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清和硕和嘉公主园寝发掘简报

时间:2011-2-16 9:50:24
】【打印】 【关闭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

    2005 年6 月,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在朝阳区文化委员会的配合下,对通惠河北道路工程5 号标段施工范围内进行了考古勘探与发掘工作,并对发现的清代和硕和嘉公主园寝内部分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现将发掘情况介绍如下。

    一、位 置

    通惠河北路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内,是一条沿通惠河北岸东西走向的主干路,起点自东二环建国门立交桥南,经东三环路至东四环路。5号标段位于通惠河北路中段,发掘地点位于5号标段内,北侧为民房,南侧为通惠河,东侧为四环路,西侧200 米处为西大望路(图一)。


图一 和硕和嘉公主园寝位置示意图

    二、经 过

    考古工作人员首先对途经园寝的5 号标段施工范围进行了考古勘探,并根据勘探成果进行了发掘,发掘面积共计300 平方米。该区域地层比较单纯,上层为现代堆积层,厚约1.3 ~ 2.15 米,内含塑料制品、砖块、瓦片、瓷片等。在现代堆积层下发现有建筑基础1 处,三合夯土墩4 个,沟1 条,沟内填埋有大量石质遗物。另外,考古人员在发掘地点西南侧(通惠河北岸台地)约40 米处发现一座四柱三间的石牌坊(图二),石牌坊南北向,分布在园寝遗迹中心线上。根据石牌坊的分布位置,初步推测该石牌坊与发掘的建筑遗址属于同一墓葬。由于该石牌坊为南北向,依照明清墓葬形制的惯例,该园寝也应南北向,而通惠河北路从园寝的中后部通过。


图二 园寝石牌坊

    三、遗 迹

    发掘过程中共清理出建筑基础1 座,三合夯土墩4 座、沟1 条(图三)。现介绍如下:


图三 遗址平、剖面图

    1. 建筑基础

    建筑基础位于石牌坊北侧约40 米处,其南侧正中与1 号夯土墩相连,北侧被现代砖基础破坏。建筑基础由三合土基础与砖砌基础构成,平面形状呈长方形。以三合夯土基础的边缘为准,东西长11.3米,南北残宽3 〜 3.3 米,厚约0.48 米。三合夯土基础内侧有墙基基础和磉礅痕迹。墙体已经无存,仅残存墙基。东侧墙基残长2.4 米,宽0.65 米,残留1 〜 3 层砖。西侧墙基残长2.4米,宽0.65 米,残留1 〜 3 层砖。南侧墙体东西长9.5 米,宽0.65 米,残留1 〜 3 层砖。北侧墙基被现代砖基破坏,形制应与南侧墙基相同。墙基一般用残砖上下叠压,错缝平砌。磉礅位于南侧墙基内侧,共4 个,编号为1、2、3、4 号。1 号磉礅位于西南墙角,4 号磉礅位于东南墙角,1、2 号磉礅与3、4 号磉礅呈对称分布。上部的砖基已经被破坏,仅留有砖砌痕迹。从砖砌痕迹看,磉礅采用长方形青砖砌筑,平面呈正方形,边长为0.8 米。该建筑基础先夯筑三合土基础,然后在其上砌筑墙体。

    2. 三合夯土墩

    共清理出三合夯土墩4 个,编号为1、2、3、4 号。

    1 号夯土墩:形状不甚规则。位于建筑基础南侧正中。其北侧与建筑相连,南侧被现代沟破坏。东西残长3.2 米,南北残宽 1.5 ~ 1.9 米,残高0.3米,共夯3 层,层厚0.07 ~ 0.13 米。夯面光滑,夯质较硬。

    2 号夯土墩:平面呈长方形,北侧略不规整。位于1 号夯土墩南侧,其左侧为3 号夯土墩,右侧为4 号夯土墩。东西长3.8 米,南北宽3.1 米,残高0.43 ~ 1 米,夯土残存13 层,夯层厚0.06 〜 0.11米不等。夯质较硬,夯面稍平。

