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北京市通州区大稿村明清墓葬发掘简报

时间:2010-8-12 15:22:02
】【打印】 【关闭

    大稿村位于北京市通州区梨园镇西部,为配合通州区中佰龙住宅区工程,2007年7月,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对工程占地进行了考古勘探,并于2007年11月19日至26日对勘探发现的明清墓葬进行了发掘。

    发掘区位于通州半壁店大街25号建安特工程公司院内,地属大稿村,东邻半壁店大街,南为辛庄(图一)。发掘区地表杂草丛生,分布有原公司铺设的水泥路和轨道。本次发掘共清理墓葬8座,编号M1-M8,M5部分压于水泥轨道下,仅对其进行了局部清理。

    本次发掘的8座墓分布在南北长58、东西宽29米的范围内,除M1和M3、M6和M7距离相对较近外,其余4座墓的位置均较为分散(图二)。8座墓均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长2.34-2.80、宽0.70-2.64、深0.76-1.60米,包括单人葬、二人合葬和三人合葬,葬具均为木棺,葬式包括仰身直肢葬、仰身屈肢葬两种,随葬品包括银簪、铜钱、铜簪、铜饰、陶罐、釉陶罐及瓷罐等。以下按照时代先后介绍各墓具体发掘情况。

    明代墓葬

    共发掘2座,编号M6、M7,情况如下:

    M6,北邻M7,长方形竖穴土坑墓,方向40。墓口距地表深0.40米,墓坑南北长2.80米,东西宽2.64-3.02米,深1.60米,内填花土,土质较软。墓坑内东西并列置三棺,东棺、中棺底部处于同一平面,西棺底部较前二者底部高出0.39米,三棺情况依次叙述于下:东棺,保存较差,棺木大部分已腐朽,长1.78米,宽0.41-0.59米,棺板残高0.10米,内葬一人,仰身直肢,骨架腐朽严重,性别、年龄不明,东棺墓主随葬陶罐1个(M6:5)、铜钱8枚(M6:6),陶罐位于棺外北部靠近墓坑北壁处,铜钱散置于棺内墓主骨架周围;中棺,保存情况较差,棺木亦如东棺一样大部分腐朽,长1.89米,宽0.62-0.66米,棺板残高0.10米,棺底板下残存较多白灰痕迹,或系下葬之前铺就作防潮之用,内葬一人,仰身直肢,骨架腐朽严重,性别、年龄不明,中棺墓主随葬釉陶罐1个(M6:3)、铜钱2枚(M6:4),陶罐位于棺外北部靠近墓坑北壁处,铜钱散置于棺内墓主骨架周围;西棺,长2.00米,宽0.54-0.73米,棺板残高0.20米,内葬一人,仰身直肢,骨架腐朽严重,性别、年龄不明,西棺墓主随葬陶罐1个(M6:1)、铜钱10枚(M6:2),陶罐位于棺外北部靠近墓坑北壁处,铜钱散置于棺内墓主骨架周围。随葬品情况介绍如下:


图一 遗址位置示意图


图二 发掘区平面图

    陶罐2件,M6:1,泥质红陶,侈口方唇,斜直矮领,腹部瘦长、微鼓,平底,通高11.8、口径9、最大腹径10.2、底径6.7厘米(图三,1);M6:5,泥质红陶,直口方唇,竖直矮领,折肩,下腹壁斜直,平底,通高11.4、口径8.6、最大腹径11.9、底径7厘米(图三,2)。


图三 陶罐
1、2.陶罐(M6:1、M6:5) 3.釉陶罐(M6:3)

    釉陶罐1件,M6:3,泥质褐陶,直口方唇,竖直矮领,上腹部圆鼓,下腹瘦长,腹壁斜直,平底,口内外壁及肩部施黄绿釉,肩以下腹部及底不施釉,器体有较明显的轮制痕迹,通高11.4、口径9.4、最大腹径12、底径7.6厘米(图三,3;照片1)。

    铜钱20枚。M6:2•1,万历通宝3枚;M6:2•2,天启通宝1枚;M6:2•3,崇祯通宝4枚,2枚钱文锈蚀不明;M6:4,崇祯通宝2枚;M6:6•1,万历通宝4枚;M6:6•2,天启通宝3枚;M6:6•3,崇祯通宝1枚。

