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北京初为王都--燕昭王以蓟为燕上都

时间:2013-12-26 15:10:55
】【打印】 【关闭

陈 平

    一、周初武王究竟将蓟城封给了谁
    关于这个问题,历史典籍中至少有四种不同的答案。
    战国晚期典籍《礼记•乐记》和《韩诗外传》,均主张"武王封黄帝之后于蓟"。
    西汉武帝时成书的《史记•周本纪》,则主张"武王封帝尧之后于蓟";战国晚期成书的《吕氏春秋》在《慎大》中虽称"武王封帝尧之后于黎",清儒毕沅注称此处之"黎"即"蓟"之同音通借,甚确,故它与《史记•周本纪》主张其实相同,都称武王所封蓟君为帝尧之后。
    成书于东汉初年的班固著《汉书•地理志》中,称"蓟"为"故燕国召公所封";而北魏郦道元在《水经注•灅水注》中前言"昔武王封尧后于蓟",同于《史记•周本纪》,而后语则称"蓟"为"武王封召公之故国也",又与《汉书•地理志》同调。
    唐代成书的陆德明《经典释文》则调和一、三两说为一,提出"黄帝姬姓,君奭其后也"。依陆氏之言,黄帝为姬姓,召公君奭也是姬姓,所以《礼记•乐记》等典籍所说被武王封于蓟的黄帝之后,其实就是作为周武王庶弟的召公奭。
    对以上四种答案的是非,在拙著《燕史纪事编年会按》皆有明确的裁断,①其梗概要而言之略如下述:
班固《汉书•地理志》周武王将蓟封给了召公之说,乃因见《韩非子•有度》、《战国策•燕策》、《尔雅》、《世本》等先秦古籍和西汉司马迁《史记•燕世家》记战国时燕国史事均以蓟为国都,而想当然倒推至周初的一个误解,断断不可信据。唐陆德明《经典释文》仅以召公与黄帝同为姬姓为据,倡封于蓟的黄帝之后即召公说,同样不可信据。周武王克殷后首封前帝先王之后,以表周室存亡继绝之仁,而其中黄帝之后竟以自己的庶弟召公奭充之,使人疑"王者有私",贻谤天下,圣明若周武者绝不至如此昏聩。召公之始封,当以国名燕为邑,而决非蓟城。当代考古发现已证明:这个以燕为名的城邑在西周初年的青铜器铭文中写作"匽",它就是在今北京房山区琉璃河镇董家林村发现的古燕都城。《礼记》与《吕氏春秋》虽同为先秦古籍,但于周武封蓟之君却有黄帝与帝尧之后的不同,此二说虽皆先秦旧说,且均缺少完全肯定或否定的确实证据,似以并存为宜,但从黄帝之都涿鹿与蓟邻近,北京平谷山东庄庙山又有自汉代至民国时期的黄帝庙来推度,好像《礼记》以黄帝之后为武王封于蓟城之君更贴谱一些。②
    二、古蓟城又是何时成为燕都的
    我们在上一节,已经基本否定了西周初年武王时燕召公以蓟为都的可能。就学术界研究的现状看,这个问题似还有春秋中期的燕襄公之世、西周中晚期之交和战国中期燕昭王之世三种不同的意见。
    (一)燕始以蓟为都,不在春秋中期的燕襄公之世
    前些年学界有一颇为重要的意见,认为燕始以蓟为都城应在春秋中期的燕襄公之世。这一意见,是建筑在持论者对《韩非子•有度》"燕襄王以河为境,以蓟为国"一语某种特定理解方式的基础上的。持论者们认为:史于燕国无襄王,故《有度》中"以蓟为国"(按:国义即都)的"燕襄王",当是谥号为"襄"而仅见于春秋中期的燕襄公之误,更有干脆将《有度》原文之"燕襄王"改字读经作"燕襄公"者。③然而此论实有大误,首先"史于燕国有襄王",他就是带有双谥"昭襄王"的战国中期大名鼎鼎的燕昭王。《汉书•武五子传》"且燕国虽小,成周之建国也,上自召公,下及昭襄"中的"昭襄",就是双谥为"昭襄王"的燕昭王。