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藏《清姜图南、张嘉两巡按揭帖》略考

时间:2011-8-29 16:33:32
】【打印】 【关闭

    揭帖为古代文书的一种。宋代即已出现,据宋代文豪苏辙《栾城集》记载:“诸路收到助役钱……候岁终除支外,尚有宽剩钱数,令封桩户房置簿,候诸路逐年申到数目揭帖”,“若欲岁知其数,宜令提刑司申上户部右曹置簿揭帖”,“坊场钱并依上件助役钱,已得指挥令封桩户房一就置簿揭帖。”①“揭”:《说文》、《广韵》释为“高举也”、“揭起也”。此处可引申为“公布”、“示人”之意。“帖”即为张贴之意。这里的“揭帖”就是张贴公布财务账目,可见宋代的这种“揭帖”指的是财务收支情况的书面报告。

    元代揭帖的用法和宋代相同,也是作为张贴公布财政收支帐目的文书。元代虞集所作《京畿都漕运使善政记》载:“其出纳也,务为均平。收支之数,有所勘会,止从本司揭帖图帐申报,无烦文也。”②


揭帖绫封正面

    揭帖在明代演变成为正式的文书,是由内阁直达皇帝的一种机密文书。明陈继儒的《见闻录》言:“累朝以来,阁中凡有密奏及奉谕登答者,皆称为揭帖。其制,视诸司题式,差狭而短,字如指大,以文渊阁印缄封进御,左右近侍,莫能窥也。然揭亦不敢数数以进。每进揭,主上辄动色问左右云,阁下揭帖至矣!其重如此。”③可见这种揭帖比题本式样短小。明沈德符《万历野获编》卷七说:“内阁独得进揭帖,盖心膂近臣,非百司得比。……外庭千言,不如禁密片语。……阁中密揭,虽祖宗朝皆然,然惟在事则行之耳。”此处的“揭帖”乃明代内阁才能呈写的“机密文件”,因此,机密文件“揭帖”也就是大臣给皇帝的书面报告。揭帖作为一般上行文书使用,在明代是很普遍的。据现存明档来看,揭帖又是题本的副本,臣僚在上题本的同时,必须备有“呈文揭帖”,其内容与题本基本相同,文尾必称“除具题外,理合具揭,须至揭帖者。”


巡视陕西茶马监察御史姜图南特纠贪劣揭帖正文

    明代揭帖还有多种不同的用处,既是明代的机密文件,也是正式的上行文书;是题本的副本,又开的私人启事亦称揭帖,其不具名而有揭发性质者称为匿名揭帖。”

    清代揭帖的用法沿用明制,略有变化,揭帖更多地被当作题本的副本。清制,官员每上奏题本,例应随本送进副本三份,“一存本司,一送关系部,一送六科,以备查考”。④清代还通行用作一般上行文——报告意义的“揭帖”。在清代下属官吏如犯罪错,下级衙门必须用“揭帖”向所有各上级衙门行文报告,这类似于现今的“通报”。


姜图南特纠贪劣揭帖落款与巡按御史张嘉揭帖正文


巡按御史张嘉揭帖落款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藏《清姜图南、张嘉两巡按揭帖》,为白纸折式,用宣纸折叠装裱,高23.9cm,宽12.1cm,面、底部均有封绫。绫封正面左侧,有行书署签曰:“清姜图南、张嘉两巡按揭帖”,署签下钤有小印一方,印文不清楚,疑为“养安□□”印。养安为周肇祥号。揭帖后附有周肇祥跋,跋文尾钤印:“退翁”、“周肇祥”。退翁为周肇祥别号。从署签字迹、印文及周肇祥跋可断定此揭帖为周肇祥重装后收藏。周肇祥(1880— 1954),浙江绍兴人。字嵩灵,号养庵,别号退翁。室名宝觚楼、婆罗花树馆。周氏为清末举人,毕业于法政学校。清末至民国,历任奉天警务局总办、奉天劝业道署理盐运使、山东盐运使、京师警察厅总监、湖南省长、临时参政院参政、葫芦岛商埠督办、北京古物陈列所所长等职。日伪时期,曾在北平政府中任要职。建国后获罪入狱,病死在狱中。周氏精通诗文、鉴赏、收藏,善于书法、绘画、篆刻等。他死后,其子女将其文物、书籍等全部捐献给国家,此揭帖即是其中的一册。该揭帖册收录巡视陕西茶马监察御史姜图南特纠贪劣揭帖、巡按御史张嘉揭帖两篇及周肇祥跋文一篇,现分述如下:

    一、巡视陕西茶马监察御史姜图南特纠贪劣揭帖

    此为顺治八年(1651 年)十二月揭帖。全文31行,共计482 字。揭帖墨笔楷体书写,字迹工整规范,书写美观大方、坚实有力。内容反映了陕西巡按茶马监察御史姜图南考察州县官吏,揭露其在职期间玩忽职守、扛取良民妻女、贪赃枉法之事。揭帖全文如下:

    巡视陕西茶马监察御史为特纠贪劣有司,以起茶法之积玩,事茶法极弊,职已缮疏入告,然而法纪不严,令行不必,而欲人之奉行,不可得也。职自叱驭西行,于秦凤一行,考察州县有司,有竟不注考者,有遗失文簿者,有隐匿前件者,有略无捕功者,揆其所自,总以茶马之役不关考成,且参非当下,故相率玩泄,有如秦越。夫职衙门职掌远者万里,近亦数千里。只此目前州县如聋似聩,何以澄清奸宄,何以绥辑远人,惟是督抚,按臣纠参见多悬缺,职不敢更行苛求毛举,既为衙门循职掌,尤为朝廷重官,常至若大坏极贪之流,不得不摘一警百,谨以见闻最确。如巩昌府秦安县知县江九逵者,为我皇上陈之巩昌,为茶马总会,而秦安又为私马要冲,该县受职三年,问其本末,茫无一晓。至辑获功次文簿,自五年起讫今四年,通不赴销,及至催提,只以册文申报,职严批陇西道,查究该县情知簿,难终匿始,令户书张隆蕴赍审,东遮西,闪烁万端。而百姓纷纷告职马首,不曰扛取良民妻女,则曰婪入城工运略钱粮。按其赃款盈千溢万,职以非关茶马,贮封存案,要之此一官者,以江南考授教职叨转有司,上负皇恩,下吸民髓,见今纲纪维新,自难逃法,而方兹茶法积驰之日,又有此积贪积劣之人,近在巩昌不行纠举,则四封之远者,益何顾忌?用是特疏先参伏乞下,该部如果职言不谬,将江九逵立行斥□并行,督抚按究拟庶积玩,地方少知警矣,为此除具题外,理合具揭,须至揭帖者。顺治八年拾贰月 日监察御史姜图南。

    姜图南为陕西巡按茶马监察御史。陕西在宋代为路名,宋置陕西路,以在陕原以西而名,陕西之名始此。元置陕西行中书省,明改陕西布政使司,自清以来称陕西省。茶马御史:官署名,宋有都大提举茶马司,掌以川茶与西北少数民族交换马匹。明初于洮州(治今甘肃临潭)、秦州(治今甘肃天水)、河州(治今甘肃临夏)等州,清于陕西、甘肃皆置茶马司,有大使、副使等官,其职掌与前代同。清初又曾于陕、甘二省置御史专管其事,通称茶马御史。⑤茶法:征收茶税之法。唐德宗建中元年(780 年),税茶漆竹木,以济军用,不久废。至贞元九年(793 年),复税茶,每岁得钱四十万贯,茶之有税始此。文宗时王涯为相,判二司复自领榷茶使。以后茶税相沿成为封建王朝一项重要财政收入。⑥巩昌:府名。元初置巩昌府,寻改路。明初复为府,清因之。府治陇西。⑦ 1913 年裁府留县,属甘肃省。秦安县:县名,属甘肃省。汉陇县地,属天水郡。晋为新阳县地,北魏为略阳县地,隋为陇城县地,唐因之。宋为纳甲城。金正隆中置秦安县。自金以来,皆属秦州。⑧秦安历史上就是古“丝绸之路”的要冲,宋金时期,宋和西夏的茶马贸易在秦安非常活跃。

