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北京市通州区梨园镇半壁店旧村明清墓葬发掘简报

时间:2014-9-25 15:35:21
】【打印】 【关闭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

    为配合通州区梨园镇半壁店旧村一级项目用地开发建设,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在通州区文物管理所协助下对其用地范围进行了考古勘探, 发现了古代墓葬。2009 年7 月10 日至8 月7 日,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对通州区梨园镇半壁店旧村一级项目用地范围内发现的古代墓葬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该项目用地位于北京市通州区东中部,梨园镇的西北部,东临怡乐中街,南临怡乐南街,地理位置坐标为: 东经116 ° 37 ′ 33.82 ″、北纬39° 53′ 00.10″,海拔高度27 米(图一)。本次发掘清理古墓葬52 座(图二),其中明代砖室明堂2 座、墓葬21 座,清代墓葬29 座。现将此次考古发掘中发现的明、清明堂、墓葬简报如下。

    一、明代明堂与墓葬
    明代砖室明堂共发掘2 座、墓葬21 座,均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墓,可分为单棺墓、双棺墓、三棺墓、四棺墓。下面分类介绍如下。
    (一)明堂
    2 座。为竖穴土圹砖室结构。编号为M27、M34。
    M27 位于发掘区Ⅰ区的中东部,T0604的北部,西邻M30,开口于第②层下,为六角龟形砖室结构,南北向,方向350°。土圹边长1.24 米, 口距地表深0.8 米,底距墓口深0.5 米。上部用青砖封顶,东、西两侧用平砖呈南北向顺砖平砌而成;中部南、北两侧用平砖呈东西向平砌相互错缝砌制形成龟背形状,残存顶砖一层。室平面呈六角形状,东、西两角对立间宽0.86米, 南北长0.9 米, 高0.4 米。每个角外各用一块立砖形成龟脚、头、尾部的形状。室的周围用立砖围砌,形成六角形,共砌制三层。室内中部偏北有一块铭文方砖(M27:5),边长0.37 米,厚0.062 米。正面残留有少许红色痕迹,字迹不清。"龟头"立砖东、西两侧各有一直径约0.05 米的椭圆形石。
    出土随葬品有铜镜(M27:1)1 面、砚台(M27:2)1 件、铁犁铧(M27:3、M27:4)2 件均位于砖室内南部,椭圆形石(M27:6、M27:7)2 块位于"龟头"立砖东、西两侧( 图三;照片一)。
    随葬品
    该明堂出土器物7 件(面)。其中铜器为铜镜1 面,铁器为铁犁铧2 件,石器为砚台1 件、椭圆形石2 件及铭文砖1 块。
    1. 瑞兽葡萄纹铜镜1 面( 照片二)。标本M27:1,残缺,锈蚀,圆形,兽形圆钮,无钮座,内高圈弦纹将镜背纹饰分为内外两区,内外区同高,弦纹高缘,内区铸浮雕状瑞兽六组、葡萄枝蔓九组,外区为八鸟、四兽栖息、奔驰于葡萄枝蔓之间,葡萄粒十二组,边缘二周凸起弦纹内饰草叶纹。直径13.7 厘米、缘高1 厘米、钮径2 厘米、钮高1 厘米(图四)。
    2. 铁器2 件。铁犁铧2 件。标本M27:3,锈残,平面呈三角形,三角状鼻梁,向上凸起,背面外鼓,背面有二圆形穿孔,弧边,两边内夹角60°,翼展呈雁翅状。长21、宽23、厚0.4 ~ 8 厘米(图五,1);标本M27:4,锈残,平面呈三角形,三角状鼻梁,向上凸起,背面外鼓,有二圆形穿孔,弧边,两边内夹角50°,翼展呈雁翅状。长26、宽21、厚0.4 ~ 9 厘米(图五,2;照片三)。
    3. 石器3 件。石砚台1 件。标本M27:2, 残,青石磨制而成。平面呈长方形,石质坚硬、质密。正面一端为月牙状半圆形墨池,正面四边饰长方形阴刻线刻两周;背面光素无纹。长12.5、宽7、厚1.7 厘米,墨池直径2.2 ~ 4.7、深0.8 厘米(图五,4;照片四)。
    椭圆形石2 件。标本M27:6, 青石质,经过加工打磨,表面粗糙,置于小铁碗内,与之粘连。通高9.2 厘米,直径7 厘米,高7.1厘米,铁灯碗口径6.5、底径6、高2.6 厘米(图五,3);M27:7,青石质,经过加工打磨,表面粗糙,置于小铁碗内,与之粘连。通高9.2 厘米,直径6.6 厘米,高7.8厘米,铁灯碗口径6.5、底径6、高2.6 厘米(图五,6;照片五)。
