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清代护法神将图》抢救性修复

时间:2011-12-21 16:20:51
】【打印】 【关闭

    2009 年故宫博物院科技部接收到山西省盐湖博物馆送修的一批“水陆画”作品,《清代护法神将图》是这批文物中的一件。该文物为绢本重彩人物画, 画面残破、糟朽、布满折痕,需要对其进行抢救性修复。它的画心长为122.5cm、宽为66.5cm。由于年代久远导致绢质老化、断裂。颜色因脱胶而掉色。左侧画面自上而下等距离排列11 个长约6.5cm、宽约4.5cm 的破洞,破洞边缘有深褐色污迹,因为水渍侵入画体,硬物挤、压、磨擦造成画面局部缺失;画面中间部位绘制的护法神像帽子、脸、手、腿处画意残破,右侧画面有4 处横、纵向撕裂,画面底部有深褐色水渍。


《护法神将图》修复后

    该文物开始修复时,正值北京的冬季,是一年中最干燥的季节,不利于对书画类文物的修复。此件文物绢丝稀薄,干燥的气候使画面绢丝变得更加脆弱、易断,不堪微力,稍微的外力就会使画心开裂。但画面只有承受拉力才能展平,只有画面展平才能完成全色、镶料的后续修复工作。依据文物的修复难度,针对这件文物的破损状况和不利于文物修复的季节,调整了传统的修复技术方法,以适应此件文物的修复。

    一、干燥的季节防止画心开裂的技术方法

    画心只有平展后才能进行画心的全色、镶料等工序的修复工作。画心展平是通过画心潮水后的膨胀、固定、干燥的过程来拉平画心。在干燥季节里展平单薄的画心极易发生开裂。虽有加湿器但设备并没有达到文物所需要的湿度要求。当时室内的湿度值不到20 ﹪ , 为了在干燥的季节完成此件文物的修复,又要确保文物的安全,我选用了避免画心崩裂的修复方法。传统的方法是将画心潮水,画心四边上浆,贴于墙上。这种把画心固定在墙上的展平方法,也就固定了画心承受拉力的强度,当画心承受拉力的强度超过它所能承受的拉力时, 必然导致画面绢丝崩裂,造成文物的二次伤害。选用画心不固于墙上的展平方法为:画心背面潮水,高丽纸潮水,用纸与纸潮湿后的氢键结合力把它们粘合起来。在高丽纸上刷稀浆水,托一层宣纸,用两层纸的力量来保护画心,增加画心的抗拉能力。画心四周不上浆,工作台上铺垫两层干净的高丽纸,将画心正面朝上置于干净的高丽纸上, 用以吸去画心中的水分。画心四边压上尺子,尺子上压上铅块,用铅块的压力来拉平画心。随时观察画面水分蒸发的情况和画面所能承受拉力的状态,对画面采取压上或移开铅块的处理。当察觉画面拉力过大时移开铅块;当画面绢丝缩到一定程度,画面绢丝可以承受拉力时压上铅块。直至画面水分蒸发, 画面不再收缩为止。此种方法改变了画心固定于墙上、人无法控制画心承受拉力的弊病,从画面被动承受过大拉力变为主动降低过大拉力,有效地避免了画心因承受不了过大拉力而产生开裂的风险,保证了文物的安全。这种修复方法虽然使画心的安全得到了保证,却给下面的修复工作带来了障碍。由于画面绢丝承受拉力变小,所以画面没有充分涨足, 这样使画面的涨性变大,势必造成画面与镶料伸缩性的不统一。只有画心与镶料在缩涨性上达到一致,才能裱出平展的画卷。为了矫正画面与镶料在缩涨性上的差异, 将染好颜色的镶料展平,下墙后不急于对画心进行镶料工作, 而是把镶料放置一段时间,让其充分收缩。在给画心镶料时适度放松镶料,通过手法上的松紧变化来弥补画心未涨足的弊病,使镶料的余量与画心未涨足的量达到一致。通过调整画心与镶料在缩涨量上的差异,使修复后的文物画面不起兜,无荷叶边,舒展美观。


《护法神将图》修复前

    二、重彩画面的保护和颜色加固的技术方法

    由于这幅“护法神将图”绘制得非常细致,即便是衣服上细小的花纹也勾画得一丝不苟。全身服饰色彩光鲜艳丽。神像背景的绿色祥云图案衬托着“护法神”端庄、平和又不失威武的神态。

    文物画面所用的绘制颜料主要是石青、石绿、藤黄、朱膘、赭石等矿、植物颜料。因画面上的颜色年久脱胶而变得易掉。清洗画面首先要考虑对画面颜色的保护,防止画面颜色在揭、托、裱时的再次脱落。在对画面清洗时选用了干洗画面的方法:用排笔扫去画面上的浮尘,用马蹄刀轻轻剔去画面上的污点,再将1 ﹪浓度、温度在65 度左右的黄明胶水涂于画面脱胶、易掉的颜色上,如:红色、石青、石绿上,用胶的粘度来保护画面颜色。

    对画面更细小尘埃的清理。选用面粉加水揉成软硬适中的面团,面团的软硬度以可粘掉画面间的细小尘埃、又不粘连画面为宜。面团揉好后要醒30 分钟,揪成手把块,按顺序在画面上下左右轻轻揉过。面团变黑色则换新的面团,反复操作,直至面团不再变黑为止,画面干洗完毕。


《护法神将图》背面加颜色

    选用干洗法清洁画面, 避开了水的介入, 减少画面颜色损失的因素。但拼接破损画意必须有水的介入,否则无法进行画面展平、拼接的修复。画意拼接离不开水,画面颜色又怕水的沁入,所以在修复中要严格控制用水量的多少,画面能在水的作用下展平、破损画意能够借助水的润滑作用推动拼接即可。以最少的用水量达到最佳的修复目的。