    3 号夯土墩:平面呈长方形。位于2 号夯土墩的西侧,东西长4 米,南北宽3 米,残高2.00 米,残存13 层夯土,夯层厚0.15 〜 0.18 米不等。口大底小,夯面平整光滑,夯质坚硬。

    4 号夯土墩:平面呈长方形。位于2 号夯土墩的东侧,东西长4 米,南北宽3 米,残高2.00 米,残存13 层夯土,夯层厚0.15 〜 0.18 米不等。口大底小,夯面平整光滑,夯质坚硬。

    3. 沟

    沟呈东西向,形状也不甚规整。位于1 号夯土墩与2、3、4 号夯土墩之间,沟内填埋有大量石质遗物,出土有石龟座、石柱础、石马、刻花石构件等。

    四、遗 物

    在发掘过程中出土有石像生,石碑、柱础等石质遗物。现介绍如下:

    1. 文官石像生:高3.1 米,宽0.6 ~ 1.1 米,厚0.6 米左右。底座长1.05 米,宽0.9 米,厚0.32米。石像头顶官帽残缺,身着朝服,朝服胸前雕有鹤的图案,颈挂朝珠,双手抱于腹前,手捻朝珠,袖口呈马蹄状。腰间左侧雕有佩刀,刀尖已被破坏。右侧雕有香袋图案,朝服下摆雕有暗八仙图案(图四)。

    2. 武官石像生:高3.3 米,宽1.2 米左右,厚约0.7 米。底座长1.08 米,宽0.9 米,厚0.31 米。身穿盔甲,头戴盔帽,两手持兵器于腹前朝下(图五)。

    3. 石碑:碑座、碑首已被破坏, 石碑残长2.32 ~ 2.5 米,宽1.18 米,厚0.52 米。石碑面上刻有满、汉两种文字,题有“兵部尚书和硕额驸一等忠勇公福隆安碑文”(图六)。石碑周边刻有龙戏珠的图案,其左右两边相对称,各边刻有龙头向上、排列均匀的4 条龙戏珠的图案。石碑两侧面同样对称刻有假山、龙的图案。石碑汉字碑文共七行,足行68 字,即: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和硕额驸一等忠勇公福隆安碑文/ 朕惟礼崇驭贵必资干济之材典茂酬庸尤笃勋贤之彦溯承恩于鲁馆克树风标绍遗泽于传严宜光册府丹纶特贲翠琬深镌尔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和硕额驸一等忠勇公/ 福隆安秉性醇良储材练达勋门戚里载兮秾李之荣宿卫銮仪克荷宸枫之眷视大官之珍膳典上苑之戎机九法专持六工并领周卢司警期辇毂之风清藩院兼稽识车书/ 之日会圭府袭爵枢禁襄劳既综府司并咨旗务秘阁资其提举史馆升以总裁嘉宣力于机庭宫位特晋庆成功与蛮檄阁绘高悬正倚升之维启乃沈疴之屡染赐医赐药曲/ 予调和经月经旬宽其休假属星陲之告剧值春跸之展巡敕嗣子以遄归怆遗章之遽达领帑金襄事命皇子以奠觞尽涤织瑕倍申优渥眷备考祭奠从优名行相符简/ 编纪谥为勤恪言象生平呜呼廿七年左右趋承虚功臣紫阁卅二载去来倏乎难延都尉青春规划俾娴忆赞尔时之像馨香垂誉感题次日之碑示尔后昆永昭显命/ 乾隆四十有九年岁次甲申十二月日


图六 兵部尚书和硕额驸一等忠勇公福隆安碑文拓片

    4. 石龟趺底座:总长3.2 米,椭圆形底座长1.95 米,宽1.3 米,高为1.1 米。采用浮雕技法,一侧雕有水纹、云纹以及马的图案;另一侧雕有水纹、云纹以及鹿的图案(图七)。


图七 石龟趺底座

    5. 柱础1:平面形状为正方形,边长0.60米,厚0.24 米。柱础面上外圆直径0.42 米,凸出平面0.02 米,内圆直径0.13 米,柱窝深0.05米。

    6. 柱础2:平面形状为长方形,长0.57 米,宽0.52 米,厚0.23 米,平面上外圆直径0.4米,凸出平面0.02 米,内圆直径0.12 米,柱窝深0.04 米。

