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 English   搜索关键词:
试论北京唐代墓志的地方特色

来源:北京文博 作者:陈康 时间:2005-9-1 12:00:00
】【打印】 【关闭

    本文所说北京唐志,特指的是在唐代幽州所辖之今北京市的范围,不包括已划归河北省那部分出土的唐代墓志。

    唐代幽州都督府治蓟,下辖幽、檀二州及妫州、饶乐都督府在今北京境内的部分地区。幽州领10县,其中蓟、潞、良乡、昌平四县在今北京境内,唐德宗建中二年(781年)析蓟县西界分置幽都县,与蓟分治蓟城内外,唐代蓟县和幽都县所辖范围包括今北京市的城内及市区,潞、良乡、昌平三县,檀、妫二州在今北京市的郊县。

    幽州城,也就是历史上的蓟城,在今北京城西南隅宣武区范围内,唐代的蓟城与从战国到唐代以前的蓟城有了比较明确的记载。

    另,范阳县(今河北省涿州市)的西北部在今北京房山区境内。

                                        一、幽州在唐代的地位

    幽州之名因何而起?又源于何时呢?“东北曰幽州”。《释名》曰:在彼幽昧之地,故曰幽地,又曰:燕之为音,燕也,其气内盛而燕宛也。

    
幽州在春秋战国时还属于周王朝一个相当落后的诸侯大国——燕国,自秦汉以来已逐渐成为国家北鄙的重镇,是中原王朝在北方与东北抵御草原民族南侵的门户。隋朝时在此设立涿郡,隋文帝为加强防御突厥的南犯,在此设立了幽州总管府。唐朝建立后,其国家版图虽然幅员辽阔,主要的政治舞台在长安及东都洛阳,但幽州却一直是唐王朝经略、防御、巩固、发展北方及东北边疆的军事重镇,它已成为唐王朝在北方的一个窗口和前沿阵地。

    在高祖武德五年(622年),幽州的地位上升,已与洛(今河南洛阳)、荆(今湖北江陵)、并(今山西太原)、交(今越南河内)四州并称五大总管府了。诗云:“幽朔巨都,全燕重地。”

    唐初幽州地位、管辖范围和政权、军权大小都与当时的边境形势有密切的关系,规模最大时在武德六年(623年)突厥大举南侵时,高祖将幽州总管府升为大总管府,领州三十九。反之,在和平时期,其管辖范围便大幅度缩小,如贞观四年(630年)唐太宗亲征讨平东突厥,东突厥败退,北边出现了较长时期的和平状态,至贞观八年(634年)幽州都督府所辖州仅有幽、易、燕、北燕、平、檀6州。

    在长期的战争中,唐政府清楚地认识到幽州在对少数民族的入侵逐步采取了抵御、进击和怀柔、沟通的双重政策,体现出它在国家版图中的重要性。国家的对外政策需要有幽州这样一个处于至关重要地位的地方机构来实施。

    虽然唐代幽州的地位十分重要,但实际上史籍对唐代幽州的记载甚为简略,人们对幽州城的了解甚为粗浅,幽州所辖的县治相比中原地区还是相当落后的,农业经济和村庄聚落的密度远远低于中原地区,唐代幽州的里坊、村乡都没有文献的记载,因此唐代墓志才凸现出其独特的历史文献价值。

    北京唐代墓志反映了幽州地方政权机构的设置和变化,对于幽州城的方位、城市布局,以及唐代幽州地方的军事、经济、冶铸、手工业、交通、文化、对外交往等诸方面都提供了最真实的记载,尤其是对唐代幽州建制复原、研究有着至关重要的现实意义。
                                        二、北京出土唐志概况

    幽州在唐代是北方地区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的中心,官署衙门健全,军号、折冲府齐备,羁縻州遍布,县乡村镇设置,一应俱全。幽州的人口相对北方其他地区较为稠密。自清代以来,在北京地区陆续出土了不少唐志,这对北京史地的研究有着重要的史料价值。

