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北京崇圣寺小考

时间:2015-12-29 10:19:28
】【打印】 【关闭

史可

    非"崇圣",即"崇奉神圣"之意,满语读作"enduringge be wesihulembi"(将神圣者来尊崇)①。"崇圣"为我国古代寺祠坛庙的常见名,唯所崇之"圣"具体有别,如大理的崇圣寺(佛教)、历代帝王庙内的景德崇圣殿(中华先王)、国子监中的崇圣祠(孔子),等等。北京地区以"崇"字命名的寺院极为普遍,仅在今西城区境内即可见崇效、崇寿、崇兴寺等,但以"崇圣"为寺名并保存至今者目前仅见此一家。崇圣寺在1999年北京市文物普查工作中被确定为新发现文物,被列入文物普查登记项目(有价值文物单位)名录,2006年曾入选第二批西城区文物保护单位推荐名单,但未定保。由于崇圣寺相关文献史料不丰,又长期作为办公场所等原因而未引起人们足够的注意,至今未见相关(包括寺北紧邻它的断魂桥)研究成果问世。笔者在查阅文献及实地调查的基础上试撰此文,旨在抛砖引玉,使西城区内这处独特的历史文化资源受到更多的关注与更好的保护。
    一、立寺年代
    崇圣寺为紧邻皇城的一座小型寺院,位于今西城区西黄城根北街45号(原皇城根1号)。在《中国文物地图集》《北京文物地图集》等文献中首先可见以下记述:
    161-C123 崇圣寺[西黄城根北街45号•清代] 始建年代不详,清乾隆四十五年(1780)重修。寺坐西朝东,原有山门一间;前殿三间;中殿三间及南北配殿各三间,南北配庑各四间;后殿三间带左右朵殿各二间,南北配殿各三间。现基本保持原建格局。②
    国家图书馆现存一份长61厘米、宽29厘米的"明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甲辰月尾有乾隆六年(1741年)孟秋刻款"崇圣寺门额拓本文献(北京第10590号,图一)。尽管该碑刻文献年代与本文考察对象大致相符,但依据"平谷区韩庄镇洙水村"这一地点信息可以排除其为本文研究对象遗留物的可能,因在平谷与其他区县文物单位名录中目前均未查到同名寺院的任何信息,故初步推断这座"崇圣寺"现已无存。
    根据国家图书馆所藏《重修崇圣寺碑记》拓片文献(北京第409号,图二)内容可知,寺院"盖前明创建",清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重修,竣工后由李云岩撰文、正蓝旗满族人扎尔杭阿(按满语语音规则为Jarhangga或Jalhangga,国图文献信息误作"机尔杭阿")正楷书丹立碑。碑文如下:
    西安门外右距百武有崇圣寺,盖前明创建,供奉关圣帝君像也。迄於今百有余年,虽几经修葺,不过小小补塞其罅漏而已,终难免栋折榱崩之患也。己酉春兴工建造,住持了智师徒等心费经营,力勤憔悴,感金僊之呵护,藉善信之输诚,基址仍旧,木石更新,巍巍乎至仲夏而焕然落成焉。予羁留殿侧,性嗜淡宁,慕叔和、仲景之学而心好之,盖亦有年矣。目睹废兴之由,因其所嘱而记之。且为之颂曰:
    缅维夫子,乾坤至正。率土之滨,其谁不敬。
    手执《春秋》,坐兴普净。非释谈空,神之化境。
    曰义曰忠,推之兆姓。恺悌求福,是乃有庆。
    藐尔小儒,愚难测圣。吁戏钦哉,即此是证。
    古越山门信士弟子李云巖恭撰
    正蓝旗满洲弟子扎尔杭阿敬书
    大清乾隆五十四年岁次己酉仲秋月榖旦住持僧了智、达通建立
    《重修崇圣寺碑记》碑额部分高24厘米、宽21厘米,篆刻"寸心千古"4字。碑文正文部分高94厘米、宽61厘米,共271字,全文叙赞结合,文风恭谨敬诚。笔者目前尚未发现有关李云岩、扎尔杭阿的文献记载,从碑文内容与书法水平来看,两位作者应为崇仰关帝、具有较高文化水平的满汉信士。