    4. 铭文方砖1 件。标本M27:5,残损,泥质灰陶,青灰色,平面呈正方形,边长37 厘米,厚6.2 厘米。正面光滑,背面粗糙有窑裂,无铭文。正面残见朱砂红色,推断应写有墓志铭文,现已脱落殆尽,无法辨识。
    M34 位于发掘区Ⅱ区的中南部,T0203探方的南部,东邻M5,开口于第②层下,为六角龟形砖室结构,方向350°。土圹东西长1.52 米,南北宽1.12 米,口距地表深0.5 米,底距口深0.65 米;墓室南北长0.7 米,东西宽0.52 米,高0.4 米。周壁用小青砖立砌,三层砌砖保存较完整,南部仅残留砌砖一层,周壁拐角处各用一块直向立砖砌制。室内北部有一方形铭文砖,已破坏严重,无法提取,边长0.36 米。墓室上部用三层青砖封堵,采用东西向青砖错缝平砌而成。底部用青砖斜向平砌呈龟背状。墓室内用砖规格为长0.3、宽0.15、厚0.04 米,均为素面(图六)。
    出土随葬品有铜镜(M34:1)1 面、铜钱(M34:2)10 枚、青花瓷碗(M34:3)1 件,均位于室内中部。

    随葬品
    该明堂出土器物2 件。其中瓷器为青花碗1 件,铜器为铜镜1 面,另出土铜钱10 枚。
    1. 瓷器1 件。青花松竹梅石纹碗1 件。标本M34:3,残,撇口,深弧腹,平底下凹,圈足,灰白胎,胎质坚硬,通体施青白色釉,釉匀净明亮。器表饰青花松竹梅石纹,边饰龟背锦纹两层;器内底饰青花团形松竹梅石纹,口饰复式菱格纹。口径15.2、底径5.8、高6.2 厘米(图七,1;照片六)。
    2. 铜镜1 面。标本M34:1,残,锈蚀,圆形,银锭形圆钮,无钮座,内高圈弦纹将镜背纹饰分为内外两区,外区高于内区,弦纹高缘,内区钮两侧铸"为喜最乐"四字,楷书,竖读。镜面微凸,光素无纹。直径7.2、缘高0.3 厘米、钮高0.1 厘米(图五,5)。
    3. 铜钱10 枚铜钱有北宋"天禧通宝"1 枚、"元丰通宝"1 枚、"景佑元宝"1 枚、"绍圣通宝"1 枚、"政和通宝"1 枚、"圣宋元宝"1枚,有金代"大定通宝"1 枚;另3 枚锈残,钱面无法辨识。

    (二)单棺墓
    8 座。皆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墓。编号为M2、M6、M7、M9、M20、M33、M41、M42。选取M2、M7、M33 介绍如下:
    M2 位于发掘区Ⅰ区的西南部,T0302东部,东邻M3,开口于第②层下,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单棺墓。南北向,方向0°。墓圹南北长2.3 米,东西宽1.2 ~ 1.4 米,墓口距地表深0.3 米,墓底距墓口深1.0 米。内填花土,土质疏松。
    内置单棺,棺木已朽,仅残留底部棺痕,棺长1.6 米,宽0.7 米,残高0.06 米。棺内未发现骨架。
    出土随葬品1 件:半釉陶罐(M2:1)位于棺木北部外侧。铜钱(M2:2)位于棺木内中部偏北。
    随葬品
    该墓仅出土半釉陶罐1 件。另出土铜钱3 枚。
    1. 半釉陶罐1 件。标本M2:1, 残,轮制。直口,方唇,束颈,折肩,弧腹,下腹弧收,平底,褐红色粗胎,胎质疏松。器外口至腹部施绿釉,器口及外腹壁釉面与胎结合不紧密,局部脱落。器体见明显的修坯旋痕。口径9、最大腹径12.3、底径8、高12 厘米(图八,3)。
    2. 铜钱3 枚。皆为明代钱币"万历通宝"。
    M7 位于发掘区Ⅰ区的西南部,T0404中部,东邻M6,开口于第②层下,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单棺墓。南北向,方向3°。墓圹南北长2.96 米,东西宽1.12 ~ 1.34米, 墓口距地表深0.5 米, 墓底距墓口深0.8 米。内填花土,土质疏松。
    内置单棺, 棺木已朽, 棺长1.9 米,宽0.5 ~ 0.6 米,残高0.1 米,棺内骨架保存较完整,头北脚南,面向东,仰身直肢葬, 性别为男性。
    随葬品半釉陶罐(M7:1)1 件位于棺木的北侧、铜钱(M7:2)13 枚呈"S"状分布于棺内。

    随葬品
    该墓仅出土1 件器物,器形为陶罐。另出土铜钱13 枚。
    1. 半釉陶罐1 件。标本M7:1, 残,轮制。敞口,圆唇,短颈,丰肩,弧腹,下腹弧收外曲,平底,褐红色粗胎,胎质疏松。器口至腹部施酱色釉,有滴釉现象。器体内外见明显的修坯旋痕及窑裂。口径8.5、最大腹径12.1、底径6.6、高11.5 厘米(图八,4)。
    2. 铜钱13 枚。能辨识的有"至道元宝"1枚、"天圣元宝"1 枚、"永乐通宝"1 枚。