    按目前已公布和已知入藏及散落在各区出土唐志统计,历年来在北京出土的唐志约有80余方左右。北京唐志的来源:(1)《全唐文》、罗振玉《京畿冢墓遗文》、朱士端《宝禄堂收藏金石记》等,(2)国家图书馆馆藏唐志拓片,(3)北京市文物局图书资料中心以及首都博物馆、市文物研究所、北京石刻博物馆等藏品,(4)各区县文物单位所藏。

    从现在已出土的唐志所刻年代看,最早的是《唐故朝散大夫仪同三司上柱国左戎卫开福府旅师仵(钦)君墓志铭》,时间是唐高宗咸亨元年(670年),最晚的是《大唐范阳卢公故夫人天水郡赵氏墓志铭并序》和《唐故陇西郡要氏夫人墓志铭并序》,为唐昭宗文德元年(888年),时间跨度在200余年。

    北京地区绝大多数出土的墓志,时代多在开元(713—741年)以后,比例在49%,其中又以顺宗永贞元年(805年)以后的居多,比例为34%。新中国建立前,唐志有些零星出土,已知最早的是清康熙二十年(1681年)在西城区西安门内发现的《唐故濮阳卞氏墓志》,但这些唐志大多没有明确的出土时间和地点。(见罗振玉《京畿冢墓遗文》),唐志在解放后才有大量出土。

    在已出土的唐志中,志主地位最高的是1966年在丰台区林家坟出土,葬于唐代宗宝应元年(762年),僭称“大燕昭武皇帝”的史思明或史朝义的玉册。

    北京已出土的唐志分布:以幽州城周围西、南、北三个方向居多,集中在今西城、东城、宣武、丰台、海淀、石景山、通州、房山八区,大兴、昌平、密云有零星出土。

                                        三、北京唐志的内容和特点

    唐代的墓志向以内容丰富、文体潇洒见长,真实地反映出盛唐的方方面面,而北京出土的唐志有着其鲜明的地方特点。

1.墓志志主的身份复杂,几乎包括了唐代幽州地方各阶层

    (1)幽州官署:唐代幽州地方行政机构名称及其变化,可分为三个时期:

 时    期

年    代 

名    称 

长    官 

前    期

武德元年(618年)

幽州总管府

总管

武德五年(622年)

幽州大总管府

大总管

武德七年(624年)

幽州大都督府

大都督

武德九年(626年)

幽州都督府

都督

中    期

景云元年(710年)

幽州都督府

节度使

开元十二年(724年)

幽州大都督府

节度使

天宝元年(742年)治幽州控溪、契丹

范阳都督府

节度使

治营州(今河北省昌黎县)控室韦

平卢都督府  节度使

节度使

后    期

乾元二年(759年)

燕京

 

广德元年(765年)

幽州卢龙都督府

节度使

    墓志中有:《唐幽州大都督府兵曹参军陈(立行)君墓志》、《故幽州卢龙节度都押衙周(元长)府君墓志》等。

    (2)幽州所辖下的地方官吏:幽州在唐代所辖地区变化很大,多时所辖地区包括了今北京、河北、辽宁、内蒙、天津等地,少时仅有北京、河北二地,如广德元年范阳节度使改幽州卢龙节度使时领有幽、蓟、易、定、沧州。但不管如何变化,今北京一直是在幽州的管辖之下。本文中所列唐志中幽州辖下的地方官吏也只限于今北京范围,如《大唐昌平尉李(相)墓志铭》、《唐故妫州刺史充清夷军营田等使刘(钤)墓志铭》。以及唐代在北京境内设立的军号、折冲府、归义州等机构的官员,如《唐幽州节度押衙摄纳降军营田使侯(元知)府君墓志铭》、《唐故归义都督府李(诗)府君墓志铭》。

