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金《武德将军幢记》相关问题再辨

时间:2014-8-19 11:24:22
】【打印】 【关闭

王玉亭

    《东北史地》年初①发表了署名马垒的一篇文章,即《龙泉雾金代武德将军尊胜经幢考》(以下简称"马文"),对于现存于北京门头沟区龙泉务村村委会院内的金代武德将军经幢作了研究。文章虽有一些考释性的论说,但是,在许多方面都还存在着因理解上的偏差而产生的判断失误,对于此幢,特别是对于"马文"的错断,笔者认为有再辩说的必要,故再作文如此,请方家指教。因《北京辽金史迹图志(下)》②(以下简称《图志(下)》)对于此幢命名为较为简洁的"武德将军幢记"六字,故笔者即以此称之。
    一、幢主的身份问题
    武德将军幢是子为父所立,幢主是金代一位低级官吏,因为石刻字迹漫漶,所以失去其名姓,姑且以"幢主"称之。在"武德将军"这一官职上,"马文"在理解上出现了失误,所以基于此的考释都成为缘木刻舟之举,这也是笔者提出商榷意见的主要目的。概而言之,金代的武德将军不是实职,而是武散官,这一点《图志( 下)》③已经正确说明,可惜"马文"没有重视。金代武散官,是部分官员的某一阶段的官品,是武资,这一点《金史》交代得很清楚,即《百官一》所记的武散官自正三品以下有34 阶,"正六品上曰武节将军,下曰武德将军。"④散官是散官,实职是实职,不可混淆。幢主的武散官是六品下的武德将军,实职是一系列的"监当官"。具体地说,幢主经历过某商酒监、中京麴院监、德州麴酒监等等,这些才是他的实职。对于金代的监当官,关树东先生有专文论述,对于监当官的身份关先生考证云:"金代主要由武资官担任的监当官,总体上属于低级官员群体。"⑤武德将军就是这种"武资官"。单凭一个"武德将军"这种"武资官"名,绝不会断定出他"是一位在中都政界影响较大的历史人物",也不能据此判定他"在征讨叛贼战争中表现出来的一身正气,奋勇杀敌的精神,以及在战场上的远见卓识和超强的领导能力……"。另外,幢文所称"慷慨大度"也不是指向幢主,而是述说其父"六宅使君"。观察幢主的所历官职,可以说他跟战场根本就没沾边。所以由此而得出的"适逢辽末金初(于)乱世,武德将军也许在金灭辽及其他的战争中扮演过重要角色"的结论,也是失当的。发生这种失误的主要原因是"马文"对于金代官制理解有误所致。
    二、武德将军幢出现另外几个官称的分析
    《图志(下)》、"马文"对于武德将军幢的文字释读各有所得,但是,在官名上都有理解上的偏差,如,《图志(下)》把"南染院使"误释为"南沛院使";对于"皇城使"处没有辨出。"马文"错将"六宅使"释读为"六宅佛"。
    皇城使、染院使、六宅使等"诸司使"都出自唐末五代制,阎步克先生认为:"唐后期职事官持续、剧烈地品位化,最终导致了省部监寺体系的整体性变质,在宋初变质为一套'本官'序列"⑥,宋代在元丰改制前诸司使的武官都作武官转迁之序,⑦在辽代也大量保留,同样作为武官"本品"使用(笔者有《辽朝官员的本品、使职与阶等问题再探》,待刊)。在官制上,许多方面金袭辽制,所以在官称上也存在着"诸司使"。按照《金史》里的记载,部分诸司使为职事官。如宣徽院属司、太府监、少府监、兵部等。⑧
    "马文"将六宅使的"六宅"理解为佛教"六斋",明显是错误的,显然是受自己释读"承父六宅佛"的错误引起的,在这一点上,《图志(下)》的释读为"六宅使"是正确的。
    尽管石刻字迹漫漶且残缺不全,但是也可以分析出幢主的简单历官情况,即:幢主的烈考的官为"六宅使",幢主"承父之六宅使"荫,授为("荫授"二字为《图志(下)》释出)某官,是为其初仕;接着,幢主历经几任监当官,如某商酒监、中京麴院监、德(或为儒)州麴酒监等,某年转迁为皇城使,特加某某将军,⑨任满,授南染院使,迁武德将军。
    从武德将军幢刻文看,其最后获得的武散官是武德将军,与这个武资相伴的是皇城使;其上一阶武散官或为武义将军,与之相伴的是南染院使。
    三、武德将军幢的性质问题
    第一,此幢是一座陀罗尼经幢,具体地说是一座"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幢"。有文字的部分是幢体,幢体八面,两面镌刻汉字,六面镌刻梵文经文。
    第二,"马文"对于武德将军幢被命名为"墓幢"有所质疑,笔者认为此幢完全可以命名为墓幢。其八面经文,两面为汉字,是典型"前经后记"的形式,这种形式与辽代墓幢同出一辙。⑩另外,有关幢主的文字内容与一般墓志铭毫无二致,就是说,立幢人在经幢上镌刻了一篇完整的墓志。这一墓志交代了主人的出身和家世,重点对于主人荫授得官、武资转迁、监当官的经历等作了详述;最后,还如辽代墓志铭一样刻意撰写了古意很浓的"铭","马文"错把"铭"这个部分说成是"幢后附古诗一首赞其高行"。
    关于"墓幢",《图志(上)》在《概说》中有说明,[11]但是,这一说明只是从塔与幢的区别的角度来判断的,在此,笔者以为,经幢兼刻有墓志的更符合"墓幢"这一定义。这种"立幢述记"的形式与辽代极其相似,笔者推测,这座幢本来就立在这位武德将军的墓边,一方面起到墓表的作用,一方面又有尘霑影覆、灭罪生天[12]的功效。
    ①《东北史地》2013 年第1 期。
    ②③梅宁华主编:《北京辽金史迹图志(下)》,北京燕山出版社,2004 年7 月,第95 页。
    ④《金史》,中华书局,1975 年7 月第1 版,第1221-1222 页。
    ⑤刘宁、张力主编:《辽金历史与考古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下)》,辽宁教育出版社,2012年5 月,第693 页。周峰的《金代酒务官初探》(《北方文物》,2000 年第2 期)对于金代酒务官有专论。
    ⑥阎步克:《中国古代官阶制引论》,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 年1 月,第299 页。
    ⑦参见《宋史》(中华书局,1977 年11 月)第4029-4038 页;龚延明《宋代官制词典》(中华书局,1997 年4 月)之《宋代官制总论》部分。
    ⑧《金史》,中华书局,1975 年7 月第1 版,第1256-1289 页。
    ⑨《北京辽金史迹图志(上)》(梅宁华主编,北京燕山出版社,2003 年9 月),第248-249 页拓片图,此处模糊不清,但字间距约为四字,"马文"错断为"武德将军"。
    ⑩向南:《辽代石刻文编》,河北教育出版社,1995 年4 月,第1 页。
    [11]《北京辽金史迹图志(上)》,北京燕山出版社,2004 年7 月,第2 页。在刘淑芬《灭罪与度亡--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幢之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 年9 月)一书中有墓幢之专论,见第122-196 页。
    [12]《辽代石刻文编》,河北教育出版社,1995年4 月,第538 页。

(作者为内蒙古赤峰巴林左旗政协文史委主任)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