此外,《战国策•秦三》之《秦客卿造谓穰侯章》中"侯何不使人谓燕相国曰'因天下之力,伐雠国之齐,报惠王之耻,成昭王之功'"的(燕)"昭王",在近年出土的长沙马王堆汉墓帛书《战国纵横家书》篇名同作《秦客卿造谓穰侯章》的对应章句中,恰巧赫然正书写作"昭襄王"④。况且,《有度》下文所举燕襄王"残齐、平中山"的殊勋,摆明就是燕昭王的伟业。于此足证:《韩非子•有度》之"燕襄王",无疑就是《战国纵横家书•秦客卿造谓穰侯章》中的(燕)"昭襄王",也是《战国策》同篇对应章句中的(燕)"昭王"。那么,是否便可由此而得出结论,说燕国始以蓟城为都是始于战国中期的燕昭王之世呢?平心而论,燕之始以蓟为都,恐怕也还不至于要一直晚到战国中期的燕昭王之世。
    (二)燕始以蓟为都,可能在西周中晚期之交
关于燕始以蓟为都之年,宋人欧阳忞《舆地广记》曾另有"黄帝之后封于蓟者已绝,成王更封召公奭于蓟为燕"之说。然此说凿空立论,难以凭信。还是唐人张守节《史记正义》"蓟、燕俱武王立,蓟微燕盛,乃并蓟居之"的论断,说出了几分历史真相。近年琉璃河古燕都遗址的考古发掘,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一论断。发掘发现,琉璃河董家林古燕都城的城墙内护坡部分地段被西周晚期层位打破,护城河也被含有西周晚期陶片的淤泥层所覆盖,故而该城的废弃年代不晚于西周晚期。⑤琉璃河古燕都城废弃以后,燕人以何邑为都呢?前些年我曾在两篇小文中推测,这时的燕都有可能是迁往了蓟城。所以,燕始以蓟为都,可能在西周中晚期之交。⑥
    三、蓟初为王都--燕昭王以蓟为上都
    (一)蓟为燕上都,它的营建者是燕昭王
    在1998 年发表的一篇小文中,笔者曾有过这样一段小结:从燕人并有蓟到以蓟为都,从以蓟为都到以蓟为上都,可能并非同时之事,其中或许还有一段年代间隔。并蓟有之,或在西周中、晚期之际;以蓟为都,或在西周晚期偏早;于春秋早期末,燕都可能曾随桓侯徙临易;于春秋晚期燕悼、共时,可能曾徙都于蓟或中都;于战国中期文公时,可能又曾徙易;以蓟名曰上都,则有可能要晚到战国中期的燕昭王之世,而同时又曾徙都于下都武阳城。⑦
    史籍多称蓟为燕都,而少有直称其为燕上都者。然历史典籍每称今河北易县之武阳城为燕之下都,称今北京房山区窦店的汉良乡县城为燕之中都。依此推之,蓟城则当为燕之上都,故近现代学界多以燕上都称之。《水经注•易水注》云:"武阳盖燕昭王之所城也,燕之下都擅武阳之名。"北宋《太平寰宇记》称"幽州良乡县,在燕为中都。"明《永乐大典•顺天府志》则云:"良乡县,春秋、战国时,在燕为中都,西汉置良乡县。"河北易县燕下都城垣、宫殿的大遗址仍在,经上世纪30 年代至今七八十年的发掘,收获十分宏富,河北省文物研究所有大型发掘报告《燕下都》面世。⑧燕中都在北京房山区窦店古城,北京市文物研究所也作过调查、试掘,有考古报告发表。⑨所以,将蓟城定为燕之上都是符合历史真实的。
    (三) 蓟为燕三都之首,是燕国的首都
    大约从燕昭王时起,燕同时有上、中、下三都,而以上都蓟城为首都。我们这样说,基于以下三点理由:
    1. 史籍若提起燕昭王及其后世"燕都"率直称蓟,而皆不及中、下二都。
    《韩非子》之《有度》篇,称"燕襄王以蓟为国",即"以蓟为都"。《通志•都邑一》云:"北燕,都蓟"。《通鉴地理通释•历代都邑考•六国》亦云:"武王封召公于北燕,都蓟。"《春秋地名考略》云:"北燕,国于蓟",即"都于蓟"。《春秋大事表》亦云:"今大兴县为古蓟,燕所都。"
    2. 乐毅伐齐大胜,取齐之篁竹植于燕都以志功,而其都为蓟丘。
    《战国策•燕二》云:"(乐毅)乃使人献书报燕惠王曰:'臣奉(先王)令击齐,大胜之。珠玉财宝,尽收入燕。大吕陈于元英,故鼎反于磿室,齐器设于宁台。蓟丘之植,植于汶篁。'"
