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从北京大葆台西汉墓出土玉器谈汉代葬玉制度

时间:2011-11-30 14:29:34
】【打印】 【关闭

    北京大葆台西汉墓一号墓主人为广阳顷王刘建、二号墓为刘建王后,葬制是按汉代皇帝御用最高级葬具体系建造,也就是史称“梓宫、便房、黄肠题凑”。

    大葆台西汉墓规模宏大,结构复杂。该墓虽早年被盗,但墓中仍出土一批珍贵文物,其中包括近百件玉器。出土的玉器包含:玉璧、玉璜、玉象纹环、龟形玉饰、螭形玉饰、圆形玉饰、菱形玉饰片、三角形玉饰片、半弧形玉饰片、玉觽、叉形玉饰片、方形玉镂空玉饰片、椭圆形玉饰片、玉条形器、方形玉饰片、桃形玉饰片、玉佩、玉镂空舞人佩、玉鸽、玉火炬形器、玉耳塞、玉衣片等。①出土的玉器雕琢精细,刀法简练有力,造型精致灵巧,充分体现汉代制玉工艺的高超水平。北京大葆台西汉墓除了“黄肠题凑”和各种精美陶器、铜器、铁器、漆器等随葬器外,玉衣的玉片和玉耳塞也代表墓主人的特殊身份。大葆台汉墓发现也印证了汉代厚葬之风盛行以及葬玉制度日趋完善。

    西汉早期,由于经过连年战乱,民生凋敝,经济贫困,文献记载:“自天子不能具醇驷,而将相或乘牛车。”②“治霸陵皆以瓦器,不得以金银铜锡为饰。”③这也反映当时社会经济不是十分富裕。“文景之治”以后,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中央集权统治力量的加强,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家,在继承和发扬了“君子贵玉”的儒家思想的同时,还提倡儒家的孝道等伦理道德,从而导致厚葬的习俗流行。这一时期,虽然中央王权已经巩固,社会经济得到复苏,玉料虽然比以前多,但与这个时期盛行崇尚玉风气相比,玉料仍显得非常珍稀。汉代玉器除了具有“保尸”的神秘性和礼仪的庄严外,同时还有显示地位、权力、财富的功能。于是王室贵族们想尽办法占有尽可能多的玉器作为其追求目标。古人认为死人的灵魂也像活着的人一样,只是不在同一个世界里罢了。因此,王室贵族们即使死了,也要享受活着时候的生活。汉代提倡厚葬,并且逐步制定了较为完备的丧葬制度,这种丧葬制度一直延续到曹魏时期,曹操本人坚决反对厚葬,提倡薄葬。曹操的儿子、魏文帝曹丕更是认为天下动荡不安,“汉氏诸陵无不发掘,至乃烧取玉匣金缕,骸骨并尽,是焚如之刑”,祸皆起于“厚葬封树”,曹丕于黄初三年(222 年)废除了葬玉制度。④

    葬玉一名为“保护尸体的玉”,在汉墓中颇为普遍,葬玉主要包含四种:玉衣、玉塞、玉琀(多作蝉形)和玉握(璜形或猪形),而不是泛指一切埋葬在墓中的玉器。

    “玉衣”之名,始见于《汉书》,又称玉押或玉匣。汉代葬玉制度中最重要的是玉衣的使用,玉衣是汉代皇帝、王室成员和高级贵族死后使用的殓服。这种玉衣制度可以溯源于东周时代“缀玉面幕”和缀玉片的衣服。但是成为真正的“金缕玉衣”,从现有资料看应始于景帝末年或武帝初年(公元前2 世纪中叶)。目前我国从汉墓里出土玉衣及有玉衣片的墓已经有几十座,魏文帝黄初三年,因曹丕下诏禁用玉衣的缘故,以后墓葬就不再见到了。

    玉衣的外观与真人的体形相同,就其部位言之,可分为头罩、上身、袖子、手套、裤筒和鞋子六部分。每部分又由两部件组成,各部件都是由小玉片缀成,编缀用纤细的金属线缕。一件玉衣的玉片总数达2000 多片,这些玉片一般要作成长方形或方形,四角都有细孔,便于编缀,特殊部位则用梯形、三角形或多边形的玉片。

    汉代早期的玉衣以临沂刘疵墓中玉衣为例,刘疵的玉衣只有头罩、手套和鞋子,没有上身、袖子和裤筒,这可能是早期玉衣的形式。现在发现的西汉早期有玉衣的墓除了临沂刘疵墓外,还有徐州北洞山楚王墓、咸阳杨家湾4 号和5 号汉墓以及广州象岗山南越王墓( 图1)。这些早期汉墓出土的玉衣有以下几个特点:一是玉衣片多为长方形、方形、凸字形,鱼鳞甲的甲片状玉片也有少量出现;二是缕线多为金缕,但也有用银缕、丝缕;三是玉衣只有头部、双手双足五个部分,有的是这五部分的玉片质量比其它部分的好;四是玉衣编缀方式多数与铠甲中的札甲相似,只有个别玉衣编缀方式类似鱼鳞甲。