    M33 位于发掘区Ⅰ区的东南部,T0502东部,开口于第②层下,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单棺墓,南北向,方向0°。墓圹南北长1.88 米,东西宽0.8 ~ 1.0 米,墓口距地表深0.6 米,墓底距墓口深0.6 米。内填花土,土质疏松。
    内置单棺,棺木已朽,棺长1.7 米,宽0.54 ~ 0.7 米,残高0.2 米, 棺内骨架保存较完整,头北脚南,面向西,仰身直肢葬,为女性。
    随葬品铜簪(M33:1)1 件位于头骨北侧,铜钱(M33:2)1 枚位于头骨东侧。
    随葬品
    该墓仅出土铜饰1 件,另出土铜钱1 枚。
    1. 铜簪1 件。标本M33:1,残,蘑菇首状簪首,圆柱形簪体,尾部残断。簪首最大径1.3 厘米,残长3.4 厘米(图九,8)。
    2. 铜钱"万历通宝"1 枚。
    (三)双棺墓
    6 座。皆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墓。编号为M14、M15、M22、M26、M28、M49。选取M14、M22 介绍如下:
    M14 位于发掘区Ⅰ区的中南部,T0503南部,东邻M12,开口于第②层下,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双棺墓,方向5°,南北向。墓圹南北长2.96 米,东西宽2.5 米,墓口距地表深0.7 米,墓底距墓口深1.0 米。内填花土,土质疏松。
    内置双棺,棺木已朽,东棺长1.94米,宽0.68 ~ 0.86 米,残高0.3 米,棺内骨架保存较完整,头北脚南,面向西,仰身直肢葬,为男性;西棺长1.76 米,宽0.52 ~ 0.58 米,残高0.3 米,棺内骨架保存较完整,头北脚南,面向西,仰身直肢葬,为女性(图一〇)。
    东棺出土半釉瓷罐(M14:3)1 件位于东棺北部外侧,铜钱(M14:1)5 枚、鎏金银簪(M14:2)位于东棺两大腿骨中部;西棺出土半釉陶罐(M14:4)1 件位于棺木北部外侧。
    随葬品
    该墓出土器物3 件。其中半釉陶罐1 件、半釉瓷罐1 件,鎏金银簪1 件。另出土铜钱5 枚。
    1. 半釉陶罐1 件。标本M14:4, 残,轮制。直口,方圆唇,束颈,折肩,弧腹,下腹内曲弧收,平底,褐红色粗胎,胎质疏松,略变形。口至腹部施绿釉,釉层稀薄。器体见明显的修坯旋痕。口径8.6、最大腹径17.7、底径8.3、高11.9 厘米(图一一,2)。
    2. 半釉瓷罐1 件。标本M14:3, 完整,轮制。直口,方唇,短颈,溜肩,弧腹,下腹弧收,平底,假圈足,灰褐色胎,胎质坚硬,下腹沾有窑渣一周。器表仅颈、肩部施酱色半釉,器内满釉。器体修坯规整。外底中部印一反"充"字,阳文,字体不规范。口径8.7、最大腹径11.1、足径6.3、高10.7 厘米(图一一,1)。
    3. 鎏金银簪1 件。标本M14:2, 残,盔式簪首,四棱形簪体,尾部残断缺失,簪首局部见鎏金,簪体上部有阴刻"新楼"二字。残长7.6、宽0.2 ~ 0.7 厘米(图九,4)。
    4. 铜钱5 枚。皆为明代钱币"天启通宝"。
    M22 位于发掘区Ⅰ区的东北部,T0605中部偏北,东南邻M23,开口于第②层下,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双棺墓,南北向,方向0°。墓室中部有一盗洞。墓圹南北长2.8米,东西宽1.6 米,墓口距地表深0.5 米,墓底距墓口深1.0 米。内填花土, 土质疏松。
    内置双棺,棺木已朽,东棺长2.0 米,宽0.58 米,残高0.1 米,棺内骨架残留少量下肢骨,头北脚南,直肢,为男性;西棺长1.94 米,宽0.6 米,残高0.1 米,棺内骨架残留少量下肢骨,头北脚南,曲肢,为女性。
    东棺出土铜钱8 枚(M22:1)位于下肢骨东南部;西棺出土铜钱30 枚(M22:2)位于下肢骨中间。

 

    随葬品
    该墓东、西棺仅出土铜钱38 枚。锈蚀严重,部分残碎。能辨清钱面的有唐代钱币"开元通宝"1 枚、"乾元重宝"1 枚;北宋钱币"天圣元宝"3 枚、"绍圣元宝"1枚;金代钱币"大定通宝"1 枚;明代钱币"永乐通宝"1 枚、"弘治通宝"8 枚。
    (四)三棺墓
    5 座。皆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墓。编号为M12、M13、M23、M31、M32。选取M12、M13、M31 介绍如下:
