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新媒体,新时代博物馆腾飞的翅膀

时间:2015-11-19 14:26:13
】【打印】 【关闭

    无论是散步在林荫道上,还是在公交或地铁车厢中,越来越多的年轻 人,都在举着手机、平板电脑或电子书,通过新媒体阅读、聆听。许多旅游者探寻旅游景点、博 物馆,也全凭网上信息。这些信息大多还并来自景点或博物馆,而是来自那些曾经的到访者。在 二十一世纪网络全球化、移动终端普及化这一新的环境中,新媒体,为人们了解外部世界、学 习知识打开了一扇新的门窗;为知识和信息的畅游,开辟了一条新的航道,一片广阔的海洋。博 物馆不可能改变社会潮流,欲要发挥自身启迪心智、传播文明的功能,就必须勇敢地扬帐起航 ,开足马力驶入新媒体的海洋中。
    目前,国内许多博物馆都开通了网站、微博、微信等新媒体。从展示的内容 和形式上评判,大体可分三个梯队。第一梯队是国家博物馆、故宫博物院、广东省博物馆等大型 博物馆,它们都有专业的运营团队,媒体上内容丰富,既有传统的视频、图片、文字,也在不断 增加动漫、电子游戏、微电影、APP系统下载等时尚的内容,并且线上展示与线下的博物馆讲 座、演出、藏品修复等相结合,发挥出新媒体直观、快捷、交互体验等的优势。观众可以在网站 或微博上预订讲座席位、观看文物的修复、与馆内专家探讨学术问题。而那些“萌哒哒 ”的动漫和游戏,更是年青人的最爱。故宫博物院制作的动画版《雍正行乐图》,颠覆许多 年青人以往心中雍正皇帝的形象。《韩熙载夜宴图》手机APP,让观众国宝“亲密” 接触、有专家引领,并能身入其境、“穿越”其中。第二梯队是部分省市级和专业博 物馆,它们的团队的陈容、投入的经费都略逊一筹。但是,其中的大多数博物馆都在利用新媒 体门槛低、可广泛合作的特点独辟蹊径。小、快、灵以及跨越式的发展方式,使他们办出自己的 特色。苏州博物馆、宁波博物馆、中国金融博物馆、北京天文馆……,建设“指 尖上的博物馆”“衣兜中的博物馆”、“二维码中的博物馆”、 “智慧型博物馆”都成为这些博物馆的努力方向。宁波博物馆的网站不仅有中文版 、英文版、少儿版,还有让读者有如身临其境的数字三维漫游馆。中国园林博物馆的网站,网页 设计美轮美奂。页面的架构、色彩的搭配,都增强网站的亲和力和易用性。 在一些传统纸媒哀 叹开通微信是为腾迅打工时,中国金融博物馆却充分地享受着微信的一切优势:便捷、灵活、消 息直达每一个关注者。每一位关注者只要通过手机就可以随时随地享用该馆提供的所有服务: 优秀书籍推荐、名人讲座视频、文化活动报名和确认等。更重要的是,博物馆无需像建网站那 样购置、维护造价高昂的硬件设施。最大化地利用微博、微信,体验出该馆的管理者,那些金融 家们的精明。博物馆馆的每一次讲座都依靠微博、微信发布,再通过QQ、新浪邮箱等途径抽取 、通知观众。成本几近为零!
