,重新上诉,据理力争,数月后将山坡地如数追回。为了以后不再发生纠纷,特将山场四至范围明列于碑上。
    五、光绪后期对黑山护国寺的重修
    第七次重修应在光绪末年,由以长春宫二品顶戴花翎总管李连英为首的众太监出资,树有《黑山护国寺题名碑》,无落款。
    在刚公祠原有一通《黑山护国寺题名碑》(图三),碑文人名排列独特,李连英的官品、名号占了碑阳的一半面积,字体非常醒目,字号特大,另265人的名字密布其下,其中地位显赫的有南府总管9人、长春宫总管2人、乾清宫总管1人,而且还有宁寿宫总管崔玉贵。碑阴罗列了内殿四品花翎总管太监、长春宫太监、总管太监等121名,各村民众139名,农库达、泰源木厂、裱作、瓦作、营造司木作、油作等头目12人以及总管、乾清宫奏事处总管、长春宫六品□□□□太监等6人。这通碑前后共镌刻544人的名字,是功德碑,即这些人共同出资重修了黑山护国寺。从参与太监人数达到387名来看,居然占当时太监总数的19.45%,队伍相当庞大,因为清朝的太监人数是逐年减少的,清初9000人,到了乾隆年间只有2866名太监,嘉庆时有2638人,光绪时有1989人,宣统退位时仅八九百人。⑤这么多太监中,有的是有头有脸的,如刘兰庆、王春安、王喜等人名屡见于八宝山娘娘庙碑上和黑山护国寺《感德碑》,说明这些人的身份地位也不一般,他们跟在李连英后面出钱修庙,本身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李连英和崔玉贵,是光绪朝说一不二的大总管和二总管。从碑文看,李连英任职"长春宫二品顶戴花翎总管"(经仔细辨认,其中"二"字被人为描成"三" 字),说明此碑立于光绪二十年(1894年)之后。因为,光绪二十年慈禧六十大寿庆典时,破例赐李连英黄马褂和二品顶戴。从碑文排列人名的方式看,此时的崔玉贵只是宁寿宫的总管,地位、权势还不能与李连英同日而语。
    近年来影视剧的演义和戏说,把李连英说得面目全非,其实,李连英是个有争议的历史人物。李连英天性聪颖机敏,诙谐幽默,吹拉弹唱无所不能,办事滴水不漏,不但慈禧太后器重,就是王公大臣也无不钦佩,因而官职青云直上。同治五年(1866年)升任首领太监,授六品顶戴花翎。同治八年(1869年)晋升为副总太监,授四品衔。同治十年(1871年)左右,经慈禧太后赐名为"连英"。光绪十二年(1886年),李连英担任长春宫总管,赏赐三品顶戴,慈禧太后派李连英随同醇亲王前往天津视察海军。慈禧六十大寿庆典时,破例赐李连英黄马褂和二品顶戴,按说这是违背清廷祖制的,一贯小心谨慎的李连英曾恳请恭亲王奕䜣劝说太后收回成命。经奕䜣再三劝慰,他才勉强接受了二品顶戴。
    崔玉贵在宫里发迹是在庚子之变前的事,为了出人头地,他曾拜慈禧太后的弟弟桂祥和庆王奕劻当干爹。宫里成立戏班,慈禧太后爱看戏,奕劻就把崔玉贵荐入戏班,为的是讨好慈禧,也为了打探宫中的消息。崔玉贵长得身材匀称,又会武功,人称"小罗成",演戏功夫好,扮相英俊,深得慈禧赏识。又因为他认桂祥为干爹,用宫里的行话讲,叫作"钻桂公爷裤裆来的",故而很快蹿红,晋升为二总管,赏三品亮蓝顶戴,与李连英一起成为慈禧的左膀右臂。
    六、宣统年间对黑山护国寺的重修
    宣统三年(1911年),小德张、姚梦山等捐资重修黑山护国寺,立有《重修黑山护国寺碑记》(图四)和《感德碑》,⑥这是对黑山护国寺的第八次重修,也是清朝最后一次重修。
    小德张宫号张兰德,原名张祥斋,河北省静海县唐官屯人,幼年丧父,家贫如洗,羡慕家乡好多人当太监发了大财,自行净身,于光绪十七年(1891年)入宫当了太监,辈分为"兰"字辈,得名张兰德,后避德宗讳改名张兰福。
