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北京市昌平区沙河镇西晋墓葬发掘简报

时间:2011-5-26 9:24:43
】【打印】 【关闭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 昌平区文化委员会

    2010 年1 月2 日至13 日,北京市文物研究所与昌平区文化委员会为配合昌平区沙河镇规划北区工程建设,对沙河镇规划北区内考古勘探发现的古代墓葬进行了第一阶段的考古发掘,发掘西晋时代墓葬3 座、元代墓葬4 座、明清墓葬103 座。现将此次发现的3 座西晋墓葬简报如下。

    一、墓地概况

    沙河镇北距昌平卫星城13 公里,南距德胜门19 公里。这次发掘的3 座西晋墓葬位于昌平区沙河镇巩华城之镇辽门以东0.8 公里处的原东一村范围内(图一)。发掘区地势平坦,北距北沙河约800米,南距南沙河约320 米,地理位置为东经11617 26.87 、北纬40 7 43.28 ,海拔高度48 米。这3 座墓葬编号分别为M40、M41、M42,东西排列,墓道皆南向,虽遭到较严重的盗掘与破坏,但墓葬结构较为完整,出土随葬器物陶器、铜器、铜钱等。

    二、墓葬形制

    1.M40

    该墓位于T1510 探方的西部,东邻M41,开口于③层下,打破生土层,为带墓道的长方形单室墓,坐北朝南,方向350 ,墓口距地表深1 米。南北总长6.5 米,东西宽1 ~ 2.6 米,墓底距墓口深1.44 米。由墓道、墓门、墓室3 部分组成。


图一 昌平区沙河镇西晋墓葬发掘位置示意图

    墓道平面呈长方形,为斜坡状,南北长2.24米,东西宽1.14 米,内填花土,土质较松,坡长2.12 米,深1.44 米。

    墓门位于墓室的南侧与其相连,因被破坏,两侧未留下痕迹,无法找到其具体位置。

    墓室平面呈长方形,南北长4.26 米,东西宽2.6 米。墓室四壁现存砖较少,墓底为残砖错缝平铺,一部分铺砖为整砖。用砖规格为:长0.30 米、宽0.15 米、厚0.05 米。

    经清理未发现棺木、骨架及随葬器物。

    2.M41

    该墓葬位于T1510 探方的中部,东邻M42,开口于③层下,打破生土层,为带双墓道的多室墓,坐北朝南,方向355 ,墓口距地表深1 米,南北总长6.56 ~ 7.30 米,东西宽6.76 米,墓底距墓口深1.40 米。由墓道、墓门、墓室、左室、耳室5 部分组成(图二)。


图二 M41平、剖面图
1.铜镜 2.陶鸡 3.陶狗 4.陶灶


图三 M41、M42出土器物
1.陶狗(M41:3) 2.陶鸡(M41:2) 3、4.铜镜(M41:1、M42:5)

    墓道为东西并列。东墓道平面呈长方形,斜坡状,南北长2.76 米,东西宽0.88 ~ 1.12 米,深1.24 米,坡度较大。内填花土,土质较松。根据清理来分析,为当时修建墓葬时运砖方便所修。东墓道之北呈“刀”形,与北侧室、南侧室相连,底部未铺砖,且较后者底部高出约0.20 米。

    西墓道平面呈长方形,斜坡状,南北长3.12 米,东西宽0.74 ~ 1.12 米,深0.66 ~ 1.36 米,斜坡长1.06 米,坡度较小,内填红褐色花土。

    墓门位于墓室的南侧,因被破坏,两侧未留下痕迹,无法找到其具体位置。

    西墓道之北为甬道,底部未铺砖,两侧1 平1 竖砌,砌砖残高0.62 ~ 0.80 米。

    主室位于甬道的北部,平面呈近正方形,南北长2.60 ~ 2.76 米,东西宽2.80 米,墓室四壁内砖砌法为2 平1 竖,相互错缝所砌,用砖规格为:长0.23 米、宽0.16 米、高0.05 米,残砖大小不均;墓室内有铺地砖,铺法为平铺。出土器物位于墓室的东北部,发现有散乱的人骨。内填花土。


图四 M41、M42出土器物
1.红陶罐(M42:4) 2.陶灶(M41:4) 3.铜熨斗(M42:1)

    北侧室位于墓室的东部,平面呈长方形,东西长2.96 米,南北宽1.72 米,破坏严重。四壁残高0.60 ~ 0.76 米,青砖所砌,砌法为2 平1 竖,用砖规格与主室相同。内设铺地砖,平铺一层,未发现随葬器物。