    3. 秦灭燕以攻陷蓟城为标志,是视蓟为燕之国都。
    《战国策•燕三》云:"于是秦大怒,益发兵诣赵,诏王翦军以伐燕,十月而拔蓟城。"《史记•燕世家》亦云:"燕王喜廿九年,秦攻拔我蓟。"《史记•秦始皇本纪》则云:"始皇二十一年,遂破燕太子军,取燕蓟城。"三篇史籍载秦之灭燕率以攻拔蓟城为标志,此乃蓟为燕国首都的明证。
    (三)北京都市的基础,由燕上都蓟城奠定
    战国中、晚期,中国古代都市进入了空前发展的繁荣期。从东周王都洛阳,到战国七雄的国都咸阳、郢、临淄、邯郸、大梁、郑州、蓟城,无一不是数十万人口的大都市。自秦汉而至明清的历朝古都,几乎都可以从这八大城市中找到它们的身影与雏形,都是由它们完成了后世皇朝京都基础地位的奠定。西汉皇都长安,近承秦都咸阳之基业,远接西周宗周酆、镐二京之余烈;东汉皇都洛阳,直承东周王都洛阳而来;北宋皇都开封,则远接战国魏都启封大梁而兴;辽之南京幽州、金之中都,其皇都的基础地位,则均由战国中期燕昭王营建的上都蓟城而砥定。尽管燕国在战国七雄中号称"最为弱小",但经过燕昭王及其后数代燕王百余年的惨淡经营,其城郭之宏伟,宫殿之辉煌,市井之繁华,民户之众多,理当可与洛阳、咸阳、临淄媲美抗衡,一较高下。历史文献虽无对蓟城详情的具体描述,考古迄今也未能发现战国燕上都蓟城的城垣、宫阙、市井,但我们仍能从以下三个方面,复原战国蓟城的大致轮廓。
    1. 从苏秦对齐都临淄的夸赞,侧见蓟城之繁荣与众多人口。
    《战国策•齐一》有一段纵横家苏秦夸赞齐都临淄的文字,策文曰:"临淄之中七万户,臣窃度之,不下户三男子。三七二十一万,不待发于远县,而临淄之卒固已二十一万矣!临淄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击筑弹琴、斗鸡走犬、六博蹋鞠者。临淄之途,车毂击,人肩摩,连衽成帷,举袂成幕,挥汗成雨,家敦而富,志高而扬。"苏秦这段对齐都临淄的夸赞,为我国战国时期的城市发展史留下了一份极为珍贵翔实的资料。他虽未将洛阳、咸阳、蓟城等其他七个都市的景象一一道来,但却为了解它们提供了极好的参照系,其基本状况均应大略相似,八九不离十。由此及彼,当时蓟城的民户或当在六万左右,男子也应离二十万不远。如女子之数与男子相若(多数为女多于男),则全市总人口应在四十万上下,其繁华程度与众多人口规模也应与临淄仿佛。
    2. 从战国列国都城与后期蓟城,推想燕上都蓟城的宏大规模。
    虽然考古界至今还没有发现战国燕上都蓟城的四围城垣遗迹,但我们仍然可以通过考古已发现的其他战国六雄都城和易县燕下都,想见燕上都蓟城的宏大规模。战国齐都临淄城,大体呈长方形,东西短边在3 公里许,南北长边在4 公里许,周长约14 公里许,其西南小城为王城。⑩战国赵都邯郸城,由东北大城与西南小城合成,东北大城为不规则长方形,东西宽约3 公里,南北最长处约4.8 公里,西南小城由每边约1 公里三座更小城拼合成品字形城堡,为赵之王城。【11】湖北江陵战国楚郢都纪南城,作东西宽南北窄的横扁长方形,其东西宽约4.5 公里,南北长约3.5 公里。【12】河北易县战国燕下都城,由东西相连的两座长方形古城合成,两城南北最长处约4.6公里,东城东西宽约4.6 公里,西城东西宽约4.5 公里。【13】燕上都蓟城的规模体量,应当与齐、赵、楚三国之都相若,至少也应与燕下都东、西二城中的一城相当。这样,它就应当是一座长、宽均在4 公里左右的宏大古城。
