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京绣传承现状浅析及思考

时间:2015-8-27 10:48:52
】【打印】 【关闭

任静依

    京绣是以北京为中心生产的手工刺绣,又称"宫廷绣",和景泰蓝、玉雕、牙雕、雕漆、金漆镶嵌、花丝镶嵌、宫毯并称为"燕京八绝",历史上也曾和现在的"苏、湘、顾"并称为"四大绣"。2009年11月,京绣被列为北京市级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笔者基于对京绣一定了解,对京绣工艺的传承现状进行了调查研究。主要通过走访传承人、京绣商店等实地调查与文献资料研究来认识其整体传承现状,了解传承人相关情况、主要传承方式及其特点,进而发现其传承现存的问题。
    一、 京绣概况
    京绣属于手工刺绣,以北方民间绣为基础,同时融合苏绣、粤绣等多种刺绣工艺而形成,且多用于宫廷服饰、装饰。
    京绣的历史可追溯到唐代。辽时兴旺,在燕京曾设有绣院。《契丹国志》中曾记录当时的燕京"锦绣组绮,精绝天下"①。元朝定都北京后,随着封建王朝的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宫廷对于服饰及艺术装饰有了进一步的要求。为了更好地为统治者阶层服务,朝廷集中全国各地优秀工匠进京,使刺绣技艺和绣品质量进一步提高。明代以后,宫廷绣在针法、技艺、用工、用料、纹样图式等方面的特点更加鲜明,纹样设计也更加规范。伴随着刺绣人员日趋增多,逐渐扩大其规模。到了清代,京绣制作已形成体系,且技法与地位皆非昔比。《钦定大清会典事例》中即有记载"绣作司作绣"②事宜。清内务府广储司下属七作中即有绣作,专司刺绣上用朝衣、礼服、袍褂以及实纳上用鞢、凉棚、帐房、角云并衣领、衣袖、补服、荷包等。可见至此期间,宫绣已经初步融合了全国各种优秀绣工技法,形成了自身特点,自成体系并延续发扬,满足着宫廷服饰鞋帽与殿堂陈设的需求。

图一 金黄缎刺绣云龙八团补子

    京绣用料讲究,造型端庄稳重,设色典雅,风格华贵,技术精湛,具有鲜明的北京地域文化特色,而其特点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从针工绣法来看,京绣的针法繁多,有齐针绣、抡针绣、套针绣、施针绣、滚针绣、切针绣、平金绣、打籽绣、网绣、穿珠绣、盘金绣、圈金绣等。③它是在继承了苏绣、粤绣针法衣钵的基础上,融合了其他刺绣特点,最终形成。虽取各家之长,但自成体系,如在色彩过渡上的针法使用,苏绣善用长短针,而京绣则多用平针绣。且京绣在绣制不同纹饰时,有针对性地采取不同绣法,同时善用针法组合,从而能产生丰富的线条变化,表现出独特的艺术效果。例如,官服补子上的珍禽异兽较多地运用施针和滚针,以表现其松顺的毛丝,生动形象且活灵活现;花卉则较多采用散套针绣,以展现其争奇斗艳、婀娜多姿;而最为精美的龙、凤图案则使用盘金绣,尽显京绣的富丽奢华和皇族气派(图一)。而京绣中最具特色且应用较多的针法有平金绣、盘金绣、打籽绣等。平金即以真金捻线盘成图案,视觉效果精致华贵;打籽则指用丝线结成细小的线疙瘩,铺展在绣面上。图二中的荷包即为打籽绣,加编两个喜字穗子,寓意双喜。

图二 京绣打籽绣的荷包

    从选材用料来看,京绣因主要为满足宫廷需求,不惜工本,绣线多使用蚕丝制成绒线,甚至还以黄金、白银锤箔,捻成金银线使用。④而面料上,苏绣多用绢,而京绣均采用上等锦、缎、绸。在此些方面,京绣较苏绣等其他刺绣奢侈。

图三 青缎刺绣云鹤暗八仙纹八团补子

    从色彩使用来看,京绣主要使用的色彩有天青、黄、红、蓝、紫等,各有寓意,其中黄为权,红为喜,蓝为贵⑤。京绣在用色上最主要的特点即是绣线配色鲜艳,整体艳而不俗,因以宫廷审美为基础,讲究华贵端庄。而体现其用色特点的代表绣品有清代官服补子、荷包、服饰品等皇家用品。如图三中青缎刺绣云鹤暗八仙纹八团补子,以青色为底,上以黄色、红色、蓝色等色绒线为绣线,运用晕色法表现出活灵活现的仙鹤,生动有趣,也不失典雅。

