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北京夏商周考古回顾与展望

时间:2015-12-29 10:16:21
】【打印】 【关闭

王继红

    北京是燕文化起源和发展的中心,北京地区的夏商周考古历来受到重视,燕文化、玉皇庙文化等重要发现和相关研究成果突出,二者之外的考古学文化发现数量既少研究亦普遍薄弱。近年来,考古学的发展日新月异,北京地区的夏商周考古工作却少有进展,有鉴于此,本文拟在回顾以往成果的基础上,就未来北京夏商周考古的发展提出几点看法。
    一、夏商时期的考古发现与研究
    北京地区夏商时期的文化遗存,发现数量虽少,面貌却很复杂。目前学界主流的意见是将燕山南麓京津一带夏商时期的文化遗存归入大坨头文化和围坊三期文化,然而关于各处遗存的性质甚而考古学文化的命名,依然存在不少的争议。
    (一)大坨头文化
    大坨头文化是中国北方地区夏至商早期的考古学文化,分布于燕山南麓的北京、天津及河北中北部等地。北京地区考古发现的大坨头文化遗存,包括遗址、墓葬两类:遗址6处,见于昌平雪山、下苑、张营、平谷刘家河、房山镇江营和塔照、丰台榆树庄。昌平张营遗址、房山镇江营、塔照遗址经过科学的考古发掘,出土遗迹、遗物较丰富,已发表了详细的报告,是认识和研究大坨头文化的重要资料。墓葬15座,见于密云水库中心岛凤凰山、房山琉璃河刘李店和塔照、昌平张营,均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墓向东西向、有殉牲是比较突出的特点,随葬器物以陶器为主。
    以往学界就大坨头文化的命名、分期年代、源流和性质多有论述,房山镇江营和塔照遗址是这些讨论的重要对象和立论依据,昌平张营遗址则是近年来难得一见的大坨头文化新材料,作为该文化分布的中心区域,北京地区的夏商考古工作无疑是推动大坨头文化研究的重要动力。
    (二)围坊三期文化
    围坊三期文化是商时期分布于燕山南麓京、津、冀一带的一个考古学文化。北京地区考古发现的围坊三期文化遗存,包括居住遗址和墓葬两类:遗址8处,见于昌平雪山、张营、小北邵、平谷龙坡和韩庄、房山镇江营和塔照、琉璃河董家林;墓葬4座,见于房山焦庄、平谷刘家河。
    镇江营、塔照、张营遗址和刘家河铜器墓葬,是论者关于围坊三期文化研究的重点,发表了不少成果,涉及文化分期、年代判断、源流等。关于刘家河铜器墓葬的性质,则出现了"商文化说""夏家店下层文化说"及"围坊三期文化说"等多种观点。作为大坨头文化的后续者,围坊三期文化分布的重心也包含北京地区,所以对该文化的研究同样依赖于北京地区夏商考古工作的进展。
    二、两周时期的考古发现与研究
    西周燕国的建立将古代的北京地区带进了一个空前繁荣的社会,燕文化迅速融合了周初具有浓厚北方文化色彩的张家园上层文化,占据了京、津大部区域,影响波及辽西。兴起于北部燕山山地的玉皇庙文化,春秋时期盛极一时,与燕文化南北并立,然而后者始终占据这一区域的主导地位,直至秦帝国的建立。
    (一)燕文化
    北京地区发现的燕文化遗存,包括城市遗址、聚落遗址、墓葬、少量器物(钱币、铁器等)窖藏和数量众多的青铜器、陶器、玉石器文物。
    城市遗址4处,均位于房山区,除琉璃河遗址为西周时期的燕国都城遗址外,其余3处包括窦店城址、蔡庄城址、长沟城址都是战国时期的城市遗址。琉璃河城址所做考古工作最多,发现了西周时期的城墙、宫殿基址、居住遗址和墓地。窦店城址有"燕中都"之说,做过少量的调查和试掘工作,大致了解了城墙的年代和结构。蔡庄城址、长沟城址均在文物普查过程中被发现,采集到一些战国秦汉之际的文物。虽然在广安门、宣武门至和平门一带发现过战国燕文化瓦当、瓦井等文物和遗迹,却不能成为史载燕都"蓟城"的有力证据。
    聚落遗址5处,亦均位于房山区,包括镇江营遗址、塔照遗址、丁家洼遗址、南正遗址、黑古台遗址。镇江营、塔照两处遗址发现的燕文化遗存年代可以早到西周,后3者年代均属于东周。除黑古台遗址外,其余4处遗址均经过科学的考古发掘并出版了发掘报告或简报。
    墓葬500余座,包括西周墓葬300余座,集中发现于琉璃河遗址,亦见于昌平白浮和顺义牛栏山两处遗址;东周墓葬200余座,见于房山琉璃河、南正、岩上,怀柔城北、顺义龙湾屯、昌平半截塔、松园,通州中赵甫、大兴亦庄、丰台贾家花园,延庆玉皇庙、葫芦沟等遗址,其中既有周代燕侯和燕国高级贵族墓葬,也有普通贵族墓葬和平民墓葬。贵族墓葬中出土了大量的青铜器、玉石器及少量珍贵的象牙器、漆木器和原始瓷器,大量陶器包括仿铜陶礼器普遍见于普通贵族和平民墓葬。