    二、巡按御史张嘉揭帖

    此为顺治八年十二月揭帖,前面文字疑有缺失,全文现存34 行,共计537 字。揭帖用楷体书写,字迹工整、流畅。内容为江南巡按监察御史张嘉同巡抚江西右副都御史夏一鹗一起揭露当地官员枉法作弊、嗜利贪财等不法行为,并惩处衙蠹之事。揭帖全文如下:

    各减等,杖壹百流贰千伍百里,叁流准徒壹年,各总徒肆年。贺日系书手,曾国奇系承差,张尤贰、张维轩俱民审,俱有力各照例纳米赎罪。完日查发宁家饶大伦、詹叁锡,拘连当房妻小,佥充解役解发,详定卫所,着伍招逵,兵部知会贺日书吏、曾国奇承差,各身役革退,不许复充照出。饶大伦、詹叁锡系军犯,免纸。贺日、曾国奇各纸价银贰钱。张尤贰、张维轩各民纸银壹钱。与各赎罪米价银,贺日该银壹拾柒两伍钱,曾国奇、张尤贰、张维轩各该银贰拾两。俱追贮南昌县库,照例类解招称,除各犯名下未得之赃,姑免追究外,曾国奇得受饶大伦、詹叁锡贰起,共使费银贰百柒拾陆两。张尤贰得受饶大伦顶价银叁百两。张维轩得受詹叁锡顶价银叁百伍拾两。贺日贰起,共得受香扇、酒礼银肆拾肆两。俱合追入官,作正文销通,取库收收管退状,缴馀无照等。因具详到职,该职会同巡抚江西右副都御史夏一鹗,看得衙蠹为害,钩贯于上下之间,自其故智,然未有如饶大伦、詹叁锡之神奸也。自知诈赃盈贯异免斧钺之诛,钻充院承希逃缴之及,孰知天不庇奸,法网自入,均无能三尺矣。审无遁情俱应戍惩,贺日法作弊受财有据,曾国奇嗜利勾引张尤贰、张维轩公役私卖,均属不法,分别徒惩追赃差弊厥辜者也。既经该司招详,前来覆核无异,相应合词具题伏乞下,该部再加覆议,如果职等所拟不谬行,职等追赃发落施行,缘系清剔蠹弊,宜始自臣,衙门事理未敢擅便,为此除具题外,理合具揭,须至揭帖者。右具揭帖。顺治捌年拾贰月 日监察御史张嘉。

    张嘉为江南巡按监察御史。江南为地区名、道名。宋置江南东西路,辖境相当今江苏、安徽二省。清顺治二年(1645 年)置江南省,辖今江苏、安徽二省及江北各地;康熙时分为江苏、安徽二省。⑨

    以上两篇揭帖后周肇祥跋云:“右两揭帖一完一残,二百钱得之宅东小市北。姜图南,字汇思,山阴人。清顺治己丑进士。以庶常改御史,巡视陕西茶马。吴三桂镇秦川,图南尝劾其无人臣礼。后巡按淮盐,革除诸弊,盐政肃清,此虽纠参知县,亦足见其风禀之一斑。张嘉,字岩墅,号雪善,乌程人。顺治丙戌进士,改庶吉士。《两浙轩录》谓其历御史巡按江南,此与江西巡抚会题,审惩衙蠹,可正《轩录》之误。清初仍明制,凡题封皆须写揭帖至阁,是必民国初年作卖内阁废纸所出,购收者检得明清旧牍,有关国朝颇多,质稍为完好,尚数百捆被教育部运去。余居清史馆日,建议索取,以备史料补。公老惫未能进行,今不知散落何所?惜哉!退翁周肇祥辛巳重阳书。”