    M12 位于发掘区Ⅰ区的中南部,T0502的北部,西邻M14,开口于第②层下,为长方形竖穴土圹三棺墓。南北向,方向3°。墓圹南北长2.84 米,东西宽2.16 ~ 2.64米,墓口距地表深0.5 米,墓底距墓口深0.74 米。内填花土,土质疏松。
    内置三棺,棺木已朽,东棺长2.04 米,宽0.6 ~ 0.74 米,残高0.1 米,棺内骨架保存较差,头北脚南,面向上,仰身直肢葬,为男性。棺底铺有草灰。中棺长1.72 米,宽0.67 米,残高0.1 米,棺内骨架保存较好,头北脚南,面向上,仰身直肢葬,为女性。棺底铺有草灰。西棺长1.94 米,宽0.5 ~ 0.64 米,残高0.1 米,棺内骨架保存较差,头北脚南,面向上,仰身直肢葬,为女性。棺底铺有草灰。
    东棺出土红陶罐(M12:2)1 件位于东棺北侧;西棺出土红陶罐(M12:1)1 件位于西棺北侧、铜钱(M12:3)8 枚位于西棺头骨东侧、铜簪(M12:4)1 件位于西棺头骨东侧、骨簪(M12:5)1 件位于西棺内。
    随葬品
    该墓出土器物4 件。其中红陶罐2 件,骨簪1 件,铜簪1 件。另出土铜钱8 枚。
    1. 陶罐2 件。标本M12:1, 残,轮制。直口,方圆唇,短颈,丰肩,弧腹,下腹弧收外曲,隐圈足,砖红色粗胎,胎质疏松。器体内外见明显的修坯旋痕。口径9.6、最大腹径12.2、底径5.7、高12.2 厘米(图八,6);标本M12:2, 残,轮制。敛口,方唇,短颈,丰肩,弧腹,下腹弧收外曲,平底,褐红色粗胎,胎质疏松。器口至上腹部施青绿釉浆水。器体内外见明显的修坯旋痕。口径8.4、最大腹径12.5、底径6.8、高12.6 厘米(图八,5)。
    2. 铜簪1 件。标本M12:4,残,蘑菇首状簪首,圆柱形簪体,尾部尖锐。簪首最大径1.3 厘米,残长3.4 厘米(图九,7)。
    3. 骨簪1 件。标本M12:5,残,球状簪首,圆柱形簪体,尾部残断,颈部略细,刻螺纹状弦纹六周。残长3.8 厘米,直径0.6厘米(图九,5)。
    4. 铜钱8 枚。皆为明代钱币"嘉靖通宝"。
    M13 位于发掘区Ⅰ 区的中部,T0504中部,东邻M16,开口于第②层下,为长方形竖穴土圹三棺墓,南北向,方向0°。墓圹南北长2.8 米,东西宽2.76 米,墓口距地表深0.3 米,墓底距墓口深1 ~ 1.3 米。内填花土,土质疏松。
    内置三棺,棺木已朽,东棺长2.0 米,宽0.5 ~ 0.6 米,残高0.1 米,棺内骨架保存较完整,头北脚南,面向西,仰身直肢葬,为男性;中棺长2.0 米,宽0.4 ~ 0.5米,残高0.1 米,棺内骨架保存较完整,头北脚南,面向上,仰身直肢葬,为女性;西棺长2.2 米,宽0.5 ~ 0.6 米,残高0.2 米,棺内骨架保存较完整,头北脚南,面向上,仰身直肢葬,为女性(图一二)。
    东棺出土半釉陶罐(M13:4)1 件,位于东棺北侧;中棺出土铜钱(M13:2)1 枚位于头骨东侧、瓷碗(M13:3)1 件位于棺木北侧;西棺出土铜钱(M13:1)1 枚位于臂骨东部、半釉陶罐(M13:5)1 件位于棺木北侧。
    随葬品
    该墓出土器物3 件。其中半釉陶罐2 件,瓷碗1 件。另出土铜钱2 枚。
    1. 半釉陶罐2 件。标本M13:4, 残,轮制。直口,方唇,束颈,折肩,弧腹,下腹弧收,平底,褐红色粗胎,胎质疏松。器口至腹部施绿釉,釉薄,光亮,有滴釉现象。器体内外见明显的修坯旋痕。口径9.6、最大腹径11.4、底径8.1、高12.4厘米(图八,8);标本M13:5, 残,轮制。直口,方唇,束颈,折肩,弧腹,下腹弧收,平底,褐红色粗胎,胎质疏松。器口至腹部施酱色釉,釉薄,光亮。器体内外见明显的修坯旋痕。口径10、最大腹径11.3、底径7.8、高12.2 厘米(图八,9)。
    2. 青花缠枝莲纹碗1件。标本M13:3,残,敞口,深弧腹,平底下凹,圈足,灰白胎,胎质坚硬,通体施灰青色釉。器表饰青花缠枝莲纹;器内底饰青花团形莲花纹,口饰几何纹。器表及底部见九处锔钉孔。底部残,有方形青花图记款。口径12.3、足径6.2、高6.8 厘米(图七,2)。
    3. 铜钱2 枚。皆为明代钱币。西棺出土"泰昌通宝"1 枚;中棺出土"万历通宝"1枚。
    M31 位于发掘区Ⅰ区的东南部,T0604东南部,西邻M29,开口于第②层下,为长方形竖穴土圹三棺墓,南北向,方向10°。墓圹南北长3.08 米,东西宽2.34 ~ 2.72 米,墓口距地表深0.6 米,墓底距墓口深1.4 米。内填花土,土质疏松。
