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北京市大兴区高米店北齐、唐、明、清墓葬发掘简报

时间:2014-6-19 10:47:34
】【打印】 【关闭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

    为配合北京市大兴区新城北区19 号地、20 号地开发建设,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在大兴区文物管理所协助下,于2008年10 月10 日~ 11 月23 日对前期考古勘探发现的古代墓葬、遗址等进行了考古发掘。发掘地点位于北京市大兴区黄村镇高米店村,发掘区北邻乐园路,南邻金星路,东邻京开高速,西邻兴华大街。地理位置为东经116° 19′ 48.02″、北纬39° 45′ 49.65″,海拔高度46 米(图一)。此次发掘北齐墓葬1 座、唐代墓葬9 座、明代墓葬6 座、清代墓葬13 座;此外还发掘了唐代窑址2 座、清代房址6 座。现将此次发掘的墓葬简报如下。

图一 发掘区位置示意图

    一、北齐墓葬
    (一)墓葬形制
    M1 为带墓道椭圆形竖穴土圹砖砌单室墓,由墓道、墓门、墓室三部分组成(图二;照片一)。坐北朝南,方向185°,开口于③层下。土圹底部南北总长5.6 米,东西宽1.2 ~ 2.94 米,墓口距地表深1.5 米,墓底距墓口深1.92 米。

图二 M1 平、剖面图 1 ~ 5. 陶罐 6. 白釉杯

    墓道位于墓室南端,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南北长2.04 米,东西宽1 ~ 1.2 米。墓道底面北部呈斜坡,南部设置台阶一级,台阶高1.2 米,宽0.43 米。
    墓门位于墓道北端,为拱券式,东西宽1.44 米,南北进深0.36 米,高1.2 米,上部用条形砖上下叠压平砌成墓门楼墙,现存残高16 层,共计高度0.8 米。墓门内封门砖共内外2 层。外层用平砖上下错缝平砌,共计19 层;内层共计10 层,其中第2、3、9、10 层为平砌层,1、4、5、8层为竖砌层,另6、7 层为"人"字形竖砌。

照片一 北齐M1

    墓室位于墓门北端,平面呈长方形,弧角,南北总长3.08 米,东西宽1.6 ~ 2.8米,内穹隆顶高2.24 米,外穹隆顶高2.52米,墓室周壁用长方形青砖"两平一竖"更替错缝砌制而成,墓壁高0.96 米,起券部分高1.55 米,墓顶上部较平,封顶部分采用长方形青砖斜竖逐渐券至顶部中心。墓室底部青砖平铺。用砖规格为:长0.3 米、宽0.15米、厚0.05 米。墓室内未见骨架。
    墓室内出土的随葬品有灰陶罐(M1:1 ~ M1:5) 位于墓室内,白釉杯(M1:6)位于墓室东北角。
    (二)出土随葬品
    该墓出土器物6 件。分陶、瓷两类。其中陶器5 件,器形为罐;瓷器1 件,器形为杯。

    陶罐5 件。皆泥质灰陶,轮制,器形规整。标本M1:1,盘口,束颈,丰肩,斜弧腹,下腹渐收,小平底,器表有明显的修坯旋痕,陶质较疏松,器身有裂痕,口径9.4 厘米、最大腹径13.1 厘米、底径6 厘米、高16.2 厘米(图三,1,照片二);标本M1:2, 残,敞口,卷沿,短束颈,丰肩,弧腹,下腹渐收,小平底,陶质较硬。口径6.8 厘米、最大腹径12 厘米、底径5.7 厘米、高11.4 厘米( 图三,5); 标本M1:3,完整,盘口,束颈,丰肩,斜弧腹,下腹渐收,小平底,器表有明显的修坯旋痕,陶质较硬。口径9.7 厘米、最大腹径13.6 厘米、底径6 厘米、高16 厘米(图三,3);标本M1:4, 残,盘口,束颈,丰肩,斜弧腹,下腹渐收,小平底,器表有明显的修坯旋痕,陶质较硬。口径9.2 厘米、最大腹径12.6 厘米、底径5.2 厘米、高15.5 厘米(图三,4);标本M1:5, 完整,盘口,束颈,丰肩,斜弧腹,下腹渐收,小平底,器表有明显的修坯旋痕,陶质较硬。口径8.4 厘米、最大腹径12.4 厘米、底径5 厘米、高15.2 厘米(图三,2)。
    白釉杯1 件。标本M1:6, 见裂痕,敞口,斜深腹,饼形足,足露灰褐色胎,胎质坚硬,器内外施乳白色釉,外壁施釉不及底,口部釉层稀薄,局部脱落,釉面布满细密开片纹。口径8.8 厘米、底径3.7 厘米、高6.7厘米(图三,6;照片三)。

