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试谈金炉圣母铸钟娘娘庙

时间:2010-2-26 10:47:47
】【打印】 【关闭

    长期以来,关于铸钟娘娘的传说在北京广为流传,说的是当年在铸造钟楼上的大铜钟时,久铸不成,监工的女儿担心父亲获罪,伪托参观,乘人不备,投身炉中,钟才最终铸成。后人感其孝心,建庙祀之。铸钟娘娘庙位于鼓楼西铸钟厂。笔者在查阅了相关资料后,发现今人关于金炉圣母铸钟娘娘庙的历史有多处可商榷之处,本文试就该庙的历史、所祀之神、格局变迁等问题谈谈自己的看法。

    一、金炉圣母铸钟娘娘庙的前身是真武庙

    成书于乾隆年间的《日下旧闻考》载:“德胜门东为铸钟厂,其地有真武庙,内有顺治辛卯年刘芳远撰碑。” 1958 年9 月北京市对金炉圣母铸钟娘娘庙进行文物古迹调查登记时发现石碑4 块:一是北城司正知五品大夫服俸刘芳远撰重修圣庙碑,该碑坐北朝南,碑首浮雕流云,长方形石座,全高2.00 米,宽0.80 米,厚0.16 米,顺治辛卯(顺治八年,1651 年)孟冬吉旦立石,碑在中殿前西旁;二是时任该观主持王志诚撰重修铸钟娘娘大殿碑记,该碑高0.60 米,宽0.30 米,乾隆乙巳年(乾隆五十年,1785 年)孟冬朔日吉立石,碑在后殿内东墙上;三是重修娘娘庙金炉圣母大殿碑,该碑高0.60 米,宽0.30 米,碑额为线雕流云,书“名标千古”,道光七年(1827 年)立,碑在后殿内西墙上;四是重修娘娘庙金炉圣母大殿三间碑,该碑坐北朝南,碑首浮雕流云,长方形座,全高2.00 米,宽0.80 米,厚0.16 米,额书“万古流芳”,大清道光戊子年(道光八年,1828 年)三月十五日望日良辰吉立石,碑在中殿前东旁。从以上4 块碑上的碑文可以看出铸钟娘娘庙名称的变化。《刘芳远撰顺治辛卯年重修圣庙碑》载:“兹者铸钟厂北极真武玄天上帝庙…… ”,《王志诚撰乾隆乙巳年重修铸钟娘娘大殿碑记》载:“兹因鼓楼西铸钟厂真武庙…… ”,《道光七年重修娘娘庙金炉圣母大殿碑》和《道光戊子年重修娘娘庙金炉圣母大殿三间碑》载:“兹因鼓楼西铸钟厂娘娘庙…… ”, 可见,金炉圣母铸钟娘娘庙在清乾隆五十年以前的名称是真武庙,道光七年以后的名称是娘娘庙,由真武庙改称铸钟娘娘庙应发生在清乾隆五十年到道光七年这段时间,金炉圣母铸钟娘娘庙的前身应是真武庙。 1958 年9 月北京市对铸钟娘娘庙进行文物古迹调查登记时,该庙前殿内仍有一高约2.5 米的泥坐真武像。

    关于铸钟厂真武庙的始建年代,主要有始建年代不详、建于清顺治年间、大致建于明朝永乐年间或以后的时期等观点。《刘芳远撰顺治辛卯年重修圣庙碑》载:“兹者铸钟厂北极真武玄天上帝庙,左伏魔右玄坛龙王,后殿金炉娘娘众神,其来久矣。…… ”该碑立于清顺治八年,碑文既然说此真武庙“其来久矣”,那么其始建年代应该不晚于明代。明代御用的监、局、司、厂、库等衙门中,百分之百都建真武庙。明万历八年(1580年)刘效祖撰《重修真武庙碑记》载:“国朝设立监局司厂衙门多建北极玄武庙于内、塑像其中而祀之者何也?缘内府乃造作上用钱粮之所,密迩宫禁之地,真武则神威显赫,祛邪卫正,善除水火妖媚之患。成祖靖难时阴助之功居多,普天之下,率土之滨,莫不建庙而祀之。” 可见,明朝设立监局司厂衙门中建真武庙的目的,一是真武大帝善于除水火之患,二是明成祖(即永乐皇帝)在靖难之役时,真武大帝有阴助之功,所以要建庙而祀之。鼓楼西铸钟厂是明代铸钟之所,明代铸钟厂中建真武庙是合理的。《刘芳远撰顺治辛卯年重修圣庙碑》中提到“北极真武玄天上帝”、“伏魔”,真武大帝封为北极真武玄天上帝、关帝封为伏魔大帝,都发生在明朝。所以,笔者赞同铸钟厂真武庙始建于明朝永乐年间或以后的时期的观点。