    内置三棺,棺木已朽,东棺长1.84米,宽0.46 ~ 0.52 米,残高0.2 米,棺内骨架保存较完整,头北脚南,面向东,仰身直肢葬,为女性;中棺长1.83 米,宽0.62 ~ 0.74 米,残高0.2 米,棺内骨架保存较完整,头北脚南,面向上,仰身直肢葬,为男性;西棺长1.86 米,宽0.6 ~ 0.68 米,残高0.2 米,棺内骨架保存较完整,头北脚南,面向上,仰身直肢葬,为女性。
    中棺出土半釉陶罐(M31:2)1 件位于棺木北侧、铜钱(M31:3)1 枚位于左臂骨东侧;西棺出土半釉陶罐(M31:1)1 件位于棺木北侧。
    随葬品
    该墓出土器物2 件。皆为半釉陶罐。另出土铜钱1 枚。
    1. 半釉陶罐2 件。标本M31:1, 残,轮制。直口,方唇,束颈,丰肩,弧腹,下腹弧收外曲,平底,褐红色粗胎,胎质疏松。器口至腹部施绿釉,釉薄,光亮,有滴釉现象。器体内外见明显的修坯旋痕。口径8.6、最大腹径12.2、底径7.7、高11.9 厘米(图一一,4);标本M31:2, 残,轮制。敞口,圆唇,短颈,丰肩,弧腹,下腹弧收外曲,平底,褐红色粗胎,胎质疏松。器口至腹部施青绿釉浆水。器体内外见明显的修坯旋痕。口径8.9、最大腹径12、底径5.8、高12 厘米(图一一,5)。
    2. 铜钱1 枚。北宋钱币"元祐通宝"1枚。

    (五)四棺墓
    2 座。皆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墓。编号为M16、M30。选取M30 介绍如下:
    M30 位于发掘区Ⅰ区的中东部,T0604西部, 东邻M27, 开口于第② 层下,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四棺墓。南北向,方向15°。墓圹南北长2.44 ~ 2.62 米,东西宽2.84 ~ 3.2 米,墓口距地表深0.6 米,墓底距墓口深1.42 米。内填花土,土质疏松。
    内置四棺,棺木已朽,由东向西排列分别编成1 ~ 4 号棺。1 号棺棺长1.62 米,宽0.5 ~ 0.6 米,残高0.2 米,棺内骨架保存较差,头北脚南,面向上,仰身直肢葬,为男性;2 号棺棺长1.7 米,宽0.46 ~ 0.74米,残高0.2 米,棺内骨架保存较差,头北脚南,面向上,仰身直肢葬,为女性;3号棺棺长1.76 米,宽0.6 ~ 0.8 米,残高0.2米,棺内骨架保存较差,头北脚南,面向上,仰身直肢葬,为女性;4 号棺棺长2.1 米,宽0.38 ~ 0.44 米,残高0.2 米,棺内骨架保存较差,头北脚南,面向上,仰身直肢葬,为女性(图一三)。
    3号棺出土骨簪(M30:2)1 件位于头骨北侧、铜钱(M30:3)8 枚位于脊椎骨西侧;4 号棺出土铜簪(M30:1)1 件位于头骨北部;2 号棺出土铜簪(M30:4)1 件位于头骨东北部、半釉陶罐(M30:5)1 件位于棺木北侧。
    随葬品
    该墓出土器物4 件。其中半釉陶罐1 件,骨簪1 件,铜簪2 件。另出土铜钱8 枚。
    1. 半釉陶罐1 件。标本M30:5, 残,轮制。直口,方圆唇,束颈,丰肩,弧腹,下腹弧收外曲,平底略凹,褐红色粗胎,胎质疏松。器口至腹部施绿釉浆水,局部脱落。器体内外见明显的修坯旋痕。口径8.3、最大腹径12.9、底径7、高12.4 厘米(图一一,3)。
    2. 铜簪2 件。标本M30:1,残,蘑菇首状簪首,圆柱形簪体,尾部残断。簪首最大径1.2 厘米,残长5.9 厘米(图九,2);标本M30:4,残,蘑菇首状簪首,圆柱形簪体,尾部尖锐。簪首最大径1.2 厘米,残长10.2 厘米(图九,3)。
    3. 骨簪1 件。标本M30:2,残,球状簪首,圆柱形簪体,尾部尖锐。簪首直径0.7 厘米,残长6.1 厘米(图九,6)。
    铜钱8 枚。锈残。皆为明代钱币。有"嘉靖通宝"6 枚、"万历通宝"2 枚。
    二、清代墓葬
    清代墓葬共发掘29 座,可分为单棺墓、双棺墓、三棺墓。分类介绍如下。
    (一)单棺墓
    13 座。皆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墓。编号为M8、M18、M19、M24、M25、M36 ~ M38、M40、M48、M50 ~ M52。选取M36 介绍如下:M36 于发掘区Ⅱ区的中西部,T0104 北部,东北邻M37,开口于第②层下,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单棺墓。南北向,方向40°。墓圹南北长2.34 米,东西宽0.8 ~ 0.92 米,墓口距地表深0.8 米,墓底距墓口深0.5 米。内填花土,土质疏松。
