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从中外工业遗产保护比较略谈北京工业遗产的再利用

时间:2016-6-29 14:49:50
】【打印】 【关闭

刘 珊

    当城市发展到一定阶段,由于产业淘汰或转型导致了大量工业废弃地的产生,有关工业旧址保护与开发利用的课题也应运而生,涉及遗产保护、城市规划与设计、土地资源管理、建筑景观设计和环境艺术等。按照对象的不同和尺度的大小,大致可分为后工业城市再生、工业遗产的保护与再利用、旧工业建筑的再利用(创意产业园模式)、后工业景观设计等,尤以国外工业遗产保护利用研究居多。
    欧美发达国家已于20世纪70年代先后进入后工业社会①。伴随着城市经济结构转型和产业升级换代,我国部分区域已经出现了后工业化的端倪,许多被围合于城市中心地带的产业类用地沦为工业废弃地。北京从20世纪90年代起处于工业化向后工业化转变时期,这一时期进行的产业结构调整和城市功能重新定位使许多企业处于关停并转、产业升级的历史关头。近些年有百余家中心城工业企业从城市中心退出,其中最有影响的就是北京焦化厂及首钢的停产搬迁。这些工业用地需进行调整,遗留下来的工业资源由于缺乏系统的评价标准、认定程序和管理办法,面临着"拆"与"留"(是全部推倒实施土地开发还是原址保留承载工业时代印记)的问题,急需政策的引导和支持。
    21世纪以来,工业遗产保护与再利用已逐步成为全世界共同关注的热点,国内各界对这一问题也越来越重视,陆续开展了各种研究与实践活动。在此背景下,本文从国内外研究保护现状出发,总结国内外工业废弃地整治的经验与教训,从规划、环境、建筑质量、文物保护等方面,综合探索北京工业遗产的保护和利用方式。
    此外,工业遗产保护研究涉及多学科知识,同时又是一个相对较新的领域,本文仅是对工业遗产保护与利用的初步探讨,还需各专业同人的指正。
    一、 工业遗产概念及价值
    作为一种新类别的文化遗产,工业遗产既有与整个文化遗产共同的价值取向和评估标准,同时也有自身的特点。工业遗产包括具有历史、技术、社会、建筑或科学价值的工业文化遗存。②简言之,工业遗产是一种"工业文化遗存",它至少具有"历史、技术、社会、建筑或科学"价值,这些价值构成了概念中的"文化"结构,且为工业遗产应受保护的根本原因。由此可见,与其说是保护物化的工业遗产,不如说是保护存在于其间的价值。"工业建筑并不会仅仅因为它是工业建筑变成需要受到保护的工业遗产,保护是对重要的历史印记和城市特色的珍视和选择。对价值的认识是保护的基础。"③如果说价值构成了工业遗产的核心,遗存则是构成工业遗产的表现形式。这些遗存包括建筑物和机械、车间、作坊、工厂、矿场、提炼加工厂、仓库、能源生产转化利用地、传输和所有它的基础设施以及与工业有关的社会活动场所如住房、宗教场所、教育场所等。④如上所说,作为核心的文化价值与作为形式的物质遗存共同构成了"工业遗产"的完整概念。
    《下塔吉尔宪章》中指出,产业遗产是产业活动的见证,这些活动一直对后世产生着深远的影响。保护产业遗产的宗旨是基于这个群体的普遍价值,而非个别遗址的独特性。产业遗产的社会价值在于它作为普通人民生活记录的一部分,并提供了重要的认同感。它们在生产、工程、结构方面具有技术和科学价值,也可因其在建筑、设计、规划方面的品质具有重要的美学价值。特殊生产过程的遗存、遗址的类型和景观,因其稀缺性使工业遗产拥有特别的价值,应当被慎重地评价,那些早期或具有开创性的实例更具有特殊的价值。《下塔吉尔宪章》认为工业遗产的价值应包括历史、技术、社会与艺术,也就是说,具有这四种价值之一的工业遗存都可以被判定为工业文化遗产。除此以外,我认为经济利用价值也应备受重视,概括下来有以下几方面。
    (一)历史价值。工业遗产是人类所创造、并需要长久保存和广泛交流的文明成果,是人类文化遗产中与其他内容相比毫不逊色的组成部分,见证了工业活动对历史和今天所产生的深刻影响。