    南侧室位于墓室的东南角,平面呈长方形,东西长2.20 米,南北宽0.52 ~ 0.92 米,残高0.76米,四壁为平砖错缝所砌而成,底部有铺地砖平铺一层,用砖规格与主室相同,未发现随葬器物。

    3.M42

    该墓位于T1610 探方的西部,西邻M41。开口于③层下,打破生土层,为带墓道的长方形单室墓,坐北朝南,方向350 ,墓口距地表深1 米,南北总长6.32 米,东西宽0.80 ~ 2.44 米,墓底距墓口深1.42 米。由墓道、甬道、墓室3 部分组成。

墓道平面呈长方形,斜坡状,南北长2.40 米,东西宽0.80 ~ 1.30 米,坡长1.48 米,深1.40 米,内填花土,土质较松,包含有青灰砖残块。

    甬道位于墓室的南侧与其相连,东西宽0.74米,南北进深0.84 米,两侧为1 平1 竖砌法,现残存高度东壁0.60 米,西壁0.50 米。封门位于甬道南部,前后两层,为“人”字形封门砖,斜砖丁砌,残存共四层,残高0.66 米。

    墓室位于墓门的北部,平面呈长方形,南北长2.30 米,东西宽1.48 米,四壁均采用2 平1 竖错缝所砌,残高0.60 米。在墓室西部清理出人骨1具,保存较差,仅残留小部分。出土器物主要位于墓室内西北角及东南角。墓室青砖错缝平铺,部分为残砖,整砖规格为:长0.30 米、宽0.16 米、高0.05 米。

    三、出土器物

    在这三座墓葬中,M40 没有出土器物,M41、M42 出土器物主要有陶器4 件、铜器8 件、铜钱44枚。另提取M40、M41 墓砖2 块,现介绍如下。

    1. 陶器4 件。其中M41 出土3 件,器型有鸡、狗、灶。M42 仅出土 1 件红陶罐。陶鸡 1 件。标本M41:2,泥质灰陶,手制,挺胸卧状,形体瘦长,尖喙,冠、眼系手捏而成,圆柱形颈,扁圆腹,扁尾上翘,尾尖下垂,无足。长13.3、高8.6 厘米(图三,2)。

    陶狗 1 件。标本M41:3, 泥质灰陶,手制,形体瘦长,四肢站立,昂首,挺胸,耸耳,嘴张开,两眼圆睁,尾巴上卷,四爪系手指捏制。通高10.1、通长10.8 厘米(图三,1;照片1)。


照片1.陶狗(M41:3)

    陶灶 1 件。标本M41:4, 灶体略残,泥质灰陶,手、模兼制,灶体平面呈梯形,前宽后窄,无底内空,灶面略下凹,中有圆形釜腔,灶后壁有一圆形烟洞,正面中部有半圆形火门,火门上有一段导烟墙。通高 9.8、长19.2、宽14.4 ~ 17.4、壁厚0.6 ~ 1.2 厘米(图四,2;照片2)。


照片2.陶灶(M41:4)

    红陶罐 1 件。标本M42:4, 残,夹云母红陶,轮制。直口,平沿,短颈,丰肩,鼓腹,腹下弧收,平底略上凹。腹下残留修坯旋痕。平沿饰凹弦纹一周。口径10、底径19.2、高20.4 厘米(图四,1)。

    2. 铜器 8 件。其中M41 出土铜镜 1 面;M42出土铜镜 2 面,铜熨斗 1 把,铜簪 4 件。

    “位至三公”铭镜 2 面。 标本M41:1,圆形,青铜质,半圆钮,穿孔,圆形钮座。正面抛光较好。背面铸 “位至三公”四字铭文,阳文篆、隶体。其中“位至”左侧有两条、右侧有一条宽竖线,“三公”左侧有一条、右侧有两条宽竖线。竖线外并饰有双凤纹、两周弦纹及一周短斜线纹。正面直径8.8、钮径1.7、钮高0.6、缘宽1、缘厚0.15、肉厚0.1 厘米,重70 克(图三,3)。标本M42:5,圆形,残,青铜质,半圆钮,穿孔,钮平顶,圆形钮座。背面铸 “位至三公”四字,阳文篆、隶体。其中“位至”及“三公”铭文两侧分别有两条宽竖线。竖线外并饰有双夔纹、两周弦纹及一周短斜线纹。正面直径7.9、钮径2.1、钮高0.3、缘宽0.9、缘厚0.2、肉厚0.15 厘米,重82 克(图三,4;照片3)。