    小德张入宫先在茶房当差, 不久入南府戏班,扮相好,又刻意揣摩慈禧的爱好,四处寻访梨园高手。他聪明伶俐,鞍前马后效劳,颇得太后赏识,是西太后最宠信的太监之一,当然还有别于李连英和崔玉贵。小德张比其他太监技高一筹,他不只讨好西太后一个主子,还十分同情"百日维新"后被西太后囚禁在瀛台的光绪皇帝。慈禧故意降低御膳标准,并授意他监视光绪。他总是在送饭途中设法调换些光绪爱吃的菜,因此光绪视其为亲信。慈禧死后,隆裕当皇太后,遇事没有主张,同治皇帝的瑜妃等人企图谋划排挤她。小德张瞅准机会,为夺取大总管的位置,与隆裕太后互相利用,替隆裕太后稳住了地位,被提拔为内廷大总管。此外,小德张用拜把子、收徒弟的手段扩张个人势力,将心腹安插在宫里的各主要处所,提拔他的把兄弟姚梦山担任隆裕太后的二总管,将其徒弟任福祥提升为掌案太监,宫里成了小德张的天下。
    小德张处世机敏圆滑, 为了获得多数太监的好感,他不惜出资在黑山护国寺建立太监的养老义会--同仁院,让他的亲信刘兰庆当院长,为贫病衰老的太监提供养老送终福利,这样,小德张在朝野中的势力和影响更大了。黑山护国寺《感德碑》中叙述了小德张建同仁院的初衷:"盖以闲散太监,每至生无所托、死无所归、困苦艰难、流离失所,总管睹此情形,心滋不忍,因不辞劳瘁,首先提倡,捐款巨万并募得共七万余金。筑院之余,存储生息,以为长年经费。俾闲散之贫老者居于斯、养于斯、终于斯、殡于斯。"同仁院是太监养老义会的别称。不管小德张主观动机如何,他能自己出资万金并募集资金七万余建立太监养老院,客观上为年老贫病的普通太监提供了一个栖身之所。
    小德张这次重修包括:灵福殿、三世佛殿、天王殿、褒忠祠彩绘,配殿、耳殿、客舍、住房修饰,宫门、神路、旗杆、牌楼等翻新,添置佛袍、桌围、堂帘、供桌帘、片幡、云幔等,又捐银1600两、香火地40亩。
    七、民国年间太监对黑山护国寺的重修
    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晚清太监信修明等出资重修黑山护国寺,记录在《黑山护国寺住持道士自述碑》中。
    信修明是小德张的徒弟,曾被师傅小德张重用为御膳房首领,后提拔为司房大首领。他是宫内外闻名的"秀才",恃才傲物,广交朋友。1924年10月"北京政变"后出宫,长期寄居在黑山护国寺,逐步掌管了太监养老义会。为救助出宫的无业太监,信修明于1930年成立"恩济慈善保骨会",将黑山护国寺也纳入其中,他被大家公推为保骨会会长,也是黑山护国寺道教会会长。保骨会章程规定,凡是太监都可以免费到黑山护国寺养老,生养死葬,解决了贫苦太监的后顾之忧,受到太监们的拥护。1930年时的黑山护国寺,有田地52亩、合种地157亩、出租地269亩,1949年底寺内居住太监还有53人,他们每日二餐,衣食无忧,颐养天年。⑦
    上碑中提到信修明曾为保护恩济庄太监公墓而奔走呼号,这件事在当时确实是轰动了全社会。恩济庄太监公墓在海淀区八里庄,为清统治者赏赐的太监义地,曾埋葬着数百名清代太监。这块地400余亩,除太监墓外,还以田养坟,种植果木,修建阳宅,由太监养老义会管理。在民国年间,恩济庄太监公墓受到各种势力的垂涎,后被北平市社会局借故卖掉了。信修明作为"恩济慈善保骨会"会长,发动众太监捐款,又找小德张借钱,四处找人斡旋,与社会局公开打官司,获得了社会同情,终于赎回了那块地,因此名噪一时。
    也因为这通碑,很多人称他立"活人碑"。《末代太监秘闻》一书在提到信修明时,说他"为人处事,总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妙处。最稀罕而使京城太监拍案叫绝的是,他活得硬朗朗,居然为自己立了一通'活人碑',连碑文都是自己亲自撰拟的。这在太监堆里,竞相传为趣谈"。⑧
    八、对明清大珰持续鼎力修缮黑山护国寺的几点思考
    从明朝到清朝,数十位大珰持续接力修缮黑山护国寺达15次之多,民国年间信修明的最后一次修缮也是这一接力赛的余声。这场规模宏大、前后持续500年左右的十数次重修工程,基本上没有因为改朝换代停顿,而是代有其人振臂倡议,这对一个太监庙宇、太监墓地来说,实属不易,也实属可观。笔者以为,它的存在和发展,既婉转表达着宦官不同阶层的价值观,也曲折表达着宦官阶层隐秘的利益之争,同时还侧面折射出明清宦官与民间社会的相互渗透。
