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北京市昌平区沙河镇元、明、清代墓葬发掘简报

时间:2012-5-28 14:41:19
】【打印】 【关闭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

        北京市昌平区文化委员会为配合北京市昌平区沙河镇规划北区工程建设,北京市文物研究所与昌平区文化委员会分两个阶段对考古勘探发现的墓葬进行了发掘。第一阶段发掘时间为2010年1 月2 日至13 日,发掘西晋时代墓葬3座、元代墓葬3 座、明清墓葬104 座。第二阶段发掘时间为2010 年4 月1 日至30 日,发掘汉代窑址1 座、汉墓5 座、唐墓9 座、元墓2 座、明清墓2 座。在第一阶段发掘结束之后,曾经对第一阶段发掘的墓葬进行了简要的报道,①另外对所发掘的西晋墓葬发表了简报。②鉴于发掘的重要性,这里对考古发掘的两个阶段所发现的元、明、清代墓葬简报如下:
  一、墓地概况

图一 昌平沙河发掘区位置示意图

  沙河镇北距昌平卫星城13 公里,南距德胜门19 公里。这次发掘墓葬位于昌平区沙河镇巩华城之镇辽门以东0.8 公里处的原东一村范围内(图一)。发掘区地势平坦,北距北沙河约800 米,南距南沙河约320 米,地理位置为东经116° 17′ 26.87″、北纬40° 7′ 43.28″,海拔高度48 米。地表曾为耕地、林地。唐代、汉代墓葬主要集中于发掘区域的北部,西晋墓葬与元代、明代墓葬主要集中于发掘区的中部,清代墓葬主要集中在发掘区的南部。
  二、元代墓葬
  共发掘4 座。编号为M34、M35、M36、M125,均为砖室墓,墓葬均遭到较严重的破坏,但墓葬结构较为完整。选取M34、M36 两座墓葬在此介绍。
  M34 位于5-1 # 地块发掘区的中部T1820 探方内, 东邻M35, 西邻M33。开口于②层下,打破生土层,为长方形砖砌单室墓。保存较差,方向350°。南北长3.68米,东西宽3.14 米。该墓用砖大小不均,为"二平一侧"砌筑。由墓道、墓门、墓室3 部分组成(图二)。

 

图二 M34 平、剖面图 出土器物 青釉碗 1 件 2. 铜镜 1 件 3. 铜钱 2 枚
图三 M36 平、剖面图 出土器物 青白釉高足碗残片 2. 青釉碗残片

  墓道平面近似正方形,底部呈斜坡状,位于墓门的南端与其相连,墓道南北长0.80 米,东西宽0.90 米,坡长0.64 米,内填花土,土质较硬。
  墓门位于墓室的南端与其相连,宽0.90 米,因上部已坍塌严重,现存高度为0.24 米。
  墓室位于墓门的北部,平面呈近正方形,南北长2.30 米,东西宽2.44 米,四壁均用青砖"二平一侧"砌筑,土层内出现少量人骨渣,及大量坍塌下来的碎青灰砖块。
  在墓室内清理出随葬品2 件。其中墓室底部距南壁0.25 米,距东壁0.30 米处清理出元代青釉碗(M34:1)1 件;在瓷碗上方距南壁1.1 米处,距东壁0.33 米处清理出较完整铜镜(M34:2)1 件。在两器物之间出土铜钱(M34:3-1、M34:3-2)2 枚。
  随葬品
  该墓出土器物 2 件。其中瓷器1 件,为青釉碗;铜镜 1 面。另出土铜钱2 枚。
  青釉碗 1 件。标本M34:1, 完整,轮制。敞口,尖圆唇,弧腹,近底渐收,平底,宽圈足,底足露黄褐色胎,修足规整,底见"脐"状旋痕,通体施青釉,釉色微泛黄,外壁见数周轮制旋痕,器内模印六组阳折枝花纹,花与花之间由两条阳线段相隔。口径16.1、底径6.3、高5.8 厘米(图四,2)。

 

图四 M36、M34出土器物1.青白釉高足碗(M36:1)2、3.青釉碗(M34:1、M36:2)4.花卉纹铜镜(M34:2)
图五 M24平、剖面图出土器物1、2.青釉碗 3.双系红陶罐1件 4.铜钱24枚

