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清代唐卡修复与技法探究

时间:2012-5-28 14:31:14
】【打印】 【关闭

  王 岩 菁

  唐卡作为藏传佛教所特有的一种绘画形式,始于七、八世纪,盛行于12 世纪,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相传是源于印度传教人讲故事传播佛教时悬挂的图画,也有专家倾向于是在壁画的基础上兴起的一种绘画艺术。随着佛教在蒙藏地区的传播,唐卡艺术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到了明清时期,因社会的安定和经济、文化的发展使之达到了一个高峰。
  唐卡,来源于藏语的音译,意为用锦缎缝制装裱而成的卷轴式佛画。唐卡绘画艺术的发展,与佛教的传播和发展有着紧密的关系。清代中央政府为了加强对蒙藏地区的统治,采取了敕封蒙藏佛教各派首领的办法,并笃信佛教,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清代宫廷唐卡大部分来源于蒙藏地区的各族首领进献的贡品以及清宫内指定所造的佛教艺术精品。唐卡绘画内容多为宗教人物、历史题材、佛经故事等,唐卡的品种和质地多种多样,根据制作工艺大致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布画唐卡,又称"止唐",是用天然矿植物做颜料在布面、绢面和纸上绘制的唐卡。这类唐卡有好多种,人们主要是依据画背景时所用颜料的不同色彩来区分止唐的种类,有彩唐、金唐、黑唐、红唐、墨刻唐卡。另一类是刺绣、织锦、缂丝、堆绣等织物唐卡,用丝绢制成的唐卡叫做"国唐",是西藏内容与汉地工艺融会结合的一种传统手工艺。
  清代宫廷收藏的唐卡,大多原存于清宫多处藏传佛堂,这些文物在佛堂内一切维持原样,保存了大量的原始信息。唐卡在原状陈设中会因年代久远、画面尘积、干湿冷暖的变化等环境因素而慢慢受损,同时丝质裱料也因糟朽,继而出现缝线断开、画心与裱料脱落等现象。在故宫原状陈列的藏品中,有些唐卡存有上述问题,有待修复。然而对于唐卡的修复,已有的案例较少,修复技术与方法还处于探索研究阶段。作者拟以修复的大幅《四大菩萨画像》唐卡为例,对唐卡修复的技术方法进行探索和讨论。

修复后的《四大菩萨画像》唐卡

  一、《四大菩萨画像》唐卡与修前状况
  《四大菩萨画像》原件陈列于故宫养性殿西暖阁佛堂内( 二楼西墙),绘制于清代乾隆时期,是普贤菩萨、弥勒菩萨、虚空藏菩萨、除盖障菩萨四幅佛像装裱为一堂的唐卡。
  养性殿西暖阁建于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是仿照养心殿西暖阁而建。两处的仙楼佛堂规制完全相同,所供的佛像、法器等也大致相同,是乾隆皇帝崇佛和礼佛的场所。养性殿现存原状陈设唐卡有单幅、一堂二幅、一堂三幅、一堂四幅、一堂五幅。其中有二堂《四大菩萨画像》,一堂在东墙供奉,是文殊菩萨、金刚手菩萨、观音菩萨、地藏菩萨;另一堂在西墙供奉,是普贤菩萨、弥勒菩萨、虚空藏菩萨、除盖障菩萨,即为本文所述修复的唐卡。
  《四大菩萨画像》绘制的是藏传佛教中四位重要的女性护法神普贤菩萨、弥勒菩萨、虚空藏菩萨、除盖障菩萨。《四大菩萨画像》构图严谨,主尊、圣界、地界空间层次分明,菩萨画像比例匀称、形神兼备,她们的造像显得亲切、庄严,表现了慈祥、优美、宁静的审美情调。在保持传统唐卡画法的基础上,画师融入了当时宫廷内流行的绘画元素,用简单的线描和淡淡的渲染将青绿山水背景应用到了唐卡的绘制当中,突显出画面的意境,整幅画像非常唯美。
  按照唐卡数量和画面主题间的联系,唐卡有组画和单幅之分。一组互相关联的唐卡构成"一堂"。《四大菩萨画像》就是装裱为一堂的唐卡,布本设色,通高159cm, 宽363cm, 画心纵113cm, 横85cm,共四幅画心。唐卡修复前现状是,在原状陈设中,因裱料的缝线糟朽,使四幅画心与裱料脱落;四幅画心画面落满灰尘,有几处撕裂,画心有细微折痕。裱料严重残破、糟朽,地头已缺失;黄色丝绸背布同样布满灰尘,有破损、撕裂、污渍。
  通过唐卡原存现状,可以看到画心四周缝有红、黄、黑三种颜色并有图案的锦边,红地金花织锦缎装裱画心的天、地头和五条竖边,天、地头和五条竖边使四幅画心连接成为一堂。画心背衬黄色丝绸,丝绸的上、下方与裱料缝制处穿有扁平竹杆。修复《四大菩萨画像》,需要清洁画心,重新选配锦缎进行装裱。
  二、《四大菩萨画像》修复方法
  书画装裱的"裱"字原意是用纸、布或丝织物把书、画等衬托粘糊起来。装裱书画是用面粉调成的浆糊,将宣纸粘托在绫、绢上,根据画心的尺寸裁料,经过镶活、覆褙等工序,使之装裱成淡雅的一色或二色或三色形式,成为挂轴。唐卡是用几种颜色艳丽的锦缎,根据画心的尺寸,按特定形式裁剪、缝制成轴。它们的主要区别在于,书画装裱使用浆粘,唐卡装裱使用线缝。因此,唐卡的装裱过程,其实是"缝裱"的过程。

