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大明嘉靖丙午岁仲秋吉日造"铜钟与京西名刹摩诃庵

时间:2014-5-5 15:51:18
】【打印】 【关闭

杨玉莲

"大明嘉靖丙午岁仲秋吉日造"铜钟原悬挂于京西名刹摩诃庵, 现收藏于大钟寺古钟博物馆。此钟通高156 厘米,口径95 厘米,重600 千克。该铜钟与多数明代铜钟造型相同,钟纽被塑造为常见的蒲牢形象,双龙背向交叠缠绕,龙脊正中有一圆珠,两条龙各有两只龙爪紧扣穹形钟顶,龙爪为四趾。钟肩饰以20 个莲花瓣,圆润饱满,钟体为长筒形状,饰多道凸弦纹和8 个方格纹,钟裙外侈,钟口呈八耳波弧状,八卦符号均匀分布其间,两个圆饼形撞座(亦称"钟月")对称于钟裙两侧,钟口边沿饰以窄细条带。该钟整体感觉铸工精致、钟体比例协调,钟钮造型有艺术感,刻字规整。因钟保存完好,字迹清晰,因此该铜钟是何人所造、什么时间所造、为何处造,均可从钟上铭文得知。
一、铜钟铭文该铜钟与大多数佛钟类似,钟体表面刻有铭文,内容主要有佛经、祝颂语、铸造年月和捐资铸钟人姓名。《般若波罗密多心经》是铜钟上铭铸的唯一一部佛经,其全文如下: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
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经文之后还有两句:即"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终。"
铭文中的祝颂语有4 句:"皇图永固"、"帝道遐昌"、"圣日增辉"、"法轮常转", 此类祝颂之语常见于明清佛教寺院钟,所不同的是该铜钟将其中常用的"佛日增辉"改为了"圣日增辉"。铸钟年月为"大明嘉靖丙午岁仲秋吉日造",钟体上其余的文字是捐资铸造这件铜钟的人员的官职和姓名,原文为:"惜薪司掌印司设监太监赵政,同名下御马监右少监魏伸、内官监太监李鉴、御马监左监丞郑友、右少监李芳、尚膳监太监曾亮、惜薪司司正薛凤发心铸造铜钟一口,摩诃庵永远供奉。"由此可见捐资铸钟的是以赵政为首的明朝宫廷宦官,共7 人,铸造时间是"大明嘉靖丙午岁仲秋吉日造",即1546 年,专为摩诃庵而铸。

    二、赵政其人及摩诃庵历史与现状
    据资料记载,摩诃庵由太监赵政于明嘉靖丙午年(1546)创建, 赵政为何人呢?其墓志铭有详细的描述:
    明故前司设监太监掌惜薪司事德斋赵公墓志铭
    公讳政,字廷治,别号德斋,顺天府武清县人。而廷治者,上之所赐字,有宸翰存焉,盖殊恩也。父曰通,隐德不仕。母张氏,以弘治甲寅六月初四日生公。
    正德庚午入内廷。癸酉授尚冠,长随侍武宗于乾清宫。戊寅,迁内官监右监丞。己卯,晋右少监司钥库佥押管事。辛巳,例谪长随。今上登极,复简侍乾清。壬午,授奉御。癸未,迁御马右监丞,赐乘马。甲申,迁右少监,赐服斗牛,监督四卫营提督整容房,遂迁太监。丙戌,赐米月二石,命随朝请剑。己丑,加禄二十四石,改司设太监掌监事提督三千营及三千哨马营。辛卯,再加禄如甲申,赐服坐蟒,寻改供用库掌印,又加禄米二十四石,管五军营。乙未,命管乾清宫事,又加禄如前,赐服斗牛,是岁,再加禄积之,得百四十四石,赐玉带、金币。乙巳,命掌惜薪司印,提督上林苑监并管礼仪房。辛亥,谪戍孝陵。上将复召用之,而公以丙辰十二月九日卒,讣闻,特命归葬,盖上之念公于是可仰见,而公不及待此。予所以深悼惜而不能已也,然公始作寿藏,自拟于古乐丘之云,当其谪时,盖有怀思怅望不可得,遂之惧而卒。蒙上恩,以偿其始愿,公固当感且慰于九泉矣乎。公享年六十三,墓在香山乡八里庄之原,葬以丁巳四月初二日。