    此外,乾嘉时代书画名家朱文震③于"丙申"年,即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春,为该寺书丹的"敕赐崇圣禅林"横幅石额保存至今(图三)。结合《重修崇圣寺碑记》中的日期可知,《中国文物地图集》与《北京文物地图集》中所记崇圣寺"清乾隆四十五年"这一重修时间应订正为"五十四年"。
    从现存最早的北京史地文献《析津志辑佚》一书中,可获得该寺成立时间:
    崇圣寺在咸宁坊,至元五年建。④
    在清代文献《日下旧闻考》一书中,崇圣寺被列入"存疑"部中⑤,记述完全引自《析津志》。《宸垣识略》一书提供了稍为详细的记载:
    崇圣寺在西安门外北城下,明建,有天启甲子年鼎一。本朝康熙间,户科给事中穆联重修碑。又明碑一,磨去,传是魏忠贤立也。⑥
    按《北京胡同志》《北京市西城区地名志》等书所述,崇圣寺所在的西黄城根位于今西城区中部,街道呈南北走向,全长1130米。明代因位处皇城根之西而称皇墙西大街,属积庆坊。清代属正红旗地界,又称皇城西城根、皇城根⑦。通过检索《析津志辑佚》一书所录109座寺庙可知,除石窟寺在金西京大同之外,其余皆分布在大都新、旧两城之中。我们知道,至元四年(1267年)元大都开始营建,今西四一带即位于当时的咸宁坊内。在不考虑周边存在同名寺院的条件下,就可将与《析津志辑佚》所记位置最近的崇圣寺的始建年代上推至元初。
    二、香火兴衰
    我们可以从清乾隆十五年(1750年)绘制的《乾隆京城全图》⑧中清晰可见,崇圣寺位于皇城西安门北侧,紧邻断魂桥,寺院坐西朝东,影壁、山门、殿房沿中轴线依次排列,可数殿房共29间,布局规整(图四)。从图中格局规模与建筑体量上看,属中小型寺庙,山门北侧街角宽大的建筑物即断魂桥。关于崇圣寺内的情况,《北京西城文物史迹》一书有以下记述:
    关帝殿3间,木额"妙觉圆明",署"嘉庆庚申清和月信士弟子白素、白维敬献"。东、西配房各3间,玉皇殿3间,东、西配房各3间。供奉神佛像30余尊,内有石碑一通。崇圣寺铁瓶铸梵文字二。⑨
原书未注明上述文字出处,从"供奉神佛像30余尊"这一记载,结合20世纪20至30年代北平实施的两次寺庙调查档案登记资料,初步推测上段文字与所配照片(图五)的年代应为20世纪30年代左右:
    坐落西安门外北路西内四区皇城根一号,建于明万历年,私建。本庙面积约三亩,房屋二十一间。管理及使用状况为自管以便信仰烧香。庙内法物有佛神像三十余尊,大铁钟一口,殿鼓一个,铁五供四堂,铁香炉三个,铁磬四个,金刚经数部,木鱼一个,殿铜钟一个,殿铁钟一个,另有松树四棵,石鱼池一个,石碑一座。⑩
    坐落内四区西华(安)门外皇城根一号,建于明万历年,清乾隆十二年重修,属私建。不动产土地二亩余,房屋四十三间。管理及使用状况为自行管理,佛殿及配房除供佛外,余皆出租。庙内法物有佛偶像二十七尊,神偶像四十六尊,礼器六十二件,另有石碑一座,松树、核桃树各两株,槐树、楸树各一株,椿树一株。[11]
    从档案记载内容不难发现,至1928年时崇圣寺仍保持香火,佛神像、礼器、经文尚存,但房屋数量有所减少。至1936年,寺内房屋间数已较前次登记时增加一倍,但除供奉神像以外的多余殿房此时均已外租,神佛像、礼器的数量也有不少增加。尽管崇圣寺在以上两次登记中都留下了翔实的资料,但不知何故未被收录于同一时期全面辑录北京地区寺观的《北平庙宇通检》一书。20世纪30年代末,北平日伪当局曾组织进行过一次社会调查活动,崇圣寺也出现在当时调查对象之列:
    崇圣寺,住持或管理人:性海,地址:西华(安)门外皇城根一号,僧侣数:二。[12]
    因在1941年出版的十卷本《故都变迁记略》第六卷中可见"崇圣禅林在西黄城根" [13]这一记述,据此推测,崇圣寺山门至20世纪40年代时仍保存完整、清代门额也未被卸下,故民间也称其为"崇圣禅林"。至1947年第二次北京地区寺庙总登记时,寺方仍按时向市政当局填报了相关信息:
    庙名:崇圣寺,现任住持:立山,庙址:第四区西安门外皇城根1号,送表日期:6月8日。[14]
    根据此次寺庙统计结果可知,北平全市僧、道、尼、冠(道姑)及民庙5类寺庙总数已由1930年的1734处、1936年的1135处、1941年的783处[15]降至728处[16],17年间减少近60%。寺庙总数大幅减少的主要原因是一些寺庙年久失修、无人经管,不少私建民庙逐渐废弃并改为民居。从登记资料内容来看,20世纪30年代崇圣寺仍有专人负责管理。

