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清官于成龙与永定河得名

时间:2011-6-24 10:08:05
】【打印】 【关闭

苗天娥 吕品生

    在石景山区田义墓东侧田野石刻展区中,有直隶巡抚于成龙和其父于得水的墓志铭。这两块墓志,常常引起一些人的驻足和赞赏,人们大多把此于成龙混淆成那位被康熙帝封为“大清第一廉吏”的于成龙。其实,此于成龙非彼于成龙。在清朝康熙年间,直隶巡抚中曾经出过两位同名同姓的于成龙,一前一后,彪炳史册,《清史稿》中各有传,于成龙墓志中亦有赞语:“国朝有清忠强直经济名臣曰两于公,皆讳成龙”。前一位于成龙(1617—1684),字北溟,山西永宁人,貌如学究,用兵如神,善于治盗,先为罗城知县、黄州同知、直隶巡抚,后官至两江总督,以清廉著称,被康熙帝誉为清官第一,卒谥“清端”。后一位于成龙(1638—1700),字振甲,辽宁盖平人,曾经被前于成龙举荐为江宁知府,也精于捕盗,勤政廉能,颇受康熙皇帝赏识,官至直隶巡抚、都察院左都御史、河道总督,卒谥“襄勤”。这两位于成龙都是惠政爱民、口碑不错的青天大老爷,“人称清端为老于成龙、襄勤为小于成龙”①,当时民间流传谣谚:“前于后于,百姓安居”。

    本文谈论的是小于成龙,即后一位于成龙,因为他不但廉能勤政、爱民如子、缉盗如神,而且还两次荣膺河道总督,治理过黄淮,也治理过北京的母亲河——永定河,留下了值得称道的治河业绩;更何况永定河的命名与他息息相关,康熙皇帝正是采纳了他的提议才将浑河改名为永定河。因此,他不仅是名垂青史的廉洁清官,与老于成龙声望相颉颃,而且还是永定河水利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人物。

    一、清廉正直 备受重用

    于成龙,生于崇德三年(1638)七月初五日,字振甲,奉天盖平(今辽宁营口南盖州)人,生父为于国安,于得水是他的养父。于得水因军功获得爵位三等阿达哈哈番,世袭,阿达哈哈番是满文“轻骑都尉”的意思,属于清代勋官官品。于成龙从康熙七年(1668)荫职至康熙三十九年(1700)病逝,为官三十余载,一直清廉爱民,铲除盗匪,深得百姓拥戴,颇得康熙器重,职位节节高升,多次被皇帝召见,多次受赏,多次担当重任。

    康熙七年,于成龙始任乐亭县令,修学宫、劝开垦、免赋税,礼贤爱士,缉盗安民,深得乐亭民众拥戴,连任11 载。康熙十八年(1679)擢用通州知州,严厉整治匪盗,令行禁止,市肆不扰。离任后,通州士民感念他的德政,为他建了于公祠。

    康熙二十年(1681),“于成龙疏荐于成龙”的佳话在民间传开。直隶巡抚于成龙(于清端)“雅重公治行,尤喜其憨直无隐”②,“清端迁两江总督,疏荐其可大用。旬以江宁府阙员,请敕廷推清操久著与于成龙相类者。上果以襄勤任之。自此襄勤遂简在帝心,隆隆日上,口声伟绩,与清端颉颃矣”③。当上江宁知府的于成龙果然不辜负于清端公的厚望,更加清节自爱,为民请命,敢于和制府据理力争,澄清土地赋税,狠狠地打击不法豪强势力,声名鹊起,“清端愈益重之”④,也引起康熙皇帝的重视。

    康熙二十三年(1684),皇上南巡至金陵,亲自召见于成龙,赐御书一卷,升其为江南安徽观察。不久,兼督分理江南下河。康熙二十四年(1685),任直隶巡抚,他力排众议改革保甲制度,将沈颖、太监张进升及大盗司九、张破楼子等绳之于法,大快民心,境内安定。康熙二十六年(1687),加太子少保,赏赐御乘良马、黄鞍辔、白金、御服貂裘及团龙御衣。康熙二十九年(1690),擢都察院左都御史兼镶红旗汉军都统,以御史大夫兼固山额真,获官秩一品,赐甲第一区。