    M7,南邻M6。长方形竖穴土坑墓,方向60。墓口距地表深0.40米,墓坑南北长2.80米,东西宽1.60-2.15米,深1.60米,内填花土,土质较软。墓内东西并列葬双棺,双棺底部处于同一平面,双棺情况依次叙述如下:东棺,长1.72米,宽0.45-0.51米,棺板残高0.10米,内葬一人,女性,仰身直肢,头骨、肢骨保存较好,东棺墓主随葬釉陶罐1个(M7:4)、铜钱7枚(M7:5),陶罐位于东棺外紧靠棺前壁处,铜钱散置于棺内墓主骨架周围;西棺,长1.74米,宽0.50-0.60米,棺板残高0.10米,棺内葬一人,仰身直肢,骨架腐朽严重,性别、年龄不明,西棺墓主随葬陶罐1个(M7:1)、铜簪1枚(M7:2)、铜钱7枚(M7:3),陶罐位于西棺外紧靠棺前壁处,铜簪位于棺内墓主右侧手骨边,铜钱散置于棺内墓主周围。随葬品情况介绍于下:

    陶罐1件,M7:1,泥质红陶,侈口方唇,斜直矮领,微束颈,腹部瘦长微鼓,平底,通高12、口径9.4、最大腹径11.4、底径7.7厘米(图四,1)。

    釉陶罐1件,M7:4,泥质褐陶,直口,矮直领,腹微鼓,下腹部斜收,平底,口部及肩部施黄绿釉,下腹部及底部不施釉,通高11.4、口径8.9、最大腹径11.2、底径7.1厘米(图四,2)。

    铜簪1枚,M7:2,圆首,圆首面有星形纹饰,环体变形,尾端尖锐,通长约5.1厘米(图四,3)。

    铜钱14枚。M7:3•1,万历通宝4枚;M7:3•2,天启通宝1枚;M7:3•3,崇祯通宝2枚;M7:5•1,万历通宝1枚;M7:5•2,天启通宝5枚,1枚钱文锈蚀不明。


图四 M7出土器物
1.陶罐(M7:1) 2.釉陶罐(M7:4) 3.铜簪(M7:2)

    清代墓葬

    共发掘6座,编号为M1、M2、M3、M4、M5、M8,以下按发掘编号逐次介绍各墓情况:

    M1,北邻M3。长方形竖穴土坑墓,方向20。墓口距地表深0.60米,墓坑南北长2.56米,东西宽1.70-1.80米,深1.05米,内填花土,土质较松。墓坑内东西并列葬双棺,双棺底部处于同一平面,双棺情况依次叙述如下:东棺,棺木略腐朽,棺顶盖板朽毁不存,残留两侧棺壁和前后两挡板,长2.08米,宽0.63-0.76米,残高0.16米,棺板厚度约0.06米,棺内葬一人,仰身屈肢,骨架保存较差,男性,随葬铜钱2枚(M1:3、4)、铜扣4枚(M1:5),铜钱位于墓主腿骨间,铜扣散置于墓主胸骨间;西棺,保存情况与东棺近似,长2.11米,宽0.54-0.67米,棺板残高0.16米,棺板厚度约0.06米,棺内葬一人,骨架散乱,葬式不明,女性,年龄不明,随葬银簪3枚(M1:1、6、7)、铜耳环1枚(M1:8)、铜钱3枚(M1:2),银簪位于墓主头骨下部东侧,铜钱散置于棺内墓主周围(图五)。随葬品情况介绍于下:

    银簪3枚,M1:1,包金银簪,花形簪首,中心镶嵌“寿”字,簪体细长,簪尾圆钝,通长12.1厘米,簪体直径为0.1-0.2厘米(图六,1);M1:6,包金银簪,花形簪首,中心镶嵌“福”字,簪体细长,簪尾圆钝,通长12.1厘米,簪体直径为0.1-0.2厘米(图六,2);M1:7,簪首残,簪体细长,簪尾圆钝,通长13.8厘米,簪体直径为0.1-0.2厘米(图六,3)。