两揭帖后周肇祥跋

    张嘉、姜图南皆为清朝顺治时期的巡按御史。巡按御史即由“中央派出御史巡方,专司监察”,⑩据《唐大诏令集》开元十二年(724 年)置劝农使安抚户口诏载:“宜令……宇文融兼充劝农事使,巡按郡邑,安抚户口,所在与官寮及百姓商量。”唐天宝五载(746 年)正月,玄宗命礼部席豫等,分道巡按天下风俗及黜陟官吏。巡按之名自此始。⑪明永乐元年(1403 年)二月,派遣监察御史分赴各地巡视,考察吏治,巡按制度由此正式确立。巡按御史虽官级不高,仅为七品,但出为巡按,名曰:“代天子巡狩,所按藩服大臣,府州县官诸考察,纠劾尤专,大事奏裁,小事立断,” ⑫权力甚重,地方官员不敢与抗。系差遣职务,事毕还京。清朝初年,社会动荡,经济凋敝,战争频繁,在此情况下,清朝统治者为了消灭政敌,结束战争,统一全国,就必须安抚民心,稳定后方。因此,清朝沿用了明朝以“察吏安民”为宗旨的巡按制度,始于顺治元年(1644 年)五月,终于顺治十八(1661 年)年五月。⑬其间先后四次派遣巡按御史赴各地察吏安民。姜图南、张嘉正是此时派遣的巡按御史。据巡按御史姜图南揭帖载,巡按御史姜图南首先在秦凤一带考察了州县官员,发现一些地方官员对茶法之事极不重视,积弊已久,对工作很不负责,玩忽职守,其表现为:“有竟不注考者,有遗失文簿者,有隐匿前件者,有略无捕功者……,”究其原因,为“法纪不严,令行不必,而欲人之奉行不可得也。”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考察,巡按御史姜图南所见所闻,巩昌府秦安县知县江九逵身居要职,为清朝巩昌茶马总会的官员,在职三年期间,玩忽职守,贪赃枉法。有人告发他扛取良民妻女,其赃款盈千溢万,致使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遭受重大的损失。对此,巡按御史姜图南秉公执法,纠举“上负皇恩,下吸民髓”的贪官江九逵,安抚百姓,以警百官。由此可见,巡按御史姜图南为官清廉,忠于职守。此揭帖后周肇祥跋评其“此虽纠参知县,亦足见其风禀之一斑。”据张嘉揭帖载,曾国奇得受饶大伦、詹叁锡贰起,共使费银贰百柒拾陆两。贺日贰起,共得受香扇、酒礼银肆拾肆两。贺日为书手,曾国奇为承差,他们均为朝廷低级官员,竟利用职权,谋取私利,收受贿赂,可见清代官场贪污腐败现象相当严重,已到了“无官不贪”的程度。巡按御史张嘉会同巡抚江西右副都御史夏一鹗,查得曾国奇等人的不法行为,上奏朝庭,追赃发落,清剔蠹弊。此揭帖可正《轩录》之误。⑭综上所述,姜图南、张嘉作为清顺治时期的巡按监察御史,在清初战乱不息、百姓极苦之时,起到了纠贪惩暴、震慑百官、稳定统治的积极作用。

    揭帖作为监察部门官吏揭发不法官吏的文书,在清代是通行的。同时它还有多种不同的用处。本文所述陕西巡按茶马监察御史姜图南和江南巡按监察御史张嘉揭帖,从侧面反映了当时政治、经济、法律等多种形态,为研究清初历史及中国监察制度史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

    ①(宋)苏辙:《栾城集》, 北京商务印书馆,1936 年。

    ②(元)虞集:《道园学古录》卷8,台北世界书局,1988 年。

    ③(明)陈继儒:《见闻录》,宝颜堂秘籍本,明万历泰昌间刻本。

    ④单士魁:《清代档案丛谈》,紫禁城出版社,1987 年。

    ⑤沈起炜、徐光烈:《中国历代职官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92 年。

    ⑥(元)马端临:《文献通考》卷十八《征榷五榷茶》,中华书局,1986 年。

    ⑦《读史方舆纪要》卷五九“巩昌府”。

    ⑧《明史·地理志三》“巩昌府”。

    ⑨(元)马端临:《文献通考》卷三一五《舆地一》。

    ⑩王庆成:《稀见清世史料并考释》,武汉大学出版社,1998 年。

    ⑪炎武:《日知录》卷九《部刺史》,长沙商务印书馆,1938 年。

    ⑫(清)纪昀等纂:《历代职官表》(上)卷18,《都察院》“明史·百官制”,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 年。

    ⑬郑钦仁主编:《中国文化新论·制度篇·立国的宏规》,三联书店,1992 年。

    ⑭《清姜图南、张嘉两巡按揭贴》周肇祥跋文。


(作者为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副研究馆员)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