  花卉纹铜镜 1 面。标本M34:2,圆形,带绿锈斑,青铜质,镜面略凸,抛光较差。球形镜钮,穿孔,钮圆形孔,孔内残留铁销,钮外饰一周凸棱纹,主纹区铸折枝花卉纹,外环凸起一周三角斜线纹。正面直径7.7、钮高0.6、钮径0.6、缘宽0.7、缘厚0.2、肉厚0.1 厘米,重103 克(图四,4;照片一)。
  出土铜钱:"景德元宝"、"大定通宝"各1 枚。
  M36 位于5-1 #地块发掘区的中部,T1720 探方的东北部,北邻M37。开口于②层下,打破生土层,为带墓道近长方形竖穴土圹砖砌单室墓。坐北朝南,方向353°。南北长4.7 米,东西宽0.59 ~ 2.98米,墓口距地表深0.40 米,墓底距墓口深0.56 米。由墓道、墓门、墓室3 部分组成(图三)。
  墓道位于墓门的南端,平面呈长方形,底部斜坡状。南北长2.06 米,东西宽0.60 ~ 0.94 米,斜坡长2 米,坡度为22°,内填红褐色花土。
  墓门位于墓道的北端与其相连,墓门的东侧未见砖,两侧仅清理出一块完整平砖,墓门宽0.94 米,现残存高度为0.94 米。
  墓室位于墓门的北侧,平面呈近似正方形,南北长2.63 米,东西宽2.8 ~ 2.98米,四壁未见砖,但有砖的痕迹,经发掘清理,墓室内填土土层中夹杂大量青灰砖块及少量骨渣,在接近墓室底部时出现青釉碗(M36:2)残片11 块,填土内出现残青白秞高足碗(M36:1)1 件。
  随葬品
  该墓出土器物2 件,皆为瓷器。器型为高足碗、碗。
  青白釉高足碗 1 件。标本M36:1,残,敞口,曲壁,鼓腹,平底,底接高足柄,足底外撇,旋削一周,露黄褐色胎,足柄内中空,有一"乳"状胎泥,内壁局部施有青白釉,器身通体施青白釉,釉莹润不甚光洁,釉面有缩釉痕及窑渣。口径10.7、足径3.5、足高2.5、通高6.4 厘米(图四,1;照片二)。
  青釉碗 1 件。标本M36:2, 残,轮制。敞口,圆唇,弧腹,近底渐收,高圈足,通体施青釉,釉色灰青,釉面粗糙,釉面有缩釉点及橘皮纹,发木光,内底及外底露红褐色胎,其中内、外底皆有垫圈压痕。口径14.5、足径6.5、高8 厘米(图四,3;照片三)。
  三、明代墓葬
  发掘明代墓葬15 座,编号为M2 ~ M4、M19、M24、M27、M30 ~ M33、M37 ~ M39、M113、M121,可分为单棺墓、双棺墓、砖室墓、竖穴土圹单室墓,其中以单、双棺墓为多,达12 座。选取M24、M27、M39 三座墓葬在此介绍。
  M24 位于5-1 #地块发掘区的中部,偏东, 位于T1719 探方的北中部, 东邻M25。开口于②层下,打破生土层,为带墓道长方形砖砌单室墓,方向180°。经发掘清理,由墓道、墓门、墓室3 部分组成(图五)。
  墓道平面近似正方形,底部呈斜坡状,位于墓门的南端。南北长0.80 米,东西宽0.80 米,坡长0.90 米,内填花土,土质较硬。
  墓门位于墓道的北侧与其相连,宽0.80 米。因上部已坍塌,现存高度为0.40米,封门砖采用大小不均残砖所砌,其高度为0.40 米。在封门砖的中部和底部有3块较完整砖,有青灰砖和红砖两种。青灰砖规格为:长0.43、宽0.21、厚0.08 米及长0.39、宽0.13、厚0.07 米两型。红砖规格为:长0.36、宽0.18、厚0.06 米。