图五 M1平、剖面图
1、6、7.银簪 2、3、4.铜钱 5.铜扣 8.铜耳环

    铜耳环1枚,M1:8,扁圆首环,通体呈“?”形,通长约3厘米(图六,8)。

    铜扣4枚,M1:5,直径约0.9厘米。

    铜钱5枚。M1:2,道光通宝3枚;M1:3,嘉庆通宝1枚;M1:4,嘉庆通宝1枚。

    M2,西南邻M7,东南邻M4。长方形竖穴土坑墓,方向290°。墓口距地表深0.60米,墓坑东西长2.52米,南北宽0.70-0.86米,深0.76米,内填花土,土质较松,内葬单棺,棺木腐朽,残留棺木痕迹,长约1.92米,宽0.42-0.52米,棺内不见人骨架,亦无随葬品,应为迁葬墓。

    M3,南邻M1。长方形竖穴土坑墓,方向60。墓口距地表深0.40米,墓坑北部被现代坑打破,墓底南北长2.52米,东西宽2.30-2.34米,深1.50米,内填花土,土质较硬。墓内东西并列葬三棺,底部处于同一平面,三棺情况依次叙述如下:东棺,长1.92米,宽0.62-0.70米,棺板残高0.15米,棺内葬一人,骨架保存较好,仰身直肢,女性,随葬铜钱5枚(M3:3),散置于棺内墓主骨架周围;中棺,长1.80米,宽0.66-0.78米,棺板残高0.15米,棺内葬一人,仰身直肢,骨架保存一般,女性,随葬银簪2枚(M3:4、5)、铜钱5枚(M3:2),银簪均位于墓主头前部,铜钱散置于棺内墓主胸骨间;西棺,长1.88米,宽0.53-0.56米,棺板残高0.15米,棺内葬一人,仰身直肢,骨架保存一般,男性,随葬陶罐1个(M3:1),位于西棺外北部紧靠棺前壁处。随葬品情况介绍于下:

    陶罐1件,M3:1,残,泥质红陶,残存下腹部及底,残高6.6厘米,底径6.6厘米,内壁有明显的轮制痕迹(图六,9)。

    银簪2枚,M3:4,禅杖形簪首,簪体细长,簪尾圆钝,通长14.1厘米,簪体直径0.1-0.3厘米(图六,5);M3:5,扁方,四棱簪首,侧视如花形,扁方簪体,簪尾圆钝,通长14.7厘米,簪体宽0.6-0.9、厚约0.1厘米,簪体一面有“取□”字样,下字不明(图六,4)。

    铜钱10枚。M3:2,乾隆通宝2枚,嘉庆通宝1枚,万历通宝1枚,1枚钱文锈蚀不明;M3:3•1,乾隆通宝3枚;M3:3•2,嘉庆通宝1枚;M3:3•3,道光通宝1枚。

    M4,南邻M5。长方形竖穴土坑墓,方向0。南北向。墓口距地表深0.50米,墓坑南北长2.40米,东西宽1.40-1.78米,深0.90米,内填花土,土质较软。墓坑内东西并列葬双棺,底部处于同一平面,双棺情况依次叙述如下:东棺,长1.84米,宽0.46-0.55米,棺板残高0.10米,棺内葬一人,仰身直肢,骨架保存一般,男性,随葬铜钱15枚(M4:3),散置于棺内墓主周围;西棺,长1.76米,宽0.46-0.58米,棺板残高0.06米,棺内葬一人,仰身屈肢,骨架腐朽较重,性别、年龄不明,随葬银簪3枚(M4:2、4、5)、铜钱8枚(M4:1),银簪均位于墓主头骨东侧,铜钱散置于棺内墓主周围。随葬品情况介绍于下:


图六 墓葬出土器物
1~5.银簪(M1:1、M1:6、M1:7、M3:5、M3:4) 6.铜饰件(M5:1)
7.铜扣(M5:4) 8.铜耳环(M1:8) 9.陶罐(M3:1)