养性殿仙楼佛堂二层东、西墙诸神唐卡一览表

  虽然都是用丝织品装饰画心并裱成可悬挂的卷轴画,但是,此件唐卡的修复与传统书画修复不完全相同。首先,对画心的清污处理方法不同。第二,装裱方法不同。第三,装裱形式不同。第四,装裱材料不同。
  文物修复既有复杂性,又有特殊性。在修复此件唐卡时,我们遵循"最小干预"、"最大限度保留原有信息"的修复原则,对唐卡画心实施保护性修复。尽量使用原有裱料,最大限度保留历史信息。对于原裱料缺失、糟朽,已经无法恢复使用,需要替换的材料,选用质地、颜色、图案接近原裱的材料装裱,保持唐卡原貌。唐卡的修复不同于书画修复,仅凭单一的古书画修复经验和技术是不够的,在参照书画修复装裱技术的同时,有效的利用其它实用技术和辅助用具,经过试验、摸索,确定修复方案后,实施修复。
  《四大菩萨画像》的修复步骤主要包括:画心除尘、缝裱面料、修复背布、画心复位、安装天地杆和缝合背布。在修复唐卡之前,对其伤况、裱料尺寸、装裱细节进行记录,为恢复原状提供详细的修复依据,然后分拆裱料与画心。
  1. 画心除尘
  在修复古旧字画时,画心除尘主要是用清水反复淋洗的方法除尘去污,再实施修复。此件唐卡画心为布面笔绘,布面唐卡是先将白布绷在木框上,涂上一层胶质白灰,再用滑石磨平,然后在布面上勾勒作画。颜料为天然矿植物原料,绘制过程极其复杂。如果按照书画修复的方法,用水淋洗画心除尘去污,就会造成画布纤维中的白粉失胶,从而出现画面掉粉、颜色脱落等现象,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唐卡画心除尘的难度。