图六 M27平、剖面图出土器物1. 铜卡1件 2.铜簪1件3.金头花1件4.料器1件5.铜钱40 枚6.料器1件

  墓室位于墓门的北部,平面呈长方形。南北长1.90 米,东西宽0.66 ~ 0.72 米,上部为砖拱券式,大部分均已坍塌,现存高度为0.40 米,四壁均采用残青灰砖错缝平砌而成。墓室内填大量坍塌下来的残砖。在墓室底部清理出骨架2 具,凌乱。葬式不详。
  在墓室南部墓门内侧清理出随葬品3件。有青釉碗(M24:1、M24:2)、双系红陶罐(M24:3)、铜钱( 标本M24:4-1、M24:4-2、M24:4-3、M24:4-4、M24:4-5、M24:4-6、M24:4-7、M24:4-8、M24:4-9、M24:4-10、M24:4-11、M24:4-12、M24:4-13、M24:4-14)等。
  随葬品
  该墓出土器物3 件(不含铜钱),分陶、瓷两类,器型为罐、碗。另出土铜钱24 枚。
  双系红陶罐 1 件。标本M24:3, 残,轮制。直口,方圆唇,短颈,溜肩,鼓腹,近底渐收,宽圈足,平底见"脐"状旋痕,器身见明显的轮制痕迹及两周凹弦纹,口、颈、肩处施一层紫色釉浆水,局部脱落,二扁条桥形双系对称粘接于口腹处。口径14.6、足径10.4、最大腹径21、高17.6厘米(图八,3)。
  青釉碗 2 件。标本M24:2, 完整,轮制。敞口,圆唇,弧腹,近底渐收,高圈足,通体施青釉,釉色微泛黄,匀净光亮,釉面布满细密开片纹,内底及外底露红褐色胎,其中外底中部有一圆釉点,内底有垫圈粘压痕及一周凸棱纹。口径15.2、足径7.1、高7.5 厘米( 图八,4); 标本M24:1, 残,轮制。敞口,方圆唇,弧腹,近底渐收,平底,圈足,内底及底足露灰褐色粗胎,器身施一层青釉,釉色发白,施釉稀薄,内底及外壁见蘸釉工艺痕迹。口径15.5、足径5.7、高7 厘米(图八,1)。

 

图七 M39平、剖面图出土器物1.白釉黑花盒1件(西棺)2. 铜钱20枚(西棺)3. 铜钱1枚(东棺)
图八 M24、M27、M39出土器物1、4.青釉碗(M24:1、M24:2)2.月白釉碗(M39:4)3.双系红陶罐(M24:3)5.白釉黑花盒(M39:1)6.铜簪(M27:2)7.铜卡(M27:1)8.金头花(M27:3)9、10.料器(M27:6、M27:4)

