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北京市大兴区生物医药基地金元墓葬发掘简报

时间:2014-4-1 9:52:34
】【打印】 【关闭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

    大兴生物医药基地金元墓地位于北京市大兴区北臧村镇东部约2 公里处,东邻京开高速公路,西邻天华路,南邻魏永路,北邻天北路(图一)。2010 年7 月6 日~ 8月3 日,北京市文物研究所为配合大兴生物医药基地东配套区C 组团项目建设,对该墓地进行了考古勘探和发掘,共清理金元时期墓葬8 座。现将发掘情况介绍如下。

图一 发掘位置示意图

    一、墓葬形制
    此次清理的8座墓葬均开口于②层下,根据形制可分为以下五类。
    1.带祭台、墓道单室砖墓1 座
    M11 位于发掘区北部偏东, 南邻M12,开口于②层下,开口距地表面深2.41米,方向5°。单室砖墓,由南至北由祭台、墓道、墓门、墓室四部分组成,该墓南北总长5.95 米,东西宽0.9 ~ 2.8 米,墓室外围土圹南北长3.15 米,东西宽2.8 米(图二、图三)。

图二 M11 平、剖面图

    祭台 位于墓道南半部,早期被破坏,保存较差。平面呈长方形,东西长0.9 米,南北宽0.66 米,残高0.61 米,上半部用四块平砖互相错缝砌成,下半部用土垫成。祭台南侧设置一长方形砖池,早期被破坏严重,东西长0.38 米,南北宽0.14 米,残高0.16 米,四壁用侧砖砌成。

图三 M11 墓室图

    墓道 位于墓葬南端,平面呈长方形,东西长2.9 米,南北宽0.9 ~ 0.94 米。直壁,斜坡长3.04 米。
    墓门 位于墓室南端,门楣用东西向平砖互相错缝砌成,共砌六层。墓门高1 米,宽0.94 米,券顶,券高0.38 米,用南北向侧砖砌成。拱脚高0.62 米,用一纵一横砖互相叠压砌成。封门用一层侧砖一层平砖互相叠压砌成,最上部用三层平砖互相错缝砌成。
    墓室 位于墓葬北端,平面呈长方形,东西长2.24 米,南北宽2.2 米,高2.24 米。墓壁用平砖互相错缝砌成,高1.17 米。穹隆顶,顶高1.07 米。穹隆顶中心内、外面均抹一层白灰,厚0.01 米,直径约1.1 米,内顶经火烘过。平底。
    棺床 位于墓室北半部,棺床北、西、东三边与墓壁相接。东西向,东西长2.23米,南北宽1.32 米,高0.58 米。棺床面用青砖一纵一横互相错缝铺面,南边上部用六层平砖包边。墓室内早期进水,骨架散落于棺床下,单人葬,骨架保存较差,仰身直肢,头向西。
    2.带墓道单室砖墓2座
    M8 位于发掘区北部,北邻M9,开口于②层下,墓口距地表面深3.2米,方向10°。单室砖墓,由南至北由墓道和墓室组成(图四)。墓道位于墓室南侧,平面呈长方形,长3.5 米,宽3 米。墓道壁逐渐内收,底坡长3.8米。墓门高1.4 米,宽1.1米。券顶,券高0.4 米,以乱砖封堵。墓室平面略呈圆形,直径2.7 米,以残青砖砌制,高0.9 米。穹隆顶已残,残高0.8 米。墓室内未见棺痕,北部有骨架3 具,保存较差,均仰身直肢,头向西。