    康熙三十一年(1692),钦命于成龙为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史,出任河道总督。当时淮扬两河水灾严重,他呕心沥血,修堤筑坝,历时三年,终于把淮扬地区河道稳定下来,民获耕稼,这为日后治理永定河积累了很好的经验。康熙三十五年(1696),噶尔丹骚扰蒙古,康熙御驾亲征,于成龙督运粮饷,上谕内外官员听他调遣。押运粮草自古以来都是头等大事,关系着军队的生死存亡。途经数千里的沙漠,粮车陷于沙海,他身先士卒伐树铺路,历尽千辛万苦及时送到军粮。凯旋归来,龙颜大悦,论功行赏,授拜他喇布勒哈番,世袭。

    二、治理浑河 名垂青史

    康熙三十七年(1698)二月,于成龙以总督兵部尚书兼右都御史管直隶巡抚。正值此时,浑河水发,与永定府南之河水汇流于一处,势不能容,常有泛涨,旗下及民人庄田都被淹没,百姓苦不堪言。于成龙临危受命,治理浑河,永定河之名由此诞生,于成龙的名字因治理浑河的光辉业绩而名垂青史。

    “永定河古称桑干河,出太原经马邑,合燕云诸水,奔注畿南,丛源既高,汇流甚重,厥性激湍,数徙善溃。康熙三十七年,我皇考圣祖仁皇帝亲临指授疏导之方。新河既潴,遂庆安澜,爰赐嘉名,永昭底定,立庙卢沟桥北,题额建碑,奎文炳耀,河神之封……”这是位于石景山区庞村的北惠济庙雍正御制碑文,它阐明永定河的源流经过、特征及得名由来。文中提到的康熙三十七年治理永定河一事,即于成龙最辉煌的业绩。

    从远古洪荒以来,永定河就是北京的母亲河。在根本没有现代人类活动的漫长岁月里,永定河于数十万年间,把洋河、桑干河、妫水从黄土高原上带来的肥沃黄土搬运填埋到因造山运动而正在沉降的“北京湾”凹地里去,以它在三家店出山口一次次喷吐的泥沙堆积起了巨大的洪积冲积扇。据勘测,今天的北京城正是坐落在以永定河洪积冲积扇为主,泃河、潮白河、温榆河、大石河洪积冲积扇为辅的北京小平原上。没有永定河打造的这一人类基本生存活动舞台,北京以及北京人根本不可能存在。近年来,永定河畔发现多处古人类遗址,如门头沟的卧龙岗、丰台的鹰山、石景山区的高井电厂附近。这些遗址充分说明,北京从有人类居住以来,到今天发展为全国政治中心的特大城市,得益于永定河的哺育,因此说永定河是北京的母亲河,非常贴切。

    但是,自从人类生息于北京后,永定河的“造地”功能已经多余而且有害了。永定河急流喧天,泥沙俱下,多次易道,泛滥成灾,直接威胁着都城的安全。因其河水浑浊原名浑河,又因携带大量泥沙如黄河之水俗称小黄河,还因从门头沟三家店出山后经常泛滥、河道频繁改道得名无定河。它从门头沟区的三家店处流出崇山峻岭,流经石景山区的麻峪、石景山、庞村、水屯、南大荒等地,约长11.6公里。石景山一直是永定河冲积扇的轴心,故每次改道的源头都从石景山开始。有史可循的永定河三次大的改道,就是不可辩驳的事实,所以对永定河的屡次治理也都从石景山段开始。早在三国时,曹魏的征北将军刘靖在永定河上修建了戾陵堰,开车厢渠,岁灌田二千顷,成为北京最早的大型水利工程。到了金代时,北京建立了中都。石经山下,金世宗开金口,利用永定河灌溉农田。元时再开金口河。明代有弘治筑堤、嘉靖抢险、神宗巡河。清初,在石景山境内治理永定河的力度更大,尤以康雍乾三世为最盛,并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果。