    由墓志可知,赵政生于明弘治七年(1494),字廷治,别号德斋,顺天府武清县人。父亲赵通没有做官,母亲张氏。他于明正德五年(1510) 入宫,时年16 岁,正德八年(1513) 入侍乾清宫,在朱厚照身边任随侍,侍奉正德、嘉靖两朝皇帝46 年。他办事有力,深得两位皇帝的赏识和恩宠,多次受到皇帝封赏,如蟒衣、玉带和大量的金币等贵重物品,并被委以重任,先后担任监事提督三千营及三千哨马营,后执掌五军营、执掌摄监库、侍应乾清宫等要职,嘉靖皇帝还赐他字曰"廷治",可谓恩宠有加。尽管如此,赵政也曾遭到两次谪戍,一次是明正德十六年(1521),正德皇帝朱厚照死后,他被派去守陵;另一次是嘉靖三十年(1551),他又被派到金陵( 今南京市) 去守孝陵,直至5 年后离世,终年63 岁,死后第二年即嘉靖三十六年(1557),赵政归葬于摩诃庵后院的墓地中。
    摩诃庵"经始于嘉靖二十五年丙午正月十三日,竣事于明年丁未闰九月四日",即从明嘉靖二十五年(1546) 正月十三日开始动工,至嘉靖二十六年(1547) 九月四日建成, 是明清时期北京城西郊一座知名佛刹,遗址位于今北京市海淀区八里庄小学校园内,原属宛平县香山乡八里庄堡,今属海淀区八里庄街道管辖。摩诃庵现已被列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为了弄清这座数百年古刹的保存状况,笔者于2011 年6月先后多次前往摩诃庵进行实地察看。
    摩诃庵的整体轮廓还算完整,这也许是因为学校的占用,无形中起到了一定的保护作用,使得我们今天依然能领略这座古刹的风貌。原来的山门已废弃不用,山门前几米开外的地方筑起了高高的围墙,八里庄小学在山门东侧另辟校门。校门口的西侧围墙上挂着"北京市海淀区八里庄小学"的牌子,东侧围墙上则挂着由北京市文物局制作的文物保护标示牌,上书如下文字:
    摩诃庵
    建于明嘉靖二十五年(1546 年),太监赵政集资建造。庵内尤为珍贵的是大雄宝殿内明代壁画和金刚殿内60 方明代重临集篆三十二体金刚经石刻,是研究古代书法艺术及佛教经典的实物资料。庵坐北朝南,中轴线为二进院落,庵院围墙四隅原设有石碉楼各一座,现东南、东北、西北三座尚存。1995 年公布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北京市文物局制
    围墙外即是八里庄街道狭窄的马路,围墙内的狭窄空间堆满了杂物,有学校闲置的桌椅,有摩诃庵遗留的残碑断石,杂乱地堆放着。山门占地约30 平方米,其屋檐下的彩绘似乎被重新油饰过,拱券式门洞上方的长方形汉白玉门额蒙上了厚厚的灰尘,据说是明朝奸相严嵩所书的"摩诃庵"字迹模糊不清。