    新中国成立以后,在1950年北京出版发行的《北京市街道详图》[17]中,清晰标示着位于当时北京第四区内的崇圣寺(图六)。1954年元旦,"北京市佛道教寺庙管理组"(以下简称管理组)在广济寺成立,负责北京市内寺庙房产的管理工作。1956年,管理组增设西城、东城分组。1956年夏,管理组办公地点由广济寺迁至崇圣寺(1960年又迁至广化寺),专门负责西城、东城、宣武、崇文、海淀、丰台、朝阳7个城区内500余座寺庙房产的管理工作。
    1958年,管理组将管下一批寺庙交给民办集体工厂使用或捐让给小学与居民使用。其中,西城崇圣寺与无量寺(位于兵马司胡同)被管理组留为库房使用。1958年"大跃进"期间,"北京市宗教界联合学习委员会"还曾在崇圣寺召开成立大会(会址定于广济寺)。1958年至1971年,管理组陆续将包括崇圣寺在内的一批寺庙房产移交给北京市房地产管理局以租代管[18],崇圣寺在此期间也成为西城区房地产管理局的直管公房,后由北京市交通管理局西城交通支队六部口分队使用至今。
    通过实地测量,崇圣寺现存建筑具体情况为:前殿(1#)共3间,面积103.5平方米。北配房(2#、3#)共5间,间数与面积分别为2间、29.25平方米,3间、41.4平方米;中殿(5#)共3间,面积103.5平方米;北配殿(4#)共3间,面积51平方米;后殿(7#)共3间,面积96平方米;北配殿(6#)共3间,面积50平方米,殿房合计共有20间,建筑总面积474.65平方米(图七)。与《乾隆京城全图》中的寺院原貌相比,可见原建东向三间山门及影壁已拆无存,北侧各配殿处已另改作大门、门道、传达室等使用,南侧原配殿处已建一座小二层砖混办公楼房,现存建筑均为硬山筒瓦屋面,但装修式样均已改动,格局基本保持完整。
    三、小结
    通过以上考查,试对崇圣寺特点归纳如下:
    (一) 建立时间早
    与大多数寺院不同,崇圣寺整体坐西朝东。除建寺时受方位条件(西安门大街东端路南拐角处)与其他客观因素制约外,这种朝向特点或与我国历史上契丹、蒙古等游牧民族在建筑格局上喜尚东向的"朝日"风俗有关,这一点也见于西城区文物保护单位中的什刹海寺。结合《析津志辑佚》等记载推测,崇圣寺存在元代始建、明代续建、清代重修的可能性。
    (二)香火持续久
    从建筑规模与主奉神祇来看,崇圣寺为一座中小型的"道庙",由最初崇道而后逐渐奉佛。这类寺庙也称为宫或观,释道混同的特征明显,虽然也会将弥陀、观音作为本尊祭祀,但主奉神祇为玉皇大帝、关圣帝君,有时会为玉皇配列天官、地官、水官三神奉祀,为关帝配列龙王、火神、马王、牛王、财神、药王、神农、狐仙等奉祀。这些特点从崇圣寺内曾保存相当数量的佛像以及各类法器、礼器、经文的档案记载中已经得到印证。从资料可见,崇圣寺直至20世纪40年代末一直有专人管理寺务,香火保持时间很长,但从20世纪30年代房屋外租的记载中可以看出外部社会不断介入寺内生活及寺院日渐衰败的端倪。作者在调查中还了解到,崇圣寺曾被老百姓称为周仓庙,一位幼年时经常到寺中的老先生还告知笔者,20世纪50年代时殿内尚存少量泥塑神像。