    清朝以前,永定河自石景山至卢沟桥南,金、元、明相继建有高大的土石堤工程。至于下游,则向无修防,任其散漫,故宛平、良乡、涿州、新城、雄县、霸州、固安、永清、东安等州县,数被其患。清朝“定鼎燕京”后,泛滥无常且总是改道的永定河依然是威胁紫禁城的心腹大患。康熙七年七月,河决卢沟桥及堤岸,洪水直入正阳、崇文、宣武、齐化(今朝阳门)诸门,午门浸崩一角,危及皇城。康熙三十七年二月,浑河泛涨,淹没旗下及民人庄田。康熙皇帝当机立断,于二月二十五日派原任河督于成龙、王新命分别察治。“康熙三十七年,霸州文安水、清河、漳河、浑河皆溢,没旗民庄田无数,命原任河道于成龙、河督王新命疏治之”⑤。二月二十七日,康熙帝又命于成龙以总督兵部尚书右都御史衔管直隶巡抚。三月初二日,再谕于成龙提出浑河筑浚方案,他奉命与西洋人安多(葡萄牙人,传教士)前往勘察,确定治理方案,奏称六月内可以完工。

    于成龙亲自查勘浑河河道,决定加固石卢段旧堤的同时,对卢沟桥以下河段进行大规模治理,疏筑兼施,既筑河堤,又浚河床,治水的同时注意治沙,并注重上、中、下游全程治理,改变以往历朝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局面。他亲临河边指挥,监督河工挑新河,康熙帝也亲临指授。新河自宛平之卢沟桥至永清之朱家庄,汇狼城河,注西沽入海,五月大功告成。七月二十一日,于成龙疏请将霸州等处开挖的新河命名为永定河。史载:“康熙三十七年,由良乡之张家庄至东安之郎神河重开一道,束以南北场地,由固安、永清之北,引流直出柳岔口三角淀(即东淀),以达西沽,赐名永定河。此康熙中年以后总河于成龙所改之道也。”⑥康熙斟酌再三,将浑河、无定河乃至整个浑河干流赐名为永定河,题额建碑,首次敕封永定河神。显然,于成龙提议、康熙帝定名的“永定河”,是针对旧名“无定河”而反其意命名的,企盼浑河从此安平,不再泛滥,寄托着永远安流、造福京华的美好愿望。

    这次治理后,卢沟桥以下新筑180 余里的南北大堤,连接旧堤石卢段,有效地遏制了永定河下游经常性摆动河道,京城免受永定河水泛滥之苦,畿下民田颇多受益,百姓交口称赞,永定河平静了25年,40 年之内基本没有改道。《清史稿》卷128《河渠志三•永定河》亦云:“巡抚于成龙疏筑兼施,自良乡老君堂旧河口起,迳固安北十里铺、永清东南朱家庄,会东安狼城河,出霸州柳岔口、三角淀,达西沽入海。浚河百四十五里,筑南、北堤百八十里,赐名永定。自是浑河改注东北,无迁徙者垂四十年”。可见于成龙治理永定河初见成效,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拉开了清朝大规模治理永定河的序幕,在永定河水利史上留下了鲜明而浓重的一笔。加之永定河也由他提名、康熙赐名,这个美名一直沿用了下来,至今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历史,所以永定河水利史上会始终记载着这位功臣的大名。

    毋庸讳言,清中后期的永定河并没有像于成龙、康熙希望的那样“永定”,下游仍然经常决口漫溢,主要由于上游水土流失严重、永定河携带的大量泥沙淤积河道造成“地上河”,继康熙之后的历代清帝为造福京畿仍旧不遗余力地治理永定河。

    三、豁免河夫 抱病治河

    在河道总督任上,于成龙还干了一件有利朝廷、惠及万民的大事,其墓志中尚未提到,那就是豁免河夫、增设河兵的重大举措,改派募为雇募,使民不扰,彻底根除了明清以来佥派累民的弊端,既利国又利民,它涉及到徭役除弊、兵制改变,影响深远。