    天王殿的建筑基本原样保存,但殿前东、西两侧的钟楼和鼓楼均已被拆除,替而代之的是在天王殿两侧新建了一排平房。院中尚有两棵高大的古柏,其中一棵已经枯死。还有旗杆石座、上马石各一对,其中一个旗杆石座已经严重毁坏,仅余1∕3。旗杆石座上饰有蕉叶纹、莲瓣纹、连珠纹、多云纹,上马石的两侧均饰有以祥云、奔马、高山组成的图案,上马石的正面饰花卉图案。天王殿内原来供奉的四大天王等塑像已不见踪影。
    天王殿之后即是大雄宝殿,它可以说是摩诃庵最为重要的主体建筑,歇山屋顶,檐下斗拱为一斗二升,殿四角均有角柱,整个建筑材质精良,装饰典雅,气势非凡,是明代建筑之精品。大雄宝殿前面的月台十分宽敞,月台两侧各卧一残碑,没有文字,分明不是摩诃庵初建之时所立的原碑。大雄宝殿之东是摩诃庵的东跨院,金刚殿位于该院正北方,面阔三间,殿内的墙壁上总共镶嵌着61 块刻石,其中镌刻《集篆三十二体金刚经》的刻石有60块,每块刻石长90 厘米,宽35 厘米,均为汉白玉质地,其中北墙上镶嵌10 块,东西墙上各镶嵌25 块。另一块镶嵌在金刚殿的西南廊下墙上,上面铭刻清初大臣王崇简( 文贞公) 撰写的跋文。
    大雄宝殿之西是摩诃庵的西跨院,院里尚存三间正房和一棵海棠树。该院靠西的平房里有一个方形的地洞口通向太监赵政的墓,为了保证学生的安全,学校在此建造了平房,并将其封锁,以免学生误入该洞穴。
    大雄宝殿之北原是一片开阔的田野,约3000 亩的土地均是属于摩诃庵的庙产,这里曾经种满了杏树,每到春天,无数游客前来观赏满园的杏花。现在这里新建了数栋教学楼,是八里庄小学的主要教学区域,也是小学生活动的主要区域。
    石砌碉楼位于整个摩诃庵建筑群的四角,其中北边的两座保存完好,但碉楼内多年没有清理,无法沿楼内台阶登上碉楼的平台。南边东侧的碉楼已经被部分毁坏,建筑本体仅余一半。南边西侧的碉楼已没有任何遗迹,文献记载是由明朝太监魏忠贤命人拆毁。
    现在这座名刹除一部分已毁外,其余的已隐于高楼大厦和密密的民居之中。但是在明清时期,它却并非如此寂寞。
    摩诃庵是一个文人墨客云集造访并纷纷留下记载的地方。明代蒋一葵在《长安客话》中如此描述:"慈寿寺傍有庵曰摩诃庵,制不甚大,宏敞净洁,乃胜他庵。殿前后多古松、古桧、古柏,壁间多名公题咏。四隅各有高楼,叠石为之。登楼一望,川原如织,西山逼面而来,苍翠秀爽之色似欲与人衣袂接。意兴勃勃,业已飞香山碧云间矣。右方即法藏庵,为摩诃别院,僧无弦所创。无弦善琴,庵近为阐提所败。"①明代另外两位文人刘侗、于奕正也走访过摩诃庵,他们在《帝京景物略》中这样记述:"阜成门外八里之摩诃庵,嘉靖丙午建也,高轩待吟,幽室隐读,柳花、榆钱、松子飞落时,满院中。诗僧非幻,琴僧无弦,与客耦俱。万历中,宇内无事,士大夫朝参公座,优旷阔疎,为与非幻吟,为听无弦琴。住斯庵也,浃日浃辰,盖不胜记。留诗庵中,久久成帙焉。庵有楼,以望西山,天启中,魏珰过庵下,偶指楼曰:'去之'。即日毁。自是,人相戒不过。僧日畏不测,渐逃死,庵则渐废。东法藏庵,无弦别院也。西大乘庵,与摩诃庵,盛相始,衰相后先。"②不仅对摩诃庵的地理位置、始建年代、院内景物进行了交代和描述,还记载了万历年间文人士大夫聚集于摩诃庵听僧人非幻、无弦吟诗弹琴的故事。
    清代早期,诗人查慎行在《人海记》中对摩诃庵遗迹略有提及:"法藏庵碑二,皆按察副使都人刘效祖撰,嘉靖戊申季秋立。摩诃庵、法藏庵今并存。"③