    M13 位于发掘区北部,北邻M12,西邻M14,开口于②层下,墓口距地表面深2.17 米,方向5°。单室砖墓,由南至北由墓道和墓室组成(图五)。墓道位于墓室南侧,平面呈长方形,长2.8 米,宽1.3 ~ 1.5 米。墓道壁逐渐内收,底坡长3米。墓室平面略呈圆形,直径3 米,以残青砖砌制,高0.36 米。墓门高1.18 米,宽1.06 米。券顶,券高0.42 米,以平砖横向交错封堵。穹隆顶已残,残高1.41 米。墓室内未见棺痕,北部有骨架两具,大多骨殖散乱。
    3.砖椁墓3 座
    M9 位于发掘区北部,北邻M10,南邻M8,开口于②层下,墓口距地表面深1.49米,方向278°。平面呈长方形,长2.7 米,宽3 米,深1 米。墓底长2.7 米,宽2.2米(图六)。墓口北侧有一长方形祭台,祭台距地面深1.6 米,平放一块正方形石板,石板边长0.36 米,厚0.07 米。墓室内以残青砖砌成椁室,近似长方形,长2.3米,宽0.82 米,高0.5 ~ 0.6 米,逐层错缝向上收分。墓顶盖以正方形石板,石板边长0.36 米,厚0.07 ~ 0.09 米。椁室内未见棺痕,内见骨架1 具,仰身直肢,头向西,性别为女性。

    M12 位于发掘区的北部,北邻M11,开口于②层下,墓口距地表面深1.7 米,方向285°。平面呈长方形,长2.92 米,宽2.52 米,深2.2 米(图七)。墓室内以青砖砌成椁室,南北壁以平砖纵向错缝平铺至0.55 米高后,向上逐渐向内倾斜,形成拱顶,东西两壁以青砖横向错缝平铺砌成。椁室平面略呈长方形,顶部已塌,长2.4米,宽1.84 米,残高1.28 米。椁室内置单棺,棺木已朽,长1.84 米,宽0.4 ~ 0.76米,残高0.3 米,棺痕厚0.03 米。棺内骨架较乱,仰身直肢,头向西,男性。
    M7 位于发掘区北部,东邻M8,开口于②层下,墓口距地表面深1.7 米,方向286°。平面呈长方形,长2.9 米,宽1.9 米,墓底距地表深1.5 米(图八)。墓室内以残青砖砌成椁室,椁壁逐层叠涩并向内收,椁底用残砖平铺砌制,墓顶以横向青砖平铺。椁室平面呈长方形,长2.34 米,宽1.1米。椁室内未见棺痕,内有骨架2 具,保存状况较差,均仰身直肢,头向西,墓主人为一男一女。

    4. 带墓道双室砖墓1 座
    M10 位于发掘区的北部,南邻M9,开口于②层下,墓口距地表面深1.5 米,方向297°。带斜坡墓道双室砖墓,平面呈长方形,长3.05 米,宽2.8 米,深1.3米(图九、图十)。
墓道位于墓室西侧,形状近似长方形,长2.25米,宽2.8 米,深0.5 ~ 1.3米。直壁,坡长2 米。