    现有考古发现与研究的成果已证实:以唐幽州、辽南京为认知主体的古蓟城,只是后期蓟城,它的上限只能溯及到西晋某年;而从西晋直到汉、秦、战国甚至更早的古蓟城即燕上都蓟城,为前期蓟城。后期蓟城系直接承袭前期蓟城而来,其南、北城垣基本相沿不变,只不过将东、西城垣都做了短距离向西平移而已,它的长短规模也应大体沿袭前期蓟城的旧制不动。如果情况真是这样,那么前期蓟城即燕上都就应当与后期蓟城即辽南京相差不多,即也是一座南北长约4 公里许、东西宽约3 公里许的大型古城。【14】
    以上两点已充分表明:经过燕昭王以蓟城为燕上都,蓟城已经初步具备了以后作为帝王之都的气象与规模。所以,在《史记•货殖列传》中,司马迁评价"燕"都蓟城时才叹服道:"亦勃碣之间一都会也。"战国时期的古蓟城,它的第一身份,首先是中原周王朝分封于北方的最大方国燕国的首都,是周王朝在北方的政治、经济、文化分支中心;同时也是中原王朝为抵御北方戎狄南侵构筑的前沿军事堡垒,和向北方胡狄地区开疆拓土的前哨据点要塞。
    据笔者研判:燕昭王后期燕将秦开北却戎胡、设辽东等边胡五郡的壮举,就是以燕上都蓟城为战略出发地而促成的。

(作者为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研究员)

    ①陈平:《燕史纪事编年会按》上册,北京大学出版社,1995 年7 月,第120-123 页。
    ②陈平:《黄帝传说与平谷黄帝庙、陵》,《北京平谷与华夏文明: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2005)》,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 年9 月。
    ③此论首倡于徐自强先生1982 年发表于《北京史论文集》第2 辑的《关于北京先秦史的几个问题(下)》一文,随后数年另撰专文附和此议者还有葛英会、侯仁之、韩嘉谷等先生,因碍于篇幅,就不逐一注明了。
    ④《战国纵横家书》,马王堆帛书整理小组整理注释,文物出版社,1976 年。
    ⑤赵福生:《琉璃河遗址访谈录》,《北京文博》1997 年第1 期。
    ⑥陈平:《燕亳与蓟城的再探讨》,《北京文博》1997 年第2 期;《燕都兴废、迁徙谈》,《北京社会科学》1998 年第1 期。
    ⑦陈平:《燕都兴废、迁徙谈》,《北京社会科学》1998 年第1 期。
    ⑧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燕下都》(上、下),文物出版社,1996 年。
    ⑨北京市文物研究所拒马河考古队:《北京窦店古城调查与试掘报告》,《考古》1992 年第8 期。
    ⑩《山东临淄齐故城试掘简报》,《考古》1961 年第6 期;《临淄齐国故城勘探纪要》,《文物》1972 年第5 期。
    【11】《河北邯郸市区古遗址调查简报》,《考古》1982 年第2 期。
    【12】《楚都纪南城考古资料汇编》,1980 年铅印本。
    【13】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燕下都》,文物出版社,1996 年。
    【14】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北京考古四十年》第三章第二节《唐幽州城》,北京燕山出版社,1990 年1 月,第126-128 页。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