    清乾隆时期,文华殿大学士兼军机大臣于敏中等人奉命编纂《日下旧闻考》,实地查看之后发现摩诃庵院中还原样保存着很多文物遗迹:"摩诃庵石楼,东、南、北三面今尚存,独缺其西一面。庵僧云即魏忠贤所毁也。"④"摩诃庵前殿有碑二:碑文左为铅山费尚书寀撰;右为华亭孙尚书承恩撰,俱嘉靖二十七年立。殿后右厢有竹一丛,院中杂莳草花,堂悬万物育墨迹三字,上用恭穆献皇帝睿笔玺,下有嘉靖年制小印。堂后松二株,高出殿脊,其后则中官赵政墓也。"⑤书中对于摩诃庵石楼、左右二碑、皇帝御笔匾额等的保存状况都有描述,对于摩诃庵后院的"万物育"堂、堂后的赵政墓也有交代。
    乾隆时期的另一位文人吴长元在其著作《宸垣识略》一书中较为详尽地记载了他眼中的摩诃庵:"摩诃庵在慈寿寺旁,明嘉靖丙午中官赵政建。庵不甚大,洁净特甚。前后多松柏。四隅各有高楼,叠石为之。登楼一望,川原如绣,西山苍翠,欲与人衣袂接。万历后,庵中杏花多至千余,游人最甚。天启中,楼为魏阉所毁。摩诃庵东偏金刚殿,有明人重临三十二体金刚经石刻。法藏庵在摩诃庵右,又名永庆禅林,为摩诃别院。"⑥他在著述中第一次提到了摩诃庵东边金刚殿中的三十二体《金刚经》石刻,从他的记述可以看出当时摩诃庵东边的法藏庵已经改名"永庆禅林"。
    民国时期的摩诃庵尚存建筑,但院中杏树已经无处可寻,院后太监墓地出现了断碑卧地的景象。周肇祥在《琉璃厂杂记》中写道:"摩诃庵在塔东,明乾清宫管事司设监太监赵政于祖茔,右为寿藏,因建庵材坚牢,今尚完好。殿前明嘉靖碑二,一铅山费寀撰,一华亭孙承恩撰。旧多杏花,今无一株,惟松柏甚古,薜荔挂墙如龙蛇壁上走。后为太监墓,石鼎高过人。断碑卧地,乃御马监太监田公墓碑,万历十年周文鸣撰;御用监太监署西安门事张尧碑,嘉靖六年立。余累累者,莫可考。古栝五,大者三,小者二。若拱若揖,若俯若仰,徘徊久之。其东西亦太监墓,皆有栝,隔寺墙未及访。寺四隅有楼,西南者为魏珰所毁,东北楼可眺远。蹑而登,有土几可坐,呼童子煮茶。窗外川原如绣,西山苍翠列画屏,壁上多恶诗,非幻有知当笑人。万历中海内承平,士夫优旷为与非幻吟,为听无弦琴,相过无虚日。僧逃庵衰,今三百年,乃坐吾二人。斯楼斯客何可多可。寺有腴田数百亩,僧五人,皆年少,饱食丰衣不课经卷。明人重临集篆三十二体《金刚经》,志称在东偏金刚殿,今东偏无殿宇,金刚殿在正门,访之不可得。西行入法藏庵。法藏庵,僧无弦别院也。今易名永庆禅林,已颓废。佛腹番字经狼藉委地下。殿前有万历丙戌重置法藏庵记,刘效祖撰述建庵始末甚悉,乃太监张南溪等就马永成七圣观改建,以僧录司觉义如序守之,后因张事悉没入官,群珰乞于上,庄田没,庵得免,庄田为王守仁得,出资买归。西有寿域记,亦刘撰。永庆无僧,仍隶于摩诃,摩诃益富矣。"⑦
    文中详细记述了周肇祥登摩诃庵石楼、览胜怀古的情景,尽管对院内饱食终日、不习功课的僧人表示了不满,对院中疏于管理的景象发出了感叹,但在他眼中,摩诃庵仍然很富足。