    (二)社会文化价值。工业遗产不仅承载着真实和相对完整的工业时代的历史信息,帮助人们追述以工业为标志的近现代社会历史,帮助后代更好地理解这一时期人们的生活和工作方式,见证了人类巨大变革时期社会的日常生活。
    (三)科学技术价值。工业遗产见证了科学技术对工业发展所做出的突出贡献。
    (四)艺术美学价值。工业遗产虽然不能像一般艺术品那样被细细观赏,但是城市的可识别性正是取决于文化的差别性,其特殊形象成为众多城市识别的鲜明标志,作为城市文化的一部分,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人们城市曾经的辉煌和坚实的基础,见证了工业景观所形成的无法替代的城市特色,为城市居民留下更多的向往。
    (五)经济利用价值。对工业遗产的保护可以避免资源浪费,防止城市改造中因大拆大建而把具有多重价值的工业遗产变为建筑垃圾,有助于减少环境的负担和促进社会可持续发展,建设节约型社会。
    二、中外工业遗产保护思想发展概况
    自18世纪50年代英国工业革命开始至今,工业的浪潮改变了世界,也改变了人类的生活。尽管从20世纪后期开始,人们逐渐对工业化带来的负面影响进行反思,但不可否认,近代工业的影响已经深入人类社会各个角落,近代工业的发展记载了人类历史重要的一页。事实上,工厂遗存作为近现代城市发展的见证,与那些古代的宫殿、城池和庙宇一样,成为承载人类历史的重要媒介,也成为城市独特的风景。
    (一)国际工业遗产保护思想的兴起
    1.工业遗产保护思想的兴起
    工业遗产保护思想始于工业考古,美国学者D.B.斯塔曼(D.B.Steinman)1952年所撰的《布鲁克林桥的重建》一文,被认为是涉及工业遗产最早的文章。1968年,英国的伦敦工业考古学会(GLIAS)成立,其目的是记录伦敦工业历史遗存、建议地方政府保护与维护具有历史价值的工业建筑与机械。随后,英国工业考古学会(AIA)也于20世纪70年代初成立。不久,美国、澳大利亚、日本等国也成立了相应的工业遗产保护组织。1978年,保护工业遗产的国际组织-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委员会(TICCIH)在瑞典成立。从此,世界工业遗产的保护进入了全球交流、协作的阶段。TICCIH的会员来自世界各地,包括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博物馆学者、教师、学生、保护工作领域专业人员和有志于工业遗产保护的人士等。该组织开展工业遗产调查、文献管理和研究工作,推动大量工业遗存的保护,促进了工业遗产保护理念的迅速普及。
    进入20世纪90年代,工业遗产的研究和保护逐步得到更广泛重视。世界遗产委员会1994年提出了《均衡的、具有代表性的与可信的世界遗产名录全球战略》,工业遗产就是其中特别强调的遗产类型之一。UNESCO还委托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进行了几项专项调查和研究,包括1996年的"国际运河遗产名录""世界遗产桥梁"、1999年的"作为世界遗产地的铁路"、2002年的"国际煤矿研究"等。2003年世界遗产委员会又召开会议,讨论《亚太地区全球战略问题》,指出亚太地区尚未被重视的9类世界遗产,其中包括工业遗产。随后,2005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提出的研究分析报告《世界遗产名录:填补空白-未来行动计划》中,也将"工业与技术项目"列为提请注意的目前世界遗产名录及预备名录中较少反映的类型。2005年10月在中国西安召开的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第15届大会上,将2006年4月18日国际古迹遗址日的主题确定为"产业遗产"(Heritage of Production),后又定名为"工业遗产"(IndustrialHeritage)。
    2.《下塔吉尔宪章》