    7. 石刻1:长2 米,宽0.41 ~ 0.71 米,有一角为弧形,厚0.3 米,石面上雕刻有水浪花、鱼、水兽、水怪等图案(图八)。


图八 石刻1

    8. 石刻2:长1.2 米,宽0.73 米,厚0.3米,一端为弧形。石面上雕刻有假山、水浪花、水兽、叶、花等。

    9. 石刻3:形状近似梯形,长0.4 ~ 0.52米,宽0.4 米,厚0.3 米,石面上雕刻有叶、花的图案(图九)。


图九 石刻3

    10. 石马:残长2.7 米,残高1.45 米,宽0.85 米。马头、马尾、四条腿均被破坏,马颈下及两侧各雕刻一个铃铛,马缰两侧各雕刻一个穗子。马背上有马鞍和垫子。垫子一周雕花。

    五、结 语

    1. 发掘地点墓主的推定通过此次的发掘工作,并结合相关文献记载可以证实发掘地点即为清和硕和嘉公主及其额驸福隆安的合葬园寝所在。其理由如下:

    第一,考古发掘地点靠近松公坟村,附近有松公坟、八王坟等地名,也有佛手公主坟①的旧称。据《旧都文物略》载:“清福惠公主墓在东便门外二闸东。公主为清高宗女,墓前石兽、翁仲甚宏丽。”②二闸原名为庆丰闸,东距松公坟村200 米。考《清史稿•公主表》③并没有称为福惠的公主。而清高宗乾隆皇帝的第四女和硕和嘉公主因出生时指间有蹼,被民间称之为“佛手公主”。这里所说的福惠公主可能为和硕和嘉公主的别称。

    第二,出土的石碑题有“兵部尚书和硕额驸一等忠勇公福隆安碑文”,立碑时间为乾隆四十九年。④“福隆安,尚高宗女和嘉公主,授和硕额驸、御前侍卫。”⑤此外,发掘出土的文官石像生服满洲装,颈上带有朝珠,也与上述文字记载当中的情况一致。

    第三,发现的石牌坊中门北面横额题有“金枝毓德”。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金枝一般是对皇帝女儿的专称。这种石牌坊只有公主级别的人才能拥有。相似的牌楼在西三环的庄敬和硕、庄静固伦公主墓⑥也可以见到。综合文献记载与考古发掘的收获,我们可以确定这次发掘的地域就是和硕和嘉公主墓。

    2. 建筑遗迹的性质

    “佛手公主坟”因其建筑结构精美,保存相对完整而有“京东第一公主坟”之称。民国初年法国人肯恩、建筑学家梁思成夫妇等曾先后对其进行考察,并留有相关照片资料。另据《京都胜迹》记载:“(佛手)公主坟紧挨着通惠河,有石狮、石人、石马、石獬、擎天柱各一对,三间四柱石牌坊一座。顺着甬路北行,有石驳岸、神桥,过桥有碑楼,内立高近四米的谕祭碑。”此次发掘的部分即为园寝的神桥与碑楼等遗迹。石牌坊北侧正中为神道,3 号、4 号夯土墩位于神道的末端,且东西相对。3 号、4 号夯土墩形制、夯法均相同,推测为放置石像生的基础。1 号、2 号夯土墩南北相对,且被沟分隔,推测为石驳岸,沟即为月河。月河之上的神桥已塌毁,残余的石板、石条就近掩埋于沟中。建筑基础损毁较为严重,但从分布位置、建筑形制以及附近出土的谕祭碑来看,应为园寝当中的碑楼基础,碑楼中的石碑、柱础等就近掩埋于附近的沟中。