内置单棺,棺木已朽,棺长1.74 米,宽0.5 米,残高0.2 米, 棺内骨架保存较完整,头北脚南,面向上,仰身直肢葬,为男性。棺木底部铺垫有一层青灰。
出土半釉陶罐(M36:1)1 件位于棺木北侧。
    随葬品
    该墓仅出土1 件器物。另出土铜钱1 枚。
    1.半釉陶罐1件。标本M36:1, 残,轮制。敞口,圆唇,短颈,丰肩,弧腹,下腹弧收外曲,平底,褐红色粗胎,胎质疏松。器口至腹部施绿色釉,有滴釉现象。器体内外见明显的修坯旋痕及窑裂。口径9、最大腹径11.8、底径7、高11.4 厘米(图一一,6)。
    2. 铜钱为清代钱币"康熙通宝"1 枚。

    (二)双棺墓
    15 座。皆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墓。编号为M1、M3 ~ M5、M10、M11、M15、M17、M29、M35、M39、M43、M45 ~ M47。选取M1、M11、M39 介绍如下:
    M1 位于发掘区Ⅰ区的西南部,T0401中部, 北邻M3, 开口于第② 层下, 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双棺墓。南北向,方向355°。墓圹南北长2.42 ~ 2.62 米,东西宽1.36 ~ 1.5 米,墓口距地表深0.6 米,墓底距墓口深0.3 米。内填花土,土质疏松。
    内置双棺,棺木已朽,东棺长1.72 米,宽0.5 米,残高0.1 米,棺内骨架保存较完整,头北脚南,面向东,仰身直肢葬,为男性,东棺底部铺垫木碳;西棺长1.75米,宽0.38 ~ 0.52 米,残高0.1 米。棺内骨架保存较完整,头北脚南,面向上,仰身直肢葬,为女性,西棺底部铺炉渣。另外在墓圹东北壁上距墓口约0.65 米处有一小壁龛,壁龛高0.15 米,宽0.22 米,进深0.2 米,壁龛内放置有一件瓷罐。
    东棺出土半釉陶罐(M1:2)1 件位于东棺北侧的墓圹东北壁、铜钱(M1:4)1 枚位于肋骨中部;西棺出土半釉陶罐(M1:1)1 件位于西棺北侧、铜镯(M1:3)1 件位于西指骨部。

    随葬品
    该墓出土3 件器物。其中半釉陶罐2 件,铜镯1 件。另出土铜钱1 枚。
    1. 半釉陶罐2 件。标本M1:1,残,轮制。直口,方唇,束颈,筒形腹,下腹弧收,平底,褐红色粗胎,胎质疏松。器口至上腹部施青绿色釉,有滴釉现象。器体内外见明显的修坯旋痕。口径11、最大腹径10.3、底径7.5、高12 厘米(图八,1);标本M1:2,残,轮制。直口,方唇,束颈,筒形腹,下腹弧收,平底,褐红色粗胎,胎质疏松。器口至上腹部施青绿色釉。器体内外见明显的修坯旋痕。口径10.7、最大腹径10.8、底径7.6、高11 厘米(图八,2)。
    2. 铜镯1 件。标本M1:3,锈残,扁条状镯体环形对接。直径7.5 厘米(图九,1)。
    3. 铜钱为清代钱币"康熙通宝"1 枚。
    M11 位于发掘区Ⅰ区的中西部,T0404南部,开口于第②层下,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双棺墓。南北向,方向0°。墓圹南北长2.9 ~ 3.06 米,东西宽2.02 ~ 2.26 米,墓口距地表深0.8 米, 墓底距墓口深1.0米。内填花土,土质疏松。
    内置双棺, 棺木已朽, 东棺长1.9 米,宽0.8 米,残高0.3 米,棺内骨架凌乱,性别、葬式不明;西棺长1.84 米,宽0.76 ~ 0.8米,残高0.3 米。棺内骨架凌乱,性别、葬式不明。
    东棺出土半釉陶罐(M11:2)1 件位于东棺内北部;西棺出土青花瓷罐(M11:1)1 件位于西棺北侧。
    随葬品
    该墓仅出土器物2 件。
    1. 半釉陶罐1 件。标本M11:2,残,轮制。敞口,方唇,束颈,溜肩,筒形腹,下腹弧收,平底,褐红色粗胎,胎质疏松。器口至腹部施青绿色釉,有滴釉现象。器体内外见明显的修坯旋痕,口、腹部沾有窑渣。口径11.3、最大腹径11、底径7.6、高12.5 厘米(图八,7;照片七)。
    2. 青花花蝶纹罐1 件。标本M11:1,完整,轮制。直口,圆唇,短颈,丰肩,弧腹,下腹弧收近底外曲,平底略凹,隐圈足,灰褐色胎,胎质坚硬。器内外施青白釉,釉色莹润、光亮,足底刮釉露胎。器体内外见明显的修坯旋痕及胎接痕一周。主体饰青花花卉、蝶、石纹,颈、肩部分别饰草叶纹及变形莲瓣纹各一周。口径6.4、最大腹径13、底径8.2、高12.7 厘米(图一四;照片八)。