    2 0 0 3 年7 月, 在俄罗斯下塔吉尔(Nizhny Tagil)召开的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委员会(TICCIH)大会上,通过了由该委员会制定和倡导的专门用于保护工业遗产的国际准则,即《关于工业遗产的下塔吉尔宪章》(下文简称《下塔吉尔宪章》)。该宪章宣称:"为了当今和今后的使用和利益,本着《威尼斯宪章》的精神,我们应当对工业遗产进行研究,传授其历史知识,探寻其重要意义并明示世人,对意义最为重大、最富有特征的实例予以认定、保护与维护。"宪章阐述了工业遗产的定义,指出了工业遗产的价值,以及认定、记录和研究的重要性,并就立法保护、维修保护、教育培训、宣传展示等方面提出了原则、规范和方法的指导意见。
    (二)国内工业遗产保护思想的发展和现状
    对我国而言,与自然文化遗产相比,工业遗产的价值长期被忽略。由于大量的工业遗产没有被纳入文物保护范畴,全国范围内的工业遗产不断受到毁灭性的威胁。
    与西方国家从20世纪60年代起就开始逐渐重视工业遗产保护相比较,我国工业遗产保护滞后近30年。如何保护具有一定价值的工业遗产,成为建筑界共同关注的话题,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开始关注工业遗产的保护和再利用,并且使它们在城市更新中得以保存。
    2006年4月18日,以"重视并保护工业遗产"为主题的中国工业遗产论坛在江苏无锡举行。论坛通过了我国首部关于工业遗产保护的共识文件-《无锡建议》,将我国工业遗产保护问题提上议程。
    三、法国工业遗产保护实践
    在法国史学家皮埃尔•诺拉(PierreNora)主编的《重新思考法国--记忆的场所(Les Lieux de mémoire)》一书中这样一段描述:"人们难道真的只有在突然受到威胁会彻底失去一些东西的时候,才会对它们产生重视?我们看到,我们国家工业化的不同阶段留下的遗迹正在加速毁坏,甚至在大量消失,于是人们开始作出正面的反应,开始重视它们。从20世纪的60年代到80年代,法国的工业体系经历了从现代化到淘汰的可怕的快节奏。多少巨型车间的马达停止了轰鸣,多少高炉和烟囱停止了冒烟,成千上万吨的材料被送往废铁站或者垃圾站。在几天之内,在几个月之内,至少在几年之间,整片整片的工业区都陷入了沉寂,在重新找回的纯净空气中显得像是一个空荡荡的剧院中令人赞叹的布景,却又不可阻挡地向一种废墟状态演变。"在翻阅了大量国际工业保护资料后,笔者发现虽然法国对工业遗产的关注实践并不是很早,但在面临工业遗产保护的迫切性、采取的普查方法模式以及实践成果等方面,都值得我国借鉴。
    (一) 遗产普查
    在法国,普查对象并不一定被认定为文物,因此列入普查清单的遗产也不一定能够得到保护。其次才是文物认定。被认定为文物的遗产将会受到国家法律的严格保护。被认定对象往往来自普查名录,但要通过严格的程序才能从被普查对象升为文物。可见,普查在遗产保护实践中的特殊位置,此模式与我国文物认定有相似之处。
    由于普查与认定相对独立,工业遗产的普查对象往往是那些仍在运行或刚刚停产的具有一定遗产价值的生产场所。因此,所有的生产工序仍然保存,并且很容易从管理者那里了解到哪些环节更具有遗产价值。
    对那些被列入普查名录,但尚未被认定为文物的工业遗产,其建筑可以做适当改造。法国工业遗产利用形式丰富多样,关键之处是要有好的创意,例如可以被改建成博物馆、档案馆、创意产业园区、工作室、学校、研究中心、商场、餐馆甚至是住宅。
    (二)实践案例
    1.戈斯和康特鲁工厂
    法国戈斯地区一纺织厂主楼被作为文物完整保护下来,其旁边的锯齿形厂房虽被列入普查名单但未被认定为文物,只作为被保护对象的环境构筑物(图一、图二)。对于这一遗产,该市政府要求尽最大可能利用原有厂房和设施,并将锯齿形厂房改成低租金住宅,作为社会用房分配给弱势群体。改造后的主楼内部非常现代化,使19世纪的外貌与21世纪的内部环境相结合。

    2.马赛的码头