画心除尘

        在修此件唐卡之前,唐卡课题组针对唐卡画心的除尘和修补裱料等问题进行了研究和总结。经查阅资料,了解到西藏地区有使用糌粑糕为唐卡除尘的方法。受此方法的启示,选用糌粑糕、糌粑粉,还增加了熟馒头和荞麦粉、富强面粉作为画面除尘试验的用料。将各类面粉分成两份,分别用冷水和热水调制,揉成面团,然后分别放在唐卡的旧裱料上进行滚粘除尘试验,除尘效果都很显著,区别是,糌粑手感有油性,荞麦粉面团因对水的温度不同而黏性不同,或有些粘手,或画面上有残留面渣,比较之下,富强粉面团、熟馒头均可用于画面沾污除尘。富强面粉是书画装裱调制浆糊使用的面粉,比起蒸熟的馒头取用更为方便。为了既能达到除尘去污目的,又无残留物在画心上,取用方便,最终确定用富强面粉揉成的面团为唐卡画心除尘,简称"面团粘污法"。
  "面团粘污"的方法:富强面粉与水比例为4:1,用温水揉面成团,面团应不粘手,用潮湿的毛巾盖在面团上,大约等候30 分钟(醒面)。掀开毛巾,把面团揉成直径3cm 左右、长5cm 的圆条,放在唐卡的画面上,用手掌轻压面团,使其在画面上来回滚动,纤维上的微尘附着在面团里被清除。当面团过脏且呈现灰黑色时,再换一块面团使用。
  此件唐卡画心除尘就应用了"面团沾污"的方法。画心除尘全过程是:先用专用小型吸尘器吸去画面上的灰尘,再用软毛刷轻轻扫掉画面上没有吸干净的灰尘;然后用"面团粘污"的方法,滚粘画面上的微尘。四幅画心依次正面、背面除尘。画心除尘后,画面洁净,色彩艳丽。
  在这里要特别注意画心颜色的结实程度,如果画面已经失胶、掉粉,慎用此方法。
  2. 缝裱面料
  《四大菩萨画像》的原裱因残破、缺失,而不能恢复原用。原裱料是红、黄、黑三种颜色并有金线提花图案的清代宋式锦。宋锦起源于宋代,宋高宗为了满足当时宫廷服装和书画装帧的需要大力推广宋锦,并专门在苏州设立了宋锦织造署开始生产,故又称之为"苏州宋锦"。苏州宋锦,色泽华丽,图案精致,质地坚柔。明清时期由苏州织造府主持生产的宋锦称为"仿古宋锦"或"宋式锦",统称"宋锦"。现代生产的宋锦又称"仿宋锦"。为了选用质地、颜色、图案最为接近原件的锦缎,几经寻找,仔细比较各种面料后,确定了将要使用装裱唐卡的仿宋锦裱料。
  在唐卡修复中,"缝"是贯穿始终的修复方法。怎样"缝"才能更好的展现唐卡原貌,达到长久陈列的状态,经过手工缝制与缝纫机缝制裱料样品的比较,认为使用缝纫机完全能够达到手工缝制的准确精细,同时因在布料双面缝线,与手工缝制相比会显得平整,而且更加结实,使修复的唐卡能够更加长久保存和悬挂,同时还可以提高缝裱效率。最终选择缝纫机缝制裱料部分。
  机缝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将红色、黄色、黑色三条边料错落着缝裱在一起,形成三色彩边,再将彩边按每幅画心尺寸缝裱成一个长方框。第二部分是将天、地头和竖边缝裱在彩边框上,可使四幅画心装裱在一起。
  3. 修复背布
  四幅画心背后衬有一层黄色丝绸,称为背布。类似于书画装裱中的褙纸,起保护和遮挡画体之用,同时也有加固的作用。此件背布是由四块窄幅黄色丝绸缝合而成,背布满是灰尘,有些地方有撕裂、破洞,看上去非常破旧,背布需要修复并原用。对背布的修复,分为两部分,一是除尘,二是缝补。
  由于陈旧丝绸遇水后,纤维中的蛋白会水解,丝质会发脆、变硬,严重影响恢复原状,因此这件背布同样不能水洗去污。另外,背布除尘与画心除尘有所不同,丝绸轻薄柔软,不能使用吸尘器。针对丝绸的脏污程度,考虑到仅用"面团沾污"方法为丝绸除尘是不够的,因此又选用了"专用海绵"、"超细纤维毛巾"、"橡皮"三种方法,对丝绸除尘进行试验。(1)专用海绵对丝绸局部污渍清污效果较为明显,但海绵块小,不适合大面积除尘。(2)超细纤维毛巾对丝绸表面除尘效果明显,使用安全方便,适合于大面积除尘。(3)橡皮涂擦丝绸时,需用力度偏大,容易造成丝绸损伤,不适用于丝绸除尘。经过比较,确定"超细纤维毛巾"、"专用海绵"、"面团沾污"三种方法结合使用,可以对丝绸表面、局部、纤维之间全面彻底除尘。
  超细纤维是德国科学家发明的合成超细纤维丝技术,主要由涤纶、锦纶两种成分构成,加工成毛巾类织物后,则具有高吸水性,去污力强,易清洗,不脱毛,不掉色的特点,现在广泛应用于家居生活和精密仪器。超细纤维由于纤度极细,直径仅为真丝纤维的十分之一,纯棉纤维的二十分之一。所以超细纤维织物的覆盖性极高,表面接触面积大,细丝间的空隙能吸附住尘埃颗粒,因此超细纤维具有极强的去污清洁功能。丝绸除尘首先使用超细纤维毛巾,在丝绸上轻擦细揉后,灰尘深入吸附在毛巾上,直到将丝绸表面灰尘擦净;然后使用专用海绵,这件海绵比普通海绵密度大,质地稍微硬一些,含有橡皮的功能,针对丝绸污渍处轻轻涂擦,使局部污渍逐渐洁净;最后使用"面团沾污"方法,更加深入的对丝绸除尘,达到纤维之间清除灰尘目的。三种方法均对丝绸正反面除尘。
  背布经过除尘,颜色有明显的改观,由灰转变为黄色,但也注意到丝绸已不是很结实,如果仅对其破裂处进行手工缝补,也只是局部修复。背布在唐卡陈列时,不仅要保护画体,遮挡灰尘,还要承担负重,移动时,需要卷收。考虑到这些因素,为增加原丝绸的强度,对修复背布的方案进行了补充,决定加一层轻薄的丝绢,衬垫在原丝绸下面手工将其缝合,达到延长文物保存寿命的目的。首先将薄丝绢染成接近原丝绸的黄色,丝质面料轻薄柔滑,特别容易"走动",影响两层丝绸的缝合。针对这个问题,设计了解决方案。在丝绢的中间和四周粘贴上美纹纸胶带。这是一种宽度为6cm 的低粘纸质胶带,具有良好的延展性,易撕起,不留残胶。这时丝绢在纸质胶带的固定下变得"听话",利于缝裱整齐。利用原丝绸中间拼缝的双边,与下面的丝绢手工缝制在一起,起到加固作用(新旧两层)。缝合两层丝绸的四周后,逐步把胶条去掉。在缝丝绸期间,凡是原用丝绸需要定型对接缝制的地方,因不能熨烫,就采用"吸铁石吸附压平或重物压平"的方法为丝绸压边定型。最后,将原丝绸破洞、撕裂处与下面的丝绢缝补在一起,增强丝绸局部的牢固度。