    博局镜 1 面。 标本M42:2,圆形,残,带绿锈斑,青铜质,球形镜钮,穿孔,钮座圆形。正面抛光较好。背面饰纹饰11 层,分内外两区。内区主纹区由鸟雀及铭文带组成。内区由“T”、“L”、“V”及单、双方格分成四区八部,双方格外至弦纹内饰鸟雀8 只,每两只隔“V”形相对。“T”形纹两侧各有一枚带圆座乳钉,残剩7 枚,其中一枚只剩圆座,乳钉脱落。单、双方格内铸铭文为“十二地支”,残剩“子、丑、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字,阳文篆、隶体;字与字间都有一枚带座小乳钉相隔,残剩9 枚。弦纹外至短斜线纹内铸一周“张氏佳镜器大好上有朱(雀)下玄同出徐州青□□□王”22字,阳文篆、隶体,右旋读。两处铭文字体均铸为反面字,个别减笔。外区主纹区饰三角及双线波折纹。正面直径17.63、钮径2.6、钮高1.1、缘宽0.5、缘厚0.4、肉厚0.3 厘米,重412 克(照片4)。

    铜熨斗 1 把。标本M42:1,完整,青铜质,带绿锈斑,敞口,方唇,宽平沿,深弧腹,平底,长条形柄与沿、上腹铸为一体,柄横截面为梯形。口径14、底径9.8、高3.6、柄长20、厚1.2 厘米,重718 克(图四,3;照片5)。

    铜簪 4 件。标本M42:6-1,簪体锈残,形状为双股“U”形圆锥状。残长9.2、宽0.5 厘米;标本M42:6-2,簪体锈残,形状为双股“U”形圆锥状。残长4.5、宽0.7 厘米;标本M42:6-3,簪体锈残,簪体形状为圆锥状细长体。残长5.6 厘米;标本M42:6-4,簪体锈残,簪体形状为“V”字形,尾残断。残长7.9 厘米。

    3. 铜钱 M40、 M41 未出土铜钱。仅M42 出土铜钱 44 枚,大部保存较好。 “五铢”38 枚,其中“剪郭五铢”10 枚,“货泉”4 枚,“大泉五十”2 枚。

    “五铢”28 枚。标本M42:3-1,范铸,青铜质,青绿色,圆形,方穿,穿为广穿、方正,制作精致,钱体微厚。正、背面有圆郭,正面铸钱文“五铢”二字,篆书,阳文,右左横读,光背素面无纹。“五铢”二字字体瘦长。“五”字交笔不甚弯曲呈等腰三角形式,“朱”旁横笔方折,“金”头呈三角形,四点较短,排列整齐。钱径2.6 厘米,穿宽1 厘米,郭宽0.1 厘米,重2.64 克(照片6);标本M42:3-2,范铸,青铜质,青绿色,圆形,方穿,制作规整,钱体轻薄。正、背面有圆郭,正面铸钱文“五铢”二字,篆书,阳文,右左横读,光背素面无纹。“五铢”二字字体宽肥、圆柔,“五”字交笔弯曲,上下横与两竖平齐,“朱” 旁横笔方折,“金”头呈三角形,四点较长,排列整齐。钱径2.6 厘米,穿宽0.9 厘米,郭宽0.1 厘米,重2.2 克(照片6)。

    “剪郭五铢” 10 枚。标本M42:3-3,范铸,青铜质,青绿色,圆形,方穿,穿为广穿、方正,剪郭,钱体轻薄,略腐蚀,正面铸钱文“五铢”二字,篆书,阳文,右左横读,光背素面无纹。“五”字交笔弯曲,上下横与两竖平齐,“朱” 旁横笔方折,“金”头呈三角形,四点较长,排列整齐。钱径2.4 厘米,穿宽1 厘米,重1.62 克(照片6);

    标本M42:3-4,范铸,青铜质,青绿色,圆形,方穿,穿为广穿、方正,剪郭,钱体轻薄,略腐蚀,正面铸钱文“五铢”二字,篆书,阳文,右左横读,光背素面无纹。“五” 字交笔弯曲,上下横与两竖平齐,“朱” 旁模糊不甚清晰。钱径2.4 厘米,穿宽0.9 厘米,重1.51 克(照片6)。

