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关于文物鉴定的随笔

时间:2012-6-28 10:39:46
】【打印】 【关闭

  张 展

  文物的欣赏与收藏这个本应立足于文化,且以高尚为荣的小众行为,但实际已经与资本结合,成为文化产业的一部分,成为大众文化消费的一部分普及到全社会。收藏像一个群众运动似地热起来,成为上至高官巨贾,下至贩夫走卒的大众娱乐,也成了社会时政、民俗、文化、甚至犯罪等各个领域非常敏感的话题。收藏热带动文物鉴定、文物复制和文物造假业。因此,文物鉴定也从博物馆和文物商店中少数专业人员的职业走向大众化了。本文重点不是论述具体的鉴定技巧,而是从确立文物鉴定手段的方法、方向方面,理清自己的思路。以便揭示文物鉴定的科学基础,掌握文物鉴定的科学方法,把握文物收藏的时代特点。
  一、文物鉴定需求从学术走向市场艺术品收藏热情的高涨引发了文物鉴定的需求,从收藏者层面上看,群众历来都是一盘散沙,所以呼吁大家不买假文物什么的基本上都是很天真的想法。进入文物收藏的资本也是要逐利的,追求利益的最大化。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文物是稳赚不赔的买卖。但假文物这么多还有人涌入收藏行列,主要是因为缺乏投资文物的教训。现在社会上很多搞收藏的人,出于功利心目的,只看到藏品的珍稀程度和经济价值,只关注藏品的价格波动、增值与否,眼里不见藏品只见钱。所以从事文物鉴定的业内人员也成了一种资源。鉴定是为收藏服务的,收藏的目的是投资,所以鉴定是一种文化经济。
  文物鉴定虽然是一份职业,但却有它的特殊性。文物真假难辨,市场价格弹性大,其真伪和价值判断主观性极强。如今社会上真的假的"鉴定家"不少,可"马后炮"更多。但是,能够以历史考古为依据的科学分析,得出比较接近实际的结论却少之又少。由于没有数字数据标准,争议不断,以至专家越来越没有权威性,专业人士越来越业余,业余人士越来越专业。整个文物鉴定行业就像没有规则的游戏。有如江湖,如同雾里看花,比文物本身的真真假假还要混乱。少数作为行业权威的鉴定专家,具备文物鉴定的话语权,但对于频繁出现的鉴定纠纷和与时俱进的造假技术,要有准确的判断,由于不了解新情况,不了解新知识,不了解市场,不了解宏观全局,很难有准确的预测。而具备这样全方位知识积累的人不可能很多,鉴定行业更多的出技能型专家,但是很难出具备考据能力的学术型全面专家。欧美等国家也都有文物鉴定问题,但比中国要规范。原因是有成熟的市场秩序、严格的法律、高素质的人员结构。
  在中国,当文物收藏超越了文化的界限,进入了开阔的商品市场和具备雄厚的资本特征之后,其投资和收藏功能的实现,给人更多的是一种新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做事态度甚至全新的价值取向。
  在刚刚解决了温饱和扫盲的中国,要将十多亿中国人变成现代公民,要将千百万文物收藏者、鉴定者改变成有文化的、诚信的、守法的公民,这个过程很漫长。所以说,中国的文物鉴定领域是最具中国特色的行业。同样,人通常是环境的产物,对同一件事的想法也各不相同。
  二、考古标型学是文物鉴定的基础自然科学的"相对论"认为,时光不能倒退,假如人可以接近光速运动,会看到宇宙中反射回的光线,这些光是在过去的时光里反射到宇宙中的,从这些光线的交点你可以看到过去的事,但是那些只是幻象,不能改变。如果有某种方式可以吸收这些光粒子,或许过去的事情可以改变,但现在看来这是不可能的。借用自然科学的相对论的名词,文物鉴定的相对论是指鉴定手段方面的主观的历史追溯和鉴定结论的不绝对。
  引导文物鉴定工作者职业生涯的主要科学依据是科学的文物标准器和丰富的历史、考古、文献、社会和美学基础,这不是多数自称鉴定师的人能达到的高度。文物鉴定带来的不是财富,不是名声(尤其是财富和名声可以凭借其他更快捷的手段获取)。文物鉴定是我们按照自己现在的理解去复述甚至评价过去。所以,只有排除了世俗的干扰,我们对文物的鉴定才可能接近历史的真相。