    1853年,著名的港口城市马赛从国家手中买下10公顷的土地进行港口扩建,建立了当时欧洲最大的约丽埃特码头。1856年,成立了码头与仓库公司,并于1859年至1863年间,由建筑师塔拉博负责,在新的拉萨莱盆地与未来的约丽埃特车站之间建起一个与港口平行、长365米、宽37米、高30米的大型仓库建筑,用于存储海关商品。整个建筑由四个相同的部分构成,每个都有一个封闭的院子和两个建筑主体。1992年,建筑师卡斯塔尔迪受命改建这座七层高的仓库。2002年完成改造后,一层用于餐馆、仓库,一层以上用于写字间,包括省遗产局办公室、建筑师事务所等机构,形成了新的办公空间和商务空间。由于所处位置便利,该建筑刚改造竣工就被抢租一空(图三、图四)。

    3.阿朗克的小麦储存塔

    位于马塞港的入口,1926年建于立桩之上,是为应对当时越来越强烈的对小麦的需求而建,是马塞另一知名建筑。据说正是这一建筑形式为著名建筑设计师勒克比西埃带来了灵感,建造了光明城。该建筑长130米,宽25米,最高处50米,建筑面积约16000平方米,由巴黎弗罗芒•克拉维尔公司建造(图五至图七)。阿朗克的小麦储存塔的改建工程于1999年9月15日开始内部招标,建筑师卡斯塔尔迪与索吉马设计事务所合作的规划得到了肯定和赞赏。改建后的建筑包括专门用于与海洋有关机构的4500平方米的办公室,一个文化中心,包括带有2000个位子的剧场,还有一个在露台上可以看见城市与锚地的全景餐厅。整个改造投入大约为1.03亿欧元。法国文化部已将阿朗克的小麦储存塔列为"20世纪的遗产"。

    四、北京工业遗产保护实践
    (一)北京工业发展概况
    1.近代
    北京的近代工业始于1 8 7 9 年, 是年,华商段益三开设了通兴煤矿;1883年,清政府在京西三家店创办神机营机器局,这些均可被视为北京近代工厂的开端。此后,随着外国资本的输入,铁路的修建,清政府兴办新军,陆续办起一批近代企业,如卢沟桥机车修理厂(1898年)、京师华商电灯股份有限公司(1905年)、溥利呢革公司(1907年)、京师自来水股份有限公司(1908年)等。辛亥革命后,经北洋军阀时期,直到抗日战争前,除轻工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发展较快之外,北京的重工业发展缓慢。至1948年,全市虽有万余家工业户,但多数为手工生产,百人以上的工业企业仅有石景山钢铁厂、北平发电厂、长辛店铁路工厂、琉璃河水泥厂、面粉厂等十几家,职工约8.3万人,产值1.05亿元。
    北京的近代工业有官办、官督民办、官商合办、华商办、外商办和中外商合办多种形式。早期的近代工业以官办、官督民办、官商合办、华商办为主。1895年,清政府在中日甲午战争中战败,被迫签订《马关条约》,丧失了工业制造专有权,从此以后,外商办和中外商合办企业开始增多。
    2.现代
    1949年新中国成立,北京的工业发展进入了全新的阶段,国有经济与集体经济企业得到重点发展。1953至1957年,北京市开始执行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其核心是独立发展生产,使北京实现由消费城市向生产城市的转变。1956年提出要把首都建设成具有一定规模的现代化工业城市,北京逐渐形成了完整的工业布局:东郊棉纺织区,东北郊电子工业区,东南郊机械、化工区,西郊冶金、机械重工业区。到1979年,北京重工业总产值的比例高达63.7%,仅次于辽宁,居全国第二位,北京因此成为重工业占主导地位的城市。
    经过近20年的产业结构调整和城市功能的重新定位,北京的城市空间布局发生了显著变化。从现有城市产业部门分布来看,曾居城市首位的制造业正逐步从城市的中心区域向外围区域转移,取而代之的是与北京历史、文化和现代信息社会发展相适应的文化、教育、行政等第三产业和高科技产业,在中心城区,服务业的比重已超过80%。
    (二) 调查研究