图四 京绣寿帐局部

    从题材图案来看,京绣有其独特的创作原则。苏绣以中国工笔画为样本,注重写生;粤绣追求富丽堂皇的传统题材;而京绣则讲究"图必有意、纹必吉祥"。这是其最为根本的图案设计基础。京绣也始终贯彻着这样的刺绣纹样创作原则,遵循着这样的宗旨进行绣品创作。⑥京绣题材主要分吉祥图案与博古图案两类,其中以吉祥图案占较大比重,且最能代表京绣图案设计特点。吉祥图案寓意主要通过象征、谐音、比拟、标识、文字等手法表现,贯以极具文化内涵的装饰效果,也有以吉祥事物的具体形态、色彩、生态习性或近似含义的表现形式。如莲花表示清正廉洁,鸳鸯象征爱情,蝴蝶代表多子,仙鹤代表益寿延年等;或用文字表示吉祥,将具有吉祥喜庆含义的词或字如福、寿、禄、喜、财等直接绣在图案中,简洁明了。图四中寿帐即为传统吉祥图案的代表之一。而另一种博古图案则是利用古代各种瓷器、青铜器、玉器等排列组合作为装饰纹样,在其他地方刺绣中也多采用。⑦
    京绣因主要满足宫廷需求,故而大部分绣品在题材寓意上与民间绣品所体现的文人意趣、商贾世俗、乡土稚美的风格有本质不同。京绣绣品所有意象物体在造型上都避免了媚俗的倾向,如京绣中以日月星辰代表胸襟,以山代表镇定,以龙寓意变化,以华虫寓意文采,以虎尊与兽尊表示忠孝,而水藻、火和米则分别寓意洁净、光明和养民等。⑧不仅折射出帝王统治者的意愿,也含蓄地表达出祈福纳祥、驱恶辟邪的观念。

图五 京绣一品武官补子

    除此之外,京绣图案题材中还有一项绝无仅有的特殊设计,即帝王皇亲的服饰图案及官服补子上的纹饰。清代对帝、后、皇子、贝勒、大臣等穿着使用的服饰图案纹样、用色都有严格的规定。《大清会典》规定:"五爪金龙"为贝勒以上皇族专用。贝勒补服绣四爪行蟒,且不能用金色。大臣官服上的补子纹样依官位品级而定。文官的补子用飞禽以象征文采,武官用走兽以示威猛。文官补子图案分别为:一品绣鹤,二品绣锦鸡,三品绣孔雀,四品绣雁,五品绣白鹇,六品绣鹭鸶,七品绣,八品绣鹌鹑,九品绣练雀。武官一品绣麒麟,二品绣狮,三品绣豹,四品绣虎,五品绣熊,六品绣彪,七品绣鸂鶒、八品绣犀,九品绣海马。从一品武官补子纹样(图五)中,不难看出京绣题材寓意的华美与考究。图中的麒麟是传说中的仁兽,历代帝王都把它视为太平盛世的象征;蝙蝠寓"福";祥云喻示着风调雨顺;牡丹花代表了富贵吉祥;太平花表示国家太平;海水江崖象征万世升平。
    综上所述,京绣主要是为满足统治阶级的服饰需求,最初由朝廷相关机构征召全国各地刺绣的能工巧匠,使其云集京师而生产的刺绣。其工艺兼采各地绣品之长处,集全国刺绣技法之大成,艺术风格追求华美、大气,无处不体现皇家审美趣味,是具有鲜明北京地域文化特点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图六 苗族题材绣片