  出土铜钱:"开元通宝"4 枚,"宋元通宝"1 枚,"至道元宝"1 枚,"祥符元宝"2 枚,"天禧通宝"1 枚,"天圣通宝"1 枚,"皇宋通宝"1 枚,"至和元宝"1枚,"熙宁元宝"3 枚,"元丰通宝"1 枚,"圣宋元宝"1 枚,"政和通宝"2 枚,"大定通宝"4 枚,"洪武通宝"1 枚。
  M27 位于T1819 的北部,北邻M30,开口于①层下,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单棺墓。南北向,方向178°。墓圹南北长2.6米,东西宽1.2 米,墓口距地表0.30 米,墓底距墓口1 米。内填花土,土质较硬。内置单棺,棺木已朽,棺木长1.9 米,宽0.50 ~ 0.60 米,残高0.10 米。棺内骨架保存一般。棺内骨架头南脚北,面向西,仰身直肢葬, 为女性。头骨下有草席的痕迹(图六)。
  在棺木内清理出随葬品5 件(不含铜钱)。其中铜卡(M27:1)位于头骨的东部,铜簪(M27:2)位于头骨的东部,金头花(M27:3)、料器(M27:4)位于头骨的东部,铜钱(M27:5)位于头骨的东部与北部,料器(M27:6)位于头骨的北部。
  随葬品
  该墓出土器物5 件。其中金器1 件,器形为金头花;铜器2 件,器形为发卡、簪;料器2 件;另出土铜钱40 枚,锈、残较重。其中唐代钱币3 枚,皆为"开元通宝";宋代钱币20 枚,有"宋元通宝"、"景德元宝"、"皇宋通宝"、"熙宁元宝"、"元祐通宝"、"绍圣元宝"等;金代钱币2 枚,皆为"大定通宝";明代钱币15 枚,皆为"洪武通宝"。
  金头花 1 件。标本M27:3, 残, 椭圆形金片,金片锤碟呈凸起的花叶纹。有十六处穿孔,带条形短柄。长3.1、宽3、厚0.05 厘米(图八,8;照片四)。
  铜卡 1 件。标本M27:1, 残断,双股"U"形扁条状。残长12 厘米(图八,7)。
  铜簪 1 件。标本M27:2, 残断,簪首折卷,簪体扁平,尾部残断。残长8.5 厘米(图八,6)。
  料器 2 件。标本M27:4, 残,天蓝色,长方体,正背刻凹弦纹,一侧圆润,一侧为断面(图八,10)。长1.9、宽1 ~ 1.2、厚0.5 厘米;标本M27:6,天蓝色,花瓣形球体,中间穿孔。最大径1.4、孔径0.8厘米(图八,9)。
  出土铜钱:"开元通宝"3 枚,"宋元通宝"1 枚,"景德元宝"3 枚,"皇宋通宝"1 枚,"熙宁元宝"2 枚,"元祐通宝"2 枚,"绍圣元宝"1 枚,"大定通宝"2枚,"洪武通宝"15 枚。
  M39 位于5-1 #地块发掘区的东北部,偏东,位于T1621 探方的北中部,东邻M38。开口于②层下,打破生土层,平面呈长方形,为竖穴土圹双棺墓。南北向,方向190°。墓口距地表深0.30 米,南北长2.15 米,宽1.4 ~ 1.8 米,墓底距墓口深1.10 米,墓室内填土为红褐色花土,土质较硬,包含物有青砖渣残块,内置双棺,棺木已朽,东棺长1.7 米,宽0.40 ~ 0.51米,残高0.20 米,骨架保存较好,仰身直肢葬,为男性;西棺南北长1.80 米,宽0.47 ~ 0.52 米,残高0.20 米,骨架保存较好,为女性(图七)。
  在此墓中清理出随葬品2 件(不含铜钱)。其中白釉黑花盒(M39:1)位于西棺棺木中盆骨南部。另在填土中出土月白釉碗(M39:4)1 件( 残)。铜钱(M39:3)位于东棺内颈骨的西部,铜钱(M39:2)位于西棺左臂骨的东侧。

 

图九 M90 平、剖面图出土器物1.“山”字纹铜镜1件 2.玉璧1件3.蜻蜓眼1件4.蜻蜓眼1件 5.蜻蜓眼1件6.玉器残片
图一○ M77 平、剖面图出土器物1.铜钱4枚(东棺)2.铜镜1件(东棺)3.铜簪1件(东棺)4.铜钱5枚(西棺)5.青花狮穿花纹罐1件(西棺)

  随葬品
  该墓出土瓷器2 件。器型为盒、碗(填土中)两类。另出土铜钱22 枚。
  白釉黑花盒 1 件。标本M39:1, 西棺出土,残,轮制。子口,直壁,折腹,高圈足,足墙较直,灰褐色粗胎,内壁施黑釉,外壁施一层白色化妆土,并施白釉,釉层稀薄,局部露胎,口、足部未施釉露胎。外壁饰两周黑彩带状纹及三组简笔兰草纹。最大口径14.8、腹径15、足径7.5、高12.1 厘米(图八,5;照片五)。
  月白釉碗 1 件。标本M39:4,西棺填土中,残,轮制,敛口,深弧腹,底心下凹,圈足,足露黄褐色胎,器内外施月白色釉,釉面见缩釉痕,器外施釉不及底,圈足内墨书一"一"字。口径15.2、底径5.8、高6.8 厘米(图八,2)。
  出土铜钱:"开元通宝"1 枚,"咸平元宝"1 枚,"景德元宝"2 枚,"祥符元宝"1 枚,"天圣元宝"1 枚,"皇宋通宝"3 枚 ,"熙宁元宝"2 枚,"熙宁元宝"1枚,"元祐通宝"1 枚,"圣宋元宝"1 枚,"政和通宝"1 枚,"大定通宝"1 枚,"天圣元宝"1 枚,"绍定通宝"1 枚,"嘉熙通宝"2 枚,"政和通宝"1 枚,"元丰通宝"1 枚。
  四、清代墓葬
  清理清代墓葬91 座。选取M90、M77分别介绍。
  M90 位于T1105 的西南部,开口于①层下,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单棺墓。南北向,方向8°。墓圹南北长2.8 米,东西宽1.4米,墓口距地表0.30 米, 墓底距墓口1.4米。内填花土,土质较硬。内置单棺,棺木已朽,棺长1.78 米,宽0.60 ~ 0.82 米,残高0.10 米。棺内骨架保存较差,头北脚南,仰身直肢葬,面向上,为男性(图九)。
  在棺木中清理出随葬品10 件(片)。其中铜镜(M90:1)位于头骨的东部,玉璧(M90:2)、料珠(M90:3、M90:4、M90:5)位于左大臂骨的西侧,玉器残片(标本M90:6-1、标本M90:6-2)位于左小臂骨的东侧。
  随葬品该墓出土器物10 件(片)。其中玉器6 件(片);料器3 件;铜镜1 面。
  玉璧 1 件。标本M90:2, 残,青白色,质晶润,局部有土黄色沁。正、背面缘部饰凹弦纹两周并饰凸起状水涡纹。玉璧径4.3、孔径1.45、肉厚0.5 厘米(图一一,6;照片六)。

