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见如故话乡愁

    作    者:李满意
    工作单位:北京燕山出版社

    当我拿到整本《老北京门联的故事》时,不禁感慨:如果舒先生有意出名的话,这个书稿包括他画的胡同图应在上个世纪90年代出来,那时肯定会卖得很火。但正如舒先生反复说的,他当时心心念念想的都是如何走完和画完胡同,竟顾不上当即写下点东西出版。
    之前听舒先生说他走胡同的历程时已很感动,而在反复读了他写的前言和后记后,除了感动之外,更加心绪难平,眼前总是浮现老先生独自背着相机,带着笔本,冒着寒冬酷暑疾步走在胡同间的背影……
    舒先生和我爷爷、父亲一样,出生和成长在一个并不能完全靠个人意志决定人生的年代,不断被激起的雄心壮志也多半被湮没在时代洪流中。但与我爷爷、父亲有所不同的是,舒先生的后半生没有英雄迟暮,而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牺牲自己退休后享受余生的宝贵年华,完成心中宏愿。这种几十年如一日的精神,除了得益于他年轻时坚持长跑锻炼出来的体魄和老北京人的执著性格外,还源于他敢于自省、勤于自觉、深恐虚度人生的奋斗精神,更有他对老北京文化深深的热爱。
    这种热爱的真挚程度若非个中人,恐难以理解:正如北京大学李孝聪教授给我讲的侯仁之先生初来北京念书时的往事:当他背着行囊走下车看到前门火车站那个老楼时,禁不住热泪盈眶。“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当然也因为这种深沉的热爱,舒先生找到了安放自己人生事业的乐土。一个退休老人以一己之力,用自己的腿与北京城的拆迁赛跑,克服自己学识上的局限,三十载春夏秋冬,完成后半生伟大的事业。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用自己对老北京的热爱在纸上画出了另一个北京城,找回了北京城的魂。
    而这种深沉的爱,我以为正是当前这座繁华都市所稀缺的。在这座兼具传统和现代的都市背后,人们为了生存和发展,一方面以各种不得已的理由建设和破坏着这个城市;另一方面又因为快节奏、强压力的生活围堵而遮蔽了凝看城市的眼睛;所以我们在忙忙碌碌中忘却了这个城市得以存在的灵魂,也丢失了自己的灵魂。
    在读《最美乡愁——老北京门联的故事》时,我感觉自己被舒先生拉回了上个世纪某个时间:散发着丁香芬芳的院子,静静地沐浴着晨曦的第一缕阳光,当浇花的第一颗水珠滑落在花瓣上时,静谧的胡同依次开始热闹起来,偶尔响起的自行车铃声,孩子们结伴闹腾着去上学,院子里的老人闲靠在竹藤椅上,看着昨晚那些风雨交加后还顽强昂着头的蔷薇花……
    改而对于其中一个个鲜为人知的院子主人故事,舒先生总是能娓娓道来。除了那些曾经大隐隐于市的名人、家族事迹让人惊叹之外,舒先生微言大义的解读或总结亦令人感动。经舒先生重新演绎的门联典故,读来总有一番不同于其他人写的清新味道。这或许是因为这其中濡染了舒先生近30年走访胡同的情感积淀和他对自己坎坷人生的豁达与淡然吧。因此,舒先生的文字保持着一种感人的温度,提炼出来的家风精神更是传达出了老北京百姓的心声。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E-mail:webmaster@bjww.gov.cn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