    二、京绣传承现状
    1.传承现状概述
    京绣属于北京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同时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剧装戏剧制作艺术"中也包含了京绣技艺。就目前而言,京绣传承虽然未达到濒临消亡的程度,但其传承仍令人担忧,尤其在传承中保证其真实性这一点。由于京绣具有地域文化特点,其传承范围当前只局限于北京地区,依靠较少数量的传承人分别进行各自的传承。而其传承所依托的生产单位主要有国有企业、私营工坊与纯商业京绣商品贩卖公司。
    2.传承人及相关情况
    当前京绣传承人均集中于北京地区,人数在10位以下,根据目前资料可确认为传承人并从事相关工作的有:姚富瑛、孙颖、刘秀花、徐美玉、鲁贵鑫等。
    从传承沿革来看,京绣传承人一部分为祖上家传,如国家认定的京绣传承人姚富瑛。另一部分则通过社会化后期培训学习,如剧装传承人孙颖,即是通过前北京设计学院及剧装厂培训习得京绣技艺。
    从传承人职业来看,传承人基本从事与京绣相关的职业。一部分就职于与京绣相关的国有企业,如姚富瑛,现工作于"百工坊"⑨。孙颖,现为北京剧装厂副厂长,已负责京绣剧装工作几十年。除此之外,也有一部分从事与京绣相关的公司企业,或专事京绣的制作与销售工作。
    从传承人生活水平来看,目前京绣传承人中一部分享有国家发放的补贴,同时依靠京绣相关工作收入,如孙、姚等人。另一部分单纯依靠个人京绣工作收入,如工坊收入等。据笔者所接触的传承人来看,其生活水平无巨大差异,个人收入基本处于中等或中等以上水平。
    从传承人技艺来看,技艺传承整体水平均有所下降,技艺的掌握较清代以前有一定差异,京绣图案题材与刺绣产品种类也有一定差异。目前,大部分传承人刺绣图案仍为一般吉祥图案,但较为单一,多单纯复制旧图,缺少图案设计。对于原来显示身份地位的特殊图案已经较少涉及,且京绣作品大部分为绣片,很多为延续民国初期仿制的旅游产品,少有服饰及其他相关绣品。
    3.主要传承方式及特点
    京绣的传承方式目前依靠师徒教授和工艺美术相关学校及单位的培养。如姚富瑛、刘秀花等人目前仍采用师父带徒弟的教授方式,而如孙颖等则以剧装厂为依托,通过剧装厂人员的培训选拔,培养京绣的传承及工作人员。两种传承方式各有利弊,在当前环境下适应性也不尽相同:
    师徒这一传承模式能将京绣技艺最大程度地传承延续,同时能保证其真实性,但不确定因素较多,阻碍较多。相较于其他物质文化遗产,京绣需要长时间反复练习才能掌握全部技艺,过程相当漫长。同时,结合前文对于京绣传承人生活水平的调查来看,京绣并不能为其传承者带来丰厚的经济效益,这也是其人才容易流失的重要因素之一。
    而社会化培训学习这一传承方式目前主要存在于京绣相关国企,如剧装厂对其员工进行较为系统的京绣技艺培训。这样的传承方式能通过社会渠道吸纳更多有兴趣、有天赋的人才,扩大京绣传承人范围。笔者认为,相比于师徒传承,这样的传承方式较为机械化,对人才的选择也局限于单位内部人员,虽然能使其传承延续有所保证并相对稳定,但长此以往,对于技艺精湛程度会产生一定影响。
    二、 京绣传承现状分析
    就本次调研所了解到的相关情况而言,京绣传承至今,其面貌已然发生了较大变化。新的社会环境与时代背景对京绣传承的延续性和真实性都提出了挑战。京绣传承范围、规模越来越小,且传承难度越来越大,生存发展空间受到压缩。而当前传承下来的京绣也仅局限于最基本的绣艺针法,流失了大量精华原意。
    一方面,从传承角度来看,京绣传承人之间相对独立,没有过多联系,京绣的传承结构较为松散,缺乏一定的系统性,且各个传承人的技艺水平与师从又不尽相同。大多传承人也仅因绣工身份而得以掌握一定京绣技艺,艺术造诣十分有限。各方在逐代的传承中对于京绣的理解与刺绣技艺的掌握又逐渐产生了差异,最终结果是京绣绣品水平参差不齐。同时工艺美术的传承需要成本,因此传承人也无法做到纯粹的艺术传承,一定程度上还要考虑市场需求,也导致京绣在传承过程中发生面貌的改变。
    同时,京绣传承还面临人才缺乏的困扰。由于其技术要求以及目前发展现状,人才流失严重,整体人员紧缺。京绣传承目前虽然已经基本脱离了完全家传,吸纳了更多有兴趣、有天赋的年轻人才,但仍然面临人才紧缺的困境。个人认为,其一在于前文提及的京绣技艺的物质收入及创作环境因素,使得当代社会的年轻人认为传统工艺美术落后于时代,这一点尤其体现在经济效益上。其二是由于当前大多数非遗的影响力及公众认知度较小,大部分年轻人认为非遗传承十分遥远,因而产生极大距离感,也就减少了接触机会,加之对于传统艺术关注度和兴趣的缺失,因此在人才选择上有局限。目前的京绣传承已没有纯粹的工艺美术传承,多伴随商业活动,单纯传承技艺的传承人才更为稀少。人才问题是困扰京绣传承的一个重要因素。