 

图一一 M90、M77出土器物1.青花狮穿花纹罐(M77:5)2、3、4.蜻蜓眼(M90:3、M90:4、M90:5)5. 铜簪(M77:3)6.玉璧(M90:2)7.“山”字纹铜镜(M90:1)8.玉器残片(M90:6)
照片九 青花狮穿花纹罐 M77:5

  玉器残片 5 片。标本M90:6-1, 残片,黄褐色,雕刻成龙首状,眼、口、牙清晰可见。残长1.3、厚0.2 ~ 0.5 厘米;标本M90:6-2, 残片,黄褐色,平面呈三角形状,两面均有弧形阴刻线两条。残长1.5、厚0.2 厘米;另3 片复原粘接为一体,色泽青白(图一一,8)。
  蜻蜓眼 3 个。形制基本相同。玻璃制品,蓝色球状体,中间穿孔,镶嵌有"复合眼珠",有白、褐、蓝三种色调。编号为标本M90:3、M90:4、M90:5(图一一,2~4;照片七)。
  "山"字纹铜镜 1 面。标本M90:1,残碎,锈蚀,圆形,桥形弦纹钮,穿孔,双重方钮座,卷缘,正面锈蚀痕明显,镜面微凸;背面以羽纹为地,主纹为四"山"字纹,"山"字左旋,字体短粗,字底边与方形钮座边线平行,字与字间有花瓣相隔, 残见16 瓣。直径13.9、缘厚0.6、肉厚0.2、钮高0.6厘米(图一一,7;照片八)。
  M77 位于T1007的东南部, 南邻M67,开口于①层下,为长方形竖穴土圹双棺墓。南北向,方向355°。墓圹南北长2.6 米,东西宽1.5 ~ 2 米,墓口距地表0.30 米, 墓底距墓口1 米。内填花土,土质较硬。内置双棺,棺木已朽,东棺长1.86 米,宽0.44 ~ 0.58 米,残高0.10 米。东棺内骨架保存较差,头北脚南,仰身直肢葬,面向不清,为男性;西棺长1.78 米,宽0.46 ~ 0.58 米,残高0.10 米。西棺内照片七 蜻蜓眼 M90:3、M90:4、M90:5照片八 "山"字纹铜镜 M90:1骨架保存较好,头北脚南,仰身直肢葬,面向不清,为女性。(图一○)。
  在棺木中清理出随葬品3 件。其中青花瓷罐(M77:5) 位于西棺棺木的北部;铜镜(M77:2) 位于东棺脊椎骨的下部;铜簪(M77:3) 位于东棺头骨的上部。东棺铜钱( 标本M77:1-1)位于两大腿骨的中部;西棺铜钱(标本M77:4-1)位于右臂骨的下部。