图十 M10 墓室图

    墓圹平面呈长方形,长2.64 米, 宽2.38 米, 深1.3 米。内以青砖砌制双墓室。青砖长0.32 ~ 0.33米, 宽0.16 ~ 0.17 米,厚0.05 ~ 0.06 米。
    南墓室长2.64 米,宽1.11 米, 高1.14 米。墓壁以青砖砌至0.42 米处逐渐内收叠涩,成拱形墓顶。
    墓顶与墓门中间是该墓室气孔,气孔呈正方形,以墓壁0.42 米处平砖向内逐渐收缩形成,气孔边长约0.16 米。
    南墓室墓门位于西侧,宽1.12 米,高1.27 米,以平砖纵向向上砌至0.8 米逐渐竖起向内收缩,形成拱形墓顶。
    封门砖以平砖横向错口向上砌至0.35米,又以半块残砖纵向斜放逐层交错封堵,墓门厚约0.36 米,墓室内葬具为木棺一副,棺木已朽。
    棺长1.93 米,宽0.46 ~ 0.68 米,残高0.43 米,棺痕厚0.02 米,棺内骨架一副,头向西,面向上,仰身直肢,骨架保存较完整,性别为女性。
    北墓室长2.55 米,宽1.25 米,高1.15米,墓壁以青砖纵向平铺形成长方形墓底,错口向上0.05 米逐渐竖起向内收缩,形成拱形墓顶,墓顶与墓门中间为该墓气孔,气孔已倒塌。
    墓门位于北墓室西侧,宽1.25 米,高1.3 米,以平砖纵向砌至0.7 米处逐渐竖起向内收缩,形成拱形墓顶。
    封门砖以平砖、竖砖交错封堵,墓门厚约0.36 米,墓室内葬具为棺木一副,棺木已朽。
    棺长1.96 米,宽0.38 ~ 0.63 米,残高0.36 米,棺痕厚0.04 米,棺内骨架一具,头向西,仰身直肢,骨架较为完整,性别为男性。
    5.竖穴土圹墓1 座
    M14 位于发掘区的北部偏东,北邻M13,开口于②层下,墓口距地表面深1.2米,方向85°。平面呈长方形,由墓道、墓室两部分组成(图十一)。东西向,墓道被M7 墓道打破,墓底距墓口深1.4 米,墓道东西长2.2 米,南北宽0.8-0.92 米,墓道壁呈直壁,底呈平底。墓室壁呈直壁,底呈平底,东西长2.66 米,南北宽1.84 ~ 1.94 米。单人仰身直肢葬,葬具为木棺,已朽,残留痕迹。棺长2.1 米,宽0.76 米,残高0.18 米。骨架保存较差,头向西,面向北。

    二、随葬器物
    1. 瓷器3 件。
    (1)白釉瓷瓶 2 件。均圆唇,敞口,束颈,鼓腹,高圈足。
    M11:8, 口径4.6 厘米, 腹径9.2 厘米, 足径7.2 厘米, 通高18.6 厘米( 图十二)。
    M11:9,口径4.2 厘米,腹径9 厘米,足径6.4 厘米,通高18 厘米(图十三)。

    (2)瓷碗 1 件。
    M13:2,圆唇,敞口,斜弧腹,圈足,施白釉不及底。口径15.8 厘米,足径6.2厘米,通高6.5 厘米(图十四)。
    2. 釉陶器 9 件。
    (1)绿釉香炉 1 件。
    M11:2,圆唇,敞口,长束颈,鼓腹,圜底。肩部饰两立耳,底部三锥形足,内外均施釉不及底。口径9.6 厘米,腹径9.8厘米,通高10 厘米(图十五)。
    (2)釉陶罐 6 件。分为A、B 型。
    A 型 3 件。圆唇,口近直,短颈,鼓腹,圈足。颈肩部饰两环形耳。
    M11:10,上部施黑釉,口径12 厘米,腹径15 厘米,足径7.8 厘米,通高11.7厘米(图十六)。
    M9:1,器身施黑釉不及底,口径15.9 厘米,腹径20.5 厘米,足径9.9 厘米,通高15.4 厘米(图十七)。
    M10:3,器身施绿釉不及底,口径9.5 厘米,腹径15 厘米,足径6.9 厘米,通高10.3 厘米(图十八)。
    B 型 3 件。方唇,敛口,短颈,鼓腹,圈足。颈肩部饰两环形耳。口颈部均施黑釉。
    M8:3, 口径11 厘米, 腹径13.5 厘米,足径7.9 厘米,通高13.5 厘米(图十九)。
    M8:4,口径10.9 厘米,腹径14.8 厘米, 足径7.4 厘米, 通高13.8 厘米( 图二十)。
    M7:3,口径11.4 厘米,腹径15.9 厘米, 足径7.8 厘米, 通高14.3 厘米( 图二十一)。
    (3)釉陶灯碗 2 件。均尖唇,侈口,斜弧腹,平底。口部施黑釉。
    M9:2,灯碗,口径7 厘米,底径3.4 厘米,通高2 厘米(图二十二)。
    M9:3,灯碗,口径6.8 厘米,底径2.9厘米,通高2.2 厘米(图二十三)。
    3.陶罐1 件。
    M12:1,圆唇,敞口,束颈,鼓腹,平底。口径8.6 厘米,腹径9.2 厘米,底径4.7厘米,通高8.2 厘米(图二十四)。