    另一方面,从传承内容来看,京绣在当前传承现状下也有违原真性原则,导致文化内涵大量流失。在目前环境下,京绣基本无法摆脱市场需求的影响,因而出现迎合市场而失去原真性的情况。如较为明显的针工组合使用越来越少,组合变化也随之减少。在京绣的题材图案上也是如此,新近出现的图案题材,为迎合市场大多已脱离早先的宫廷审美意趣,甚至从根本上有违京绣的创作原则,大多毫无图案设计可言。并且京绣作品种类也越来越单一,大多为绣片。表现吉祥内涵题材的绣品也日趋减少。在新的传承环境下,作为商品的京绣绣品内容及内涵不可避免地要做出一系列妥协,但妥协程度过大,以至于远离了京绣创作特点。而上述京绣传承内容的变化,主要是由于其所面临的市场尴尬而做出商业化选择。
    前文提及,过往的京绣制作不惜工本,奢侈昂贵,成本及售价相比同类刺绣品要高。然而这一选材用料的特点使得当前的京绣面临市场尴尬。据剧装厂孙颖老师反映,成本高昂的京绣经常使得购买者对价格难以接受,最终选择机绣。除剧装及个别文物单位的仿制需求外,京绣的市场规模越来越小,市场需求越来越少,且需求方也没有变化,从而一定程度限制了其发展传承。
    个人认为,客观来讲,以上问题的原因还在于目前京绣的营销模式固化,缺乏市场推广,大部分仅通过单一展销模式,加之原本资金实力较为薄弱,使得京绣产品不能打开市场。而改变这一现状的途径在于明确京绣的内涵价值,对其进行正确的文化定位,进而建立以文化营销为基本理念的市场模式,从而在保护传承京绣的同时通过市场进行推广宣传。
    在走访南锣鼓巷京绣店并查询了京绣产品销售的相关资料后,笔者发现,当前京绣的图案题材及产品类型等均做出了一定的市场适应。如图六中北京朗思雄科技有限公司京绣产品,即尝试性为扩大市场创作出表现苗族风格的京绣产品;又如南锣鼓巷等开设的京绣商店中的京绣现代服饰。应该说,在当前面临市场尴尬的情况下,京绣并非没有做出应对,但其没有着手于发掘产品内涵进行市场营销,而是选择了商业化的妥协,创新题材内容,丰富产品类别,但这样的变动在一定程度上有违京绣的创作原则。
    京绣的特色内涵很大一部分即在于其题材图案及绣品类别,而对此进行改变,虽然能使其适应市场和当前文化背景,扩大其影响范围与接受度,但是个人认为,这样做是对其原真性的破坏。不仅如此,当前许多京绣商品已完全简化制作流程,早非先经过图稿设计、审定等步骤再进行刺绣,而演化为一种高效简略的固化性流水生产,是否还能称之为京绣都值得商榷。
    笔者看来, 无论京绣的传承或生产,都不能忽视其"非遗"的第一身份。而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应该以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在此即应保持京绣原貌、原汁、原味,保持其创作的最根本原则。这与创新并不矛盾。京绣相关的生产发展固然可以带来一定经济效益,但也可以将其看作是其传承的附带效益,繁荣京绣技艺的社会手段。任何形式的传承与发展的前提都是技艺的延续,传统内涵意义的保留。不断的商业化开发看似是对市场大环境或当前消费审美的妥协,实则是对京绣内涵文化的认知不足。从题材针工上看,商业化京绣并非是为了其更大范围的生产销售或发展,而是剥夺了大众认识真实京绣的机会。
    就整体而言,京绣传承前景绝不能称之为理想,社会关注度较小,社会适应度也亟待提高。然而京绣作为具有鲜明地方特色和历史文化内涵的传统美术工艺,极具保护价值,应当引起关注。同时其传承现状中所存在的传承后继乏人、遭遇市场尴尬与商业化选择等问题也在一定程度上是当前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面临的共同难题。笔者希望能通过此文及后续的调研获得更多京绣传承现状的认知,深入思考现阶段京绣传承障碍,及其映射出的"非遗"传承症结,为京绣等"非遗"珍宝的传承与发展尽可能地提供帮助。
    ① (宋)叶隆礼撰,贾敬颜、林荣贵点校:《契丹国志》卷二十二,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
    ② (清)昆冈、李鸿章主修:《钦定大清会典事例》,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石印本。
    ③⑦ 张濯清:《国宝京绣,期待垂青》,《上海工艺美术》2011年第3期。
    ④ 张濯清:《当代工艺品收藏攻略--北京京绣》,《艺术市场》2012年第7期。
    ⑤⑧ 王洪波:《京绣赏析》,《检察风云》2008年第24期。
    ⑥ 王文轩:《京绣:皇家御用之刺绣》,《传承》2009年01期。
    ⑨ 百工坊为北京京城百工坊艺术品有限公司,顺应国务院《传统工艺美术保护条例》和《北京市传统工艺美术保护办法》, 经北京市经委立项批准,崇文区政府和行业协会支持,设立的从事传统工美文化交流传播、鉴定收藏与现代工艺制作、开发、推广的专业化公司。

(作者为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学生)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