  文物之所以能辨别年代,是因为在一定历史时期内产生的文物,必然携带那个时代的信息。人们对年代把握的根据是考古发掘的标准器。 文物之所以能辨别真伪,是因为即使近现代克隆技术也无法超时代、跨地域再制作一件与某件文物完全相同的物品。
  中国是一个有几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推动生产力发展的是技术进步, 现在所见的有历史价值的文物,多是在技术成熟之后。造纸术的发明属于中国,自然我们记载的历史比其它所有国家都详细。欧洲的羊皮成本很高而且不容易保存,埃及的泥板和石头记载的文字又非常有限,印度早期的历史是写在树叶上的。由此可见,各时期文物的发展变化是随着技术的进步变得更清晰。低成本或高成本制作的文物,一目便知。
  文物是古代技术进步的标本。狭义上的技术进步主要是指生产工艺、中间投入品以及制造技能等方面的革新和改进。具体表现为改进旧工艺,采用新工艺,使用新的原材料和劳动技能等。从广义上讲,技术进步是指技术所涵盖的各种形式知识的积累与改进。
  文物作为历史文化的载体,其价值不都是直观的,许多时代的文化的信息是隐藏于实物遗存的深层结构之中。文物鉴定过程只是手段,手段是指为完成一定的目标或任务所使用的一定技巧。就 "手段"本身而言无所谓好坏,文物鉴定手段多样,至今没有一个标准的规范。
  标型学就是考古类型学。标型学一般是指在文物收藏界和考古界,以一个基本的样式为标准去鉴定文物的方法。有的称为鉴定学、眼学、器物学、器物形态学、类型学。所谓标型学原理,就是学术界对古器物的断代,以古墓葬出土的同类器物为"标型",比照"标型"来断代。它是判断相对年代的一种方法。标型学汲取生物学中的分类原理,在考古学中又称为考古类型学或器物形态学。它按照外部形态研究考古遗迹遗物的演化顺序。其方法是:将遗迹和遗物按用途、制法和形制归类,根据形态的差异程度,排列出各自的发展序列,确定出土物的相对年代关系。对不同文化的遗迹、遗物类型进行比较,还可以判定文化之间的承继或相互影响关系。考古类型学是科学地归纳、分析考古资料的方法论。考古学中的类型学又称标型学,有时称器物形态学,是专门研究遗迹、遗物或器物花纹形态变化规律的科学。考古学研究的实物遗存总是具有一定的形态,而任何实物遗存的形态总是有一个发生、发展(形态上局部的变化)和消亡(完全消失或转变为另一种形态)的过程。类型学通常根据遗物所处的地层进行反复排比,以获知其形态演化的规律,借以推知其相对年代。还可以通过同一时期内不同遗址器物的比较研究,了解不同地区间文化联系的性质和程度。由于目前全世界范围内对文物鉴定仍采用目鉴形式,故鉴定学又称眼学。眼学是一门经验学,科学上可称之标型学。简单地解释就是当被鉴定物出现时,鉴定者马上在头脑调出库存资料比对,如没对应的资料马上进行下一轮类比,随后做出判断。器物学又称器物形态学、类型学、标型学。它是考古学研究所特有的一种研究方法,主要根据古代人类所制造的各种器物特征,以识别一种文化的时代,同时还可以通过分类排比,摸索出它的发展演变规律,推断年代的早晚。
  但必须说明标型学不是数字科学,不能教条地执行。举个例子,据不完全统计,康熙年间景德镇大大小小的窑厂就有200 多家,还没算全国的,你怎么去找标准?是要大家明白研究和看待事物的一个正确理性的方向!现在我们的文物鉴定有些还是按照民国年间古董商们的做法,讲究口传身教,一件器物对比一件器物,博物馆的似乎是唯一标准,没见过的就一概打成臆造。永远讲究一个标型学,太教条了!当然不是说标型学错误,但是有些片面,太局限了,这样造成的冤假错案屡屡皆是!
  这也是现在古玩界一个普遍的现象。
  实际上,作为后人,我们所看到的文物是片面的,尤其是我们鉴定文物的思维方式是根据历史的结果,来逆向推导是什么原因造成这样的结果,而忽略了当事人所处环境的一些次要因素,也就是只重经,不重络。觉得历史的当事人不是理性的,而我们作为旁观者则是理性的,举个例子来说,元青花的问题。元青花瓷的课题从诞生之日起,就开始出现笔墨官司。一系列的谜团:那些精美雄浑的元青花大器,何以绝大部分出现在国外的博物馆,而国内的竟拿不出几品大件元青花宝物?收藏在伊朗、土耳其博物馆的那些大盘、大罐,充满中西传统的艺术青花绘画,究竟是出自外国人之手,还是景德镇的陶工之杰作?为何在景德镇至今找不到这种厚重元青花的残件标本?其窑址究竟在哪里?