    2002年,首都博物馆已开始关注、收藏工业遗产资料。2006年,该馆又成立工业遗产调查小组,重点调查了具有百年以上历史的工业企业、1950年至1979年建立的支柱工业企业和京张铁路,其中包括建于1883年的京西门头沟煤矿、1901年的长辛店二七机车车辆厂、1906年的南口机车车辆厂、1919年的石景山钢铁厂以及京张铁路的25座铁路桥、11个老车站等。在此基础上,首都博物馆发动社会力量,倡导工业遗产保护。2007年,来自首都博物馆的代表在北京市人大会上提出了《关于北京的工业遗迹保护与活化》的提案,受到热烈响应。⑤
    2008年10月,首都博物馆再次启动京西工业遗产调研工作,通过前期摸底工作,并经过初步挑选和整合,筛选出京西地区的工业企业185家,其中,8家具有百年历史,12家建成于民国期间,其余165家均为建国后建立。在撒网式调研的基础上,重点调研了25家企业,并针对京西地区7个区县的工业遗产保护再利用情况,提出"7个区县7种模式",即门头沟区→工业旅游;石景山区→城市空间和景观设计;房山区→休闲中心;丰台区→创意产业;海淀区→纪念室、纪念馆、行业博物馆;昌平区→纪念室、纪念馆、行业博物馆;延庆县→生态博物馆。
    自2007年始,北京市文物局结合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组织开展了全市工业遗产调查,除已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及已列入文物保护单位申报名单的工业遗产项目外,又新增了25处工业遗产列入文物普查登记项目(表一)。

    (三)保护实践
    1.798厂
    即北京第三无线电器材厂,曾经是718联合厂的三分厂,是新中国的电子工业基地。1954至1957年,该厂由原民主德国援建,采用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工业和包豪斯设计理念。自20世纪90年代停产后,厂房一直闲置。1997年,中央美院雕塑系以低廉租金从七星集团租用空间作为雕塑工作室。2002年,美国人罗伯特在此开设了一家艺术书店,此后陆续有艺术家和创意机构进驻园区租用空间作为工作室,至2006年已达80余家,因此这里也被称为艺术区。之前有关部门曾打算拆除这里的厂房建筑,2004年2月,北京市人大代表提出的保留这里的工业建筑遗产,将其开发成艺术区的建议被采纳。⑥艺术区在国际上的知名度越来越高,现已成为国内外旅游者游览北京的重要景点,并被北京市政府列为文化创意产业聚集区之一。
    现状空间保留再利用综合评价:主厂区建于20世纪50年代,一定程度上能够反映当时的生产、生活状况,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价值;整个老工业区中部建筑群较为完整地得以保留,东侧751厂区内保留有相当数量的老工业设备,整体空间肌理明确,工业化氛围浓厚;工业区内建筑在空间、形式上有特色,部分建筑具有典型包豪斯建筑风格,整体建筑质量较好,有改造利用的条件。
    空间保留再利用方案:重点保护4栋优秀近现代建筑及工业设施遗迹,充分发掘地区范围内其他有保留价值的建筑,使艺术区更完整。
    空间再利用方式:对于4栋德式厂房,要求整体保留原有风貌特征,但可以置换建筑使用功能;对于其他建筑则以特征保留为主,即不要求保留建筑的完整性,可以进行局部加建、拆建、改建,建筑功能也可以置换;对保留区内的特色工业设施,可以原地保留,也可以进行移位保留,对设施的重新利用则应结合具体方案考虑。
    2. 北京炼焦化学厂(北京焦化厂)
    位于朝阳区垡头村,是以供应北京市燃料煤气为主,生产焦炭和多种化工原料产品的大型综合利用企业。1958年筹建,1959年3月破土建设,同年11月18日建成第一座焦炉及必要的配套工程,并投入生产。2002年,为迎接北京奥运会的召开,北京焦化厂开始进入减产期间。2006年7月15日,在运行47年后,焦炉区熄火,精苯分厂、制气等主要生产区停产,并搬迁至河北唐山,北京市土地储备中心对焦化厂腾退土地(124公顷)进行了收购储备。
