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浅谈北京地区不可移动文物的分类

时间:2011-10-27 15:35:39
】【打印】 【关闭

    北京是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文物古迹不仅数量众多,浩若繁星般点缀在京华大地;而且种类丰富,衙署、会馆、皇宫、皇陵、摩崖石刻,无一不有。文物种类的丰富性,是北京文物资源的一大优势。目前,北京市政府用于不可移动文物保护的资金每年都超过1 亿元。文物工作也越来越为世人所关注。深化和开拓文物保护工作的新思路已成为必然。笔者以为,开展对北京地区不可移动文物进行科学分类的工作,是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统筹发展文物保护工作的重要手段。

    一、北京地区不可移动文物保护分级分类的现状和问题

    依据2002 年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下文简称《文物保护法》),我国境内的不可移动文物分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市级和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不可移动文物分级的标准是文物的历史、科学、艺术三大价值。但是,在《文物保护法》中,并未按照不可移动文物的原有使用功能进行科学的分类,《文物保护法》第三条第一款指出“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石刻、壁画、近代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等不可移动文物,根据它们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可以分别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由此可见,在《文物保护法》中对不可移动文物的分类是十分笼统的。如果进而纵观我国相关的法规和规章,也难以找到对不可移动文物科学分类的痕迹和线索。由全国范围缩小到北京,情况依然。

    未对不可移动文物进行科学分类,是否影响或阻碍了文物工作者及社会各界开展文物保护工作,阻碍了人们对文物的了解呢?答案是肯定的。下文中笔者只谈几项重点问题。

    第一,有碍于政府部门科学地开展文物保护工作。目前,我国各项工作正从粗放式向集约式转变,管理工作越来越科学、细化。目前,文物部门在统计文物保护情况时,只是能统计各个级别保护了多少项,投入了多大的力量,而没有分类的统计,例如:我市古桥、应试会馆、老字号近年来各保护了多少项、政府投入多少,有哪些门类我们未加以重视,并没有一个明确统计。这种状况显然不利于文物保护工作的深化和发展。比如,如果我市现仅有一项建于70 年代的“农村供销合作社”被列为文物(延庆花盆供销社)。从级别上讲它只是普查登记项目,但是,从种类上讲,它却具有唯一性。那么,为了保护这一种类,就可以在保护的人力、物力、财力上加以倾斜。

    第二,不利于世人认识了解北京的文物现状。目前,世人从官方了解北京不可移动文物状况,一般都从网上、官方文件查到北京各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数量。但是,如果人们想查到北京有多少古村镇、古寺院、近现代教堂,很难找到准确的数字,更找不到一个科学的分类。如果说,一位热心于北京古代文物保护的市民,他就喜欢北京古桥这一种类的文物,并想了解现状,或是想捐款修护,都难于找到一个科学、准确的信息。笔者作为一个专业文物工作者也常常遇到这种尴尬:普通市民问北京有多少古代寺庙、有多少教堂列为文物了,都在哪?我却不能给他们指明一个寻找答案的方向。

    第三,不利于不可移动文物资源的利用。不可移动文物在历史上的功能是千差万别的,例如,王府是王公贵族办公和居住的府邸,道观则是道士们修身养性和教化民众的场所,一个有极严格和高等级的私密性,一个是半公共场所。如何科学合理的利用,首先要分清它们的门类。当然,对于单体建筑人们易于区分。笔者所要强调的是,目前没有一个对整个北京地区不可移动文物的整体性上的分类,那么在利用上就难于进一步深化。例如:目前并没有一个我市对佛教寺院数量、合理利用数量、开放数量、可在修缮后开放的数量的统计;目前也没有一个我市对名人故居数量、合理利用数量、开放数量、可在修缮后开放的数量的统计。政府也无法比较两种文物建筑的保护程度,计划哪一种保护开放工作更应该加强。而根本原因,是还没有开展科学的分类工作。

    当然,未对不可移动文物进行科学分类所产生的问题还很多,笔者只是略选一二以示说明。其实,21 世纪人类已经进入互联网的信息时代,人们了解一个新的领域和陌生的地方常通过互联网。互联网的特点,就是对网内所有的信息进行明确分类。如果一个对北京历史文物古迹感兴趣的国际友人,想了解北京有多少种不可移动文物,有多少座古代园林,目前,从互联网上是很难查到的。当然,他们就更难按种类有选择地去深入参观、学习、了解北京的历史文物古迹。究其原因,还是未开展科学分类工作。