  还有元青花以及明初永宣的 "苏麻离青"的钴料,真的是郑和下西洋从外国进口的?或是本国就有?
  一个拥有丰富钴资源的国家,真的需要进口钴料,而这种观点的依据呢?历史是需要时间去定论的,我们没有能力篡改。一个人短短几十年的历史,也无法去定论什么。或许在一个更高的时间点上,会有不同的结论。所谓鉴定只是一个后人的记述,真实情况恐怕难以知道。文物往往给人们留下的只是一个浓缩的东西,忽略了很多细节,而可能只有知道这些细节,我们才能更好的理解当事人的心情以及他的思维方式。同时也要有进行感同身受的思索,才能真正去理解造成这样结果的具体原因。在鉴定文物的过程中,应将它置于一定的历史环境之中,分析它的内容,鉴定它的制作工艺,揭示它的内涵及其在历史上的地位与作用。从而确定它的年代工艺和价值。
  当今流行的鉴定多数是古董商式鉴定方法,即死记特征,不管其所以然。实际上这部分人是通过多年的实践只从感觉意识方面掌握了一些辨伪要领,只能识别特征而不能解释,同时也只能凭经验大概进行真伪的判断,不讲理由也不讲证据。没有数据,光谈感觉,是没有说服力的。所谓特征实际就是一种标准,它的基础也是考古标型学。所以可以确认传统的技能鉴定学说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它有完整的体系,有丰富的经验,是一门有很高水平的传统文化,应当加以继承、发掘、整理、提高。
  正是传统的鉴定学的比较优势,使得相当大部分人仍然钟情于技能鉴定。但当前文物鉴定行业之所以混乱,根源也与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个体自身感觉有关。又因为这是个能挣钱的技能,倒卖文物,靠卖眼赚钱,也使文物鉴定具有浓厚的道德色彩。但是,并不是所有文物都可以断定年代的,有些鉴定结论只能姑妄言之、姑妄听之,一家之言而已,也难免有误导之虞。
  文物鉴定的标准是文物标准器,文物标准器主要来源于考古发掘。所谓"不知真者,不可以辨伪"。社会上的文物鉴定主要是那些没有出土地点、分散的传世品和流散文物,对文物进行鉴定,对照标准器是最基本的方法。标准器有明确的出土地点和时间纪录,从而来确定某件文物的时代和特征。
  今天的文物鉴定,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这是因为现在的鉴定工作在理论方面有了新的突破。理论上的突破,主要得益于新中国建立以来的考古研究工作广泛而持久的开展,这些工作为文物鉴定提供了大量的标准器,也为文物鉴定建立了确凿可靠的参照谱系,使得标准器的一些量化指标得以确立,为文物鉴定提供了科学的依据。
  使用标准器是断代的标准,但也是造假的标准。一般讲,考古鉴定主要看年代,文物收藏鉴定主要看真假。经常有专家连年代、产地(窑口、质地)都没搞明白,就下真假的结论,岂不滑稽。所有复仿制、造假都有所依据,不会凭空臆造。文物断代对所有文物都是必须的。在文物的断代研究中,除由于作伪而造成的一些文物年代混乱,需要鉴定辨别外,还有大量文物本身并无纪年,需要鉴定,判明年代。
  三、文物鉴定的权威性目前,没有社会公认的权威鉴定机构和权威鉴定专家,只有政府授权的权威鉴定机构(如各级文物鉴定委员会、承担社会文物鉴定的政府文物行政主管部门)和所谓权威鉴定专家。这些在政府授权的权威鉴定机构服务的专家在各种因素下,通常不会做出机构不需要的结论。如若让他们充分发挥专业的权威和特长,而不仅仅是依靠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的身份发挥作用,或许更接近正确。