    二、唐代墓葬
    共发掘9 座, 编号为M2 ~ M10, 均为坐北朝南。其中M3、M9 墓室为弧边长方形,形制较大,其他7 座墓葬较小。以M5、M7、M9 为例,介绍如下:
    M5 位于发掘区中西部,东邻M6,坐北朝南,方向190°。开口于③层下, 为近长方形竖穴土圹砖室墓(图四)。墓室南北总长2 米,东西宽0.6 ~ 0.7 米,墓口距地表深1.5 米,墓底距墓口0.42 米。土圹四壁修整较齐。墓室南宽北窄, 南北长1.28 米,东西宽0.42 ~ 0.5 米,深0.42米,底部无铺底砖。墓室东西两壁用细绳纹砖砌筑三层,每层向内收0.1 ~ 0.2 米。墓顶为平砖平铺三层,共两排,呈南北向。北壁为三层残青砖砌筑;南部为残青砖封门。墓室总高0.42 米,内高0.3 米。用砖规格为:长0.3 米、宽0.15 米、厚0.06 米,墓室内填花土,土质稍硬。在该墓室底部未发现骨架痕迹。未出土随葬品。

图四 M5 平、剖面图

    M7 位于发掘区中部偏西,西南邻M6,东邻M8,坐北朝南,方向172°。开口于③层下, 为近长方形竖穴土圹砖室墓(图五)。土圹南北总长2 米,东西宽0.62 ~ 0.72米,南宽北窄,深0.34 米。墓室南北长1.35 米,东西宽0.42 ~ 0.5 米,高0.34米,墓底距墓口0.34 米,墓口距地表深1.5米。墓室用青砖砌筑而成。砌法为:东西两壁用青砖错缝平砌,由底向上逐层内收0.02 ~ 0.05 米,共五层。顶部南北向平盖一层。北壁用侧砖封口。在墓室南端设有墓门,墓门东西宽0.19 米,高0.3 米,门外用带细绳纹的青砖大面立起封门,共三块。用砖规格为:长0.3 米、宽0.145 米、厚0.06 米。砖的类型有素面和带细绳纹两类。未见骨架。未出土随葬品。

    M9 位于发掘区中部西边, 西南邻M10, 东南邻M7、M8, 坐北朝南, 方向175°。开口于③层下, 为带墓道椭圆形竖穴土圹砖砌单室墓(图六)。南北总长5.04米,东西宽0.62 ~ 2.8 米,墓底距墓口1.07米,墓口距地表深1.5 米。由于破坏,顶部无存,由墓道、墓门和墓室三部分组成。