    3. 和硕和嘉公主园寝规制

    清朝时公主级别的墓葬一般称之为园寝,《大清会典事例•园寝规制》中对该级别的墓葬规制有比较详细的规定。其中和硕公主级别的园寝规定为“和硕公主、郡主同镇国公飨堂门制,与贝勒、贝子同。碑一通,围墙六十丈。守冢人四户。”⑦该书记载了惠愍固伦公主、端悯固伦公主、端顺固伦公主等三位公主园寝的布局。但上述记载只涉及到园寝的主体建筑如石碑、宫门、飨殿、围墙等,不免失之简略。由于公主是否成年、婚嫁以及婚配的对象等诸多因素的影响,每个公主园寝的具体形制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从和硕和嘉公主园寝整体布局的情况看,主要有以下两个特色:

    一是园寝结构完整,朝向灵活。和硕和嘉公主园寝原占地有一百多亩,除了具有飨殿、宫门、石碑、围墙、守护班房等常规的园寝建筑外,还有石像生群、四柱三间的石牌坊、碑楼以及完善的围墙建构等。整个园寝结构非常完整,彰显了公主地位的尊贵与家族的豪富。清代高等级的墓葬一般采用东西或南北朝向,但由于受到风水堪舆学的影响以及葬地的山水形胜,园寝的具体朝向并非为正东西向或正南北向,和硕和嘉公主园寝也是如此。从整体看,园寝朝向南北,但是园寝前的通惠河在此处有一弯道,园寝的朝向则因地制宜,将其中心线置于弯道的中心。

    二是石像生的使用。汉唐以降或出于镇邪,或出于体现等级权威,高等级的墓葬中经常使用石像生,并为此做了一些专门的规定。明朝时石像生的使用仍较为普遍。清代皇族、宗室则较少使用,在见于记载的宗室子弟的园寝当中,只有早期的阿巴泰和其子岳乐⑧等为数不多的使用了石像生。甚至《大清会典事例》中都没有对园寝使用石像生做出规定,反而是对公、侯、伯及品官等园寝之外的高等级墓葬使用石像生做了规定。因此,石像生应该属于额驸福隆安而非和硕和嘉公主。

    石像生的使用体现了清乾隆皇帝对额驸福隆安的特殊宠幸。这是因为和硕和嘉公主的额驸福隆安出自于号称“满清八大姓”之一的富察氏,富察氏家族在历经顺治、康熙、雍正三朝的发展后,到乾隆时期达到鼎盛阶段。福隆安的父亲傅恒,位居乾隆朝宰辅之首。福隆安的姑母,是乾隆帝结发妻子孝贤纯皇后,因而他们还有间接的表兄妹关系。福隆安的弟弟福康安,则更是整个满清一代唯一的一位满族异姓王。而福隆安本人不仅迎娶公主,成为乾隆皇帝的驸马,而且23 岁便成为兵部尚书,之后成为军机大臣。他们的婚姻既是对当时富察氏家族在乾隆朝煊赫地位的一种反映,同时更是一种深化。

    这次考古工作由于条件的限制并没有对整个和硕和嘉公主园寝进行发掘,但仍然发现了比较重要的相关遗址,出土了一批重要文物。为研究和硕和嘉公主园寝提供了新的考古资料,对探索清代公主园寝规制具有重要意义。石碑的出土,对研究清代皇室与富察氏之间的关系也具有重要价值。


    ①据《北京市志稿•名迹志》载:“二闸东河北有清福惠公主坟,俗呼佛手公主坟。坟前翁仲颇为别致,服满洲装,颈上挂有朝珠。”吴廷燮著:《北京市志稿》卷八《名迹志》,北京燕山出版社,1998 年。

    ②汤用彬等编著、钟少华点校:《旧都文物略》,书目文献出版社,1986 年。

    ③《清史稿》卷一百六十六《公主表》。

    ④国家图书馆藏有该碑尚未破坏时的完整拓片。

    ⑤《清史稿》卷三百零一《福隆安传》。

    ⑥韩昌凯:《北京的牌楼》,学苑出版社,2003 年。

    ⑦《大清会典事例•园寝规制》,中华书局影印,1991 年。

 

发掘:朱志刚 刘风亮
照相:刘风亮       
执笔:刘乃涛 朱志刚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