    二、金炉圣母是指女娲

    关于铸钟娘娘的传说,在《北平旅行指南》一书中出现两个不同的版本:一是,娘娘本来是一位妙龄少女,明朝时钟楼上的钟为铁钟,清朝时想改铸铜钟,让少女的父亲监制。铜钟久铸不成,少女担心父亲获罪,就伪托参观,乘人不备,投身炉中,铜钟才最终铸造成功。工人居民感其孝心,对她建庙祭祀;二是,传说元朝敕铸铜钟时,所派的监工大臣姓邓,他的女儿殉身救父的故事情节如前述。⑩上文已述,铸钟娘娘庙的前身是真武庙,那此庙是为祭祀铸钟娘娘而建的说法就不能成立。另外,铸钟娘娘又称金炉圣母,娘娘和圣母一般应是指地位较高的女神,作为监工的女儿,是不应该称作圣母的。如遵化铁厂奉祀的为救其父而投炉的二女就称金、火二仙姑。关于北京铸钟厂铸钟娘娘的传说,其中的人物身份不一,而且见于文献较晚,笔者见到的最早版本是成书于民国二十四年(1935 年)的《北平旅行指南》。与北京铸钟厂铸钟娘娘的传说相似的内容见于南京铸钟厂关于钟神的传说。《白下琐言》载:“倒钟厂钟卧于地 ,半陷土中。相传铸时屡不成,督工者将获谴,有幼女伤父不免,投身火中以殉,遂为钟神。”因此,笔者认为北京铸钟厂铸钟娘娘的传说应该是根据以上类似传说编造出来的。

    北京铸钟厂铸钟娘娘不是监工的女儿,那她又是谁呢?笔者认为,铸钟娘娘即金炉圣母应是女娲。女娲因炼五色石补天而成为铸造业的行业神。(乾隆)《博山县志》卷二《祀典》载:“炉神庙,在洪教寺后,业玻璃者所建,祀古女娲氏,取义于炼五色石以补天也,系民间私祭。” 炉神庙是明万历年间山东博山琉璃行业所建,该庙圣母殿内供奉的正是女娲娘娘。在古代山西忻州地区,铸造业祭祀“炉神圣母”, “炉神圣母”应是女娲。明代铸钟厂是明政府铸钟场所,在此地的真武庙中祭祀铸造业行业神——女娲也是合理的。

    明代的真武庙之所以后来又改称铸钟娘娘庙,原因是到了清代,该庙的情况发生了变化。上文已提到,铸钟厂建立的目的,一是真武大帝善于除水火之患,二是明成祖在靖难之役时,真武大帝有阴助之功。在明代,真武庙是铸钟厂的厂庙。清代乾隆至道光年间,该庙作为厂庙的作用逐渐消失,由于该庙靠近钟楼,把它与钟楼上的大钟联系在一起似乎更贴近人们的生活。于是,奉祀主神就由真武大帝变成了铸钟娘娘,庙名也由真武庙改称铸钟娘娘庙。民国二十四年出版的《北平旅行指南》和填写于民国二十五年(1936 年)六月的北平市铸钟娘娘庙寺庙法物登记表中没有提及真武大帝,这进一步印证了真武大帝已经不再是该庙所祀主神。如《北平旅行指南》一书在谈到“金炉圣母铸钟娘娘庙”时载:“庙在鼓楼迤西铸钟厂,殿凡二层,前祀关帝,后祀铸钟娘娘…… ” 从这些描述已经看不出该庙与真武大帝有什么关系。

