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恭王府研究中的几点存疑

时间:2013-6-25 10:40:04
】【打印】 【关闭

张 军

    恭王府是清代恭亲王奕䜣的府邸,其前身分别是和孝公主府、庆郡王永璘府,距今已有二百多年的历史,是目前清代王府中保存最为完整的一座,也是唯一对社会开放的一座。
    关于恭王府的研究,目前所见最早应是单士元先生1938 年发表于《辅仁学志》的《恭王府沿革考略》一文。陈鸿舜和凯茨1940 年发表于《华裔学志》的《北京的恭王府及其毗邻的花园》更是最早全面系统论述恭王府的文章。上世纪80 年代后陆续有研究恭王府的论著和文章发表,代表性的有周汝昌《恭王府考》、杨乃济《谈恭王府》、赵迅《恭王府及花园》、刘正红《恭王府历史资料征集、复原与王府文化研究》、王世仁《北京清代恭王府正殿原状推测》、鲁宁、高晓媛《试论恭王府家具的规制》、张军《清代恭王府花园名称考》、孔祥星、刘正红《彰显皇族尊荣的恭王府匾额》、沈弘《恭王府老照片初探》、富田升《恭王府文物的流出及其政治背景》、钮骠《谈恭王府的戏曲活动》、陈光《恭王府的第一个主人是和珅吗?》、李春娇、贾培义、董丽《恭王府花园植物景观分析》、贾珺《北京恭王府花园新探》、陈彤、马京涛《恭王府锡晋斋内檐装修复原设计研究》、耿威、王其亨《样式雷图档中的恭王府花园》等,研究主题涉及恭王府的历史沿革、古建、文物、园林、戏曲等,这些成果很好地充实和拓展了恭王府的研究。

全面开放后的恭王府鸟瞰图

    在新的研究成果不断问世的同时,一些恭王府研究中的基础问题仍待定论。这些年,恭王府管理中心出版了一系列档案、文献汇编,为深化恭王府研究提供了方便。笔者在工作之余翻阅资料的过程中,看到一些史料、资料,似乎有助于我们重新认识一些结论。需要说明的是,笔者的有些认识可能尚需要进一步挖掘新的资料来支持,因此,不当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一、 和孝公主府的前身
    谈到恭王府在清代的沿革,以往的看法是这样:和珅宅--和孝公主府--庆王府--恭王府。至于和珅为什么建宅?大体是乾隆四十一年(1776)后,和珅权势如日中天,凭借敛聚的财物,买地自建了这座大宅。乾隆四十五年(1780),皇帝指婚与和珅结为亲家,于是和珅借着修建公主府的名义,大肆扩建,僭越规制修建了公主府。归纳起来就是和珅主动建宅,然后在私宅的基础上扩建了公主府。
    然而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一则档案似乎揭示出上述说法需要修正,"乾隆四十五年六月二十一日奉旨,所有李侍尧入官中所房屋一处,着赏给和珅,作为十公主府第。钦此。"①查阅清实录也有同样的记述:"谕所有李侍尧入官中一所房屋,着赏给和珅作为十公主府第。"②原来,乾隆四十五年五月,乾隆帝刚刚赐名和珅之子丰绅殷德,指为十公主额驸,并赏戴红绒结顶,双眼孔雀翎,穿金线花褂,待成年后,再举行婚礼。这样看来,公主府的前身非和珅宅而是李侍尧宅。
    李侍尧何许人也?乃是乾隆皇帝的另一宠臣。李侍尧,字钦斋,汉军镶黄旗人,二等伯李永芳四世孙也。父亲李元亮,做过户部尚书。乾隆初年,以荫生授印务章京,后得到乾隆赏识,做过正蓝旗汉军副都统、热河副都统、工部侍郎、广州将军、两广总督、户部尚书、正红旗汉军都统、湖广总督、工部尚书、刑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云贵总督、正黄旗汉军都统、湖广总督、闽浙总督等。乾隆四十五年,云南粮储道海宁检举李侍尧贪纵营私状,乾隆命和珅等前往云南调查,后经查证属实,乾隆十分震怒,"侍尧身为大学士,历任总督,负恩婪索,朕梦想所不到!"③李侍尧被夺官,逮诣京师,判斩监候。李侍尧入官中一所房屋应与这次事件有关。
    在没有查阅到李侍尧在今恭王府位置有大型宅第资料的情况下,我们不妨稍稍反推:从清宫档案和清人笔记,以及恭王府府邸东路发现的凤凰彩画看,可知今日之恭王府便是当初的和孝公主府,而和孝公主府又是乾隆皇帝下旨让和珅以李侍尧宅第为基础建的,这中间除非和珅抗旨放弃李侍尧房屋不用而另择地建造,但即使是一个得宠的臣子有必要和有胆量这样做吗?如果和珅抗旨另择地建造,估计嘉庆皇帝法办和珅就不是二十条大罪状了,而是二十一条了。因此,笔者初步认为恭王府的沿革应为:李侍尧宅--和孝公主府--庆王府--恭王府,但从规格和规模看,恭王府府邸今日之格局还是源于和孝公主府。
    二、 和孝公主府开建年代
    目前还没有查阅到和孝公主府具体哪年开始建造的档案史料。学界大体有这样几种看法:(1)单士元先生以乾隆十五年的《京城全图》和恭王府"天香庭院"匾额判断,和珅建第在乾隆十六年(1751)至二十三年(1758)之间;(2)陈鸿舜和凯茨的《北京恭王府及其毗邻的花园》认为乾隆四十一年(1776)和珅得到最高的恩宠,就此推断是这年开始建造的;(3)赵迅先生《恭王府及花园》认为是和珅开始得宠的乾隆四十一年(1776)至晋封为三等忠襄伯的乾隆五十三年(1788)之间;(4)杨乃济的《谈恭王府》认为建第时间是宁寿宫落成的乾隆四十四年(1779)和"曹锡宝弹劾和珅"的乾隆五十一年(1786)之间;(5)陈光女士认为开始建造年代不早于乾隆四十五年(1780)固伦和孝公主与丰绅殷德定亲的年代;(6)王世仁先生认为从乾隆四十五年(1780)以后和珅开始大兴土木,新建府邸。估计诸位学界前辈在进行推断时尚未看到第一历史档案馆和《清实录》里乾隆四十五年六月(1780年7 月)把李侍尧入官房屋一所赏给和珅作为十公主府第的史料。