图1 广州市象岗山南越王墓出土的玉衣

    “金缕玉衣”的真正成熟应是在景帝末年或武帝初年(公元前2 世纪中叶)。因为经过“文景之治”,到了武帝初年,汉王朝通过70 多年的休养生息,社会经济有了很大的发展,“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至腐败不可食。”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统治阶级的生活日益淫侈腐化,以至于“土木衣绮绣,狗马被缋罽”,“兴造甲乙之帐,落以随珠和璧”。生前穷奢极欲,死后则实行厚葬。因此玉衣的出现可能在文景时期,而封建贵族以玉衣作为殓服应是武帝时期开始盛行。西汉对玉衣的使用还没有明确规定,诸侯、列侯都可以使用“金缕玉衣”。东汉才对玉衣建立了严格的使用制度。根据《后汉书• 礼仪志》记载,皇帝死后使用金缕玉衣,诸侯王、列侯始封、贵人、公主使用银缕玉衣,大贵人、长公主使用铜缕玉衣。这些在汉墓出土的玉衣上有所体现。据考古资料所知,西汉墓出土较为完整的金缕玉衣有五套,诸侯王三套,即中山靖王与中山孝王刘兴;另外两套属于列侯(刘疵和刘迁)。这说明西汉时期能使用金缕玉衣的不只皇帝。在发现的东汉墓中出土的玉衣能确定的只有银缕玉衣、铜缕玉衣两种,而没有发现金缕玉衣。银缕玉衣分别属于诸侯王中山简王刘焉、中山穆王刘畅等。铜缕玉衣属于嗣位的侯以及诸侯王、列侯的妻子死后使用。现在还未发现东汉皇帝的墓葬,因此也没有发现东汉时期的“金缕玉衣”,由此也可以看出东汉时期对玉衣的使用已经有了明确的使用制度。

    玉衣是由许多小的玉构件经过金属缕组合而成,因此对工艺技术要求非常高,由于体积较大,结构复杂,制作繁琐,并非一般的小作坊都能制作。根据文献记载,玉衣由中央朝廷的手工业作坊统一制作,皇帝把它赐给各地的诸侯王及朝中受宠幸的大臣。当时中央专门设置了一个制作丧葬品的机构,称为东园匠,⑤制作玉衣就是在此机构的监督下。玉衣的制作是一个非常复杂和繁琐的过程,首先要按照人体比例进行精密的设计,然后把所要用的玉材经过开料、锯片、磨光及钻孔等工序加工成玉片,再穿丝成衣。玉衣是有2000 多玉片组成,每一片玉片的大小、形状和打孔的位置都必须经过精心的设计和细致的加工,如果有一片玉片不合要求,有丝毫的误差,玉衣便会鼓凸不平或根本无法缀结,因此制作玉衣需要有高超的工艺技术水平。如:北京大葆台西汉墓出土的玉衣片,其玉质为白玉,形状是长方扁平状,残留的玉片两角各单面钻有一小圆孔,玉片的边缘磨成斜坡状,虽然只是玉片,但做得非常精细(图2)。玉衣的整个制作过程所花费的人力和物力相当惊人,当时制作一件玉衣约需一名玉工匠耗费十余年的时间。


图2 大葆台汉墓出土的玉衣玉片


图3 安徽天长汉墓群出土的玉双眼塞(眼盖)、玉双耳塞、玉双鼻塞、玉口塞

    玉塞是指堵塞或遮盖死者九窍孔的玉器。它分别由双眼塞(眼盖)、双耳塞、双鼻塞、口塞(图3)、肛门塞和生殖器塞等九件玉器组成,又称九窍塞。葛洪在《抱朴子》中曰“金玉在九窍,则死者为之不朽”。古人认为堵住这“九窍”,可以防止人体内的精气外逸而使尸体不朽,玉塞的作用就是防止精气由体内逸出,从而达到保护尸体的目的。由于玉塞并不是起美观作用的装饰品,所以大多制作得较为简单,双眼塞(眼盖)多作椭圆形或杏叶形;耳塞、鼻塞和肛门塞则作成圆柱形,并且一头大另一头小,如:北京大葆台西汉墓出土的玉耳塞,长2.7 厘米、直径0.5—0.9 厘米(图4),其玉质为白玉,一头大一头小,大头顶端为平面,小头为半圆形,截面呈圆形,虽然素面无纹饰,但表面光滑圆润,做工精细。耳塞也有作成八棱柱形的;生殖器塞做成圆筒状,系用玉琮改制而成,上端加盖封闭;玉塞中所说的口塞并不等于含玉。如:满城汉墓出土的两件口塞,均为新月状,内侧都有三角形或方形的凸起,其中一件外侧也有凸起,在使用时只将内侧的一部分放入口中,外侧和两端在口外,它与含玉是有区别的。⑥