    明初,为对付河水泛滥、疏浚修筑等重大河工,沿河设夫役,人数多时达数十万,都是近河贫民,奔走穷年,不得休息,劳民伤财,用一费十,加上管工渔利,民多抱怨,尽至逃亡,佥派民夫的弊端在明代就已初现端倪,急需革除。清因明制,初期的一些重大河工工程中也采用了佥派民夫的办法,但康熙年间在治理黄淮的重大河工工程中,总河靳辅首创改佥派民夫为雇募河兵的办法,最终在于成龙的多次呼吁和坚持下革除了佥派民夫这一弊端。正如《石渠余纪》载:“初,河臣于成龙(襄勤,于康熙三十一年任)尝请豁免民夫,以工程浩穰议格。河臣董安国(康熙三十四年任)因言黄、运两河险汛甚多,若免民夫,专责合并,恐致贻误。止请酌减民夫一二千名。及成龙再为总河(康熙三十七年复代安国任),又以岁夫苦累,亟请变通。言派夫一名,约费银二十两。老弱充数,到工多逃,计岁夫七千,请每名量征银五两,编入正供,征解河工,添设河兵三千余,酌量缓急,分班抢护。考国初河标兵仅三千名,康熙初又裁减十之二,而岁夫愈困。其改编夫银,广增兵额,则始于辅,而继以成龙,遂使民脱佥派之苦,而工获修防之益。”⑦河夫改河兵,一举两得,“可谓变而不失其正”,也是清朝兵制超出前代的创举。可见,于成龙为解民夫苦累屡屡执著上言,兴利除弊,惠及万民,开一代兵制之新,流芳千古,不愧其名。

    康熙三十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河督再次出缺,皇上仍以于成龙为河道总督,治理黄淮。当时,淮扬一带,黄、淮两河河水泛涨,民田多处已被水淹。于成龙肩负皇命,奔走两河,勘察灾情,欲把治理永定河行之有效的方法和经验运用到治理黄淮上。终因日夜操劳,河务浩繁,积劳成疾。但他不以为意,仍然披星戴月奔走于黄淮之间。

    康熙三十八年(1699),皇帝南巡视察河务,看到于成龙身体羸弱,接连赏赐御药、御制诗,嘉奖其勤勉。于成龙更加废寝忘食地投身河务,病情不断加重,但他仍旧抱病治河。十月,他实在坚持不住了,疏请休假两个月,康熙帝命御医送以良药。翌年二月,于成龙扶病亲临淮上视察河道,病情陡然加重。二月二十三日,他叮嘱儿子永裕:“我现在病入膏肓,药饵已经不能治愈。治理两河关系国计民生,卧病治理是断然不行的。赶紧上书,请皇上另派贤能大臣,不要耽误了国家大事,加重我的罪过。”直到临终,他念念不忘的还是治理黄淮,抱憾终身。四日后,于成龙病逝于淮署。康熙闻讯深为痛悼,两次遣人谕祭,谥曰襄勤。

    四、墓园简陋 不事奢华

    于成龙死后,随父于得水葬于石景山区杨庄村西,现石景山区农委大院所在地。墓葬面向东南,是在其父于得水墓地的基础上扩建而成的。

    据1966 年的老照片反映,墓区地面实物保存较完整,碑碣林立,蔚为壮观。有华表1 对,宝顶2 座,碑刻7 通。华表,方座,柱身八角,每面均浮雕如意云纹饰,汉白玉制。华表北有于成龙神道碑。神道碑螭首龟趺,通高约3 米,碑身正面楷书:“皇清诰封光禄大夫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史总督河道提督军务拜他喇布勒哈番加拾级谥襄勤于公振甲之神道,康熙三十九年孟冬月吉旦立”。此外墓区碑刻有:于成龙之父于得水谕祭碑1 通,于成龙谕祭碑2 通,于成龙墓碑1 通,于成龙元配李氏、继室周氏诰封碑各1 通。另一通碑实物与拓片均无存,推测是于得水墓碑。7 座碑皆龟趺螭首,碑文均满汉合璧。西宝顶为于得水墓,东宝顶为于成龙墓。