    三、金炉圣母铸钟娘娘庙的历史沿革

    真武庙在明代建成后,据笔者已知资料,它经过了清顺治、乾隆、道光及民国4 次重修。

    铸钟厂真武庙因年久失修,殿宇渗漏、颓坏,清顺治八年,信士弟子庞成功对其捐资重修,当时王守道为该观主持。此时,该庙前殿祀真武大帝,左右分别祀关帝和龙王,后殿祀金炉娘娘。乾隆五十年,真武庙内金炉娘娘大殿三间因年深日久而渗漏损坏,由于重修所需钱粮浩大,独力难成,时任主持王志诚募化十方施主,鼎新金炉娘娘大殿、彩塑金身。道光七年,时任主持黄宗禄向上驷院司理圈厩长信官彭礼寿募化重修了渗漏不堪的金炉圣母大殿三间、真武帝大殿六间、山门三间。

    据出版于民国二十四年的《北平旅行指南》一书记载,金炉圣母铸钟娘娘庙当时有殿两层,前殿祭祀关帝,后殿祭祀铸钟娘娘。据调查人张伯英于民国二十五年六月十三日调查填写的北平市铸钟娘娘庙寺庙登记表,该庙属于女冠庙;位于内五区鼓楼西铸钟厂14 号;民国十八年(1929 年)重修;曾义明任主持;有房屋20 间,土地2 亩1分5 厘;偶像有金炉圣母、关帝、吕祖、灵官、配像等共29 尊,均为泥质;礼器有木漆花瓶4 个、木漆蜡阡4 个、木五供2 堂、木漆香炉4 个;法器有铁钟1 口、铜磬1 口、铁磬3 口、鼓1 面、木鱼1 个;经典有全真经1 本;雕刻有石碑2 座、神龛2 座;其他还有供桌7 张、柏树2 棵、槐树1 棵;有庙照1 件;有女道士2 人:曾义明,72 岁,河北固安人,幼年出家,教育程度为识字,由师传授,于民国十四(1925 年)接任主持;徒弟孙礼焕,60 岁,河北大兴人,民国八年(1919 年)出家。每年补助道教会经费洋6 元;管理及使用状况为供神外自住出租。

    1948 年北平市民政局进行第二次寺庙登记,从登记情形看,铸钟娘娘庙系华山派,本庙住二人,孙礼焕为主持,徒弟崔智平:河北大兴县人,女,40 岁,民国三十年(1941 年)二月十九日出家,识字。其它与1936 年的登记情形基本相同。

    据1951 年《北京文物整理委员会文物调查表》,铸钟娘娘庙位于西四区旧鼓楼大街西铸钟厂14 号;庙内有大像4 尊及群像、磬1 口(光绪己丑年)、石碑3 座(顺治辛卯年,康熙二十四年,道光戊子年)、钟1 口(道光庚寅年)、鼓1 面。建筑保存的相当完整,保管者为孙礼焕,使用者和使用情形为市民作为住宅。

    据1958 年9 月北京市文物普查时填写的《文物古迹调查登记表》,铸钟娘娘庙位于西城区果子市办事处铸钟厂14 号。该庙坐北朝南,三重殿。山门一间,面阔4.30 米,进深4.90 米,硬山,箍头脊,筒瓦顶,大式做法,纸糊顶棚,前砖券门口,棋盘大门两扇,首有额书:“金炉圣母铸钟娘娘庙”;前殿三间,面阔9.60 米,进深4.50 米,硬山,箍头脊,仰瓦灰梗,小式做法,普通式样门窗;中殿三间,面阔12.10 米,进深12.00 米,硬山,二卷勾联搭,前箍头脊,后调大脊,大式做法;配殿东西各三间,硬山,箍头脊,合瓦顶,大式做法;后殿三间,面阔12.00 米,进深8.40 米,硬山,调大脊,筒瓦顶,大式做法,五架梁,六檩澈上明造,六抹方格门,四抹方格窗。(见金炉圣母铸钟娘娘庙建筑格局示意图)附属文物有:后殿内有泥坐娘娘、文士相共9 个(残毁);前殿内有泥坐真武一,高约2.50 米;吕祖一,高约1.50 米,另有泥坐、站佛共20 个,高者为1.80 米,小者为0.50米;另有碑4 块,如前文所述。此时,该庙西、南二面为铸钟厂,其余二面靠民居;建筑已老旧;该庙归街道生产合作社使用,道教组管理。2000 年前后,该庙被完全拆除。