图六 M9 平、剖面图

    墓道位于墓门南侧,平面为梯形,底部为台阶状,南北总长2.23 米,东西宽0.62 ~ 1.05 米。墓道南端设两步台阶,由上至下,第一步台阶面距墓口深0.44 米,台阶南北进深0.44 米,东西宽0.62 ~ 0.72米,高0.23 米;第二步台阶距墓口深0.67米,台阶南北进深0.4 米,东西宽0.72 ~ 0.8米,高0.2 米;墓道深0.45 ~ 1.16 米。整个墓道内填花土,土质稍硬。
    墓门位于墓道北侧,东西宽1.12 米,南北进深0.3 米,高1.06 米。墓门东西两壁用带细绳纹的红砖"三平一立"砌制,由第12 层开始起券。用砖规格为:长0.3米、宽0.14 米、厚0.05 米。墓门内砌有封门砖,用红砖和极少青砖砌筑。砌法为:底部错缝平摆六层,第七层为立砖砌制,上部砖砌"人"字形二层,又在"人"字形砌砖上平摆两层。门楼已破坏无存。
    墓室位于墓门北侧,平面近马蹄形,口小底大。墓室口部南北长2.04 米,东西宽1.84 米,底部南北长2.8 米,东西宽2 ~ 2.76 米,残高0.92 ~ 1.06 米。墓室周壁用带细绳纹的红砖和红砖残块"三平一立"砌制,在砌至0.66 米高时开始错缝平砌,层层内收起券。在墓室北部设一近长方形棺床,东西长2.04 米,南北宽1.02米,棺床平面用红砖南北向侧铺一层,共两排;内边和外边用单砖东西向各平铺一排,棺床外用立砖大面包边,高0.16 米,棺床上残留几根骨头。另在墓室南部东西两壁下,各有一个砖摆的近长方形的砖台,东西相对称,南北长1.06 米,宽0.3 米,高0.22 米。墓室底部用残砖块随意平铺一层。室内填杂花土,含砖块,土质稍硬。
    墓室西南部出土陶罐(M9:5、M9:6、M9:7、M9:9)、陶碗(M9:8); 墓室中、东部棺床东南侧出土青釉碗(M9:1、M9:3)、陶罐(M9:2)、铁斗(M9:4)。
    随葬品
    该墓出土器物9 件。分陶、瓷、铁器三类。其中陶器6 件,器形为罐、碗;瓷器2 件,器形为碗;铁器1 件,器形为斗。