恭王府东路三进院落正厅北卷正梁发现的和孝公主时期的凤凰彩画

    就和孝公主府的历史而言, 乾隆四十五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年份,因为从这一年十公主府开始提上日程,但公主府第是这一年开始建造的吗?这就涉及到一座郡王级别的府第在建造前的调研、设计、烫样、平整房屋、物料准备等需用多长时间。就这些问题,笔者向一直参与恭王府府邸大修工程设计方案的清华大学建筑学院陈彤先生请教,根据恭王府规模,可能最初的准备时间不超过一年,但半年似乎又有些少。这样算来,和孝公主府的开建年代最有可能是乾隆四十六年(1781)。当然这毕竟是推断,尚需要新的资料支持。
    三、 一府是否两用
    对于和珅获罪抄家后和孝公主府第之归属,以往的看法是:嘉庆帝把府第赏赐给了其弟庆郡王永璘,但又念兄妹亲情,不忍赶尽杀绝,所以公主仍住在府第东路,庆郡王只是占用一半作为府第,道光三年(1823)和孝公主死后,整座府第才归于庆王府,在此之前一直是一府两用。
    和珅宅确实赏赐给了庆郡王永璘,此乃史实有录:"又萨彬图折内,有和珅窖埋金银大概不离住宅之语。和珅之宅,已赏给庆郡王永璘居住;和珅之园,已赏给成亲王永瑆居住。"④《清史稿》、昭梿《啸亭续录》、梁章钜《归田琐记》和姚元之《竹叶亭杂记》也皆有记载。摘录如下:
    庆僖亲王永璘,高宗第十七子。乾隆五十四年,封贝勒。嘉庆四年正月,仁宗亲政,封惠郡王,寻改封庆郡王。三月,和珅诛,没其宅赐永璘。⑤
    庆僖亲王讳永璘,纯皇帝第十七子也。貌丰颀黧色,不甚读书,喜音乐,好游嬉。……纯皇帝末年,觊觎者众,王笑曰:使皇帝多如雨落,亦不能滴吾顶上。惟求诸兄见怜,将和珅邸第赐居,则吾愿足矣!故睿皇帝籍没和相时,即将其宅赐王居之,以酬昔言。⑥
    和珅之败, 余适在京师, 而尚未登朝,无由悉其罪状。后二十年,入军机,乃从档簿中得其梗概,与外间所传,颇无歧异……又分和珅之第,半为和孝公主府,半为庆王府……。⑦
    和珅查抄议罪后,分其第半为和孝公主府(和之子丰绅殷德尚十公主),半为庆亲王府(时尚为郡王)……"⑧
    比较这几处记载,共同之处是嘉庆把和宅赐予了永璘,但《归田琐记》和《竹叶亭杂记》却指明是一座府第半为和孝公主府半为庆王府。检索引述,"一府两用"的说法皆是据此引用。另据《竹叶亭杂记》著者姚元之的从孙姚榖言:"先伯祖阁学公博极群书而无撰述,官京朝数十年,每就见闻所及,成《竹叶亭杂记》十万余言,一时士大夫相与传录,福州梁茝林中丞采入《归田琐记》尤多。"⑨既然梁章钜《归田琐记》里的掌故见闻多采自《竹叶亭杂记》,这样看来"一府两用"最有可能的源头就是姚元之。姚元之从何处获悉?不得而知。疑问的是,不仅《清实录》、《清史稿》没有一府两分的记载,而与梁章钜、姚元之同时代、年龄大小差不多的昭梿也没有记载。
    查阅分府的另外一位当事人和孝公主的有关资料,如《清史稿》:"固伦和孝公主,乾隆四十年正月生,道光三年九月薨,年四十九。乾隆五十四年十一月下嫁丰绅殷德……高宗少女,素所钟爱,未嫁,赐乘金顶轿。和珅得罪,籍没,仁宗命留资为主养赡。"⑩《啸亭续录》卷五:"和孝公主,惇妃所生,为纯皇帝最幼女。上甚钟爱……下嫁于丰绅殷德。时驸马恃和相势颇骄纵,公主曰:'汝翁受皇父厚德,毫无报称,惟贿日彰,吾代为汝忧。他日恐身家不保,吾必遭汝累矣!'……后和相籍没,驸马继殂,公主持家政十余年,内外严肃,赖以小康。于道光癸未秋病逝,今上亲临奠醊焉。"两处也均不见有关一府两分的记载。