    2008年,市规划委与土地储备中心共同开展了北京焦化厂规划方案征集工作,形成了《北京焦化厂工业旧址保护与开发利用规划方案综合1(城规编第081003)》(此方案未获市政府批准),将项目用地分为工业旧址园、地铁车辆段和综合开发区3个功能区,拟保留建(构)筑物89座(图八)。
    2010年3月,通过招标确定由北京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等5家单位组成的联合体开展焦化厂场地污染评价调查及修复方案编制工作。经鉴定,厂区内主要为土壤和地下水污染,主要污染物为苯、萘、多环芳烃等,结合污染情况出具了污染程度鉴定意见及污染修复技术。2011年4月,通过招标确定北京市建设工程质量第五检查所有限公司对拟保留建(构)筑物进行安全鉴定工作。2011年12月,通过比选确定北京舜土机构全面分析拟保留89座建(构)筑物情况,出具综合分析意见。
    2011年,根据《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2011规字市政字0096号),地铁车辆段面积由原规划中的40.41公顷调整为24.57公顷。2012年,根据《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关于朝阳区垡头地区天坛周边简易楼拆迁安置项目用地规划条件的函》(京规函[2012]898号),综合开发区35公顷用地划拨为保障房中心用地。经协商,地铁车辆段和保障房中心用地范围内26座建(构)
筑物保留方案及场地污染治理工作由七号线地铁建设公司及保障房中心与相关单位协商确定(现除焦化厂大门、俱乐部、办公主楼外已全部拆除)。2013年10月,针对剩余地块范围内63座建(构)筑物,舜土公司提出保留价值较高的34座建(构)筑物全部保留,全部位于工业旧址园内,其中10座污染很重,15座安全等级低,绝大多数都需要抗震加固和污染物治理。建议保留方式为:原址保留21座,整体迁移7座,异地重建6座。剩余29座建(构)筑物,拆除27座,保留2座,保留的2座位于工业旧址园内,为原址保留。合计保留建(构)筑物36座(图九、图一○)。
    (四)北京地区工业遗产现状特点
    1.近代工业遗存相对较少
    北京在清代作为首都,特殊的地位决定其长期以来都是一座消费城市,清末近代工业开始萌芽,之后至民国时期虽有一定发展,但总量还是比较少的。新中国成立后,对于近代遗留下来的工业遗存,社会并不重视,本就不多的遗存不但未被妥善地保护,反而有许多都遭到破坏或拆毁。直至近年,部分近代工业遗存,例如双合盛五星啤酒厂的原有建筑还继续遭到拆除。先天数量的不足以及后天保护的不够,导致留存下来的北京近代工业遗存少之又少,因此更显得弥足珍贵。
    2.现代工业遗存丰富
    由于新中国成立后,北京大力发展工业,努力将"消费城市"转变为"生产性城市",大批工厂如雨后春笋般被建设起来。"一五"及"二五"期间建设的重点工程是北京现代工业的基石,北京现存的工业遗产资源主要就集中在这一时期。
    3.工业遗产近郊区的分布特点
    近代特别是民国时期,北京几家大型工业企业,如石景山钢铁厂、石景山发电厂、清河制呢厂等主要集中在西郊和北郊。
    新中国成立初期,北京市逐步形成了西郊石景山钢铁、电力工业区,西南郊丰台桥梁、机车制造工业区,东南郊大郊亭化学工业区,东郊十里堡棉纺工业区,东郊双井机械工业区,东郊九龙山玻璃、化学工业区,东郊垡头炼焦工业区,北郊清河毛纺工业区,北郊建材工业区,北郊沙河机械、冶金工业区,东北郊酒仙桥电子工业区,西郊衙门口机电工业区,西南郊莲花池冶金、机械工业区,天坛东轻纺工业区,龙潭湖电子、工美工业区,南郊南苑大红门化学工业区,房山琉璃河、窦店建材工业区等工业区。
    4.工业遗产保护与再利用基础较好