    为防止画面绢丝在揭、托时画意错位,传统方法是将稀浆刷于油纸上,再将油纸刷在要揭裱的画面上,用浆子的粘合性和油纸的固定性来固定画面绢丝。这种传统方法的弊病,就是托好画面后要对画面上的浆子进行除浆处理,需将手指肚放置于画面上揉搓,用这种方法把画绢丝中的浆子揉搓出来,此种操作对易掉的颜色会造成伤害。为了保护画面颜色,改变传统工艺这一缺憾,选用了海藻胶作粘合剂,化纤纸作固定材料。海藻胶的浓度依据画心破损的程度来定。这件文物选用了20 克海藻胶加1000 毫升水,熬煮4 小时,代替浆子。海藻胶的使用免掉了传统的除浆工艺,也就避免了与画面颜色的接触,确保了画面颜色的安全。具体操作:将薄化纤纸裁剪成小方块,铺于画正面(薄化纤纸裁成小尺寸便于托好画心后揭掉化纤纸时观察画面颜色的固色情况,以便对脱色的颜色及时采取补救措施),隔着薄化纤纸将温度控制在50 度左右的海藻胶水排刷在画心正面;薄化纤纸上刷张厚化纤纸, 用来增加画面的抗拉能力;厚化纤纸上刷浆水再托张宣纸,用宣纸湿后的氢键容易结合的特性来固定画面于工作台上。

    用海藻胶和化纤纸来固定画面绢丝的方法,是新材料在故宫博物院传统书画修复工作中的新应用。它对重彩画和大幅画面起到了绢丝的固定作用及画面颜色的保护作用。但海藻胶的残留物在画面上会产生光泽,影响修复质量,需要进行清洗。水稀释海藻胶对颜色又会构成威胁,所以一定要边稀释海藻胶边吸干画面水分。不要让水停留在画面上的时间过长,同时一定要把海藻胶稀释干净,才能保证文物的修复质量。

    三、装裱的艺术形式与画面全色、补画意的技术方法

    文物原状装裱: 一色式装裱,镶料为深褐色纯丝绢。天头:1.4 尺。天头上面装饰有两条宽为8 分的云头瓷青色惊燕,惊燕外围加有1 分白色小沿边;地头:0.7尺;边:0.35 尺。画心周边镶有2 分青色、1 分白色装饰性局条。此文物有天杆,无地杆。

    文物修复的重点是对破损画面进行拼接、修补、全色,同时对与画面成为一体的装裱形式进行恢复。作为对书画起着保护作用的装裱已同画心一样变成文物。装裱样式是时代审美取向的体现,它的审美价值和艺术价值与文物价值不可分割,需要传承。对装裱形式采用了再现式的恢复。装裱式样、镶料的颜色、天头、地头、边的尺寸,完全按照原装裱形式进行恢复。


《护法神将图》画面破洞边口深褐色痕

    画面左侧的十一处破洞的修复,挑选了与画面绢质相近的仿古绢,作为修补破洞的材料。颜色以画面底色最浅部位为标准,对仿古绢丝进行作旧色。颜色宁可浅勿要深,目的是要全出破洞颜色与周围颜色一致的效果。若补料颜色深了就无法添加颜色修正色差。要全出色差小的效果,同时也要处理好破洞边口。1、破洞脏口要清洗干净,以免在破洞边口形成黑圈,影响视觉效果。2、刮薄破洞边缘使其形成斜坡, 补绢与破洞边口重合处才能与整体画面薄厚均匀。破洞边凸缘不显露,全出来的颜色才能不露痕迹。

    洞边口处理好后将补绢置于破洞上,用铅笔按破洞边缘勾出形状,按形状留出一个镶边的余量,剪掉多余部分。余量用以和破洞边口重合。浆子涂于破洞边口,将补绢置于其上,垫纸压实边缘。破洞上的颜色以花青、藤黄、墨调和成,但十一个破洞在颜色上有差别,每个部位花青、藤黄、墨的调配比例,多则过,少则亏,完全靠经验和耐心, 才能全出符合要求的颜色。

    对破洞边口深褐色痕迹用水洗、金鱼洗涤灵清洗无效,采用朱膘、赭石、墨调配颜色对破洞边口进行随色、补色处理,以缓解破洞深褐色与周边颜色的色差。尽量使破洞边口上的深颜色与周边颜色有个过渡色来降低色差。

    这件文物画面上的颜色较厚重,单靠画的正面全颜色达不到理想的效果。采用了画的正面和反面同时全颜色的方法。画补绢正面全什么样的颜色,画补绢反面也全什么样的颜色并调入适量的白粉。这样经过画的正反两面补全颜色,收到了较好的效果。

    我们修复的每件文物都是在挽救文物所承载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对文物破损部位的修复要依照有依据的修复原则,无依据不可随意添加,任何无依据添加都是对文物原有价值的破坏,是对艺术的不尊重,对历史的不尊重。

    对“护法神将图”损失画意的修复,依据人体左右对称的规律进行了参照式修复。左部损失依据右部原状修复;右部损失依据左部原状修复,左右对照,恢复残缺画意。先找出缺损画意在整体画面中的对应位置,用铅笔勾勒出残缺部位的形状,再用毛笔勾出墨线,全上相对应的颜色,完成残缺画意的修复。

    在文物的修复过程中,对不同伤损状况的文物要采取不同的修复手段。“护法神将图”的修复在采取传统修复技术的基础上, 根据此文物的实际情况对传统修复技术做了适当调整,收到了较好的修复结果。在确保文物安全的前提下使这件《清代护法神将图》的抢救性修复工作,得以安全、顺利、按时地完成。

(作者为故宫博物院科技部馆员)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