    (一)黑山护国寺的缘起婉转表达着宦官不同阶层的价值观。
    黑山护国寺始建于明正统年间,内官监太监李德是创始人,此前关于黑山护国寺的记载均语焉不详。这个时期正是明朝太监开始专权之际,以司礼监掌印太监王振为首达到第一次高峰。黑山护国寺的创建,不仅代表着宦官阶层的尊君护国思想,同时也反映了宦官阶层的分化。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 参与黑山护国寺创建和重修的这拨太监,迥然异于同一时期参与法海寺修建的太监群体。法海寺创建于正统四年到八年(1439-1443)之间,以大太监王振为首,数百人捐资,其中包括一些交趾籍贯的知名太监,如王瑾、宋文毅、范弘、阮安、阮浪等。这是由于明朝永乐年间根据宫廷需要,对安南进行索取和掠夺宦官,成国公朱能、英国公张辅征伐安南(即交趾),掠取了大量阉人。可以这样说,参与法海寺创建的太监,基本上是王振集团,而参与黑山护国寺创建的则是宦官中的另一部分人,他们疏离于王振以及后世的汪直之流,属于史书中口碑较好的太监及他们的徒子徒孙,如覃昌、冯保、陈矩等,这些太监倡导的价值观与王振、汪直等不同,他们崇拜的偶像是刚铁那样的人,通过崇敬、祭祀刚铁,婉转表达着他们的思想和精神。
    其实, 宦官中向来是门派林立、拉帮结伙,讲究师承关系,一个师傅自成一个体系,对不是自己体系中的太监不屑与之为伍,不同的宦官集团有不同的价值观。太监祭祀刚铁,说他们借尸还魂也好,说他们别有用心也罢,这些人表达的是他们认定的忠孝节义,不同于那些干政专权的大太监的所作所为,刚铁身上的忠诚、智勇与美德,是他们欣赏和提倡的精神。至于嘉靖之后,佛教被抑制,道教盛行,重修黑山护国寺的宦官们一方面增加道教内容,一方面大肆美化刚铁,不排除他们借道教保全自己、借刚铁抬高自己的用心。到了清代,太监们在刚祖祠里祭祀的主要人物除了刚铁外,还增加了蔡伦、郑和与王承恩三位,这更表明了他们的价值取向:蔡伦是我国"四大发明"之一造纸术的鼻祖,造福全人类;郑和是宣扬国威、文化交流的使者,有功于世界;王承恩是以死效忠皇权的典型,有利于朝廷,这三位加上刚铁,都是他们心中的典范、崇拜的先贤。
    北京天坛有祭祀斋戒铜人亭,是斋戒时放置铜人的地方。皇帝斋戒期间,亭内设方几一张,罩黄云缎桌衣,上设一尺五寸高的铜人像一尊。铜人乌纱玉带,双手恭奉简牌一枚,上刻"斋戒"二字,以使皇帝"触目惊心,恪恭罔懈",提醒皇帝有所警惕,不忘用心斋戒。这是明洪武十一年(1378年)定下的制度,天坛斋戒始于永乐十八年(1420年),清代沿袭。斋戒铜人在清代有三种形式:一为唐朝名臣魏征像,一为明初协律郎冷谦像,一为明代太监刚铁像,相传这三人在历史上都以刚直敢谏而著称。⑨清代帝王把刚炳和魏征、冷谦等量齐观,视其为忠君护国的符号和象征,俨然是官员的楷模、忠臣的榜样。
    (二)黑山护国寺的变迁曲折表达着宦官阶层隐秘的利益之争。
    黑山护国寺在嘉靖之前,是由一些内官监、司设监的太监主持重修,提议清明祭祀刚铁的覃昌,还是史书中褒扬的贤明太监。到了嘉靖时,情况发生了变化,重修黑山护国寺的大部分是世宗宠幸的藩邸太监,张佐、麦福、高忠等都是权监,一直延续到万历时的冯保、张诚和陈矩,大部分以印代厂,权势炙手可热。这些太监位高权重,都是皇帝身边的旧臣,虽然没有像太监王振、汪直那样祸国殃民、草菅人命,但在权势和利益争夺方面毫不逊色。政治上,他们互相倾轧,结党营私,如冯保与张居正联手排挤高拱,张诚揭发冯保和张居正。经济上,他们也是以权谋私,像麦福曾争夺马场与民争利,又像冯保在修庙的同时,掩盖了他兼并土地的嫌疑。总体说来,这些太监在揽权干政方面比王振、汪直之流要稍微收敛一些,牟利上却一点儿也不比他们差。唯独在修建黑山护国寺的问题上,他们表现得非常一致,这些权监都以黑山护国寺为幌子,粉饰他们以权谋私的行为。