    翻阅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和恭王府管理中心合编的《清宫恭王府档案总汇o 和珅秘档》,发现一则这样的史料:嘉庆四年四月十九日总管内务府大臣缊布关于十公主出府日期的奏折,"所有赏赐公主珠宝器皿,并公主府物件均于本月二十日运完,拟于二十一日吉期公主出府,谨次奏。"嘉庆帝的批阅是:"知道了,着缊布管理公主家务事。钦此。"[11]基于这则史料,笔者试作如下解析和推理:
    1. 清代宗室自亲王至辅国公,他们的府第归皇家所有,具体的分配要由皇帝和内务府来决定。爵位变化后,府第也会随之变化,所以有分府和出府一说。分府和出府一般会选择一个吉利的日子进行。
    2. 和孝公主要"出府",从大规模搬运珠宝、器皿、物件看,应该是从府里搬出去。
    3. 公主出府是嘉庆四年四月二十一日(1799 年5 月25 日),而嘉庆帝"和珅之宅,已赏给庆郡王永璘居住"的谕旨是嘉庆四年四月二十五日(1799 年5 月29 日),时间上的逻辑很好地解释了一个搬出去,另一个住进来。
    4. 假若一府两分,和孝公主住东路,原西路和中路有公主府的东西,搬运到东路也是正常。这可以解释奏折里珠宝、器皿和物件的"运",但不能解释既然公主仍住东路,何来"出府"一说?
    5. 假若一府两分,和孝公主住东路,永璘住西路,中路银安殿和神殿共用。就嘉庆帝而言,一个是自己的皇弟,一个是皇妹,都是近支宗亲,在皇家不缺少府第的情况下,会让他们这么"尴尬"地生活在一个王府里?似乎不符合皇家的人情和常理。
    因此,笔者以为所谓的"一府两用"可能是误传,真实的情况可能是嘉庆帝把豪奢的公主府赐给了一心想拥有的庆郡王永璘,算是满足了皇弟的心愿,在别的地方另给和孝公主分了府。
    ①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编:《清宫恭王府档案总汇o 和珅秘档》( 一),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09 年,第153 页。
    ②《高宗纯皇帝实录》( 十四) 卷一千一百九,乾隆四十五年六月下,戊辰。
    ③参见赵尔巽等撰:《清史稿》卷三百二十三,列传一百十。
    ④《仁宗睿皇帝实录》( 一) 卷四十三,嘉庆四年四月下,癸丑。
    ⑤ 赵尔巽、柯劭忞等撰:《清史稿》卷二百二十一,列传八。
    ⑥昭梿:《啸亭续录》卷五。
    ⑦梁章钜:《归田琐记》卷五。
    ⑧姚元之:《竹叶亭杂记》卷二。
    ⑨姚元之:《竹叶亭杂记》序。
    ⑩赵尔巽、柯劭忞等撰:《清史稿》卷一百六十六,表六。
    [11]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编:《清宫恭王府档案总汇o 和珅秘档》(十),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09 年,第358 页。

(作者为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馆员)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