    (3)京官及外地官员:北京出土的唐志中有一部分是死于任上的京官和外地官员,他们或葬于幽州,或迁葬幽州及与夫人合葬幽州,如已见外地官吏的唐志有:1.《唐薛府君墓志》,薛府君为信州(今江西省上饶市)刺史。2.《唐李公墓志》,李永定为青山州(羁縻州)刺史,青山州在今河北省涿州小门村,李永定“以乾元二年十二月二日寝疾于怀之官舍”。3.《唐姚府君墓志》,姚子昂为棣州(今山东省惠民东南)刺史,“宝应二年十月十八日因使遘疾官舍”。4.《唐王府君墓志》,王郅为瀛州(今河北省河间市)司马。5.《唐刘公墓志》,刘公为涿州(今河北省涿州市)司马。6.《唐王府君墓志》,王恭为汾州司马,汾州在河东道(今山西省汾阳)。7.《唐张府君墓志》,张道升为陇州(今陕西省陇县)刺史。8.《唐朱府君墓志》,朱府君为涿州刺史。9.《唐高府君墓志》,高行晖为怀州(今河南省沁阳县)别驾。10.《唐朱府君墓志》,朱绅为瀛州司仓参军。11.《唐周府君墓志》,周屿为平州(今河北省卢龙县)刺史,卒于洛阳后迁葬幽州的京官,见《云麾将军李神德墓志》。

    (4)平民:北京出土了不少平民的墓葬,墓中通常也有墓志,如《唐故西河任(紫宸)府君墓志》、《唐故高(元表)君墓志》、《大唐开元观道士王(徽)公墓志》等。

    (5)妇女:唐志中常见“××夫人墓志”或夫妇合葬墓志,如《故汝南郡夫人周氏墓志》、《唐故黎阳桑氏夫人墓志》、《唐故瀛州司马陉邑安平范阳三县令幽州节度押衙兼侍御史太原王(郅)公夫人博陵崔氏合附墓志铭》等。

2.唐志中的北京少数民族

    唐代北京是一个开放性的城市,面对的是北方的突厥、回纥,东北的奚、契丹、靺鞨、室韦各族,历史上发生的战争、交往、融合事例很多。贞观四年(630年)东突厥被唐军打败后,大量降众被安置在幽州境内定居,随之栗末、靺鞨也迁入燕州(今北京怀柔、顺义),新罗人迁入良乡广阳城,唐置归义州统之,开元四年(716年)契丹弹汗部迁入幽州东北置归顺州(今北京顺义),开元二十年(732年)奚人李诗、琐高等以其部落五千帐来降,安置在良乡县广阳城。

    安史之乱前,唐政府为了安置日益增多的入居的少数民族,在幽州境内设置了供少数民族定居的羁縻州,共有19个,其中在今北京境内就有14个。安史之乱后,继文、武、宣宗三朝以降,除回纥人迁入外,其他民族迁入的已大为减少了。但目前已出土的墓志中具有少数民族身份的墓主却很少,仅见史思明玉册、《李(诗)府君墓志》、《论(博言)墓志》三例。

    史思明(?—761)是有复杂血统的胡人,他与安禄山是营州同里。天宝十四年(755年)十一月甲子,史思明从范阳、平卢、河东三镇节度使安禄山于范阳起兵叛唐,史称“安史之乱”。天宝十五年(756年)史思明会四路叛军围攻太原,为李光弼所败,退守范阳,安庆绪以史思明为范阳节度使。后安庆绪暗图加害史思明,史思明降唐,后任河北节度使,封归义王。然因李光弼欲剿其军,史思明复叛,乾元元年(758年)史思明大败郭子仪等九节度使,杀安庆绪。乾元二年(759年)他在燕京(今北京)称帝,号“大燕皇帝”,上元二年(761年)史思明被其子史朝义杀死在陕西柳泉,以毡毯裹尸运回幽州埋葬。1966年文物部门在丰台区林家坟发现一座唐墓,墓中出土了部分玉册残片,玉册上的文字有“而早昏风悲隧路月冷山门”、“李之交淬同蚌鹬之相倾击”、“屋而不还垂白云而永逝鸣”、“艰难悠济悲榖林之超”、“血未干唐有异端馋人罔极”、“昭武皇帝崩于洛阳宫玉芝”、“帝朝义孝乃因心亲惟□□”等句。从玉册文字考证,玉册似以史朝义口吻为史思明所撰,故此墓可能是史思明之墓。

