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金中都再认识》读后

时间:2014-12-29 14:15:27
】【打印】 【关闭

于德源

    笔者拜读王世仁先生《金中都再认识》(以下称为《再认识》)大作之后,获益良多,惟有若干问题还存在不解之处,故不揣浅陋,将疑惑之处略述如下。
    一个是关于蓟丘与蓟城一段中。《再认识》一文根据东汉末年公孙瓒在蓟城东南筑小城,其地在今北京牛街一带,地势较高,俗称"冈(按,其音读稿)儿上",推测"可能是原来高台小城遗址"。其次,史籍记载前燕慕容儁在蓟城东掖门为坐骑赭白筑铜像,至唐代幽州城东南称铜马坊,则铜马门当在城东南附近,据此可以推断蓟城的东城墙便在附近。清人朱一新、赵吉士根据唐悯忠寺(今法源寺)中《重藏舍利记》碑记也认为,附近的烂漫胡同是蓟城东城垣外的护城河遗址。这些都没有问题。但是笔者以为,王先生据此便认为"它应该也就是战国时燕都的东墙",这推测就有些欠妥。同样,对蓟城的北城墙,《再认识》一文根据今北京白云观西100余米外有一高大土丘,20世纪70年代发掘后发现是东汉以后的城墙遗址,因此认为这里应当是东汉以后的蓟城的北城墙遗址,这个论断也是有根据的。当年主持发掘的赵其昌先生记述说:"北京城西南侧,白云观之西,原有土丘一处。1974年春季,为了配合基本建设工程,我们进行了考古发掘……发现残城墙遗址,南北略长,北端向东转,略短。可以认为,城墙残址应是城的西北转角。"又根据遗址下压着东汉墓葬,可以判断该城是东汉以后的西晋蓟城。如果该城是沿用的前代旧城址,那么附近应该有大量的前代遗物,但是赵其昌先生一行在附近地区做了较长时间的调查,结果并没有发现更早的遗物和遗址,因此断定这是东汉以后初筑的蓟城,并没有延用前代的城址。"也就等于说,前期的蓟城不在这里"。①可见,王先生根据该城墙遗址便大胆推测"也有可能此城墙原是战国燕都的北墙"的推断也是有些欠妥。总而言之,笔者以为根据已有的材料,虽然在北起宣武门、蔡公庄,南到陶然亭一带发现过不少战国至汉代的瓦井圈,但现在连战国燕都蓟城的位置都不清楚,动辄推测其城墙位置的做法有失严谨。另外,王先生上述根据只能说明古代蓟城的东面和西、北两面的情况,可是《再认识》一文却说"蓟丘的西南延线与大城的东北墙围合,便是西晋至唐的蓟城",不知这西南延线和东北墙所指为何物。
    《再认识》一文认为蓟丘的位置应在蓟城西南,而并非西北,并指郦道元《水经注》的"昔周武王封尧后于蓟,今城内西北隅有蓟丘,因丘名邑也"为流布中的误记,"将蓟丘在城中西南记为西北"。因此,王先生认为北京考古工作者在蓟城西北即今白云观以西寻找蓟丘终无所获,就是由于方位的错误。王先生认为1957年在今西二环路中部发现有高出地面的土丘,出土了战国半圆形瓦当,"说明此地才是蓟丘"。今北京西二环路当即原阜成门南北大街一带。
    北京地区出土战国时期遗物的地方很多,例如1956年水利工程中自城西会城门村,东经白云观、象来街至和平门一线,发现151座战国和西汉时期古瓦井,属于战国时期的有36座。1957年在广安门外以南700米处的护城河西岸发现厚达一米的古文化层,其中有战国时期燕国宫殿特有的饕餮纹半瓦当和一些年代接近西周的陶片。1965年以来,在宣武门外东西一带、广安门内外,以及法源寺东北共计发现65座东周和汉代的古瓦井。在永定门火车站、陶然亭、天坛、蒲黄榆也先后发现战国和汉代墓葬。1973年和1974年在法源寺和其以西的地图出版社院内又发现两处战国墓葬群。1972年在今和平门外韩家潭发现两面战国宫殿特有的饕餮纹半瓦当以及战国燕明刀货币。虽然不知道王先生所指的"二环路中部发现有高出地面的土丘"到底确指何处,笔者以为这都说明不了战国燕都蓟城的位置,更说明不了该地就是蓟丘。虽然战国时期乐毅所说的"蓟丘之植,植于汶篁"的蓟丘的位置我们还不能肯定,但自北魏以来古人认为的蓟丘确实就在城西北。这不但见于郦道元的记载,而且也见于唐人的记载。唐代幽州城内有宴设楼,即原蓟丘楼,其址在幽州城内西北隅。陈子昂《登蓟丘楼送贾兵曹入都》诗云:"东山宿昔意,北征非我心。孤负平生愿,感涕下沾襟。暮登蓟楼上,永望燕山岑。"陈子昂又有诗题为《登蓟城西北楼送崔著作融入都》,序云:"蓟丘故事,可以赠言赋诗,登蓟楼,送崔子云尔。"两诗的诗文和序文中都称蓟楼,而诗题却分别称蓟丘楼、蓟城西北楼,两相对照,可证明蓟楼就是蓟丘楼,又因在幽州城西北隅而称蓟城西北楼。唐幽州文武官员常在蓟丘楼设宴赋诗,故后来又改名宴设楼。幽州城内西北隅宴设楼(原蓟丘楼)所在地也是一商业区。《房山石经题记汇编》中收有唐天宝十一载(752年)"宴设楼南长店"题记,又简称楼南头长店、楼南长店、长店。幽州城经唐、五代之后入辽,改称南京。辽南京城的"市"是承袭了唐幽州城的旧布局,《辽史•食货志》载:"太宗得燕,置南京,城北有市,百物山偫,命有司治其征。"其时辽国得幽州不久,所谓城北的"市"亦即唐、五代时的幽州市。
    《再认识》一文在唐幽州城、辽南京、金中都的城垣尺度方面进行了详尽的考察,尤其是王先生自金中都反推辽南京城的思路,使人顿觉一新。关于北京古代城垣尺度,原中国水利科学院姚汉源先生有一篇《北京古城垣周长及其所用尺度考》一文可以对照,原文载《首都博物馆丛刊》1995年第10期,文繁不具引。关于这个问题,确实有很大难度,首先古代尺度和今制的折算就是问题。例如,王先生引吴承洛的推算,以1宋尺等于0.307今米;姚先生却以《文物》杂志1957年第3期中矩斋撰写的《古尺考》为依据,以1宋尺等于0.329今米,约略为0.33米来折算。仅此一项就会生出很多分歧。惟本人学识浅陋,在尺度推算方面尤感生疏,容当认真学习之后再向请教。
    ① 赵其昌:《京华集》,文物出版社,2008年。

(作者为北京市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