    一方面,北京的工业建筑遗产保护与再利用工作一直处于国内靠前位置,已经有了较长时间的实践经验及不少成功的案例,社会各界对这一问题也比较关注,许多企业对这一做法也比较认可。另一方面,北京的工业建筑遗存具有良好的再利用条件。首先,北京现代工业遗存丰富,工厂规模大,利于发挥规模效应;其次,工业建筑质量较高,便于长久再利用。北京焦化厂、首钢的迁出,大片土地闲置,结构坚固的厂房及构筑物是很好的再利用资源。
    五、结语
    根据收集的有关工业遗产的调查资料以及切身参与了北京炼焦化学厂拟保留建筑的部分分析论证,笔者认为北京工业遗产资源的保护与再利用还存在着一些问题。
    (一)重视不够。目前,除国家、市、区三级文物保护单位外,北京市列入文物保护范畴的新增工业遗产仅25处,仅占全市文物资源的6%。由于没有被正式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加上保护措施手段不完善,因此,这些新增工业遗产普查登记数字很可能在未来城市发展建设中继续减少。
    (二)认识不足。对工业遗产的价值缺乏全面的认识,认为近代工业污染严重、技术落后,应退出历史舞台。针对北京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成果,应对具体的保护对象进行价值评估,对不同价值的工业遗产应采取不同的保护再利用方式,鼓励企业实行保护和利用并举,保留原有的建筑框架,保护标志性的设施,并进行合理改造和创造性利用,充分发挥土地资源的价值,实现工业遗产的有效保护和改造增值。
    (三)界定不明。对工业遗产缺乏系统的评估标准和认定办法。工业遗产的评估标准是价值体系的工具化,是对价值的具体解释。针对目前清华大学拟定的工业遗产评价内容及评分方法,我们可以试对目前尚存的工业遗产逐一进行科学评估和认定,不断加以总结完善,为今后的保护利用提出更为恰当的建议。
    (四)措施不力。缺乏严格的管理办法和引导措施,使不少工业遗产首当其冲成为城市建设的牺牲品。事实证明,工业遗产的保护与再利用,必须充分发掘社会各方资源,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特别应该充分发挥政府机构、事业单位、企业组织及个人等方面的积极性。在推进工业遗产的保护和利用中,政府主要通过制定发展规划和扶植政策、发布产业投资指导目录来加以引导,促进规范化管理,工业遗产的开发利用则要坚持以企业为主体,按项目推进,除此之外,还要发挥事业科研单位及个人专业优势,最大化地提供学术上的支持。
    (五)重保护轻利用。一方面,在工业遗产保护初期,存在着以文物的标准来衡量工业遗产,导致部分遗产价值不高但经济利用价值突出的工业资源被拆除;另一方面,由于土地成本逐年抬高,原企业在倒闭或转产后,虽然也对这些工业遗迹存在着某种情结,但仍会靠出让土地而求得一时利益。这些城区遗留的厂房,大都地理位置优越,交通方便,市政及公共服务设施配套齐全,同时具有建筑风格独特、造型各异、工业文明气息浓郁的特点,这些优势其实都足以具备进行综合改造和优化利用的空间,为文化创意产业的集聚提供有利条件。

(本文为"北京市文物局青年人才培养"计划成果选刊)

    ① 后工业社会:服务业的发展引起了劳动力的转移,使就业于第三产业的劳动力超过第一和第二产业,从而实现"工业社会向后工业社会的跨越"。参见[美]丹尼尔•贝尔:《后工业社会的来临》,商务印书馆,1984年。
    ②④ 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秘书处译:《关于工业遗产的下塔吉尔宪章》,国际工业遗产保护会于2003年7月在俄罗斯下塔吉尔通过。
    ③ 吕舟:《城市工业遗产保护价值观察--以江南造船厂与798厂为例》,《中国文化遗产》2007年第4期。
    ⑤ 韩永:《工业遗产保护与城市记忆》,《中国文物报》2008年5月2日第6版。
    ⑥ 李雪梅:《北京798:从军工厂到艺术区》,《中国国家地理》2006年第6期。

(作者为北京市古代建筑研究所信息资料室主任)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