    4. 铜镜3 件
    M8:5,海兽葡萄镜,内圈内饰六兽,外圈内饰瑞兽及鸟共六组,各圆内饰葡萄及枝蔓。直径17.8 厘米,沿处厚1.4 厘米,钮处厚1.1 厘米,钮径2.1 厘米(图二十五)。
    M10:5,八乳规矩镜,内圆饰有八乳,其间饰缠枝,内圆饰斜纹一周,外圆饰锯齿纹一周。直径13.6 厘米,钮径1.6 厘米,钮处厚1 厘米,沿处厚0.5 厘米(图二十六)。
    M11:14,庭院仙鹤镜,镜内饰太湖石、蕉叶及神态各异仙鹤6 只。直径19.3 厘米,钮径2.2 厘米,钮处厚1.7 厘米,沿处厚0.5 厘米(图二十七)。

图二十四 陶罐(M12:1)

    二、结 语
    这8 座墓葬规模不大,其形制各具特色,由于未出土有明确纪年的遗物,只能根据墓葬形制特征及随葬品来判断其时代。这些墓葬的特点与在北京及周边地区发现的金元时期墓葬的特征十分类似。如龙泉务金元墓葬①,亦庄金元墓葬②,密云大唐庄金代墓葬③,大兴金元墓葬④,内蒙古林西县元代陶瓷器窖藏⑤,敦化双胜元代窖藏文物⑥,河北磁县南开河村元代文物⑦等。大兴生物医药基地墓地的发现,为金元时期的丧葬习俗研究补充了新的实物资料。
    辽金元时期是北京地区陶瓷业发展的重要阶段,陶瓷器在社会生活中发挥了十分显著的作用。金元墓葬出土各类瓷器的同时,也发现不少陶器,表明陶器在当时人们生活中仍占有一席之地。M11:8、M11:9 白釉梅瓶以及M11:2 绿釉香炉在北京地区属于非常少见的器型,对于研究辽金元时期的陶瓷史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北京地区是中原宋代汉文化与北方辽金元少数民族文化之间互相交流与碰撞的区域,南北两种不同文化之间的关系研究是考古学研究的重要领域。辽会同元年(938年)升幽州为南京,为辽之陪都,成为辽代的重要区域。1153 年,金海陵王完颜亮将国都从上京(现黑龙江阿城)正式迁至北京,称为金中都。1271 年,元世祖忽必烈改蒙古汗国为大元,1272 年定都燕京,称为大都。北京地区自然成为辽金元考古的重要地域。
    本次金元墓地的发掘为金元时期的丧葬习俗的研究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同时为金元时期的考古学研究提供了重要的资料。
    ①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北京龙泉务辽金墓葬发掘报告》,科学出版社,2009 年1 月。
    ②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北京亦庄考古发掘报告》,科学出版社,2009 年1 月。
    ③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密云大唐庄白河流域古代墓葬发掘报告》,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 年11 月。
    ④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大兴北程庄墓地--北魏、唐、辽、金、清代墓地发掘报告》,科学出版社,2010 年12 月。
    ⑤王刚:《内蒙古林西县元代陶瓷器窖藏》,《内蒙古文物考古》2005 年第2 期。
    ⑥王星中、王波:《绚丽多彩的敦化双胜元代窖藏文物》,《东北史地》2009 年第1 期。
    ⑦磁县文化馆:《河北磁县南开河村元代木船发掘简报》,《考古》1978 年第6 期。发掘、执笔:刘乃涛、朱志刚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