图七 银簪
1.M4:5 2.M4:4 3.M4:2 4.M5:2 5.M5:5 6.M5:6 7.M5:7

    银簪3枚,M4:2,禅杖形簪首,簪体细长,簪尾略尖,通长12.2厘米,簪体直径约0.15厘米(图七,3);M4:4,花形簪首,簪首中心镶嵌一个“寿”字,簪体细长,簪尾尖锐,通长12.4厘米,簪体直径0.1-0.2厘米(图七,2);M4:5,花形簪首,簪首中心镶嵌一个“福”字,簪体细长,簪尾尖锐,通长12.2厘米,簪体直径0.1-0.2厘米(图七,1)。

    铜钱23枚。M4:1•1,嘉庆通宝1枚;M4:1•2,道光通宝4枚;M4:1•3,光绪通宝1枚,2枚钱文锈蚀不明;M4:3•1,乾隆通宝3枚;M4:3•2,道光通宝1枚;M4:3•3,道光通宝3枚;M4:3•4,咸丰通宝8枚。

    M5,西北邻M1,其西部为现代水泥轨道所压,仅发掘墓葬东部,清理骨架一具,故该墓是单人葬或是多人合葬不明确。从清理的墓葬部分看,M5应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方向依所清理的墓主头向为355,墓口距地表深0.60米,墓坑清理部分南北长2.34米,东西宽0.98-1.10米,深0.95米,内填花土,土质较松。墓坑内葬单棺,棺木已朽无存,残留棺木痕迹,长1.84米,宽0.49-0.60米,棺痕残高0.16米,棺内葬一人,仰身直肢,骨架保存一般,女性,随葬残铜饰件1件(M5:1)、银簪4枚(M5:2、5、6、7)、铜钱2枚(M5:3)、铜扣2枚(M5:4),残铜饰、银簪均位于墓主头侧,铜钱散置于棺内墓主腿骨两侧,铜扣位于棺内墓主胸骨间(图八)。随葬品情况介绍于下:

    铜饰件,1件,M5:1,包金铜饰,器体分为上下两部分,其上部应为《西游记》中美猴王形象,猴王身披铠甲,双手持棒,凌驾于云雾之上,图象以较粗的铜丝为骨连接各个部位,猴体、云朵则以薄铜片捶揲而成,猴体铠甲细部以铜丝掐成,猴王手中金箍棒则以较粗的铜丝做成,下部为一中空棱台体底座,以较粗的铜丝焊成底座轮廓,四壁图案则以细铜丝掐成焊接于轮廓内(图六,6;照片4)。

    银簪,4枚,M5:2,簪首残,簪体已弯曲变形,残长11.6厘米,簪体直径0.1-0.2厘米(图七,4);M5:5,圆形簪首,簪体为四棱形,簪尾圆钝,通长12.5厘米,簪体宽0.2-0.7厘米,簪体一侧有“□元”字样,上字不明(图七,5);M5:6,花形簪首,簪首中心镶嵌一个“福”字,簪体细长,簪尾圆钝,通体包金,出土时局部包金已脱落,通长10.5厘米,簪体直径0.1-0.3厘米(图七,6;照片5);M5:7,花形簪首,簪首中心镶嵌一个“寿”字,簪体细长,簪尾圆钝,通体包金,出土时局部包金已脱落,通长10.4厘米,簪体直径0.1-0.3厘米(图七,7;照片5)。

    铜扣2枚,M5:4,扣体呈圆珠形,上部系有两环,扣体直径为0.9厘米(图六,7)。

    铜钱2枚,M5:3,道光通宝。


图八 M5平、剖面图
1.铜饰件 2、5、6、7.银簪 3.铜钱 4.铜扣

        
照片4 铜饰(M5:1)


照片5 包金银簪(M5:6、7)


照片6 包金银押发(M8:7)


照片7 包金银荷花瓣(M8:1)


图九 M8 平剖面图
1、7.包金银荷花瓣和押发 2、3.铜钱 4、6.釉陶罐 5.瓷罐


图十 M8出土器物
1.银押发(M8:7) 2.荷花瓣(M8:1) 3.瓷罐(M8:5)
4、5.釉陶罐(M8:4、M8:6)