    陶罐5 件。皆泥质灰陶、轮制。标本M9:5, 残,直口,尖唇,束颈,溜肩,鼓腹,下腹渐收,平底略内凹,唇部饰一周凹槽,肩部和下腹共饰三周凹弦纹。口径12.8 厘米、最大腹径23.1 厘米、底径12.9 厘米、高23.3 厘米(图七,6);标本M9:6,口残,直口,方唇,溜肩,鼓腹,下腹弧收,平底略内凹,肩部饰两周凹弦纹。口径12.6厘米、最大腹径21.1 厘米、底径11.5 厘米、高21.8 厘米(图七,3);标本M9:7,敞口,斜平沿,束颈,溜肩,鼓腹,下腹弧收,平底略内凹,肩部饰一周凸棱纹,近底部饰一周凹弦纹。口径10.9 厘米、最大腹径18.4 厘米、底径11.1 厘米、高18.3 厘米(图七,2;照片四);标本M9:9,残,敞口,尖唇,束颈,丰肩,弧腹,下腹弧收,平底略内凹,器身修坯粗糙,有明显的修坯凹弦纹。口径9.2 厘米、最大腹径16.6 厘米、底径8.4 厘米、高16.4 厘米(图七,5)。标本M9:2,残罐底,底径12 厘米、残高11 厘米。
    陶碗1 件。标本M9:8,泥质灰陶,完整,敞口,束腰,弧腹,饼形足,下腹见数周修坯凹弦纹,口径14.4 厘米、腹径12 厘米、底径6.4厘米、高8.9 厘米(图七,4;照片五)。
    青釉碗2 件。标本M9:1, 完整,敞口,斜壁,深腹,下腹内折,见两周凹弦纹,饼形足,足露灰褐色胎,足心有一内凹圆点施白色化妆土,并施酱色釉,外壁施半釉,内壁满釉,釉面布满细密开片纹,内底有三个椭圆形支钉痕。口径13.6 厘米、底径6.6 厘米、高7.3 厘米( 图七,1);标本M9:3, 铸在铁香炉内无法取出,残,敞口,斜壁,深腹,内底上凸,内壁施青绿色釉,釉稀薄,口部露胎,口径11 厘米。
    铁鐎斗1 件。标本M9:4,严重锈残。器形为三足鼎式。敞口,沿外撇,深腹,平底,三兽蹄足匀称附于外腹部。口部对称铸形似一禽类颈部及尾部,颈部残断,尾部为长方形,上部有一圆形环。口径15.5 厘米、底径12.6 厘米、高15 厘米( 照片六)。
    三、明代墓葬
    明代墓葬共发掘6 座。选取M13、M18介绍如下:
    M13 位于发掘区西北部,东邻水渠,开口于②层下, 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单棺墓。南北向,方向5°,南北长2.16 米,东西宽1.36 ~ 1.5 米,墓口距地表深1.2米,墓底距墓口深0.6 米。内填花土,土质较松。内置单棺,棺木已朽,棺长1.8 米,宽0.5 ~ 0.6 米,残高0.1 米。棺内骨架保存较好,头向北,面向东,仰身直肢葬。随葬品有红陶罐(M13:2)位于棺内西臂骨西侧,铜钱(标本M13:1-1、标本M13:1-2)位于脊椎骨、腿骨部。
    随葬品
    该墓出土陶器1 件,器形为罐。另出土铜钱5 枚。
    红陶罐1 件。标本M13:2, 轮制。泥质红陶,残,敞口圆唇,束颈,溜肩,鼓腹,下腹渐收,平底。胎体粗糙,腹部修坯凹弦纹明显,仅口、颈部饰酱色釉浆水。口径11 厘米、最大腹径12.4 厘米、底径8.4厘米、高14.2 厘米(图九,1)。
    "元祐通宝"1 枚。标本M13:1-1, 范铸,外圆郭,内圆穿,钱面为"元祐通宝"四字,行书,旋读。钱径2.4 厘米、穿宽0.8厘米、郭宽0.2 厘米。
    "洪武通宝"1 枚。标本M13:1-2, 范铸,残,外圆郭,内方穿,钱面为"洪武通宝"四字,楷书,对读。钱径2.3 厘米、穿宽0.6厘米、郭宽0.2 厘米。
    另3 枚锈蚀、残破,钱面无法辨识。

图八 M18 平、剖面图 1. 铜钱 2. 半釉陶罐

    M18 位于发掘区西南部,南邻M19,南北向,方向185°,开口于②层下, 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双棺墓(图八)。四壁较规整,南北长2.34 ~ 2.5 米,东西宽1.8 ~ 1.9 米,墓口距地表深1.1 米,墓底距墓口深0.8 米。墓室内置双棺,棺木已朽。东棺长2.08 米,宽0.52 ~ 0.56 米。西棺长1.72 米,宽0.48 ~ 0.58 米,棺内骨架保存较完整。出土的随葬品有半釉陶罐(M18:1、M18:2)位于西棺北侧,铜钱(M18:3-1、M18:3-2)2 枚位于西棺西北部。
    随葬品
    该墓仅出土陶器2 件,器形为罐。另出土铜钱2 枚。

图九 M13、M18 出土陶罐 1.M13:2  2.M18:2

    半釉陶罐2 件。标本M18:1, 轮制。泥质黄褐陶,残,直口,圆唇,短颈,丰肩,鼓腹,下腹弧收,高圈足,平底,底中部有一圆形乳突,胎体粗疏,腹部修坯旋痕明显。仅口、颈、肩部施酱色釉。口径8.5厘米、最大腹径15.2厘米、底径7.8 厘米、高14.7 厘米; 标本M18:2, 轮制。泥质黄褐陶,残,直口,圆唇,短颈, 丰肩, 鼓腹,下腹弧收内曲,平底,胎体粗疏,腹部修坯旋痕明显。仅口、颈、肩部施酱色釉。口径9.2厘米、最大腹径12.7厘米、底径6.3 厘米、高13.2 厘米(图九,2;照片七)。
    "嘉靖通宝"2 枚。标本M18:3-1, 范铸,残,外圆郭,内方穿,钱面为" 嘉靖通宝"四字, 隶书, 对读。钱径2.5 厘米、穿宽0.6厘米、郭宽0.2 厘米;标本M18:3-2, 范铸,残,外圆郭,内方穿,钱面为"嘉靖通宝"四字,隶书,对读。钱径2.5 厘米、穿宽0.6厘米、郭宽0.2 厘米。
    四、清代墓葬
    清代墓葬共发掘13 座。选取M16、M17 介绍如下:

图一〇 M16 平、剖面图 1.铜板 2. 银押发 3 ~ 7. 银簪 8. 银耳环

    M16 位于发掘区中部偏西, 北邻M15,南邻M17,方向3°,开口于②层下,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双棺墓(图一〇)。南北长2.5 米,东西宽1.8 ~ 2 米,墓底距墓口深0.6 米,墓口距地表深0.9 米。内填花土,土质较松。墓室内置双棺,棺木已朽,东棺长1.94 米,宽0.54 ~ 0.64 米,残高0.1 米。棺内骨架保存较差,侧身曲肢,头向北,面向东。西棺长1.98 米,宽0.57 ~ 0.68 米,棺内骨架保存较差,头向北,面向上,仰身曲肢。出土的随葬品有铜板(M16:1)位于东棺内腿骨西侧,银押发(M16:2)、银簪(M16:3 ~ 7)、银耳环(M16:8-1,M16:8-2) 位于西棺头骨部。
随葬品
    该墓出土器物9 件。其中银器8 件,器形为银簪、押发、耳环;铜器仅铜板1 枚。

图一一 M16 出土银器
1. 银押发(M16:2) 2 ~ 6. 银簪(M16:3、M16:5、
M16:4、M16:7、M16:6)7. 银耳环(M16:8)

    银簪5 件。标本M16:3, 簪首呈圆形花朵状,镂空,带把。簪体扁平,正面錾刻凸起状篆体"寿"字纹四组,以鼓钉状"寿"字纹五组相隔,背面簪体呈凹窝九处,尾残断。长11.4 厘米(图一一,2);标本M16:4, 簪首为圆形,可分两层。上层直径1.4 厘米,用银丝在圆环内掐成一草书"福"字,下层直径2.3 厘米,正面錾刻月华锦纹。簪体为圆柱锥体,尾尖,长9.4 厘米(图一一,4);标本M16:5, 簪首为圆形,可分两层。上层直径1.4厘米,用银丝在圆环内掐成一草书"福"字,下层直径2.3 厘米,正面錾刻月华锦纹。簪体为圆柱锥体,尾尖,长9.4 厘米(图一一,3;照片八);标本M16:6,簪体为细直圆柱体,簪首残断,尾细尖,残长9.7厘米(图一一,6);标本M16:7,簪首残缺,簪体扁平细直,尾细尖,残长8.8 厘米(图一一,5)。

    银押发1 件。标本M16:2, 器体扁平,中间束腰微曲,两端圆尖微弯。器体正面錾刻蝙蝠纹。背面有竖款铭文"德盛足纹"四字。长10 厘米、宽0.6 ~ 1.5 厘米、厚0.05 ~ 0.25厘米(图一一,1;照片九)。
    银耳环2 件。标本M16:8-1,M16:8-2,形制相同。首部如意环形镂空状,带圆柱状把,尖细。器表錾刻折枝花卉纹,直径3.1 厘米(图一一,7;照片一〇)。
    铜板1 枚。标本M16:1,锈残,铜质,圆形,直径3.3 厘米。
    M17 位于发掘区中部偏西, 北邻M16,南北向,方向357°。开口于②层下。