    从墓地形制看,于成龙墓形制朴素、简陋。华表与谕祭碑之间距离较近,没有安排石像生的地方,而且至今尚未发现石像生的残存。清代关于茔地有严格的规定,不同品级的官员墓地石像生不同,于成龙官居河道总督,官秩一品,按制墓地应该享有石人、石望柱、石虎、石羊、石马各一对的规制,然而他的墓地除了一对华表外却没有其他石像生,显得非常简陋。为什么没有高规格的石像生?这可能与于成龙廉洁奉公、一生俭朴有关。

    “文革”期间,于成龙墓遭到严重破坏,地面石刻全部被砸。1969 年拓展杨庄大街时,于成龙墓地被夷为平地。如今杨庄大街西侧的特钢家属住宅楼墙角处存一残损的龟趺石座,在区农委大院门外西南约50 米处,存一残损的华表柱身,长约120 厘米,应该是于成龙墓地的石刻。

    1995 年,区农委修建楼房,施工中出土了于成龙墓志一盒,墓志铭长宽各96 厘米,铭文约3600字。2002 年4 月在区农委大院附近绿化时出土了于成龙之父于得水的墓志一盒,墓志铭长宽各96 厘米,铭文约2000 字。墓铭皆蝇头小楷,刻工精细。这两盒墓志的出土,对研究于成龙生平事迹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据杨庄老人于顺喜回忆,于成龙墓园最初大约30 亩,原有槐树林、花园,占地12 亩,他小时槐树就没有了。据他讲,杨庄姓于的现在就他一家,原不姓于,因给于成龙家看坟守墓改姓于,他父亲叫于贵。1945 年,于成龙后代有一老头住杨庄,穷困潦倒,专吃看坟户。老头死后杨庄就没有于成龙的后代了。


杨庄于成龙墓园旧貌(1966年)

    附:于成龙墓志铭(标点为作者试加,/ 为墓志本身断行)

    于成龙墓志铭

    志盖:

    皇清诰授光禄大夫兵部尚书都察院右都御史兼管镶红旗汉军都统巡抚直隶总督河道拜他喇布勒哈番加拾级谥襄勤于公合葬墓志铭

    铭文:

    皇清诰授光禄大夫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史总督河道提督军务拜他喇布勒哈番加十级振甲于公墓志并铭