    M8,南邻M2。长方形竖穴土坑墓,方向90,墓口距地表深0.80米,墓坑东西长2.56米,南北宽2.20-2.38米,深0.70-0.80米,内填花土,土质较松。墓坑内南北并列葬三棺,中、北二棺底部处于同一平面,南棺底部较之高出0.10米,三棺情况依次介绍如下:北棺,棺木略腐朽,棺盖板已朽毁,残存两侧棺壁及前后挡板,长2.10米,宽0.48-0.57米,棺板残高0.20米,厚约0.04米,挡板残厚0.04米,棺内葬一人,仰身直肢,骨架保存较差,性别、年龄不明,随葬釉陶罐1个(M8:6)、铜钱2枚(M8:3),釉陶罐位于北棺外东部紧靠棺前壁处,铜钱散落于棺内骨架间;中棺,保存情况与北棺近似,长2.14米,宽0.60-0.71米,棺板残高0.20米,厚约0.04米,棺内葬一人,仰身直肢,骨架保存较好,女性,随葬包金银荷花瓣和押发1套(M8:1、7)、铜钱4枚(M8:2)、白釉瓷罐1个(M8:5);南棺,腐朽严重,仅残存棺木痕迹,长1.92米,宽0.43-0.62米,残高0.10米,棺内葬一人,骨架散乱,可以看出原应为仰身直肢葬,性别、年龄不明,随葬釉陶罐1个(M8:4),位于棺内墓主头部北侧靠近棺东壁处(图九)。随葬品情况介绍于下:

    包金银荷花瓣和押发1套,荷花瓣,M8:1,通长8.2厘米,瓣首椭长形,表面饰缠枝花形图案,宽约1.7、厚约0.2厘米,瓣股细长,末端尖锐,直径约0.1-0.2厘米(图十,2;照片7);押发,M8:7,通长8.2、宽0.9-1.9厘米,两端圆尖,中间束腰,厚约0.1厘米,表面两端饰缠枝花形图案,背面铸“宝和”、“足纹”字样。皆通体包金,出土时局部包金脱落。(图十,1;照片6)。

    瓷罐1件,M8:5,直口折沿,沿面较宽,束颈,圆鼓腹,底部内凹如同卧足;胎质细腻坚实,口沿外缘及外壁均施白釉,釉色柔和,口沿内缘及内壁均露胎,通高17.1、口径10.8、最大腹径17.1、底径11.4厘米(图十,3;照片3)。

    釉陶罐2件,M8:4,侈口尖唇,束颈,折肩,曲腹,下腹部如喇叭形,平底略内凹,通体施釉,上部釉色黄绿,下部釉色略透红色,胎质细腻,呈红褐色,通高13.4、口径9.4、腹部最大径11.4、底径8.6厘米(图十,4;照片2);M8:6,侈口尖唇,束颈,圆肩,曲腹,平底,通体施黄绿色釉,胎质细腻,呈红褐色,通高13.5、口径9.5、腹部大径11.4、底径8厘米(图十,5)。

    铜钱6枚,M8:2•1,嘉庆通宝2枚;M8:2•2,光绪通宝2枚;M8:3•1,康熙通宝1枚;M8:3•2,乾隆通宝1枚。

    结语

    本次发掘的8座墓葬,从其中出土的带年号的铜钱来看,年代历明末到清代晚期,但鉴于其它地区有的清代早期的墓葬也出土明末铜钱,而且在明清换代之际的一般小型土坑墓葬中,随葬陶瓷器形制多有类似之处,故本文仅依铜钱断为明代的M6、M7两座墓葬,其年代下限或许可以进入清初。这8座墓葬均为竖穴土坑墓,形制较为简单,与北京海淀区、延庆县等地发现的同时期墓葬存在较多的相似之处,出土随葬器物类别较为丰富,其中还不乏做工精美的金银饰品。这批明清墓葬的发掘,进一步丰富了北京地区明清考古的内容,为我们深入了解本地区明清时期丧葬习俗及相关社会发展状况等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照片1 釉陶罐( M6:3)


照片2 釉陶罐(M8:4)


照片3 白釉瓷罐(M8:5)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