    李诗(?—736),为奚人,1993年在房山县医院发现了《李(诗)府君墓志铭》志盖,同时出土的是《唐故归义王李府君夫人故贝国太夫人清河张氏墓志铭》,奚为匈奴别种,居于鲜卑之故地,通天中契丹叛,奚随之。开元二十年(732年)信安王李袆奉诏讨奚,大酋长“李诗、琐高等以其部落五千帐来降”,诏封李诗为归义王兼特进左羽林大将军同正,李诗率部降后,朝廷赐物十万段(缎),移其部落于幽州良乡县安置,设归义州。

    《论(博言)公墓志》是1995年在石景山区老古城出土的,志主论博言为吐蕃松赞干布时大相禄东赞之后,武周圣历元年(698年)弃都松赞赞普在逻些(今西藏拉萨)诛灭其家族,其子钦陵在青海宗喀自刎,赞婆及钦陵子弓仁率部归唐。进入中原的禄东赞这一支后裔在唐朝世代为官,祖惟贞为左领军卫大将军,父修为宁州刺史,论博言任卢龙节度使押衙,升幽州节度押衙兼侍御史加检校国子祭酒,咸通初曾领军征交趾。

    这些少数民族墓主人的墓志出土,揭示了唐代幽州居民成分的复杂多样,也表明了唐代幽州历史的动荡,以少数民族身份来到幽州的人经历不同,充分显示出幽州在唐代是一个民族融合的开放性大城市。

[Page]

3.志盖图案丰富多彩

    北京唐志的志盖多为盝顶式,四刹面在不同时代所雕图案不同,早期的为素面,如《仟(钦)君墓志》志盖为素面,四面凿出方向不同的槽线。中后期志盖大部分是四刹面刻十二辰图案为主,细分可有三个时期:早期的刻“十二生肖形象”,如开元二十六年(738年)的《李神德墓志》,志盖刻十二辰兽;其后出现了十二兽首文臣身的图案,如《大唐天宝十三载故开元观道士王(徽)公墓志》,志盖上兽首人身的文臣都是身着朝服,足登乌靴,手持笏板的形象,惟《李永定墓志》志盖上刻十二人臣中仅虎、兔、龙、蛇、马、羊者为手持笏板,是个例外;再后又出现了志盖刻十二文臣手捧十二兽的图案,如《王叔原墓志》、《张建章墓志》。后两者的图案交互使用存在的时间较长。

    唐志的装饰繁褥华丽,往往在志盖四刹的每面交角处刻各种花卉,如番莲、牡丹等,志盖、志石的四侧刻各种忍冬、蔓草纹,少数的还刻有动物的图案,如《归义王李府君夫人清河张氏墓志铭》志石侧面壶门内刻“双犀对峙”图。

    唐代墓志的书法最大的特点是楷书书体“已臻极致”,唐早期书法以虞、欧、褚、薛四大家风格已成为人们习字的典范,书体或“华腴丰美”,或“朗健峻迈”。这些出土的唐志刻制中大多都打出界格,刻工精细,文字笔力刚劲有力,整齐隽美。

4.北京唐志撰志人

    墓志撰志人通常是墓志的重要内容之一,唐代已经出现了名人撰写志文的墓志。从目前已出土的北京唐志来看,部分唐志志文中题有撰志人的官职、名讳,但这些撰志人的身份大多不高,也不是名人。1.《唐故彭城夫人刘氏墓志铭》:唐故平州刺史卢龙节度留后,乡贡进士贾暄撰文。2.《周(屿)府君墓志铭》:孙子前幽州节度衙前兵马使中散大夫检校太子宾客在中小名蓟郎号绝撰上并书。3.《唐王(叔原)府君墓志铭》:从弟乡赋进士知徽撰。4.《大唐范阳卢公故夫人天水郡赵氏墓志铭》:前飞狐铸钱院巡覆官儒林郎试太常寺奉礼郎张铃撰。5.《唐李府君夫人故贝国太夫人清河张氏墓志铭》:朝请郎行深州录事参军薛晕撰。6.《大唐瀛州司马王(郅)府君墓志铭》县令李再撰。7.《张建章墓志》:从兄幽州节度掌书记中散大夫检校尚书工部员外郎间侍御史赐绯鱼袋(张)珪撰。8.《论博言墓志》:幽州卢龙节度押奚契丹两蕃副使正议大夫检校太子左庶子兼御史大夫上柱国赐紫金鱼袋张建章撰,志文末刻:节度要籍兼摄涿州范阳县丞赏绯于佥则书并篆盖。