  随葬品
  该墓出土器物3 件。其中瓷器1 件,器形为罐;铜器2 件,器形为镜和发簪。另出土铜钱9 枚。其中西棺5 枚,东棺4 枚,皆为"康熙通宝"。
  青花狮穿花纹罐 1 件。标本M77:5,西棺棺木北侧出土,完整,轮制。直口,短束颈,丰肩,鼓腹,下腹弧收,胫部微束,隐圈足,足底露黄褐色胎;通体施青白色釉,见缩釉点,釉色莹润光亮,颈部饰两组青花花叶纹,肩部和胫部分别各饰一周青花变形覆莲、仰莲纹,腹部主体饰两组青花狮穿花纹,底饰青花单方框、隶书"福"款。青花发色紫艳。口径5.4、最大腹径11.8、底径5.3、高13 厘米(图一一,1;照片九)。
  铜镜 1 件。标本M77:2, 东棺出土,残,圆形,扁圆形钮,穿孔,镜面抛光较好。正面直径10.4、钮径1.4、钮高0.3、缘宽0.4、缘厚0.5、肉厚0.2 厘米。
  铜簪 1 件。标本M77:3, 东棺出土,残,簪首为圆形,花瓣形截面,可分两层。上层直径1.6 厘米,用铜丝在圆环内掐成花朵状;下层直径2.5 厘米,正面錾刻花叶纹,背面有四个穿孔。簪体上部为圆柱管状体,下部为木质簪杆,残断。残长6.4厘米,簪首厚0.6 厘米(图一一,5)。出土铜钱:"康熙通宝"9 枚。

  五、结 语
  简报中所介绍的几座墓葬,可根据其器物特征和墓葬形制来判断其年代。M36青白釉高足碗(M36:1)与北京昌平白浮村元代墓葬③出土的同类器物形制相似,故其应为元代墓葬。
  M24 出土铜钱24 枚,大多数铜钱为唐、宋、金代,不过有一枚"洪武通宝",说明其墓葬年代应当是明代早期。M27 出土铜钱的种类与M24 十分接近,均有唐、北宋、金代铜钱和明代初年的"洪武通宝",因此M27 可能是明代早期墓葬。M39 为双棺合葬墓,北京地区明清墓葬中的双棺合葬墓多为这种形制,加之M39 出土白釉黑花盒(M39:1),其制造工艺特征和所用的彩绘图案与元代制瓷工艺相吻合,因此时代与M24 接近,为明代早期墓葬。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M24 的墓葬形制为带斜坡墓道的长方形砖室墓,这种墓葬形制在北京地区的明代墓葬中从未发现,其形制更接近于金、元两代的小型墓葬。此外,M39 墓内出土有南宋时期的铜钱"嘉熙通宝"2 枚,这在北京明墓中较为少见。
  M77 出土的青花狮穿花纹罐(M77:5)所用的青料发色紫艳,系明代回青料,再根据其形制特点,可综合判断为明代嘉靖时期景德镇窑烧造。M77 还出土有"康熙通宝",因此判断M77 为清代早期墓葬。M90 位于发掘区的最南部,它周围的墓葬均为清代墓葬,形制与M90 相同,多为单棺墓,因此判断M90 为清代墓葬。
  M90 内随葬有蜻蜓眼、"山"字纹铜镜、涡纹玉璧等在一般的清代墓葬中不会出现的随葬器物。从这些器物的质地等进行判断,其为清代仿制。蜻蜓眼最早出现在古埃及,在我国多发现于春秋末期、战国初期的墓葬中。"山"字纹铜镜、涡纹玉璧也是战国时期同类器物的形制。这几件器物的出土,说明了墓主人偏好春秋战国的器物,也从一侧面反映了清代喜好古物收藏的社会风气。
  昌平区沙河镇位于燕山山脉山前平原区,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镇,因温榆河上游支流南沙河、北沙河在此交汇而得名,是具有辉煌历史的古镇。明朝迁都北京后,明成祖随即在沙河建行宫。此次考古发掘中所发现的汉代至清代的墓葬,为研究沙河镇历史的延续性提供了重要的资料。
  发掘:于 璞 韩鸿业
  器物修复:古艳兵
  绘图:刘晓贺
  摄影:王殿平 王宇新
  执笔:于 璞 韩鸿业
  ①于璞、韩鸿业:《北京昌平沙河镇发现西晋、元明清墓葬群》,《中国文物报》2010 年7 月2 日4 版。
  ②北京市文物研究所、昌平区文化委员会:《北京市昌平区沙河镇西晋墓葬发掘简报》,《北京文博》 2010 年3 期。
  ③苏天钧:《北京昌平白浮村汉、唐、元墓葬发掘》,《考古》1963 年3 期。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