    燕文化是周代重要的封国文化,北京地区的考古工作中,燕文化的发现与研究历来受到重视,产生了大量的研究成果,主要集中于以下几个方面:其一,关于琉璃河城址性质和年代的论证,目前基本取得了该城址为西周早中期燕国都城的共识;其二,燕文化分期和年代研究,通过燕文化遗址、墓葬出土的陶器、青铜器的考古类型学研究,目前已基本建立了西周至东周时期的燕文化分期体系和年代框架;其三,关于燕文化源流、发展过程的论述,目前普遍认为西周燕文化是姬姓周人、殷遗民和商代以来燕地原有族群共同创造的,两周之际燕文化似有衰落,至春秋早中期开始形成特征鲜明的东周燕文化,战国时期达到极盛,直至秦灭六国;其四,对于燕文化各类文物包括陶器、青铜器、漆器、玉器等的研究,尤其是针对带铭文青铜器的大量讨论,极大地推动了燕文化各领域的深入研究。
    (二) 玉皇庙文化
    玉皇庙文化兴起于北京北部的燕山地带,军都山南麓的延庆县境内发现了大量玉皇庙文化的遗存,除去大量零散发现的文物外,最重要的发现为606座墓葬,见于延庆县的玉皇庙、葫芦沟、西梁垙和龙庆峡,墓葬形制多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仰身直肢葬式,头向朝东。出土金器、铜器、陶器、石器、骨器,以及玛瑙、绿松石制品等6万余件,其中以玉皇庙墓地规模最大,出土文物最丰富,最具代表性。铜器中既有具有明显燕文化特征的鼎、鉌、敦、盘、匜等青铜礼器,也有玉皇庙文化特有的铜鍑、短剑、削刀和带钩、带饰等小件装饰品。
    玉皇庙文化是北方长城地带重要的考古学文化,发现以来即受到国内外学者的广泛关注。目前关于该文化的研究成果,集中于以下三个方面:其一,关于玉皇庙文化的年代和分期,基本形成两类意见:一类意见将玉皇庙文化分为三期六段,认为其年代起于春秋早期,迄于战国早期;另一类意见同样将玉皇庙文化分为三期,但是主张其起始年代较晚,约当春秋中期,末期可以到战国中期。其二,关于玉皇庙文化族属,形成山戎说、白狄说、无终戎说、北狄说、代戎说等多种说法。其三,关于玉皇庙文化出土文物和文化面貌的专题研究,涉及玉皇庙文化的青铜削刀、带钩、器物纹饰、殉牲制度及其与中原文化的关系等诸多方面。
    三、关于未来北京夏商周考古的两点看法
    (一)西周燕文化研究和琉璃河遗址的保护
    西周燕文化发现时间久,研究成果也多,却也遗留下许多问题,首当其冲的就是西周燕国都城的问题,集中反映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琉璃河城址的基本结构布局,到目前为止我们了解最多的就是城墙和墓地,对于城址内部的结构布局基本不清楚,所谓宫殿区、祭祀区只不过是见诸少量文章的片言只语,从未有过详细的工作报告或研究;另一方面,从以往的发现来看,琉璃河城址最为繁盛的年代在西周早中期,大量大中型墓葬和精美的青铜器都属于这个时期,城址内及其附近发现的西周晚期遗存数量不多,而且城墙外侧发现的环壕在西周晚期已基本填平,这些现象表明琉璃河燕国都城很可能在西周晚期就已遭废弃了,目前的材料难以具体说明西周晚期的琉璃河燕国都城发生了什么变化。如果燕国确实在西周晚期迁都,那么它的都城迁到了哪里,北京地区西周晚期的燕文化全貌又是怎样的?这些都是燕文化应该继续探讨的重要课题。
    与上述问题密切相关的就是琉璃河遗址的保护问题。琉璃河遗址面积超过5平方公里,其范围内现存董家林、黄土坡、刘李店、洄城、立教、庄头6个村落,人口密集,遗存本体上方分布着居民房屋、耕地、道路、林地,京九铁路从遗址中心部位穿过,历年来村民在遗址和城墙上方取土、栽树的事情屡有发生,种种自然和人为因素对遗址本体造成的破坏难以估量。虽然早在1988年国务院就将琉璃河遗址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然而对遗址本体的破坏从未停止。琉璃河遗址是北京地区发现的面积最大的商周遗址,又是西周燕国的都城所在,具有重要的历史、科学价值,遗址本体的不断破坏会造成巨大的损失。
    因此,对琉璃河遗址进行全面深入的调查研究,摸清遗址本体具体埋藏信息和保存现状,针对各种现存破坏因素,制定相应的遗址保护规划,既是考古学研究的需要,也是保护该遗址完整性、延续性的迫在眉睫的需要。
    (三)燕文化、玉皇庙文化研究和京津冀区域联合考古工作
    西周早期燕文化的中心区域在今天的北京南部地区,西周中晚期燕文化的分布区域已经扩展到天津、河北中北部等广大的区域,东周时期则在河北易县建立了规模巨大的燕下都,其疆域进一步扩展到今天燕山以北远至辽东一带。玉皇庙文化在春秋时期集中分布于北京北部延庆盆地,随着燕文化的扩张,到战国时期,玉皇庙文化逐渐退出北京地区,迁往张家口至承德一带的冀北山地。
    那么,燕文化、玉皇庙文化的考古研究,远非北京一已之力能够完成,只有在全面整合北京、天津、河北等地区燕文化、玉皇庙文化资料的基础上,才能推进燕文化、玉皇庙文化的综合研究,京津冀三个省市的区域联合考古工作,将是进一步推动燕文化、玉皇庙文化考古研究向更加深入、更高层次发展的关键。

(作者为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研究馆员)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