    M39 位于发掘区Ⅰ区的西北部,T0406的东南部,西南邻M38,开口于第②层下,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双棺墓,东西向,方向255 °。墓圹东西长3.12 米,南北宽1.6 ~ 1.8 米,墓口距地表深0.8 米,墓底距墓口深0.7 米。内填花土,土质疏松。
    内置双棺,棺木已朽,南棺长2.18 米,宽0.72 ~ 0.8 米,残高0.35 米,棺内骨架保存稍好,头西脚东,面向上,仰身直肢葬,为女性。底部铺有草灰。北棺长2.04米,宽0.5 ~ 0.6 米,残高0.35 米,棺内骨架保存稍好,头西脚东,面向上,仰身直肢葬,为男性。底部铺有草灰。
    北棺出土墓志方砖(M39:1)1 块位于北棺北侧、铜钱(M39:2)2 枚位于北棺内盆骨部。
    随葬品
    该墓出土墓志方砖1 块。另出土铜钱2 枚。
    1.墓志方砖1 块。标本M39:1,残损,泥质灰陶,青灰色,平面呈正方形,边长42.5 厘米,厚6 厘米。墓志正面上部有一梯形阴刻线框,下连一方形阴刻线框,正面线框内阴刻铭文字共计19 个。梯形线框内阴刻楷书铭文"江南高氏之墓"6 字,右左横读。方形阴刻线框内阴刻楷书3 列,中间列为"庚山甲向兼夘酉分金"9 字;左列为"妣高门李氏"5 字;右列为"考高骥字濬卿"6 字。阴刻字口较深,刀锋犀利,阴刻线框及刻字均描以朱砂红色。中间列刻字稍大于左、右两列。墓志背面有一正方形阴刻线框,框内有竖向细刻线15 条,并有朱砂写就朱红色楷书铭文15 列。由右至左1、3 ~ 15 列铭文写就在阴刻线上。第15 列写就在线框内。其中铭文第1、2、4、6、8、10、12、14、15列是由上至下顺序写就 ;第3、5、7、9、11、13 是由下向上倒置写就。全文约352字,满列9 ~ 30 字不等。由右至左第1 列铭文为"□□□□□□□□□□□□墓志"14字 ;第2列铭文为"大清国顺天府□□□□□□□□□孝男富□□□□□□□□□□□□"30 字;第3 列铭文为"上□□□□□□□□□□□□□□□□□□□□□□□□□□□"28 字;第4 列铭文为"二月二十□□□□□□ □□熙□申年五月二十五日酉时妣奉天府"28 字;第5 列铭文为"□□□□□七十二岁生于□□□□十七年七月十三日"23 字;第6 列铭文为"□□年十月十五日辰时□□新城南门□□□□地方卜□□之阳"27 字;第7 列铭文为"占元□□□□□□□□□□□□□□□□有九□□□□□□"26 字;第8 列铭文为"□□□□呈府七元君位下□到木山人□哀至□□□至白□□□"27 字;第9 列铭文为"□□□□□武上□□天□至□录中□□□□□□□□□□□"26 字;第10 列铭文为"□通诚远意□□□□□□信□□□中光□□至内□□陈周门四"27 字;第11 列铭文为"□墓□□□□□□□□□□□□□□□□□□□□□□□□□"27 字;第12 列铭文为" □ □ □ □ □ □ □ □ □□□□□□□□□□□□□□□□真□向"27字;第13 列铭文为"□□□□□□□ □□祈保□□□□□□……";第14 列铭文为"康熙四十一年九月□孝□高□□□立"16 字;第15 列铭文为"婿张奎□□□□□□"9 字(照片九)。
    2. 铜钱为清代钱币"康熙通宝"2 枚。
    (三)三棺墓
    1 座。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墓。编号为M44。
    M44 位于发掘区Ⅱ区的东北部,T0207东南部, 北邻M45, 开口于第② 层下,为长方形竖穴土圹三棺墓。南北向,方向210 °。墓圹南北长2.5 米, 东西宽2.3 ~ 2.78 米,墓口距地表深0.5 米,墓底距墓口深0.92 米,内填花土,土质疏松。
    内置三棺,棺木已朽,东棺长1.7 米,宽0.5 ~ 0.54 米,残高0.1 米,棺内骨架保存较差,头南脚北,面向上,仰身直肢葬,为女性。棺底铺有青灰。中棺长1.9 米,宽0.6 ~ 0.72 米,残高0.1 米,棺内骨架保存较差,头南脚北,面向上,仰身直肢葬,为女性。棺底铺有青灰。西棺长1.94 米,宽0.6 ~ 0.64 米,残高0.1 米,棺内骨架保存较差,头南脚北,面向上,仰身直肢葬,为男性。棺底铺有青灰。
    东棺出土黑釉瓷罐(M44:1)1 件位于东棺南侧、铜钱(M44:4)1 枚位于东棺内盆骨下部;中棺出土半釉陶罐(M44:2)1 件位于中棺南侧;西棺出土白釉瓷罐(M44:3)1 件位于西棺南侧。
    随葬品
    该墓仅出土器物3 件。其中半釉陶罐1 件,瓷罐2 件。另出土铜钱1 枚。