    二、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开展对不可移动文物分类的意义

    科学发展观,第一要义是发展,核心是以人为本,基本要求是全面协调可持续,根本方法是统筹兼顾。我党科学发展观的思想,对于开展不可移动文物分类工作,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开展对不可移动文物进行科学分类,不仅本身就是一项文物保护工作细化、深化的体现,而且随着分类工作的完成,也必然促进文物保护利用工作的发展。文物工作者、政府相关部门对文物整体的状况又有一个新的概念,在开展研究工作、做出保护利用决策时,又有了一个更科学合理的参考值。

    开展对不可移动文物进行科学分类,首先受益的是文物工作者和热心于文物保护工作的各界人士。一个人的精力有限,不可能对所有文物都能有深入的研究和探索。如果对不可移动文物进行了科学分类,那么人们就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和特长选择其中的一种或几种不可移动文物加以深入研究并开展保护工作。喜爱不可移动文物的人,也可全面了解自己所衷爱的那一类文物的全面情况。同时,现代社会分工越来越细,每个人的专长越来越窄,对不可移动文物分类也是文物工作与时俱进的必然要求。文物最终是为人服务的,开展对不可移动文物的分类,显然更有利于使它们服务社会。

    现在人们到图书馆去查找资料,因为前人对所有图书都做了科学细致的分类,人们很快就能检索到自己想要的图书,每本书籍都有自己的属性,它可以是社会科学的人物传记类,也可以是自然科学古生物类,再细化还可以查到它是人物传记类中的古代史部还是近代史部。如果不可移动文物也如此科学细致地完成分类,无疑可以同样造福于所有查询者。这就是“以人为本”的体现。

    北京现有不可移动文物数千处,在以往的一些文献中,也能发现一些大致的分类,例如:老字号、园林、古祭坛、古桥、古墓葬、石刻、古佛教寺院、古道观、古街道、古四合院民居、王府、古塔、皇家宫殿、古教堂、名人故居、古城防建筑、古村落、会馆、古衙署等。不可移动文物如果有了科学细致的分类,人们在保护和利用上就可以统筹兼顾。例如,经过调查研究和统计,可以发现北京地区现在还没有开放任何一项衙署建筑,从而难以让更多的人们了解这方面的历史。由此,就可以重点研究保护一至两项衙署建筑并对社会开放。同样的道理,如果科学地分类了,在有限的文物保护经费的分配上,也可以做到统筹兼顾。例如:如果我市古塔数量众多,但经统计发现近几年对古塔修缮投资过少,那么就能提醒决策者进行研究是否增加。反之,如果经统计发现对佛教寺院修缮投资过多了,那么可以提醒决策者研究是否削减。总之,文物分类工作,为文物保护科学决策提供了一个新的、重要的参考值。分类是实现统筹兼顾的基础,也是科学全面开展文物保护利用工作的基础。

    三、开展不可移动文物分类工作的步骤和方法

    人们如果认真考察每一项不可移动文物都会发现,每一项不可移动文物,无论是使用功能,还是建筑特点,都有自身明显的与众不同的特点,经过认真研究分析后,都可以进行科学的分类,其关键是必须有一个科学的分类体系。

    开展不可移动文物分类工作可按以下的步骤和方法进行。首先对现有不可移动文物进行考查、登记、研究,在研究的基础上根据所有不可移动文物的特点,按原有使用功能等属性制定分类标准。第二步是确定每一类的名称、属性及细化标准。例如:古桥梁,还可细分为古石拱桥、古亭桥等,而石拱桥还可以分为单拱或多拱。第三步是可以按标准将北京地区每一项不可移动文物进行严格科学地分类。第四步是将科学的分类和分类标准法制化,成为北京的规范化地方标准,使之成为全社会共同遵守和广泛应用的工具和规范。第五步可以设计开发计算机软件,完成数字化档案制作并实现在互联网上检索,使之成为社会共享的资源。

    北京的不可移动文物是北京实现可持续发展的不可再生的资源,它是北京建设“人文北京”、“世界城市”不可替代的宝贵资源。开展不可移动文物分类是科学保护、合理利用、加强管理这一资源的众多可探索的方法之一,只要能够认识到这种方法的意义并努力去实践,它一定会给文物事业的发展、为北京和谐社会创建,带来现实和深远的益处。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工作即将结束,我市的文物普查工作也完成验收工作。这为开展不可移动文物分类工作提供了良好的契机,而且,北京作为“首善之区”,如果带头开展此项工作,也会为全国文物部门起到示范作用。

(作者为北京市文物局政策法规处处长)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