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清代明黄色缎刺绣夔龙拱福纹织成宝座垫套的修复保护

时间:2011-3-28 10:44:22
】【打印】 【关闭

    清代明黄色缎刺绣夔龙拱福纹织成宝座垫套系原西藏自治区文物管理委员会于西藏博物馆开馆之际的移交藏品,经相关人员初步鉴定为清雍正时期文物。由于西藏为全民信教地区,在其广大领域内遍布数量众多的佛教文物。此垫套就其用途来分析,应为高僧大德在进行宗教讲经说法、赐福、摸顶、商讨事情时盘坐的,由黄金包裹并镶嵌有诸多宝石的宝座上坐垫的垫套,因其特殊用途和保存条件的限制,该文物出现了大量油污及结痂土块。

    一、文物状况

    该垫套长130cm,宽126cm,高15cm。整体材质酥脆;四角有很厚重的黑色油污,其余部分有土色的结痂,中间部分尤为严重;三个角都有破损处,分别约11cm、13.5cm、5cm,其中一角有较新的裂口,约20cm 长;另外有一处约10×8cm 的补丁及多处小的破洞。绣线多处磨损缺失。

    二、修复方案

    (1)分别取黑色油污和土色结痂的样品进行仪器分析检测,以确定其成分;

    (2) 由于文物材质脆弱,缝线部分尤其如此,因此将垫料的四边拆下,各部分分别清理,避免清理时损伤缝线部分;

    (3) 做脱色试验后用棉签蘸酒精擦洗黑色油污;

    (4) 用竹签清除土色的结痂;

    (5) 修补破损的地方;

    (6) 整形;

    (7) 按照原工艺缝合垫料的四边。

    三、修复技术路线
    1、分别取黑色油污和土色结痂的样品进行仪器分析检测。用傅立叶红外光谱分析黑色油污的成分,发现其成分很复杂,和西藏酥油的红外光谱对比,可看出黑色油污中有酥油的成分。用X 荧光衍射仪检测土色结痂样品的成分,检测结果如下:

    a. 分析结果:富含的物相:SiO2;可能存在的物相有(可依据其他分析结果作最终判定):钾钠长石及Ca2 P2O7 等 (主要应为土壤成份)。

    b.XRD 谱图:

    可见,这件文物上的污渍主要就是油污和土壤。

    2. 对垫料的缝制工艺进行详细的书面和照片记录后,将垫料的四边拆下来。分别清洁垫料的垫心和四边。垫料的四边和垫心是用黄色丝线倒针缝上的。


修复前垫套整体照修

    3. 用棉签蘸酒精在隐蔽的地方测试酒精是否会使垫料及其上面的绣线脱色,测试的结果是基本不脱色。酒精溶解性和渗透性好,对垫料上的油污有很好的清洁作用,又不会影响真丝文物本身。我们用棉签蘸着酒精清洗掉了几乎所有的油污。虽然碱性的洗涤剂对油污有很好的溶解作用,但是,碱性洗涤剂对丝绸也有很大的降解作用,因此我们没有选择用碱性洗涤剂。


修复后垫套整体照

    4. 对于垫料中心结痂的土块,用竹签轻轻地剔除。


角处的破损修


修复后破损

    5. 油污和结痂都清除后,就把垫料放在溶有中性清洗剂的水中清洗,清洗掉深入到丝纤维中的污物。在清洗之前也做了脱色试验,结果证明水和清洗剂都不会使垫料及其上面的绣线脱色。我们对垫料的四边也进行了清洗。清洗后,按照垫料原来的尺寸固定好垫料,在低温避光条件下让其慢慢阴干。

    6. 对垫料和四边整形后,修补破损的地方。我们选择了真丝电力纺作为修补破洞的材料,并染成和该文物的颜色接近的颜色。将染好的电力纺衬垫在破洞下方,用同色的丝线缝钉固定,并将散落的纬丝(经丝磨损)缝钉在其上。

    7. 用黄色丝线按照倒针的方法缝合垫料的四边。

    四、图案等研究

    这件垫料的主要图案为五个团窠夔龙蝙蝠纹,每个团窠由两条相对的下行夔龙形成圆环将一只蝙蝠环在中间,垫料四周围绕夔龙,每边四条,分别相对、相背,夔龙图案间以祥云,夔龙形态矫健,凶猛。《山海经•大荒东经》记载: 夔是古时代神话奇兽,生于东海流波山,“其状如牛,苍色无角,一足能走,出入水即风雨,目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名曰夔。”夔纹图案多见于商周青铜器上,明清时复古之风盛行,夔纹被重新应用,演绎为吉祥图案。在清代的多件纺织品上可见夔纹,如故宫博物院藏夔龙夔凤锦等。

    垫套的四边由几片不同图案的织锦拼接而成,有龟背纹和葡萄纹两种。葡萄纹是从中西亚传入中原的,在中西亚大部分地区气候干旱炎热,盛产葡萄,因此,葡萄纹被应用于各种工艺品,象征生命。据《西京杂记》载,汉时已有蒲桃锦。新疆民丰曾出土鸟兽葡萄纹绮,青海都兰也出土过葡萄纹绫。葡萄纹应用于各个方面,如壁画、铜镜等。这件垫套上的葡萄纹和都兰出土的葡萄纹绫上的葡萄纹很相似。

    龟背纹起源很早,东汉时期即已应用,唐宋时已很流行,在永乐宫壁画的服饰图案中就有很多的龟背纹。

    五、结 语

    通过对这件垫料的修复和研究,我们认为制作这件垫料的真丝缎和织锦很可能出于中原,再由皇帝赏赐或别的途径而到西藏。

    在此次西藏博物馆藏品得到圆满修复保护完成之际,本人由衷地代表西藏博物馆向参与完成此项工作,并付出巨大努力的首都博物馆技术部刘树林主任、王亚容老师、张国英、付萌、黄悦、贾汀、栾桂芝及实验室的同仁表示谢意,正是在首都博物馆领导及上述同志无私的援助下,此次文物藏品修复保护才得以圆满、顺利的完成,从而更加提升了两馆之间的良好合作关系,突显了民族团结互助的和睦。

(作者为西藏博物馆保管部主任)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