    以上所列中仅《论博言墓志》的撰志人张建章是唐代一位相当著名的文人,张建章事迹散见于(北宋)孙光宪《北梦琐言》卷十三:“尤好经史,聚书至万卷”。大和六年(832年)张建章受幽州都督府派遣,以假瀛州(今河北省河间市)司马,代表幽州回聘渤海国国王大彝震,自大和七年(833年)“癸丑秋,方舟而东,海涛万里,明年秋杪达忽汗州暨上京龙泉庄(今黑龙江宁安县渤海镇),岁换而返”,张建章在渤海国逗留达一年,就其在渤海国所见所闻,著有《渤海记》一书,该书今已佚,仅见《新唐书·艺文志》、《宋史·艺文志》、郑樵《通志二十略·艺文四》存目,是一部宝贵的地方史籍。其他撰志人还有:《常(俊)府君墓志》康济撰、《刘(建)公并夫人杨氏合附墓志》郭洪撰、《张(道升)府君墓志》李伯良撰、《朱府君墓志》李鸿撰、《高行晖墓志》郑宗经纂、《任(紫宸)府君墓志》存诚撰、《崔(载)府君墓志》成表徽撰、《周(元长)府君墓志》李掖撰、《南阳郡张氏墓志》郭少达撰、《陈(立行)君墓志》李俭撰、《耿(宗倚)府君墓志》卢希逸撰、《侯(元知)府君墓志》路愈述、《王(公晟)府君夫人张氏合附墓志》许舟撰、《敬(延祚)府君墓志》张宾撰、《曹府君夫人张氏合附墓志》崔建撰……。

5.志主的官职

    从目前已出土的北京唐志来看,志主中除史思明外,大多数是中下级的文职、武职官员,如1976年在西城区二龙路出土的《仟(钦)君墓志》,志主为开福府旅师,旅师乃地方掌征收栗税的官员;王景秀是恒王府参军,(见《王(景秀)府君墓志》,恒王瑱为唐玄宗第二十子⑤⑥,典军是唐代时在亲王府设立的官名,秩正五品上;王郅是瀛州司马,(见《王府君墓志》),司马在唐代是位于刺史之下的属官,后成为虚设;朱绅为瀛州司仓参军,(见《朱府君墓志》),唐代在各府置“仓曹参军”,在各州置“司仓参军”,掌仓廪庖厨、财物、廛市之事。武职官员在北京唐志中占有较大的比例,董庆长是卢龙节度衙前兵马使,(见《董府君墓志》),衙前兵马使为唐代藩镇自置的军队武职;周元长为幽州卢龙节度都押衙,(见《周府君墓志》),都押衙为高级武职,可参与军事机密,并指挥一线军队。奚、契丹两蕃使是在幽州都督府特设的主管两蕃军务机构,于武周万岁通天元年(696年)设,最早可见“(开元)捌载贰月令充两蕃使薛泰下总管”,副职为奚、契丹两蕃副使。唐代设立这个机构是因为在万岁通天时契丹叛后,奚众管属突厥,两国常遂为表里,号曰“两蕃。”朝廷于幽州卢龙节度使后加“押”表临制。张建章在“咸通五年(864年)四月奏升押奚、契丹两蕃副使。”幽州节度使奚、契丹两蕃事务机构的设立,说明了唐代边境的局势变化和唐政府对东北边境的重视。