    从历史资料中可以看出,摩诃庵尽管规模不大,但是清净有特点。明清时期的京城西郊分布着众多的佛寺宫观,《钦定日下旧闻考》中描述:"出阜成门西行三里许有报恩寺,又西三里灵佑观,又西为广福寺,又西为嘉祥观,又西为元应观,入八里庄堡为摩诃庵,又西为永寿寺,又西为慈寿寺,又西为元福宫。"⑧在《长安客话》里记载:"慈寿寺旁有庵曰摩诃庵,不甚大,洁净特胜他庵。"⑨摩诃庵除了干净整洁之外,其院落四角垒石砌成的高楼是其特色之处,登楼远望,可以看见苍翠的西山和辽阔的田野,《长安客话》对此亦有描述:"殿前后多松桧,四隅各有高楼,叠石为之。登楼一望,川原如织,西山苍翠,欲与人衣袂接。"只可惜其中一部分建筑被太监魏忠贤毁坏了。⑩《帝京景物略》称:"天启中,魏珰过庵下,偶指楼曰,宜去之,即日毁。"[11]《钦定日下旧闻考》也提及魏忠贤毁楼之事,说:"摩诃庵石楼,东南北三面今尚存,独缺其西一面。庵僧云即魏忠贤所毁也。"[12]
    三、修建摩诃庵并铸造铜钟原因分析
    根据调查,北京地区现存20 多件铜钟由太监出资铸造,譬如,明正统年间王振等1100 多名太监共同出资铸造的法海寺铜钟、明成化年间御用监太监刘恒等捐资铸造的证果寺铜钟、明正德年间御马监太监谷大用捐资铸造的玄福宫铜钟、明天启司礼监掌印太监王体乾出资铸造的红螺寺铜钟、收藏于通州区博物馆的明景泰年间御用监太监尚义铸造的宝光禅寺铜钟、收藏于大钟寺古钟博物馆的明正德年间司礼监太监扶安等出资铸造的三十五佛名钟、明正德年间御用监丘聚、司礼监太监张淮等人共同出资铸造的铜钟、由数百名太监共同捐资铸造的天宁寺铜钟、明天启年间司礼监秉笔太监魏忠贤出资铸造的铜钟,以及目前收藏于加拿大安大略皇家博物馆的由明朝正德年间太监韦霦铸造的弘善寺铜钟等,摩诃庵的建造以及摩诃庵铜钟的铸造只是其中之一。为什么在明代太监热衷于铸钟建寺呢?赵政出资修建摩诃庵出于何种目的呢?我们可以依据国家图书馆收藏的摩诃庵大雄宝殿前左右两座石碑的拓片内容略做分析。
    左碑文字:
    摩诃庵碑记
    赐进士出身荣禄大夫太子太保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纂修玉牒国史经筵讲官铅山费寀撰。
    摩诃庵者,乾清宫管事司设监太监德斋赵公政所创也。往公与余同奉命宴朝鲜国使于会同馆,始识公,知其贤,既乃以书索余为庵记,树之碑。夫摩诃本佛氏语,儒者鲜所谓闻,故莫详其义。细观公书,乃知公所以作庵之意,一为主上祝延万寿,一为其祖茔奉延香火,如此而已。余闻公屡被主上知眷,凡衣蟒带玉、宝镪、珍币、宫乘岁禄之,赐请剑督营典宫典监之命,不一而足,至为亲赐宸翰,赐其字曰"廷治",此尤奇遇,赫煜出侪辇上,公尝昼夜思所以报答恩照兢兢,如不能如是,则谓此庵为祝圣之地固宜。余又闻古之君子,所以重无后者,为其绝先祀之茔守也,公于法,无立后之义,使坐视其茔祀,弗主其若先祖,何故于祖茔之右为庵,其后为寿藏,择僧曰圆江辈典修香火事,如是则谓此庵为香火之地亦宜,呜呼! 庵之作虽与吾儒家者异,然儒者之道不越忠孝而已,若公之心拳拳,于答王恩,绵先祀,不独为一身之寿藏计,揆诸儒道又奚大□之哉,矧公读书学文,夙有慕尚,其贤可知,此庵所以永永必存,无疑也。庵在今宛平县香山乡八里庄,背坎面离为正殿一,为金刚、左右配殿、廊庑、方丈、旁舍凡九十,其后为祠堂,经始于嘉靖二十五年丙午正月十三日,竣事于明年丁未闰九月四日。庵之地为亩三十余,园圃之地为亩二顷五十余,香火之费出焉,皆贸诸乡民马秀氏。其名下同力创业者,则御马监太监魏伸,内官监太监李鉴,御马监太监郑友、李芳,尚膳监太监曾亮,御用监太监薛凤也,法皆得书。嘉靖二十七年戊申四月旬又七日记。
    右碑文字:
    摩诃庵碑记