图4 大葆台汉墓出土的玉耳塞

    玉琀是死者含在口中的玉制品,其造型有玉蝉、玉珠、玉管、玉玦、玉片等。《周礼• 天官• 王府》载:“大丧,共含玉。”据目前考古资料所知,这种习俗早在新石器时代晚期就已经出现,但到了汉代,蝉形玉琀占主流。古人将玉蝉放入死者的口中,以求精神不死或企望生命的复活,汉代人以玉蝉为含,有着深刻的寓意。古人认为蝉的生理习性为蜕壳再生,也就是蝉蜕。《史记• 屈原传》:“蝉蜕于浊秽,以浮游尘埃之外。”以蝉蜕比喻超尘脱俗的清洁高尚。《抱朴子• 论仙》:“下士先死后蜕,谓之尸解仙。”就是说人们生时以蝉蜕自命清高,死后希望借之尸解成仙。另外,蝉蜕再生也是比作生命的延续。《古今注• 问答释义》中有齐王死后尸变蝉而鸣的神话故事。《酉阳杂俎• 虫篇》:“蝉,未蜕时名复育。”复育即为再生。用玉蝉是为了让死者生命复归,蝉虫虽生时不过百日,但其鸣声悠扬,常留在人们的记忆中,人生苦短,生前祈求长寿,死后希望以蝉鸣代言,以玉蝉为玉琀,是汉代人们对生命的复现、灵魂永生的精神寄托。

    汉代蝉形玉琀的制作与其他朝代不同,这个时期的蝉形玉琀一般玉质选材较好,多用白玉和青玉制作,器型呈片状,边沿薄,中心稍厚,用几条简单而粗犷有力的直线和弧线来表达蝉的各个部位,刀法看似简单,但用刀利落并且刀刀见锋,故后人称此时期玉器制作工艺为“汉八刀”。玉蝉并非全部用作含,也有佩戴在身上以求长生,这种玉蝉顶部有孔,用来系绳佩戴。还有一种玉蝉首、尾、腹部都有孔,它应该是缀在帽子上的玉饰,称其为冠蝉。

    玉握是死者手中所把握的玉器,早在殷商时期的墓中就发现死者口中含贝、双手握贝的现象,而贝在当时就是财富的象征。手握发展到汉代时,死者手中所握之物比以前精美规整,并且以玉为主。西汉时期使用的玉握有几种不同器形。如:中山王刘胜和其妻窦绾的玉握,他们两人手里握的分别是夔龙蒲纹玉璧和凤鸟蒲纹玉璧改制成的璜形玉握。另一种玉握是龙形觹,如:南越王赵眛的玉握就是两件略有差异的龙形玉觹。还有一种玉握也是最为常见猪形玉握。如:徐州奎山汉墓所出的两件玉握就雕琢十分简单,外形似猪状,这应为以后猪形玉握的雏形。西汉中期以后猪形玉握开始流行,东汉时期猪形玉握逐渐占据主流,东汉猪形玉握造型简练,而且较为规范。如:河北定县北庄汉墓出土的猪形玉握就具有代表性,它长10.3 厘米、宽2.3 厘米、高2.8 厘米,玉材为新疆和田白玉,器型表现为圆雕形式,做俯卧状,周身无任何装饰,仅仅用几道宽阴刻线就表现出猪的双耳、四肢等部位的轮廓。而腹部、嘴及尾部均随形琢为平面。⑦东汉晚期,猪形玉握逐步转向写实,头部、四肢及额前的皱纹都刻划得比较具体而真实。

    总之,葬玉是汉代玉器中极富特色的一类,以其品类多样,造型繁复,用法不一为新特点,将中国传统的葬玉,发展到了空前绝后的顶峰。

    ① 大葆台汉墓发掘组:《北京大葆台汉墓》,文物出版社,1989 年,第46-50 页,70-72 页。

    ② 司马迁:《史记》,中华书局,1973 年,第1417 页。

    ③ 司马迁:《史记》,中华书局,1973 年,第433 页。

    ④ 杨伯达主编:《中国玉器全集》,河北美术出版社,2005 年,第823 页。

    ⑤ 古方主编:《中国古玉器图典》,文物出版社,2007 年,第5 页。

    ⑥ 常素霞主编:《中国玉器发展史》,科学出版社,2009 年,第209 页。

    ⑦ 杨伯达主编:《中国玉器全集》,河北美术出版社,2005 年,第398 页。

(作者为河南省文物交流中心馆员)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