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海淀区行知实验小学明代明堂发掘简报

时间:2015-3-31 10:15:58
】【打印】 【关闭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

    2014年7月下旬,海淀区行知实验小学职工在校园内挖渗井时,发现一处古代遗存,北京市文物研究所接到报告后,随即派人前往清理。该遗迹上部结构已遭破坏,发掘编号为M1。现将发掘情况报告如下。
    一

 

    行知实验小学位于海淀半壁店村西北,南距田村路约1.5公里,东距永定河路约500米(图一)。
    M1位于校园北部偏西处(图二),方位角0°,开口于表土层下,为一竖穴土圹砖室结构。方形土圹边长1.4、残深0.3米,底距现地表约1.5米。
    砖室青砖砌就,平面呈六边形,每边各一砖长;边与边之间复各夹置一砖,向外辐射。室壁及向外辐射部分,各残存两块立砖。砖室内南北长0.7、东西宽0.62、残高0.3米。生土为底,不见铺地砖。素面青砖的规格为:长29、宽14、厚5厘米。
    砖室内居北立一方砖买地券,最南端置一铜镜。另有酱釉陶灯盏2件、石砚2件、铁犁铧2件、铜钱2堆,围绕买地券、铜镜对称放置(图三)。
    六处向外辐射的立砖结构的顶部,靠近砖室外壁处,各置铜钱1枚。
    二
    遗物数量不多,但保存状况尚好:

    1.买地券1件,标本M1∶9。泥质,青灰色,平面正方形,边长37厘米,厚7厘米。正面光滑,背面粗糙有窑裂。正面残见朱砂痕迹,原应写有文字(图三;照片一、二)。
    2.酱釉灯盏2件。标本M1∶1,完整,敞口,方圆唇,浅腹,台足低平,一侧捏塑流。黄褐色陶胎,胎质粗疏。表面薄施酱釉,底部露胎。除器物内部外,各处涂釉均已脱落。口径10.3、底径4.8、高2.8厘米(图四,1;照片三)。标本M1∶2,口残,余略如标本M1∶1。口径10.3、底径4.5、高3.1厘米(图四,4;照片四)。
    3.石砚2件。标本M1∶3,残,青石磨制而成,石质坚硬、致密。平面呈长方形,正面一端为半圆形月牙状墨池,墨池内局部留有朱砂。正面及四个侧面磨制得较平滑,背面略粗糙。长9.8、宽4.8、厚1.1厘米,墨池深0.5厘米(图四,2;照片五)。标本M1∶4,微残,青石磨制而成,质地细密。平面长方形,正面月牙形墨池与研墨处共同构成一个椭圆。正面及侧面磨制平滑,略显粗糙的背面刻有"严康玺"三字。长15.4、宽7.4、厚1.1~1.4厘米,墨池深1厘米(图四,3;照片六、七)。
    4.铁犁铧2件。标本M1∶5,锈残,平面呈三角形。三角状鼻梁向上凸起,背面外鼓并置一钮,弧边,两边内夹角60°(图四,6;照片八)。长14.2、宽12.6、厚0.7厘米。标本M1∶6,器物形制与M1∶5同。长16.6、宽16、厚0.9厘米(图四,7;照片九)。
    5.铜镜1件。标本M1∶7,锈残。镜面微凸,背钮略作桥形,无穿。高缘。内有一周凸起的旋纹,将镜背划分为内外两区。外区一周乳钉纹;内区钮的一端浮雕芝草双鹤,余处满布乳钉纹。直径10、内直径7、厚0.1~0.2、钮高0.4厘米(图四,5)。