图一二 M17平、剖面图 1.银押发 2~4.银簪 5.铜簪

    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双棺墓(图一二)。南北长2.74 米,东西宽1.54 ~ 1.82 米,墓口距地表深0.9 米,墓底距墓口深0.72 米,内填花土,土质较松。墓室内置双棺,棺木已朽。东棺长2.02 米,宽0.62 ~ 0.68米,残高0.35 米,棺内骨架保存差。西棺长1.92 米,宽0.5 ~ 0.64 米,两壁残留0.02米的朽木棺板,残高0.15 米,棺内骨架保存差,头向北,面向西,仰身直肢。出土的随葬品有银押发(M17:1)、银簪(M17:2、M17:3、M17:4)、铜簪(M17:5),皆位于西棺头骨部位。
    随葬品
    该墓出土器物5 件。其中银器4 件,器形为银簪、押发;铜器仅铜簪1 件。

图一三 M17 出土器物
1. 银押发(M17:1) 2 ~ 4. 银簪(M17:2、M17:3、M17:4) 5. 铜簪(M17:5)

    银簪 3件。标本M17:2,簪首为圆形,可分两层。上层直径1.6厘米,用银丝在圆环内掐成一"寿"字,下层直径2.8厘米,正面錾刻月华锦文。簪体为圆柱锥体,尾尖,长9.6厘米(图一三,2);标本M17:3,残,簪首为圆形花瓣状,簪体为细圆柱锥体。残长9.6厘米(图一三,3);标本M17:4,残,簪首为多棱形球体,簪体为圆柱锥体,上部制成麻花状。残长10.4厘米(图一三,4;照片一一)。
    银押发 1件。标本M17:1,器体扁平,中间束腰微曲,两端柳叶状,圆尖微弯。器体两端刻划花纹。长8.4厘米、宽0.48~0.76厘米、厚0.1厘米(图一三,1)。
    铜簪 1件。标本M17:5,残断,簪体为细圆柱锥体。残长9.3厘米(图一三,5)。
    五、结语
    这批墓葬中未出土纪年材料,可依据出土器物判断其年代。M1出土灰陶罐(M1:1)与北京王府仓北齐墓出土陶壶①(名称此处称为壶)形制接近,均为盘口、束颈、弧腹,因此判断为北齐墓葬。
    M9 出土青釉碗(M9:1)与北京亦庄69 号地唐墓M5 出土的青釉碗(69 号地M5:2)②形制接近,均为敞口,斜壁,内壁满釉,外壁施釉至腹中部,不过两件器物的腹部弧度略有不同。M9 出土陶罐(M9:5)与前后朱各庄唐墓出土陶罐(M3:5)③形制接近,均为尖唇,溜肩,鼓腹,唇部饰一周凹槽。有研究者认为北京亦庄69 号地M5 为初唐时期墓葬,认为前后朱各庄M3为盛唐时期墓葬。④综合分析,M9 为盛唐时期墓葬。M3 墓室为弧边长方形,这种墓葬在北京地区一般属唐代时期。其他7 座小型墓葬与前述两座均处于③层下,且相距较近,亦可判断为唐代墓葬。
    M18 出土半釉陶罐(M18:1、M18:2)为泥质黄褐陶,胎体粗疏,直口,圆唇,短颈,丰肩,鼓腹,下腹弧收,平底,腹部修坯旋痕明显。仅口、颈、肩部施酱色釉。其形制工艺特点是比较典型明代中晚期风格;另出土"嘉靖通宝"为明世宗朱厚熜时期铸钱;结合墓葬形制特点判断M18 为明晚期墓葬。
    ①马希桂:《北京王府仓北齐墓》,《文物》1977 年第11 期。
    ②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编:《北京亦庄考古发掘报告》,科学出版社,2009 年1 月。
    ③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编:《北京段考古发掘报告集》,科学出版社,2008 年4 月。
    ④胡传耸:《北京地区隋唐墓葬分期与年代研究》,《北京文博文丛》2011 年第1 辑。

发掘:于 璞 朱志刚
摄影:王殿平 于 璞
修复:古艳兵
绘图:刘晓贺
执笔:于 璞 朱志刚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