    赐进士出身、资政大夫、/ 经筵讲官、刑部尚书、前都察院掌院事、左都御史、户部左侍郎、钦命祭告西岳西镇江渎、户部右侍郎、督理京省钱法、兵部督捕右侍郎、辛未科会试总裁、都察院协理院事、左副都御史、/ 三朝国史副总裁、编纂续类亟总裁、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院侍讲学士、钦命祭告南海、国子监祭酒、翰林院侍读、侍讲、纂修明史、戊午科顺天府乡试正主考、壬子科四川乡试正主考、/ 济南年家眷弟王士祯顿首拜撰。/ 赐进士及第、通议大夫、工部右侍郎、前都察院左都御史、太仆寺卿、通政使司左右通政、顺天府府丞、通政使司左参议、国子监司业、日讲官起居注、翰林院编修、充/ 大清一统志续唐类亟明史纂修官、校对御选古文渊鉴、奉命祭告少昊金天氏、帝尧陶唐氏、先师孔子阙里、乙丑科会试同考、丁丑科殿试读卷官、乙卯扈/ 驾巡河、年家眷侍生吴涵顿首拜篆额。/ 赐进士出身、中宪大夫、通政使司右通政、前鸿胪寺卿、通政使司左右参议、掌山西山东京畿河南道事、掌登闻院、侍经筵稽察两局、巡视南城、广东道监察御史、翰林院庶吉士、奉/ 命祭告辽太祖陵、庚午科顺天武闱监试、甲戌科殿试监试、受业阮尔询书丹。/ 国朝有清忠强直经济名臣曰两于公,皆讳成龙,其一官总督江南、江西兵部尚书,卒赠太子少保,谥清端;其一历官总督河道、兵部尚书兼右都御史、前都察院左都御史、太子少保,谥曰/ 襄勤,则公也。公字振甲,世奉天盖平人,徙广宁。父得水,光禄大夫、三等阿达哈哈番,以公贵,进封光禄大夫、都察院左都御史、镶红旗汉军都统。本生父国安,移赠如前官。公少有威棱,/ 慷慨负大志,起家乐亭县令,恤民,缉盗有殊绩,以诖误去乐亭,民数千人再叩阍,乞留,奉/ 俞旨复官。以才望推举知通州,治视乐亭而加严,逋盗屏迹。会禁旅班师,令行禁止,市肆不扰。是时于清端公填抚京畿,雅重公治行,尤喜其憨直无隐,遇之有加礼。会清端擢总督江左右,/ 开制府于金陵,特疏公守江宁,引以自助。公莅江宁,益励清节,事关利害,侃侃持之,虽制府意,不肯苟同,清端愈益重之。徐州奸民某,走京师以左道惑众,上变事下制府檄,江宁镇江/ 两守会鞠。公力白其冤状,制府疑故纵,诘责甚厉。公庭争曰:“某一身不足惜,残民以逞,其去屠伯几何?以一官易数百民命,某实甘之。”制府无以夺,疏上,部议不可,谳狱者皆丽考□,法/ 当免官。公闻之怡然,卒荷 恩得释。濒江芦洲土沃赋轻,明时为勋戚产,今多豪强隐占累民。公锐志澄清,豁坍江,升欺隐。凡密芦、稀芦、沿滩、草滩、水影,各有差等,芦政一清。京口□师/ 设沙船数百艘,每遇修之期,例发各郡,无许派民,他时一船或费至千金。公躬亲视事,竹头、木屑未尝轻弃,比讫工计一船之费不出二百缗,制府善之。康熙甲子,/ 上南巡至金陵,诸守臣迎驾通济门外。上首问:“于成龙安在?”公趋跪马前。上注目者久之。至行宫,赐御书一卷。至宿迁, 特擢江南安徽观察。驾至京师,召公父入朝,/ 赐貂裘二袭,仍传谕八旗:父兄教其子弟,当以于某为法,其宠异如此。寻以观察移督下河,会河议起,众喙纷纭,公被召留京。未几,特擢签都御史、巡抚直隶,乙丑二月也。陛辞,/ 天语褒嘉,谕以“奉公守法,洁己率属”。公奏曰:“圣训八字,臣职分所当为。然臣受恩深重,非行他人不敢行之事,不足答殊知于万分一。臣此去赴任,止知有君父,不知有权要。”又/ 谕:“尔当廉洁爱民,以宽剂严,不可太刻,朕御下以宽,尔具知之,宜体此意。”出,至后左门侍卫传/ 上命,赐白金千两、表里二十匹。公既莅上谷,谕众曰:“何利可兴?但能无害于民便是利矣。”其治首在肃官,常严盗贼,禁科派。于是首疏狐皮采买累民,请额征折色。奉谕旨三省所解狐皮,/ 准解折色,于京师采办,山西河南咸食其利。