    6.铜钱9枚,其中北宋钱币7枚,金代钱币1枚,明代钱币1枚(照片一〇)。
    咸平元宝1枚。标本M1∶8-1,圆形方穿,正、背面有圆郭,正面铸"咸平元宝"四字,楷书,旋读。直径2.4、穿宽0.6、郭宽0.35厘米,重1.95克(图五,1)。
    祥符元宝1枚。标本M1∶8-2,圆形方穿,正、背面有圆郭,正面铸"祥符元宝"四字,楷书,旋读。直径2.4、穿宽0.6、郭宽0.4厘米,重1.53克(图五,2)。
    天禧通宝1枚。标本M1∶8-3,圆形方穿,正、背面有圆郭,正面铸"天禧元宝"四字,楷书,旋读。直径2.45、穿宽0.65、郭宽0.3厘米,重1.9克(图五,3)。
    皇宋通宝1枚。标本M1∶8-4,圆形方穿,正、背面有圆郭,正面铸"皇宋通宝"四字,篆书,对读。直径2.4、穿宽0.75、郭宽0.25厘米,重1.56克(图五,4)。
    元丰通宝2枚。标本M1∶8-5,圆形方穿,正、背面有圆郭,正面铸"元丰通宝"四字,行书,旋读。直径2.4、穿宽0.6、郭宽0.35厘米,重1.68克(图五,5);标本M1∶8-6,圆形方穿,正、背面有圆郭,正面铸"元丰通宝"四字,篆书,旋读。直径2.4、穿宽0.7、郭宽0.2厘米,重2.3克(图五,6)。
    崇宁通宝1枚。标本M1∶8-7,圆形方穿,正、背面有圆郭,正面铸"崇宁通宝"四字,瘦金书,旋读。直径2.4、穿宽0.75、郭宽0.15厘米,重1.83克(图五,7)。
    大定通宝1枚。标本M1∶8-8,圆形方穿,正、背面有圆郭,正面铸"大定通宝"四字,瘦金书,对读。直径2.35、穿宽0.6、郭宽0.2厘米,重2.16克(图五,8)。
    弘治通宝1枚。标本M1∶8-9,圆形方穿,正、背面有圆郭,正面铸"弘治通宝"四字,楷书,对读。直径2.45、穿宽0.5、郭宽0.25厘米,重2.51克(图五,9)。