  专家个人的鉴定意见,往往没有任何权威作用。在缺乏权威鉴定的情况下,往往鉴定结论出现争议。在遇到文物司法纠纷时,只能采取专家论证、领导决策的办法。只有政府文物行政主管部门充当了裁判。1998 年一场轰动全国的《张大千仿石溪山水图》纠纷官司,最有代表性。《张大千仿石溪山水图》曾经国家级鉴定权威谢稚柳鉴定,谢本人亦在此图题跋,这幅作品在1995 年浙江拍卖会上拍卖成功。后经国家级鉴定权威徐邦达鉴定,认为此作品为赝品,随后引起法律纠纷。最高人民法院委托国家文物局邀请了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启功等十多位书画鉴定专家对最高人民法院送鉴的《张大千仿石溪山水图》进行鉴定后,认定该幅作品为赝品。这个鉴定结论为最高人民法院的最后裁定结论。如果要真正改变当前艺术品收藏领域纠纷频出的状况,需要出台一部艺术品鉴定法规,有了相关法规,由谁来鉴定、什么是赝品、什么是真品,才能有明确的依据。
  四、文物鉴定的技能特点和悟性条件文物鉴定究竟是学术还是技能,众说不一。其实二者都是,是两条路径。通过任何一条路径都可以解决鉴定问题,就像西医和中医关系。在文物鉴定领域,学术研究和经验技能两方面各自支持者长期互相贬低,侧重学术研究的认为技能是经验,虽能解决鉴定问题,但道理讲不清楚,科学性难说;凭技能鉴定的贬低搞学术研究的不懂市场,不懂鉴定。事实上,两者各有所长,各有独立的理论体系,学术上应该是平等的。用一个学说去支配或改造另一个学说,这是不符合科学发展规律的。两者之间应该是互相尊重,平等相待。
  文物鉴定的理论和实践,与中医相似,凭的是经验和技能。中医以整体理念、辨证论治、相似观的观点指导临床,通过望闻问切给人医病。同样,文物鉴定,外行看着很深奥,内部人干着很茫然,甚至永远不会搞出一个操作规范。鉴定讲的最多是感觉,感觉是文物直接作用于感觉器官时,对文物属性的反映。我们对文物的认识是从感觉开始的,它是最简单的认识形式,是通过对文物的各种感觉认识到文物的各种属性。有了感觉,我们就可以分辨文物的属性,因此才能根据其颜色、质地、造型、重量等,进行其它复杂的认识过程。感觉是认识外部世界的反映。失去感觉,就不能分辨文物的属性和自身状态。就这个意义来说,感觉是进行文物鉴定的本能。
  对文物的感觉从哪里来,其实就是用标准器对比。鉴定人员是以实践经验、专业能力为前提,文物的学术研究包括考古与真伪鉴定是两个专业门类,学术研究固然有助于文物鉴定,但如果缺乏市场经验、收藏经营经验,就很难成为真正高水平的文物鉴定专家。对于入门者来说,只看书学习,是学不会鉴定的。惟一的方法,是经高师指导入门,切忌旁门左道,然后经过自身的反复实践,关键靠积累,多看、多听、多向行家讨教。
  文物鉴定技能水平的提高需要具备的先天条件,一是悟性,文物鉴定的悟性是人天生的,是学不来的。我们上中学解数学题的时候,半天不会作,突然一下就明白了。不是想出来的,想着想着就突然灵光一闪,懂了。经历千辛万苦,不用教也懂得了,这不是教的,也不是想的,是用头脑悟出来的,有的人适合做文物鉴定,有的人做了好多年都成不了一个合格的鉴定人。有了悟性一点即通,没有悟性一辈子也不入门。在古董行业有很多人没有文化,几年后也懂得文物了。二是记忆力,有人分析,要从事字画鉴定至少脑子里要牢记五千个古今书画家的资料,这是童子功。与鉴定大师有过接触的人,都会有一个共同的感觉,就是这些大师级人物具有超常的记忆力。三是交流和表达能力,这方面也是天生的,但后天可以弥补。文物鉴定学术理论水平的提高则需要宽广的知识面和知识的积累。文物鉴定需要掌握的知识包括历史知识、文物知识、考古知识、自然科学知识、现代科学技术知识以及文物做假常识等,掌握传统的鉴定方法和现代科学技术分析鉴定方法。要社会科学、自然科学和实践三者融合为一。知道得多也就理解得深,由理解方可知其所以然,才不会教条地去接受一些不科学的思想、方法。
  文物鉴定最主要的作用是鉴定真假,这首先要识假。文物收藏充满了变数,五花八门无奇不有,真真假假错综迷离,就是亲身经历、亲眼看到,还是要抱着一定怀疑的态度。但在欲望面前,人们的表现往往是个弱者,有时明明知道有些东西是假的,但为了满足自己的某种特殊的心理需求,常常愿意以假当真。
