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论当今博物馆藏品管理工作的困境与机遇

时间:2014-10-30 10:27:37
】【打印】 【关闭

黄雪寅

    面对人类文化遗产,作为博物馆工作者,我们必须问自己:在当今博物馆事业中,博物馆人究竟是什么角色?我们如何作为才能对得起祖先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在职业道德的培养与坚守中又要经受什么样的考验?从长远来看,是否有完整的藏品登记和能否妥善地保管是衡量一个博物馆管理水平最基本的标准。如何保管好藏品并使其发挥最大的教育功能,是博物馆职责所在。保护藏品是千秋万代的大事,利用藏品是为当代人服务的职责。时代在发展,博物馆事业前进的速度比我们预想的要快得多,如何在工作中求思变、促发展,是对博物馆管理者的考验。
    一、我们是藏品本体的守护者
    博物馆藏品的归属权是全人类,而博物馆工作者是它的守护者。藏品征集、保管和技术保护部的首要职责是保存好这些不可再生的遗产。文物的不可再生性,决定了博物馆对待藏品的态度只有一个:任何违背藏品保护的行为,都是对人类文化遗产的不负责任甚至是犯罪。
    1. 建筑与藏品管理的关系:博物馆建设时应该把藏品的保存和保护作为这座建筑设计的出发点,而不是以建设者的主观意愿决定。专业的博物馆团队加入设计讨论,符合国家有关博物馆建筑的规定所产生的专业意见,对于建设一个真正的博物馆是非常必要的。如果从建筑之始,这座博物馆在藏品保管、保护和展览开放等许多方面都已经先天不足,这座博物馆的实用功能和寿命将会大打折扣。目前有些地区的博物馆建筑存在着先天的功能不足或缺失,有的使用者在建设的全过程中处于失语状态,甚至有一些交钥匙工程现象。如有的库房和展厅之间没有封闭式通道和电梯,从库房到展厅之间全靠工作人员人工运输;还有的博物馆技术保护的药品存放点和文物库房相近,如果出现药品事故首先受到危害的就是文物。如此等等,我们所担心的是藏品如何更安全。
    2. 文物征集与藏品管理的关系:在博物馆,与文物接触的首要岗位是文物征集,它是博物馆藏品不断增加的源头。从事这项工作的人员,不仅仅要懂得文物鉴定,更重要的是要坚定自己的职守。随着文物市场的不断活跃,我们这个原本在象牙塔里的群体,与市场之间建立了一种微妙的关系:一方面博物馆需要收藏家这个群体输送文物给我们,另一方面收藏家也需要博物馆专家为他们的收藏"掌眼",社会需要博物馆人专业的话语。"社会收藏热"对于保护人类文物遗产是必要的导向,文物市场也需要真正懂行的专家为收藏界服务;但同时,对于博物馆而言,要规范文物征集的各项流程,严格职业规范和制度约束,加强文物征集工作的力度,使真正好的文物进入博物馆成为永久的收藏品。
    3. 库房与藏品管理的关系:藏品长期的存放地点是在专门的文物库房内,博物馆应有最具专业水平条件的库房,但也有一些博物馆并不具备条件。不同质地的文物共处一室,不同藏品所需温湿度保存条件不能够同时满足,使得不应受损的文物受损。按质地分类存放是博物馆藏品保管的必要条件,按不同藏品的温湿度需求保存不同的文物,是科学保管的首要条件。同时,不同的藏品应有不同的柜架装置,如瓷器和书画的保存条件和置放方法应不同,纺织物的柜架也绝不同于其他类别的文物,挂毯类、油画类和乐器类的存放方法也各有不同。博物馆库房的柜架不仅在用材上要符合文物保护的要求,在柜架的形式上也要根据文物量体裁衣。除了柜架与文物直接相关外,库房内的所有设置都要符合所存放文物的特性,如消防器械的安装,不同质地的文物需要不同的灭火方式,如书画库房就绝不可以用喷淋灭火。库房内所有与文物直接接触的如囊匣和文物的包装箱、包装用材,一定要选择和使用符合文物保护要求的材料,确保一切与文物直接接触的材料不会对文物有损害。甚至包括文物吊装时的吊带,都需用无酸纸包裹起来后才能接触文物。现在一些囊匣制作开始采用非传统方法和材料,用一些压缩板代替棉花作为内囊材料,贴近文物的丝绸或棉布也换成了化纤材料。这些材料直接接触文物,其伤害非常大。如果这些囊匣没有很好地晾干,在投入使用后返潮变质,更会直接对文物造成损害。
    4. 保管员、文物修复保养人员与藏品管理的关系:假如博物馆的建筑、库房等与文物相关的硬件条件与藏品的保护有着密切关系的话,那么与藏品保护关系最密切的应是人。在博物馆职业中,选择与文物接触的人员是非常严格的,除职业道德等基本条件外,其对文物工作的热爱与本人的性格等因素,都会涉及文物安全。一个性情不稳定,或抑郁或动辄暴躁的人,是绝不能安排在文物库房工作的。加强对博物馆保管保护从业人员的关怀和教育,是管理者必须做的功课。一方面尽可能关怀同志,避免人际关系的暗流。另一方面,工作岗位最大的尺子是制度管理,而不是问题出了才去制定方案。应围绕着藏品安全去开展其他相关工作,而不是考虑个人得失,这是国际博物馆协会反复强调的从业原则。
    二、我们是藏品内涵的挖掘者