    赐进士资治尹正议大夫掌詹事府事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经筵日讲官纂修玉牒会典副总裁华亭孙承恩撰。
    佛氏之道,以无为宗,其言宏廓玄远,莫可穷诘,而要其立教之意,则惟诱世为善,是亦阴佐佑吾圣人之道,而有补于世,故君子莫得而废焉,然习其说者乃或离真失正,至于诞幻慌忽,下则流于粗浅,以乱其初者多矣。求其超凡冥悟,克遵其教,以自省其心,如司设监太监德斋赵公政者,岂非贤哉!云自卑岁选入内庭,轨行峻特,器宇弘远,为先帝素所识拔,建事今上皇帝益虔,厥职掌摄监库,持应乾清宫,文则典司礼仪,武则提督营伍,四十年来,而承荣沐宠,殆无虚岁,中官显遇至公极矣。公感上恩,念无以致报,乃割俸余,择地于都城之西,宛平县香山乡八里庄,鼎建一祠,俾僧圆江者守之,夙夜焚修,仰祝皇上亿万岁寿,而公之名下,若魏伸、李鉴、郑友、李芳、曾亮、薛凤举亲属于公,合志齐心,亦各出资,共相厥事,既讫工扁其额曰:摩诃庵。爰树二碑,大宗伯镌石,费公尝记其左矣。至是,公复请予文列于右,余惟兹庵之建有五善焉,见忠爰也至焉; 见孝思之永焉; 见厚终之追焉; 见盟约之圆焉; 见裕复之远焉。夫帝德深厚,难以名言,为臣子祝愿之辞莫过于万寿无疆一语。公于庵之建也,实致重于是,斯忠爱之深也。庵之左,为公先茔,时庸展忠而报本,一念悠远,无□斯孝思之永也。庵之后为公等寿藏。人也,贵于万物者,谓有所归。公卜地得吉而封植版筑,咸致其慎,究固逐密,斯厚终之道也。庵自公创之,魏、李诸公协力赞成,自始迄终,不少携式,斯盟约之圆也。继自今嗣续勿替,盖将历千百年如一日,斯裕后之远也。一举而五善具,则公于佛氏之教,固能遵用其说,而非彼诞幻者,伦至若建先祠,缮茔域,又与戴记所载,君子将营宫室,必先宗庙,及表也,及请之史愿符合焉,不惟契佛氏之真诠而又不拂礼□之正论,乌可以不记哉,乃若创造岁月,兴殿宇,位置之详,地亩之数则钟翁之作备矣,予可略也,复系之曰:
    道始于一,推为异门。传远益讹,并失本真。
    訚訚赵公,崇是梵教。夙夜拳拳,勉忠兴孝。
    帝曰臣贤,尔心允塞。乃朕任用,陈见悃幅。
    朕尔赐字,玉带蟒衣。恩宠骧备,烂其有辉。
    赵公开稽,圣光高深。焉以为报,誓殚此心。
    有田一区,香山之里。戽此精庐,龙天是祀。
    暮鼓晨钟,遑之阗阗。祝皇圣寿,亿千万年。
    爰及群公,均此忠念。锡福降釐,我佛是鉴。
    神思无迹,妙觉空寂。有室有堂,为我真宅。
    爰作铭诗,永载贞石。
    嘉靖戊申季秋日
    赵政修建摩诃庵的目的很明确地反映在费寀撰写的《摩诃庵碑记》( 左碑) 和孙承恩撰写的《摩诃庵碑记》( 右碑) 中,"一为主上祝延万寿;一为其祖宗奉延香火,如此而已。"历史文献所反映的赵政是一个文武双全的人,能力很强,在宫中"文则典司礼仪,武则提督营伍。"亦因此得到皇帝恩宠,被多次封赏,嘉靖皇帝还特地赐"廷治"作为他的名字。"四十年来,而承荣沐宠,殆无虚岁,中官显遇至公极矣。"作为一个出身低微的太监,他对于皇帝的恩宠感激不尽,如何才能表达他内心的感激之情呢?"公感上恩,念无以致报",赵政本人信奉佛教,"求其超凡冥悟,克遵其教,以自省其心",他选择了修建寺宇这样一个特别的方式来报答皇恩,"乃割俸余,择地于都城之西,宛平县香山乡八里庄,鼎建一祠,俾僧圆江者守之,夙夜焚修,仰祝皇上亿万岁寿"。