  《人民日报》曾报道:"近年来,文物艺术品出现造假狂潮,其范围之广、品种之全、数量之多令人瞠目。据业内人士估计,全国参与文物造假与营销的人员达30 万至50 万之众。文物仿制工厂分布全国各地,更多的是家庭小作坊。如河南等地以造假陶俑、青铜器闻名,一个只有300 多户人家的村子成规模的文物仿制厂就有20 多家,小作坊更是为数众多。山西以青铜、木雕佛像为主,陕西、山东、浙江以古陶瓷为主,江苏、安徽、辽宁以古玉为主,浙江、上海以字画为主,江西则以官窑陶瓷为主,产品销售到全国各大拍卖公司。北京的文物造假几乎包含了所有门类,尤以书画、古家具为最多,出现了古旧家具一条街、古家具城等"。这就是文物鉴定的时代特点之一。文物鉴定从业人员知识更新主要是学习和跟踪文物造假技术。有些老专家鉴定失误全在此。
  根据考古标准器的特征皆可用来断代,但是具有这些特征的器物不见得都是真品。因为现在的仿制品都在按照这些特征仿制。传统鉴定法所犯的一个错误就在把所有可用作断代内涵拿来做鉴定标准断代,这些作法也用得上,但是面对仿制品和高仿品,当然失灵。文物鉴定的顺序是年代-产地(窑口、质地)-真假-价值(格),它们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内在联系。在鉴定过程中,应辩证地对待,不可将它们孤立起来。
  五、文物鉴定的技能是长期练就的文物鉴定学术和技能是并行的两条轨道,有交叉,但不可能合一。文物鉴定的学术性应该归入考古学,不容赘述。
  文物鉴定技能性的前提是文物鉴定门槛不高,所以很多人把它作为谋生的手段。文物收藏是一个学习、研究、积累知识和经验的过程。孔子说"博学之、慎问之、缜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文物是历史的载体,每件文物都承载着历史的痕迹。前辈文物专家总结出来的著述,非常重要,但是,他们的知识主要不是从书本中得来。经验证明,文物鉴定是"眼学"(史树青语)。应做到眼勤、腿勤、脑勤。最关键还是要师徒传承,把学来的知识,变成自己的见解和观点。其实人们对任何事物的感性认识都是真实的,虚假的是怎么归纳和总结而已。
  不急于求成,慢慢积累经验,最后走向成功,搞文物鉴定没有多年的潜心钻研与刻苦磨练是很难站稳根基的。同时,只有经历过的东西才能让我们记住它,更深刻地理解它。我们对文物方面许多事都缺乏认识,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们没有那么丰富的职场阅历。
  兴趣是第一老师,入门必须从兴趣入手。兴趣是可以培养的,当自己对文物鉴定有了兴趣,你做起来才会快乐,你才可以为自己工作付出更多的心血。而且你喜欢,证明你有这方面的天赋啊,你才可以在这里深入,这样一定能够成功。孔子说:"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做自己擅长做的事和感兴趣的事。
  懂文物鉴定的人,背景复杂,社会各阶层都有,目的也不同。没文凭有学问的人很多。由于目的和方法也有所不同,学习的方法也可以不同,但殊途同归。文物收藏和文物市场的鉴定模式完全不同。
  前者偏重文化,而后者是引入资本、引入市场化机制。两种资源可以互补,实现效益最大化。
  术业有专攻,必须找一个合适的门类;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因自身的局限而不可能经历一切的文物收藏事例,这里面的因素太多。专业背景、经历、地域、精力、偏好等都可以限制一个人的文物经历。特别是生命的有限更使人不可能经历世界上的一切文物。知识有两种,其一是我们自己精通的问题;其二是我们知道在哪里找到关于某问题的知识。这第二条更有价值。
  我们靠什么来认识文物收藏?靠交流。交流是文物鉴定水平提高和积累过程中不可缺少的一种重要资源。从不同的人那里,你能得到各种不同的东西,信息、知识点、经验等。文物鉴定交流的最终目的是使文物信息、观点得到沟通和交流,即所谓你有一个思想、我有一个思想,交流后我们各有两个思想。交流有交流信息、开阔视野、掌握新知的作用,也有思维启迪的作用。这种交流的相互作用,是无论读多少书也办不到的。所以在交流中,不同角度的思想的相互作用,可以产生额外的新成果。

( 作者为北京市文物进出境鉴定所所长)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