    还有,刚铁成为众多太监祭祀的对象,墓址不止黑山护国寺一处,还有一处在海淀区颐和园附近,"在颐和园东宫门迤南,有庙宇一座,甚为宏丽巍峨。殿三重,后殿三楹,中有尖顶圆封墓一,周围数十武,相传为明刚丙葬骨之所。前殿悬墨画传真燕王遗像,广颐丰额,髭长尺许"。⑩引文中的"刚丙"应该就是黑山护国寺祭祀的"刚铁(炳)",这证明了明清以降祭祀刚铁的广泛性。
    (三)黑山护国寺的传承侧面折射出宦官阶层信仰与民间社会宗教的相互渗透。
    黑山护国寺在嘉靖之前,基本上是以佛教为主,到了嘉靖时,由于世宗皇帝溺信道教,下令尽毁佛寺。他身边受宠的太监大多是从藩邸带来的,也跟着信道教,于是这个时期的黑山护国寺先是被毁,而后重建,再后改址,艰难度日。直到麦福和高忠重修时,黑山护国寺才得以中兴,到冯保重修达到鼎盛。张诚重修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崇奉的不再是单纯的佛教系统的神祇,加入了道教系统的真武大帝,从此,黑山护国寺佛道共存。陈矩重修时,又增塑下庄三义庙刘关张君臣、五虎将军、庞士元先生塑像等,已经与民间社会的信仰接轨了,因为下庄的土地也是黑山护国寺的庙产。
    到了清朝,这种现象一发而不可收。先是马腾蛟等人把刚铁奉为祖师,与佛教诸神、道教真武大帝共受香火,钢铁的地位比明朝时升了一格,从护国功勋升为太监之祖;从刚公祠升级为刚祖祠,恢复了春秋二祀;名称上也发生了变异,称作"刚祖圣会",圣会是民间宗教组织常用的名称,黑山护国寺显然为这个圣会服务。到了道光时期,黑山护国寺新增了山神和武圣供奉,有山神殿和武圣殿,黑山护国寺也被俗称为"黑山神祠",与刚祖祠并存。同治十二年重修了不少建筑,包括灵福殿、山神殿和武圣殿,新增了灵福殿配殿。灵福殿此前并未涉及,这次反倒是重修,想必早已有之,应该也是道教扩张后的殿堂。捐款的人员不再是单纯的太监队伍,周边村庄的民众也加入进来,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民国末年。同治年间的另一次重修,居然是山场被僧人典卖和山坡地失没,暗示僧人势力的衰落,道教逐步昌盛。到李连英重修时,因他本人信道,道教逐步强盛。再到小德张、信修明,更是道教信仰占了主流,信修明本人是道教霍山派的第八代传人和黑山护国寺道教会的会长。但周边的老百姓参与重修捐款,三教九流,他们什么都信,佛教的殿堂和民间诸神并存,这一点颇类似石景山区的慈祥庵(田义墓)、隆恩寺、善佛寺等太监墓葬群。太监因死后不得葬入家乡祖墓,出宫后只能扎堆在京城的寺庙养老,众多小太监往往依托比较有权势的大太监办的寺庙养老,死后就葬在寺庙和大太监墓的周围,形成太监墓葬群。太监一旦离开皇宫,不再作威作福,而是栖身寺庙养老,与周边老百姓有很大交融,信仰变得多元化。又因为,寺庙往往是有钱的大太监和周边老百姓捐资建立和维修的,所以太监和老百姓一样,信仰逐渐趋同,且信仰也变得多元化,遇神就拜,这是宦官阶层与民间社会信仰交融渗透的一种表现。
    ①④ 苗天娥:《明代黑山护国寺的创立与传承》,《北京文博文丛》2012年第1辑。
    ②《清实录•顺治朝实录》卷22。
    ③《顺治录疏》,顺治四年正月二十一日工部左侍郎佟国胤"为奏明应征钱粮以供织造事"题本。
    ⑤ 浮白:《黑山护国寺与清末大太监李连英》,载《古今八宝山》,同心出版社,2008年,第262页。
    ⑥ 北京图书馆:京6326号碑文拓片,题名《张兰福感德碑》,注明是在八宝山黑山护国寺拓制的。
    ⑦ 白昀易:《太监养老院的兴衰》,载《古今八宝山》,同心出版社,2008年,第434页。
    ⑧ 贾英华:《末代太监秘闻--孙耀庭传》第七章"兴隆寺",知识出版社,1993年。
    ⑨ 段柄仁主编、姚安著:《祭坛》,北京出版社,2006年,第47页。
    ⑩ 马芷庠著、张恨水审定:《老北京旅行指南》,《北平旅行指南》重排本,北京燕山出版社,1997年,第218页。

(作者为石景山区文化馆研究员)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