    四、20 世纪40 年代铸钟娘娘庙道士崔智平接充主持一案

    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八月二十日铸钟娘娘庙道士崔智平向北平市政府民政局呈报:铸钟娘娘庙由坤道度师孙礼焕充任主持,已经呈准登记有案,现在她因年老力衰,退居修养,所遗主持职务依照子孙小庙惯例,应由坤道崔智平接续继承,要求准予备案,以便接管。具结保人为灵佑宫主持孙信正、地母庙主持王诚茗、福田观主持张信启。由于没有得到答复,十月,崔智平再次向市政府民政局就接充铸钟娘娘庙主持一事提出催请。

    民国三十七年(1948 年)七月十五日北平道教会理事长赵心明向北平市政府民政局呈报调查情况:经查,该庙系华山派,与府右街长清观同属本家,具结保人并没有该观道士,是否同意有疑问,因此,通知该观道士来会问话。去年九月二十五日据刘智瑞等声称,本年夏历七月二日孙礼焕生日,大家都去给她作寿,饭后孙当家开家庭会议,商议铸钟娘娘庙更换主持,李礼志提议让崔智平接充,因此日是孙当家好日子,大家不便反对,后来回到庙内,都感到不合情理。因铸钟娘娘庙是我们公产,孙当家不应让她女儿接庙。孙当家照旧当家,毫无问题,如果更换崔智平当家,必须等李礼妙回来再计议,因为李礼妙是崔智平的师傅。十一月八日据黄智教等声称,此庙是我们曾师傅遗传的小庙,应该先由礼字辈师兄弟接充主持,孙礼焕想将此庙交给崔智平,我们不赞成,家庭会议,我们都没有表示,虽有记录,也没有签字盖章。十一月十日据崔智平声称,此庙原来是一个破坏小庙,孙当家接管庙务后竭力整理,现在很整齐,我于民国十四年(1925 年)进到庙内,阮礼仪是我的度师,孙礼焕是我师叔,我接充主持,家庭会议并没有人表示反对,留有谈话记录,但没有盖章签字。又据具结人孙信正等声称,孙信正与王诚茗系龙门派,张信启系华山派,内中有无纠纷我们不知道。又据长清观道众联名具呈,表示反对,大意同前。据调查,该崔智平原来是孙礼焕的俗家女儿,出家后拜阮礼仪为度师,阮礼仪与孙礼焕系属师兄弟,所以称孙礼焕为师叔,原呈称铸钟娘娘庙由坤道度师孙礼焕充任主持,迹近蒙混师徒,此不合者一;更换主持没有取得本家同意就遽行呈报,此不合者二;所具保结也多数不是本家,此不合者三。民国三十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民政局程局长依据道教会的调查结果,做出了“於例不合,未便准行”的批复。九月十八日崔智平再次向民政局就其批复提出异议。随后,民政局程局长批示,要求道教会做进一步调查。据上文所述,1951 年铸钟娘娘庙的保管者仍为孙礼焕,崔智平接充该庙主持一事似乎没有最终得到道教会的认可。

    五、小 结

    综上所述,金炉圣母铸钟娘娘庙的前身是真武庙,真武庙始建于明朝永乐年间或以后的时期,清代乾隆五十年至道光七年这段时间,真武庙改称铸钟娘娘庙,奉祀主神也由真武大帝变成了铸钟娘娘。金炉圣母应该是指女娲,而不是传说中监工的女儿。该庙在清顺治八年、乾隆五十年、道光七年、民国十八年(见1948 年铸钟娘娘庙登记表)经过了4 次重修。该庙建筑主要有前后二层殿。我们已知的该庙主持有:清顺治八年是王守道,乾隆五十年是王志诚,清道光七年是黄宗禄,民国十四年是曾义明,民国三十六年是孙礼焕。铸钟娘娘庙位于鼓楼西铸钟厂,民国二十五年门牌号是内五区鼓楼西铸钟厂14 号,1951 年门牌号是西四区旧鼓楼大街西铸钟厂14 号,1958 年门牌号是西城区果子市办事处铸钟厂14 号,20 世纪80 年代门牌号是西城区小黑虎胡同24、26 号。

    (作者为北京市文物局图书资料中心副研究馆员)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