        4. 画心复位
  四幅唐卡的画心是要手工缝合在裱料上。缝裱时,画心与裱料需要对齐固定,为此,找到了能够使其固定的用具--磁铁块、铁板尺,并用布包裹起来。将铁板尺码放在画心下,把长方框的彩边位置对准要缝合的画心,裱料与画心完全对齐,这时把磁铁块放在缝裱部位上,让磁铁吸住画心和裱料下面的铁板尺,把缝制部位固定和绷平。缝裱时,画心和裱料就不会移动了,这些小工具可根据缝裱的需要随时调整位置,使用灵活方便。缝裱时按照画心边上原针眼用"回针"方法将画心和裱料缝合在一起。使用原针眼是为了尽量避免对画心的再创伤。按原状将四张画心缝合在裱料上。
  5.安装天、地杆,缝制背布
  原天、地杆是竹质、扁形, 长360cm、宽2cm。天杆上面有四根用于悬挂的黄色棉质绳带,绳带糟朽、断开,已不能挂画使用,需要按原样复制。在分析原材质后,用机织棉质带子,经用藤黄色水染制成近于原色后,按原样编制,使绳带达到原用绳带的牢固度,并在原来的位置上拴好、缝牢。
  装天杆时,用锦缎包住天杆后,找到天杆上用于悬挂唐卡的绳带位置,用剪刀将锦缎剪开一个小口子,把绳带拉出来,再用许多铁夹子等距离将锦缎包住的天杆夹住、固定,缝裱包住竹杆的锦缎。用红线、"回针"缝裱,正面针脚细密, 尽量将线缝在锦缎的红地上,避开金线提花的位置。天杆缝裱完成后,将之前绳带开口处缝合牢固。地杆同天杆一样缝裱。
  天、地杆缝裱固定后,将修复的背布缝裱在整幅画体后面。新丝绸衬里,原背布向外,平铺在画体上。背布上端与天杆对齐缝裱在一起,地杆同天杆一样缝裱。背布与缝裱后的画幅同宽,但长度比画幅长约30cm, 这是为了使画放松卷收。所以,背布长度多出部分要均匀的分散在画体上,背布两边捏碎折缝裱在画心的竖边裱料上。
  修复完成后的唐卡《四大菩萨画像》通高159cm,宽363cm。
  三、结 论
  通过对《四大菩萨画像》的修复,对唐卡修复和装裱有了一些认识和经验,从中得到以下几点结论:
  1.此件唐卡绘画于布面,绘画颜料是矿物色和植物色,制作工艺都离不开胶,画心除尘不能用水,因此,使用了"面团粘污"的方法为画面除尘。在为画面除尘之前,要了解清楚画心的质地和颜料的性能,是否脱胶或掉粉。
  2.裱料缝制也是这件唐卡修复的一部分,四幅画心用裱料相连,三色彩边错落缝制,因为用了缝纫机缝制,裱料平整,针线均匀,提高了缝裱的牢固度。这只限于裱料复制,在裱料可修复原用时,依然遵循手工缝裱。
  3.针对大幅陈旧丝绸的除尘,既不能用水,也不能用化学方法,在使用了超细纤维毛巾除尘后,丝绸明亮度有了明显变化。在修复中,可利用具有科技含量并已广泛应用的材料,既安全,又实用。
  4.唐卡背布已经不很结实,加缝一层轻薄的丝绢,既加固了背布,又使原裱料修复原用,同时也遵循了"保留原有信息"、"修旧如旧"的修复原则。
  附记: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尚力副研究员在《四大菩萨画像》唐卡的修复中做了重要的工作,宫廷部王子林研究员为本文提供了珍贵的图像资料,文保科技部主任苗建民研究员为本文的修改提出了宝贵的意见,作者一并致以衷心地感谢。

(作者为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馆员)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