与他一起做这件事情的还有御马监太监魏伸,内宫监太监李鉴,御马监太监郑友、李芳,尚膳监太监曾亮,御用监太监薛凤等人,在京师阜成门外八里庄选址,集资兴建了摩诃庵,并任寺僧圆江为主持,在寺中日夜焚修,仰祝嘉靖皇帝万寿无疆。铜钟铭文"皇图永固"、"帝道遐昌"、"圣日增辉"、"法轮常转"亦体现了赵政等人以佛教信徒的方式来祷祝皇帝长寿,江山永固,表达了他们对于朝廷的耿耿忠心。正如孙承恩在碑记里所言:"夫帝德深厚,难以名言,为臣子祝愿之辞莫过于万寿无疆一语。公于庵之建也,实致重于是,斯忠爱之深也。"这是赵政等人修建摩诃庵的目的之一。
    赵政等人修建摩诃庵的另一个目的则在于"为其祖宗奉延香火"。太监虽然侍奉在皇帝身边,甚至其中许多人担任要职,权势显赫,但他们毕竟是没有子嗣的人,在"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封建时代,他们心中始终存有一份难以言说的遗憾。赵政等宫中太监为了弥补这个遗憾,在修建摩诃庵的同时在后院给自己预留了墓地,赵政还在摩诃庵的左侧兴建了一座"大乘庵",作为安葬赵家先人的祖茔。赵政等太监这一做法的目的在于以佛寺延续不断的香火象征他们家族世代相延不熄的香火,这是他们遵行"孝道"而为。由此看来,摩诃庵的修建表达了赵政等宫中太监的两个愿望:一个是"忠",一个是"孝"。
    钟为佛寺法器由来已久,佛寺铸钟自佛教于汉代传入中国之后便逐渐兴起,在宗教场所充当法器、报时器、聚众的信号工具。按照佛教教义,钟是帮助修行的宝物,《增一阿含经》云:"若打钟时,愿一切恶道诸苦并皆停止,若闻钟声,兼说偈赞,得除五百亿劫生死重罪,降伏魔力,怨除结尽无余"。《百丈清规o法器章》中说:"闻钟声,烦恼轻,智慧长,菩提增,离地狱,出火坑。"笔者认为,钟之所以是佛寺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器物,一方面在于佛经所赋予它神圣的法器功能之外,另一方面还在于其坚固耐用的特性适合于铭记功德,这也正是我们在许多佛寺钟上看到众多人名的原因。赵政等太监出资合力铸造铜钟,在铜钟上铭铸佛经、祝颂语以及他们的姓名,表达了他们弘扬佛法、效忠皇帝、延续香火、名传后世的多种心愿。
    ①⑨⑩(明)蒋一葵:《长安客话》,北京古籍出版社,1980 年,第61 页。
    ② [11](明)刘侗、于奕正:《帝京景物略》,北京古籍出版社,1983 年,第210 页。
    ③(清)查慎行:《人海记》,北京古籍出版社,1981 年,第78 页。
    ④⑧[12](清)于敏中等编纂:《日下旧闻考》,北京古籍出版社,1981 年,第1613 页。
    ⑤(清)于敏中等编纂:《日下旧闻考》,北京古籍出版社,1981 年,第1614 页。
    ⑥(清)吴长元:《宸垣识略》,北京古籍出版社,1981 年,第275-276 页。
    ⑦周肇祥:《琉璃厂杂记》,北京燕山出版社,1995 年,第163 页。

(作者为大钟寺古钟博物馆书记)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