    “货泉”4 枚。标本M42:3-5,范铸,青铜质,青绿色,圆形,方穿,穿为狭穿,正、背面有圆郭,正面铸钱文“货泉”二字,篆书,阳文,右左横读,文字线条纤细秀丽,光背素面无纹。“泉”字竖笔中断,钱径1.3 厘米,穿宽0.7 厘米,郭宽0.1 厘米,重2.05 克(照片6)。标本M42:3-6,范铸,青铜质,青绿色,圆形,方穿,穿为狭穿,正、背面有圆郭,正面铸钱文“货泉”二字,篆书,阳文,右左横读,文字线条纤细秀丽,光背素面无纹。“泉”字竖笔中断,钱径1.3 厘米,穿宽0.7 厘米,郭宽0.1 厘米,重2.71 克(照片6)。标本M42:3-7,范铸,青铜质,青绿色,圆形,方穿,穿为狭穿,正、背面有圆郭,正面铸钱文“货泉”二字,篆书,阳文,右左横读,文字线条纤细秀丽,光背素面无纹。 “泉”字竖笔未断,钱径1.1 厘米,穿宽0.7 厘米,郭宽0.1 厘米,重1.72 克(照片6)。标本M42:3-8,范铸,青铜质,青绿色,圆形,方穿,穿为狭穿,正、背面有圆郭,正面铸钱文“货泉”二字,篆书,阳文,右左横读,文字线条纤细秀丽,光背素面无纹。“泉”字竖笔中断,钱径0.9 厘米,穿宽0.7 厘米,郭宽0.05 厘米,重0.84 克(照片6)。

    “大泉五十”2 枚。标本M42:3-9,范铸,青铜质,青绿色,圆形,方穿,穿为狭穿,正、背面有圆郭,郭深、肉厚,正面铸钱文“大泉五十”四字,篆书,阳文,上下右左对读,光背素面无纹。“大泉”二字字体肥阔,“五十”二字字体瘦长。“大”字呈“燕翅”形,“泉”字竖笔中断,钱径2.7 厘米,穿宽0.8 厘米,重5.03 克(照片6);标本M42:3- 10,范铸,青铜质,青绿色,圆形,方穿,穿为狭穿,正、背面有圆郭,肉肥厚,正面铸钱文“大泉五十”四字,篆书,阳文,上下右左对读,光背素面无纹。“大泉”二字字体肥阔,“五十”二字字体瘦长。“大”字呈“燕翅”形,“泉” 字竖笔中断,钱径2.7 厘米,穿宽0.9 厘米,重4.52 克(照片6)。

    4. 绳纹砖2 块。标本M40:1,泥质灰陶,残断,平面呈长方形,正面饰绳纹十六道。长31、宽15.5、厚5 厘米;标本M41:5,泥质灰陶,平面呈长方形,正面饰密集绳纹。长31.5、宽15.5、厚5.5 厘米。


照片3.铜镜(M42:5)


照片4.铜镜(M42:2)


照片5.铜熨斗(M42:1)


照片6.铜钱

    四、 结 语

    此次发掘的三座墓葬的墓道皆南向,东西排列整齐,相互之间仅间隔约0.20 〜 0.30 米,应为家族墓葬。出土器物数量虽少,但种类丰富,其以铜器为大宗。M42 出土的铜熨斗完好,而3 面铜镜亦较为完整,特别是M42:2 博局镜,不仅体形较大,而且镜面的铭文为反铸,实属中国古代铜镜中较罕见者。

    M41 出土的“位至三公”铭镜与顺义大营村西晋墓M5:3 铜镜的纹饰、大小一致,而M42 出土的红陶罐亦与大营村M4:2 红陶罐相似。有鉴于此,我们判断这三座墓的时代为西晋时期。北京地区发现西晋时期墓葬较少,从公开发表的资料看,目前仅发现十余座。因此,此次在昌平区沙河镇发现的三座墓葬为研究北京地区西晋考古提供了重要的资料。墓葬所在的昌平区此前未曾发现西晋时期墓葬,此次发现亦填补了昌平地区西晋时期考古的空白。

    昌平区沙河镇位于燕山山脉山前平原区,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镇,因温榆河上游支流南沙河、北沙河在此交汇而得名。明成祖迁都北京后随即在沙河建行宫,正统元年(1436 年)行宫被水冲毁。嘉靖十七年(1538 年)重修并筑城围之,御赐名“巩华城”,是明代皇帝谒陵和北征驻跸之地。隆庆六年(1572 年)穆宗调军士疏通巩华城外安济桥到通州渡口的温榆河水道,并在巩华城北门内建“奠靖仓”,于城外东南处修复元代时期的临水泊岸,供运送御用物资。清代一直派兵戍守,称“巩华城营”。康熙十六年(1677 年)行宫设为“擀毡局”。此次在巩华城东门外发掘的西晋墓葬对于研究沙河镇历史时期的社会经济生活提供了重要的资料,有利于对明清时期的京畿重镇巩华城遗址的保护与研究。


发掘:于 璞 韩鸿业
器物修复:古艳兵
绘图:刘晓贺
摄影:于 璞
执笔:于 璞 韩鸿业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