    “博物馆帐篷奇妙夜最后名额、与心爱的TA共度浪漫奇遇夜、报名 琴箫一曲幽雅集之夜……,上海玻璃博物馆微信中这些诱人推送,再加上页面上绚 丽多姿动感十足的照片,诱人心动倾倒。许多读者都自恨点击太慢,错失走进博物馆的良机。
    第三梯队是一些中小型的县级博物馆、行业博物馆和私人博物馆。它们虽 然部分有网站,但是内容较少、更新较慢、网页设计缺少亲和力和易用性。关注量较低,近乎 “僵尸网站”。而且,许多馆也没有开办微博、微信等新媒体门户。造成这种情况主 要原因有两方面。
    首先是政府行政主管部门的缺乏应有的作为。在法规政策层面,过多停留 在对藏品、展览等传统行为的约束和指导上,而对新媒体的应用、发展,缺少强硬的规范、科学 的引导、扶持。在行政管理层面,也未提出相关要求、缺少相关的培训、考核等。各级政府财政 对国有博物馆藏品保护、免费开放、学术研究等每年都有专项经费,但是对博物馆新媒体的运 营、发展却少见踪影。这就造成各个博物馆在新媒体应用上各自为政、良莠不齐。并促成一些 公立博物馆的“懒政”。当然,行政管理部门和博物馆自身的信息多层审核的传统 做法,也与新媒体注重时效、快捷产生矛盾,阻碍着其发展。 
    其次是博物馆管理者思想观念有待转变。我国许多博物馆,尤其是公立的 、属于文物系统的,传统博物馆学在思想理念中仍占主导地位,藏品保护在头脑中仍占第一位 ,展览和研究次之。对于新媒体的重要性还未有深刻的认识,未达到应有的高度。并且,由于新 媒体互动性较强,有些管理者还对其有恐惧心理。害怕观众在博物馆的微博、微信上发表不当 言论,从而带来声誉或政治上的损害。首都博物馆的官方微博——“首都博物 馆的文化表情”,创立之初就是由该馆临展部祁庆国等几位同志不要馆内经费投入、承 诺信息安全的前提下自发创立的。微博最初只是发布临时展览的信息,解答读者的一些简单咨 询。经过实践证明,观看微博的读者几乎全部是对博物馆和文化感兴趣、有来馆参观意愿的, 许多读者还提出了合理化建议,发现指出了展览中的瑕疵。即使有极个别在留言栏发表不当言 论,管理者也可以及时发现和删除。目前,它终于“转正”为博物馆的官方微博,改 由专业团队运营,粉丝也达到23万。虽然与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数百万粉丝量相比有较大 的差距,但是在全国各省级博物馆中已名列前茅。
    博物馆的“三要素”固然重要,但最宗旨是传播科学文化知识 、服务社会。从某意义上讲,观众在博物馆中工作的地位应高于“三要素”。如何发 挥其服务社会的功能,应是博物馆管理者最该认真思考的命题。      
    2013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关于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的集 体学习时曾提出,“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 文字都活起来。” 所谓“活起来”,就是深藏于博物馆库房中的文物,发挥出 启迪心智、传播文明的作用,使蕴含在文物中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科学精神成为中华民族的 精神命脉,成为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源泉,成为中华民族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 跟的坚实根基。而在今天这样一个信息时代、网络时代,“活”起来的最重要方法, 就是通过网络、移动终端来实现,通过新媒体来实现。时值今日,腾迅微信的用户量已达6亿, 新浪微博用户量达4亿。一些明星和社会名人的个人粉丝量也是以数千万来计算。博物馆必须 与时代的脉搏一起律动,才能让博物馆“活起来”,让馆藏的文物“活 ”起来。