6.军号及折冲府

    唐睿宗景云元年(710年)在地方始设节度使,玄宗开元中在全国已设了碛西、河西、朔方、幽州等八节度使,天宝元年(742年)又增设为十节度使,“曰安西、北庭、河西以备西边,曰朔方、河东、范阳(幽州)以备北边、平卢以备东边也……”。节度使的设置主要是为“备边”、“御戎”。范阳节度使统兵为91400人,分为9军,分驻幽州各地,在今北京境内驻有经略军,驻幽州城内,管兵3万,威武军驻檀州城(今北京密云),管兵1万,清夷军驻妫州(今北京延庆),管兵1万(11)。由出土的唐志可知:刘钤为清夷军营田等使(12),清夷军是垂拱二年(686年)由妫州刺史郑崇古奏置,经略军是延载元年(694年)置(13),威武军是大足元年(701年)置,开元十九年(731年)改称威武军。其他唐志志主所在各军不在今北京境内,“雄武军,开元十八年(730年)析幽州置……又有雄武军,故广汉川也,”(14)“禄山阴有逆谋,天宝六载(747年)于范阳北筑雄武城(今天津蓟县东北)”(15),有黄直为雄武军捉生将(16),耿宗倚为雄武军营田等使(17)。静塞军,原称渔阳军,在幽州北卢龙古塞,开元十九年九月十七日改为静塞军,陆日岘为静塞军营田等使(18),其他另见侯元知为纳降军营田等使(19),敬延祚为镇安军使(20),李永定“俄兼知静塞军使”(21),军使为唐代都督府下设“军”的长官。折冲府。唐沿隋的府兵制度,职责为镇戍地方和配合中央军队出征,兵府在隋时称鹰扬府,“贞观十年(636年)始名折冲府”(22)。唐代在幽州地区共设有14个折冲府,“幽府十四,曰昌平、涿城、德闻、潞城、乐上、清化、洪源、良乡、开福、政和、停骖、柘河、良社、咸宁。”(23)北京出土唐志中可见仵钦为开福府旅师(24),孙如玉为平州卢龙府折冲府都尉(25),李神德“拜易州长乐府折冲都尉——仲清朝易州长乐府右果毅都尉”(26),长乐府属易州(27)。1955年7月在阜城门外二里沟出土的《王叔原墓志》和在大兴出土的大历十一年(776年)《王景秀及妻魏氏墓志》都提到了“恒王府”。罗振玉《唐折冲府考补》中认为恒王府乃折冲府名,其实非也,恒王当为玄宗子李瑱,李瑱于开元二十三年封为恒王,恒王府在关内道。

    ①(清)孙承泽《春明梦余录》卷一“建置”

    ②(唐)李商隐《为荥阳公贺幽州破奚寇患》

    ③(清)朱彝尊《日下旧闻考》卷三十七,北京古籍出版社

    ④《旧唐书》卷一百四十九下“北狄列传”

    ⑤恒王(王真),玄宗第二十子也,初名,开元二十二年七月封为恒王,《旧唐书·玄宗诸子传》

    ⑥恒王(王真),性好道,常服道衣,天宝末,从驾幸蜀,不复衣道衣矣,《唐会要》卷五

    ⑦《李(永定)公墓志》,藏首都博物馆

    ⑧《旧唐书》“北狄列传·奚国”

    ⑨《张建章墓志》,藏首都博物馆

    ⑩《唐语林》卷八“十节度”

    (11)《旧唐书·地理志》

    (12)《刘(钤)公墓志》

    (13)《唐会要》卷七十八

    (14)《新唐书·地理志三》妫川、妫川郡上

    (15)《旧唐书·安禄山传》

    (16)《黄(直)公墓志》

    (17)《耿(宗倚)墓志》

    (18)《唐陆(日岘)府君夫人王氏墓志》

    (19)《侯(元知)府君墓志》

    (20)《敬(延祚)府君墓志》

    (21)《李(永定)公墓志》

    (22)《唐会要》

    (23)《唐会要》

    (24)《仵(钦)君墓志》

    (25)《孙(如玉)公墓志》

    (26)《李(神德)府君墓志》

    (27)《新唐书·地理志》:县六,有府九,曰遂城、安文、修(政)武、德行、新安、龙(石)亭、武遂、长乐

    (作者为北京市石景山区文管所干部)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E-mail:webmaster@bjww.gov.cn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