    三
    M1内摆放的买地券、石砚(M1∶3、M1∶4)、铁犁铧(M1∶5)与通州梨园镇半壁店旧村同类砖室结构M27①所出者相同或近似,旧村M27的年代为明代中期;M1出土多枚宋钱,另出一枚金代大定通宝和明代的弘治通宝,未见清钱;据此两点,或可将M1的年代推定为明中晚期。
    类似M1这样的多角形砖室结构,以往在北京地区明清时代的考古中多有发现,崔学谙先生曾专文进行过讨论。②他根据1979年海淀区北京政法干校出土的一块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买地券上的文字,将这种砖室结构确定为墓地压胜用的明堂,并将之分为三种类型:八角(放射)形、六角放射形和六角形。此说可信从,这里结合本次发掘补充几点意见。
    1.明代柳洪泉撰写的《三元总录》中,包含有一幅"明堂安券图",可印证崔先生论断的准确性。③
    2.该图说明文字中提到:"大葬明堂,安八角,应八门。若用六角,主子孙瘫痪"④,然则六角形和八角形明堂之间存在着门户之见。
    3.同段文字还提到:"中央立券、明镜悬、镇物以方安之",同样与崔先生的推测相吻合,即铜镜原应悬挂在明堂砖室顶部。不过M1出土的铜镜,从其摆放位置以及钮上无穿来看,似原本就置于地面,这或也反映了术士流派之间的差别。
    4.茔地修建明堂并不是北京地区独有的习俗,也不只限于明清两代。北宋政府委任王洙等人编撰的《地理新书校理》中多次提到"明堂",而且在"斩草忌龙虎符入墓年月"一节中还明确提到:"凡斩草日,必丹书铁券,埋地心"⑤,也就是说,明堂埋券的习俗至少可以上推至北宋。2012年出版的《汾阳东龙观宋金壁画墓》就公布了两处北宋晚期到金初以及金明昌六年(1195年)的明堂遗迹⑥,只是这两座明堂仅有土圹,并无砖室结构。
    今本《青乌子》中出现过"鱼袋双连""一大一小谓之鱼袋"等词句,应是唐以后的作品,《地理新书校理》引证的《青乌子》中载有:"不立明堂,名曰盗葬,大凶。"此外,无论是《地理新书校理》还是《三元总录》,埋券书于明堂都是和祭明堂等一道作为斩草仪式中的节目,而敦煌藏经洞所出唐五代葬书中也可见到明堂祭、明堂降神、斩草祭等字样。⑦这些都意味着,明堂埋券习俗的起源应该往唐宋以前去找寻。
    5.和M1出土的情况一样,北京地区所出买地券,朱砂文字大多脱落,故文书格式很少引起注意。对于北京政法干校那块买地券,崔学谙先生曾有过这样的描述:"左侧边框有朱书篆字'明堂地契合同'六个大字的各一半",这表明,买地券应该同时写有两本,两者并列,骑缝处又写"合同"等字。这种如真实券书剖莂的做法,其实早已明确写入《地理新书校理》,并且它还指明了没有埋入明堂那块券书的去向:"公侯已下皆须铁券二……其一埋于明堂位心,其一置穴中柩前埋之……祭官入,就黄帝位前,跪读两券,背上书'合同'字。"⑧类似的记载,也见于稍晚的《三元总录》。
    考古发现和传世的买地券,至少可以追溯到东汉,但出土地点多记作墓葬,未见有出于他处者;而明堂遗迹的发现似也未早过宋金。然而上书剖莂的"合同""同"等字的买地券却为数不少,而且出现的时间甚早,例如"晋咸康四年朱曼妻薛买地砖券"上,就带有半个"同"字⑨,那么就应该有过另一块"朱曼妻薛买地砖券"。如果传世的这块出自墓室,另一块又去了哪里了呢?是否在更早的时代,就曾存在过东龙观那样的、容易被人忽略的土坑明堂⑩?
    执笔:周宇 王策
    ①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北京市通州区梨园镇半壁店旧村明清墓葬发掘简报》,《北京文博文丛》2013年第4辑。
    ② 崔学谙:《明清砖穴综述》,载于《首都博物馆文集》,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92年。
    ③ 该图的八卦分布存有错误,不仅与通常的文王八卦不合,就是和同书"祭坛图式"所反映的八卦方位也不一致,应是刊误所致。参见(清)王道亨编纂、(明)柳洪泉著:《三元总录》,中医古籍出版社,2010年,第158、159页。
    ④ (清)王道亨编纂、(明)柳洪泉著:《三元总录》,中医古籍出版社,2010年,第160页。
    ⑤ (北宋)王洙等编撰,(金)毕履道、张谦校,金身佳整理:《地理新书校理》,湘潭大学出版社,2012年,第427页。
    ⑥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汾阳市文物旅游局、汾阳市博物馆:《汾阳东龙观宋金壁画墓》,文物出版社,2012年,第14页、第85页。
    ⑦ 如S.12456B、C中有"论明堂降神""论斩草祭图法卌四"等篇目,参见金身佳编著:《敦煌写本宅经葬书》,民族出版社,2007年,第210页。
    ⑧ 见(北宋)王洙等编撰:《地理新书校理》,湘潭大学出版社,2012年,第427页。同书第429-430页又曰:"铁券一枚,埋地心……其一券,葬时埋于墓中柩前。"
    ⑨ 张传玺:《契约史买地券研究》,中华书局,2008年,第50页。
    ⑩ 照文献记载,埋入明堂和墓葬中的买地券,文字书写的方向也是不同的,即存在着从右写起和自左边起头两种形式。这两种形式的买地券,无论在发掘品还是传世品中,都不乏其例,特别是那种左起书写的反常实例,和半字"合同""同"的存在一样,提示了买地券都应该两件并存,进而也就提示了茔地设置明堂的起源,应十分古老。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