又请免追浅夫已给工食,请停州县协运灰车,请除派解芝麻绒花刊刻由单梨板,请豁派买食盐内黄县卤地包粮,请豁任县被水地亩、/宁晋县水荒钱粮。先后得旨允行。又特请旗民杂居之地,既编保甲,以清盗源。请设四路同知,专司捕盗,盗发立禽戮之。终公之任,桴鼓不鸣,即惟埋箧无所容,其奸势家苍头庐/ 儿皆屏息,无敢横于市,虽赵广汉尹翁归之治,京兆无以过也。又状案恶衿刘平成、旗恶沈颠、宦官张进升、大盗司九、张破楼子等若干人置重典,豪猾胆落。丁卯四月,/ 上谕□:“吏部,国家设官分职,原以绥靖地方,惠养黎庶,督抚为封疆大臣,表率属员,尤须才守兼优,方于吏治民生有裨。直隶巡抚于成龙,自为县令以至郡守,素秉清操,爱民尽职,遂自皋司/ 超擢巡抚。简任以来,孤介自持,清廉益著,嫠奸剔弊,扶弱强,境内宁谧,旗民允服,殊为可嘉,特加太子少保,以为廉能称职者劝。”十月,/ 驾幸霸州。公迎谒行在,赐坐,赐食,赐御乘良马及黄鞍鞯、黄辔、白金千两。谕以惜身报国,皆异数也。戊辰,赐御服貂裘。己巳,南巡视河。公以巡抚扈从,班都察院之次,/ 赐团龙御衣二袭。回銮后值畿辅岁祲,发帑赈济。公遴守道刘殿衡、清苑令邵嗣尧、三河令彭鹏司其事。预传示饥民,勿离其家,官按尺籍携帑金分路请给饥民,免颠踣道路之苦,全/ 活亡算。庚午,内擢都察院左都御史,寻兼镶红旗汉军都统,以御史大夫兼固山额真,前未之有也。公在台,不事弹劾,博大宽厚,而人自敬惮之。家素清贫,维荐历至大官,不能营居室。/ 上知之,特赐甲第一区,公始得迎父母同居,朝夕定省。人谓上之曲体劳臣,下之洁廉奉公,盖两得之。壬申冬,总督河道缺,上难其人,改公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史,出总河道。癸/ 酉,奉莅官,亲阅两河,相其缓急,首帮高堰宽五丈许。堤既固,则周桥不开,裴家场水□如驶,复于清口出水之处加筑大坝,逼洪泽湖水什八敌黄什二入河济运。历三年,所淮扬奠安/ 民获耕稼。乙亥,以外艰归庐于墓侧,绝意仕进。明年,噶尔丹寇外藩蒙古部落,/ 上亲征。诏起公田间,以左都御史总统督运中路大兵粮饷。军兴重任,莫过于此,故特以属公,且谕内外文武官员听其调遣,又奉六部不得掣肘之旨。公慨然曰:“人臣竭智抒忠,正/ 在今日。”合计米车六千余两,两须牵挽马骡四,计无所出,乃请命令大小臣工洎士庶输助,予之叙录。旬日,□烦购买而足以。三月二十日发京师,车分二十七运,运有队伍守卫相/ 助,行驻以特,赏罚有令,井井如也。次和儿拨昂吉儿,沙碛广至四百余里,车不得行,公下令军中能伐道左柳枝、泥沙以佃路者,奏请叙录。令已,下马自持利刀为士卒先伐,皆感奋,/ 不数日而路成,车马如行康庄。头纲达御营,总五十九日,后纲□尾已至拖岭。适西路大军粮绝,大将军费扬古飞章告急,有旨令公速拨运以济西路,士饱马腾。六月,/ 上班师,诏以余米贮查汉那罗及魁苏,以需后命。其冬,驾□出西塞,公司邮递。丁丑春,驾幸宁夏,命公扈从。公先驰□宁夏三日,迎驾于河口。上抚公肩,密谕良久,他人莫/ 得闻。寻以公为总督粮,北进至船站,奉命验赏蒙古官兵,带甲数十万鱼贯而前,照耀川谷,军容之盛,古未有也。公帅众长驱至郭多里巴尔哈孙,适大将军移文粮运勿前。公遂/ 于斯筑城,率众防护,留屯三月。已而,大将军捷至,逆渠授首,大军振旅而还。七月,抵郭多里巴尔哈孙,粮无匮乏。公同诸臣回京,/ 上劳之曰:“卿辈劳苦,得成大功。”引额鲁特伪将军丹吉喇,示之曰:“此总统大兵粮饷于都御史也。”叙功,授拜他喇布勒哈番,世袭。戊寅二月,命公以总督兵部尚书兼右都御史管直隶巡/ 抚。公去上谷,至是已九载矣,凡公所措置废弛略尽。畿内士民闻公至,相与歌舞于道,豪右咋指,相戒勿以身试法。