    (三)地标价值高
    崇圣寺介于西安门与西四牌楼之间,除方位耐人寻味,寺址也值得探讨。首先,在皇城西侧建寺应有崇奉神明护城佑民的初衷。其次,寺墙紧贴断魂桥,影壁与桥东位于同一垂直线,山门与桥心位于同一垂直线,桥西正对西四牌楼(西市)。西四牌楼在明代时为罪犯斩首的刑场,崇圣寺正位于出西安门北去刑场的必经之路上,断魂桥应为进入刑场的一个信号标志。而在桥下建造一座崇奉关帝的寺庙很可能是出于震慑、阻挡亡魂东入皇城的用意。清朝定都北京后,八旗分驻内城,崇圣寺所在地区为正红旗三参领之十五佐领居址[19],刑场移至宣武门外菜市口,断魂桥显然已无"镇魂"之用,成为一座普通路桥,但崇圣寺却一直保留下来(图八)。时过境迁,如今这一地区内的断魂桥、西安门、崇庆寺等古迹已湮灭于历史,唯独崇圣寺得以幸存至今,它不仅是皇城历史文化保护区内的重要遗存,也是北京内城历史发展的一处宝贵实物见证。
    综上可见,崇圣寺除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价值外,还是新中国首都宗教事业发展的亲历者与贡献者,具有一定的时代纪念意义,直到今天还在为首都社会生活发挥着作用,应给予更多的重视与更好的保护。作为文物工作者,今后还要不断发掘、研究其文化内涵,探索更科学的利用途径。
    ① 刘厚生主编:《汉满辞典》,民族出版社,2006年,第75页。
    ② 国家文物局编:《中国文物地图集•北京分册》(下),科学出版社,2008年,第81页。北京市文物局编:《北京文物地图集》,科学出版社,2009年,第89页。
    ③ 朱文震,山东历城人,字青雷,号去羡,又号平陵外史、玄羡道人,是活跃于清代乾嘉画坛上的知名人物。朱文震痴迷篆刻艺术,喜搜集石印。纪昀曾在《阅微草堂笔记》一书中记述关于他的逸闻轶事八则。
    ④ 北京图书馆善本部编:《析津志辑佚》,北京古籍出版社,1983年,第68页。
    ⑤(清)于敏中等编纂:《日下旧闻考》卷一百五十五,北京古籍出版社,1983年,第2507页。
    ⑥(清)吴长元辑:《宸垣识略》卷七,北京古籍出版社,1981年,第134页。
    ⑦《北京市西城区地名志》,北京出版社,1992年,第90页。段炳仁主编:《北京胡同志》,北京出版社,2007年,第343页。
    ⑧ 北京市古代建筑研究所、北京市文物事业管理局资料中心编:《加摹乾隆京城全图》,第6排9列,北京燕山出版社,1996年。
    ⑨ 北京市西城区文化委员会编:《北京西城文物史迹(第一辑)》,北京燕山出版社,2011年,第22页。
    ⑩"北平特别市政府"1928年寺庙登记(档号J181-15-117),载北京市档案馆编:《北京寺庙历史资料》,中国档案出版社,1997年,第102页。
    [11]"北平市政府"1936年第一次寺庙总登记(档号J2-8-469),载北京市档案馆编:《北京寺庙历史资料》,中国档案出版社,1997年,第438页。
    [12](伪)"北京地方维持会"编《北京地方维持会报告书》,(伪)"北京地方维持会"出版,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第188页。
    [13] 余棨昌:《故都变迁记略》,北京燕山出版社,2008年,第57页。
    [14]"北平市政府"1947年第二次寺庙总登记(表格资料,档号J3-1-236),载北京市档案馆编:《北京寺庙历史资料》,中国档案出版社,1997年,第705页。
    [15] 北京市档案馆编:《北京寺庙历史资料》,中国档案出版社,1997年,第3页。
    [16]"北平市政府"1947年第二次寺庙总登记,载北京市档案馆编:《北京寺庙历史资料》,中国档案出版社,1997年,第671页。
    [17] 郑奇影、杨伯如编制:《北平市街道详图》,亚光舆地学社,1950年。
    [18] 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北京志•民族•宗教卷•宗教志》,北京出版社,2007年,第36、37页。
    [19](清)吴长元辑:《宸垣识略》卷八,北京古籍出版社,1981年,第141页。

(作者为北京市西城区文物保护研究所馆员)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