    藏品作为一个博物馆的基础,如何让观众知道它的历史和艺术价值,是要深入研究的。只在说明牌上标出它的身份和年代,并不能体现出一个博物馆对藏品的研究能力。换言之,文物征集、保管和保护人员是直接有机会长期与藏品对话的群体,这些业务人员是藏品内涵的发现者和研究者。因为他们的解读,才产生出文物的基本信息、卡片和档案。展出信息的来源也在于此。这也是博物馆研究专家大量出自征集、保管和保护部门的原因。文物内涵的发掘,要有长时间的知识积累。要吃透每一件文物的信息和内涵,需要与文物长期对话。同时,也需要有驾驭史料和其他知识的能力。国际上著名的博物馆在研究一个项目或做好一个展览的时候,通常会由专业研究人员就每一件藏品做一份完整的学术档案,包括藏品所有的基础信息,并收集全球关于这件藏品的所有发表资料,穷其所有汇聚一体,形成关于这方面研究的所有史料和观点,并在此基础上形成当下最新的研究成果。我在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作访问学者时,就得到了这样国际化的学术方法训练。由此产生出来的自创展览,一定会有学术高度和研究价值。博物馆的研究力量源于此,博物馆的专业化展览也源于此。
    三、我们是藏品信息的传播者
    无论是征集、保管还是文物保护工作,无一例外要为博物馆的展览做大量的准备工作。一件文物的完整信息,包括的不仅仅是它的基本要素,也包括征集过程中所获得的流传经过等文物背后的故事,同时在修复保养过程中对它的质地、制作工艺以及清理过程中有些深层次的历史信息的发现,为文物鉴定和判定它的身份提供了非常重要的依据。
    同时,一个好的展览并延伸出来好的讲解和宣传,都有赖于掌握这些资源的藏品部门为其提供准确的资料,并使其基础信息数字化,开展网络化服务,这些都有赖于藏品基础工作,做得越早越完备,这个馆的研究力量能够越早提升。反之,会拖全馆研究和展览的后腿,致使一个馆的人才成长放慢速度。在目前全国博物馆事业大发展的形势下,各个馆都在进行可移动文物普查工作,这是一项博物馆事业的大工程,借此机会盘点家底、锻炼队伍、增强专业力量的水平,对于提升一个博物馆在业内的专业地位,对于本馆文物的保护和利用,对于社会教育都是一件难得的好事。
    文物不会说话,但我们有责任宣传它所承载的历史文化和艺术魅力。博物馆的展览和社会教育以及网络时代所必须具备的数字化功能,都要求从事藏品管理的人员更新思想,放下包袱,在保证藏品安全的前提下尽可能发挥文物自身的作用,使文物在流动中得到合理使用。一座博物馆不同于银行金库,藏品的利用是历史和现实赋予我们的责任,让民众因为读懂它们而更热爱自己的国家,是博物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必须完成的任务。传播什么?如何传播?如何在保证文物安全的大前提下利用文物,是博物馆的老话题。当我们花力气把它们研究透的时候,既成就了自身,也成就了一个博物馆教育社会的职能。
    文物的保护与利用让我们陷入困境,值得反思的问题很多。尤其是当下博物馆事业飞速发展,全国的博物馆展览异常活跃,有的国内展览时间长达半年或者更久,文物在流动过程中多点运输与多处迁徙,温度湿度及展厅、展柜等条件都有明显差异性。尤其有些地区新建的博物馆,其馆舍的安全、库房及展厅的设备设施条件等都难以保持一个"健康"的状态,文物的安全保护确实有问题。这也提醒我们博物馆界必须建立完整的行业规范并真正执行行业规范,对不符合条件的馆绝不可以轻易送展。
    同时,博物馆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前景非常广阔,各级博物馆都想尽办法从藏品身上挖掘历史和艺术信息,用于文创产品的开发和利用。把博物馆文化带回家本身没有问题,反而是当今博物馆学理念非常重要的体现。但如何建立一套机制,让藏品在安全、有效的前提下开展文化创意产业,而不是仅仅限于复、仿制品的开发。同时,也必须避免盲目复、仿制,以免导致藏品在这一过程中受到损坏,过度复、仿制只能降低藏品的价值。用好文物元素开展博物馆类型创意性产品的开发,实用于大众,才是文化创意产业的最好出发点。
    飞速发展的博物馆事业给了我们机遇,让我们从困境中能够走出来,在保护与利用的矛盾中,学习世界上先进博物馆的藏品管理体系和管理理念,并结合自身特点,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一整套藏品管理体系,冲破固步自封、只保不用观念的同时,也不可盲目迈向"无知无畏"的另一个极端。我们可以有失败的教训,但这些几千年甚至上万年的人类文化遗产,它的生命只有一次。
    尽管我们现在越来越强调博物馆的展览、活动、服务及文化创意产业要以观众为核心,但也没有必要、也不需要将藏品管理的职能边缘化。相反,在本世纪,要想很好地完成公众赋予博物馆的使命,藏品管理的职能需要整合和完善。这是值得我们反思的重要问题。在国家文物普查工作开展的当下,作为博物馆藏品管理工作者,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任何藏品必须在保护中进行实操,不可为了抢时间完成任务而使文物受损。我们保护它,要如同保护自己的生命一样!

(作者为首都博物馆研究馆员)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