    1. 半釉陶罐1 件。标本M44:2,残,轮制。直口,方唇,束颈,筒形腹略鼓,下腹弧收,平底,褐红色粗胎,胎质疏松。器口至上腹部施酱色釉,有滴釉现象。器体内外见明显的修坯旋痕,口部见椭圆形窑粘痕两处。口径10.6、最大腹径10.9、底径7、高11.1 厘米(图一一,8)。
    2. 瓷罐2 件。
    黑釉瓷罐1 件。标本M44:1, 完整,轮制。直口,圆唇,短颈,溜肩,弧腹,下腹弧收外曲,平底,隐圈足,灰褐色胎,胎质坚硬。器体饰一层白色化妆土,器口至下腹部施黑釉,器内施黑色釉浆水,底内沾有窑渣。器底见一半圆形刻划纹。口径9.3、最大腹径11.9、足径7.2、高12.6 厘米(图一一,7)。
    白釉瓷罐1 件。标本M44:3, 完整,轮制。直口,方唇,短颈,溜肩,弧腹,下腹弧收,平底,隐圈足,灰褐色胎,胎质坚硬。器体饰一层白色化妆土,胫底露胎,器口至下腹部施白釉,釉层表面有细密开片纹,器内施酱褐色釉浆水,底内沾有窑渣。器体修坯规整,底足有三块椭圆形化妆土痕。口径7.3、最大腹径10.1、足径6、高13.1 厘米(图一一,9;照片十)。
    3. 铜钱1 枚,为清代钱币"康熙通宝"。
    三、结 语
    M2 出土陶罐与北京射击场明代墓葬M86 出土陶罐(M86:1)形制相似①,且出土明代铜钱"万历通宝";M7 出土明代铜钱"永乐通宝",且出土陶罐与北京射击场明代墓葬M76 出土陶罐(M76:1)形制相似②;M12 出土陶罐与北京射击场明代墓葬M97 出土陶罐(M97:1)形制相似③,且出土明代铜钱"嘉靖通宝";M14 出土明代陶罐与北京射击场明代墓葬M34 出土陶罐(M34:1)形制相似④,有明代铜钱"天启通宝";M13 出土的陶罐(M13:5)与海淀东升乡明代墓葬M14 出土陶罐(M14 :1)形制相似⑤,且出土明代铜钱"万历通宝"、"泰昌通宝";M33 有明代铜钱"万历通宝";M22 出土铜钱最晚时间为明代 "弘治通宝" ;M30 出土明代铜钱"嘉靖通宝"、"万历通宝",且出土陶罐与北京射击场明代墓葬M76 出土陶罐(M76:1)形制相似⑥;M31 出土宋钱,且出土陶罐(M31:1)与北京射击场明代墓葬M10 出土陶罐(M10:4)形制相似⑦。以上墓葬均为明代墓葬。
    M27、M34 均为六角龟形砖室结构,据相关研究⑧,可知其不是墓葬,而是明堂。明堂M27 出土墓志方砖上的字迹已经不能辨识,而出土器物也缺乏判定时代的依据,因此仅据M27 周围的墓葬为明代墓葬,推测M27 时代也是明代。明堂M34 出土宋、金铜钱,且出土了具有明代中期典型特征的青花松竹梅石纹碗,因此判断其时代为明代中晚期。
    M1 出土陶罐与北顶娘娘庙东侧清代墓葬M15 出土的陶罐(M15:5)形制相似⑨,且出土有"康熙通宝",M36、M44 也出土有清代铜钱"康熙通宝",均为清代墓葬。M39 出土墓志,为康熙年间墓葬。
    本次发掘清理52 座明、清时代古墓葬。墓葬种类较为全面。通过对通州区梨园镇半壁店明、清墓葬的发掘,使我们对该地区明清墓葬的形状、结构、特点有了一定的认识,并对该地区丧葬习俗有了一定的了解,为进一步研究该地区的社会发展状况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①④⑦北京市文物局、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编著:《北京奥运场馆考古发掘报告》,科学出版社,2007年11 月,第612 页。
    ②③⑥北京市文物局、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编著:《北京奥运场馆考古发掘报告》,科学出版社,2007年11 月,第610 页。
    ⑤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北京市海淀区东升乡明清墓葬发掘简报》,《北京文博文丛》2013 年第2 辑。
    ⑧崔学谙:《明清砖穴综述》,载于《首都博物馆文集》,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92 年。
    ⑨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北京市朝阳区北顶娘娘庙东侧墓葬发掘报告》,《北京文博》2009 年第3 期。

发掘:于 璞 刘风亮 曾祥江
摄影:王殿平 于 璞
修复:古艳兵
绘图:刘晓贺
执笔:于 璞 刘风亮 曾祥江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