    目前,也有许多有实力、有远见的专业公司、个人,认识到博物馆、文物这 一宝贵资源,利用互联网大做文章。在“百度”中显示为“中国博物馆行业门 户网站”的“弘博网”,就是一家科技公司投资,与中国博物馆协会市场推广 与公共关系委员会合作开办的,其核心团队仅三人。网站内容丰富、更新快捷,“永不落 幕博博会”、“智慧博物馆”等专栏内容,更展示和引导着博物馆的发展方向 。而百度百科数字博物馆也与全国135家博物馆开展了合作,“通过音频讲解、实境模拟、 立体展现等多种形式,让用户通过互联网即可身临其境般地观赏珍贵展品,更平等便捷地获取 信息、了解知识。”“搜索引擎国队”——中国搜索,也是主动与 国内的博物馆、文物收藏单位联系,利用藏品资源和新媒体技术,开拓科技、文化传播的新领 域。 “书格”网(https//shuge.org),是近2013年才由一位名为未曾的有识之士建立 起来的,供读者免费共享下载、上传、阅读、讨论的中国古籍数字图书馆。许多珍贵的关于文 物的古籍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共享资源,并以国外图书馆藏为主。如:《历代名瓷图谱》、《中国建 筑彩绘笔记与样式》、《北清名胜》等。在网站中,“每个人都能自由地看到我们的文明 ”。由此及彼,如果我们的博物馆不去利用各方面的文物资源、利用新媒体去努力发挥自 身传播文明的作用,那么某个人、某个组织自觉地开展这些事项并超越博物馆的日子可能也不 会太久。博物馆人需要有危机感。
    近两年来,全国文博系统正在国家文物局指导下开展可移动文物普查,博 物馆藏品数字化基础工作正大步推进。这项工作已为博物馆利用新媒体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是 等待货舱装满再起锚出发,还是先装上已有的藏品数字化资源,驾驶新媒体的轻舟在信息的海 洋中畅游,答案应是不言而喻的。
    博物馆从诞生之日起,就是一座引领社会时尚、引领科技、文化发展的场 所。对于新兴的文化传播方式,博物馆应是最先的实践者和引领者。环视港台地区和世界其它 国家的一些著名博物馆,在新媒体的应用方面确实远远地走在了我们的前面。
    草书,对于年青人来说确实令人挠头的难题,大多数人都只能是知其然不 知其所以然。台北故宫在数年前展出唐代书法家怀素的草书《自叙帖》时,就制作了占用空间很 小、在手机上应用的APP,只要观众下载到手机上点开,将手指移到手机屏幕上《自叙帖》的任 何一个草书字体,其旁边就立刻闪现出该字的楷书字体。2006年台北故宫博物院林曼丽馆长曾 谈到:“我们不需要回到死去的皇朝,我们要的是一个当代的角度,让故宫活起来。 ”该院的《盛世里的工匠技术》和《玉之灵》主题网站、陶瓷线上课程等,早在2007年就获 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旗下的国际视听新科技委员会颁发的“最高成就奖”。私立的 美国大都会博物馆2014年宣布,该馆的40万幅高分辨率文物照片和600本图书可供读者通过网 站免费下载。此举展现了博物馆的胸怀和对社会义务的坚守,同时再一次告之全世界,只有在 互联网时代,只有通过新媒体,博物馆社会功能的实现才会有质的变化,才会有跨越式发展。 卢浮宫博物馆含有“蒙娜丽莎”图像二维码的中文版微信公众号,又一次拉近了感 知东西文明的距离,并由此证明,卢浮宫一直在关注着中国观众,在努力通过中国人最熟悉的、 最喜爱的方式与之交流!其微信中的展品背后的故事、玩转卢浮宫、订制参观路线等栏目,也 充满法兰西的轻清、浪漫情调,如音乐与诗歌般从微信中流淌出来。
    “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 里的文字都活起来。”新媒体让所有人相信通向这一目标的道路就在脚下。新媒体为古老 的博物馆注入的新鲜的血液。当每日清晨,枕边手机中一条条从众多博物馆发来的微信,把人 们从睡梦中唤醒的时候,谁能否认,那不是古老的博物馆放飞新的梦想。博物馆所要做的不是 航线的选择,而是脚步如何更扎实、脚伐如何更大,汽笛更嘹亮;拥有众多兄弟姐妹的博物馆大 家庭,如何手挽手结伴而行;如何打破固步自封的陋习,敞开胸怀勇敢地与那些有实力、有技术 优势的专业机构合作,实现共赢;如何能搭上那些马力强劲、速度更快的顺风车,在新浪、腾迅 上开博客,在淘宝、京东上开纪念品商店,制作苹果、安卓系统可应用的APP……
    每当暴风雨或是海啸来临,最容易被打沉的是那些龟缩在岸边的船只。不 断掀起新的浪潮的新媒体,既如春风又如海啸。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帐悬。无论是如航母般的 大型博物馆,还是如一叶扁舟的小型博物馆,只有选好航线快速出发,才会焕发新的生机,才 能开创属于自己的新的疆域。 新媒体,是新时代博物馆圆梦的翅膀,需要的就是博物馆人勇敢 地张开翅膀,勇敢地去飞翔。

(高小龙)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