四月莅官,以浑河泛滥,命改河道,于固安县北直达湖淀,自天津/ 入海。仍发帑金三十万,公奔驰胼胝,不一月而告成, 赐公东珠凉帽、御书、绫扇。又谕公:“赞皇积寇,当何以治之?”公请帅师亲剿。上曰:“不可。当先抚之,如不就,剿之未晚。”公故遣/官往谕祸福,贼渠十八人遂出降。其冬,河督又缺,上复以命公。而公已病,不敢□辞。十二月之任,时黄淮两河敝坏已极,拦黄坝筑而河底日高,周桥闸开而下河成壑。公仰天而叹,/ 无所措手。乙卯春,上舟往视河。讶公羸瘦,赐药及御书“澄清方岳”匾额、 御制诗一幅,御书“乐休祉”、御书堂联。送驾后,力疾河务不敢自暇逆,食少事多,病以增剧。十月,/ 上诏公长子永裕问病状,命驰往省视以闻。适公疏至,请暂休沐两月。天使存问,御医赉禁中良药驰驿往。永裕归, 复命,上慰问备至,赐高丽人参一斤、辽参二斤,命永裕赉/ 往视疾。公方假归济宁,力疾考阅将领。二月归淮上,病益剧。二十三日,呼永裕曰:“病入膏,非药饵可愈。两河重大,断难卧理,亟缮疏请告求别简贤能大臣,勿误国事,以重予罪。”明日,趋/ 具表谢,顾永裕曰:“吾受恩深重,今惟三事抱憾,河工未成一也;汝祖母年八十,侍养不终,二也;祖墓未筑,三也。”余无可言。以二十七日终于淮署。讣闻,/上轸悼,奉有“才品优长、服官勤慎、宣力有年、历著成效”之/ 旨,赐恤有加,谥曰“襄勤”。公刚方正直,豁达无城府,持躬廉慎,非其义纤芥不为;有德于己,虽久远不忘报一揖之旧,见其后人困穷必曰:“此吾故人子也。”周恤之过于所望。公入为御史大/ 夫,余适为中丞,每接公言论风采,以为蹇蹇匪躬有大臣之节,而公与余亦有知己之言,虽退无私交,而以公义相取,有古风焉,故于永裕之请,谨按状叙述梗概已告惇史。元配李,/ 皇赠一品夫人。继配周,诰封一品夫人,内治相望。公为巡抚,驭吏严正,务在激扬,夫人从容请问曰:“事苟不干国法,宜以宽剂也。君昔为小吏,今为大臣,若激扬过严,下将不堪,尚其念之。”/ 其贤明知大体多类此。公生于崇德三年七月初五日,卒于康熙三十九年二月二十七日,年六十有三。周夫人生于顺治三年七月二十七日,后公月余于四月十三日卒,年五十有/ 五。其年八月二十四日,合葬于西山杨家庄西赐阡。子六人,永祯早卒;次永裕,世袭三等阿达哈哈番军功加三级;永世荫生;永禧、永禄。女二,长适长垣县县丞董廷佐;次适荫生张瓒/ 爰。系之铭曰:卓茔于公,国之宝臣。天生伟人,妣周甫申。如彼乔岳,千仞嶙峋。如彼巨海,孰测其津。圭璋特达,庭列九宾。不介而孚,孚于帝宸。拔自群僚,为人司命( 尔并切)。遂建节楼,抚我/郊甸(□□切)。鼎铸神奸,不若潜遁(□□切)。魑魅滕逃,其走。鼓稀鸣,矫虔用悛。犬卧生□,桑麻。爰简行河,沸郁孔殷。胼胝手足,□竹负薪。北鄙陆梁,以劳至尊。六师顺勋,捷如鬼神。/ 公实总统,以饷大军。万车沙碛,如雷隐辚。逾狼居胥,翰海之滨。扫穴犁庭,克集大勋。庙略指授,秘不得闻。入赞帷幄,出属□□。关中萧何,河内寇恂。饮至明光,宠赉便藩。细侯重来,廿□之阴。磨牙,如犊服驯。舟□河渠,赍志未信(□□切)。公志伊何,唯君与亲。殁而犹视,丹心不泯。纶□煌煌,易名襄勤。冢象祁连,大鸟墓门。我作铭诗,载之贞珉。大书深刻,垂千万春。

    ①③《清朝野史大观》卷五“清人逸事”,上海书店,1981 年6 月,第82 页。

    ②④见于成龙墓志铭。

    ⑤⑥ [ 清] 王庆云著:《石渠余纪》卷六,北京古籍出版社,1985 年2 月,第306、309、310 页。

    ⑦ [ 清] 王庆云著:《石渠余纪》卷一,第28 页。

(作者为石景山区文物研究所研究馆员、石景山区文化委员会离休干部)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