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一溜边山府考略——明废帝后及皇室墓地考(二)

来源:北京文博 作者:陈 康 时间:2004-7-28 16:10:00
】【打印】 【关闭

  四、公主与驸马

  明制,皇姑曰大长公主,皇姊妹曰长公主,皇女曰公主,按《明史》自太祖立国至崇祯十六帝共册封公主85位,自成祖至庄烈帝共封公主66位。古制帝王之女虽至贵至尊,地位高于夫君和公婆,虽然出嫁,也是皇室宗亲,但却无法与诸皇兄相比,在《明史》中(卷121·列传9·公主),特列专传,驸马附与其中,但公主俱无名讳、事迹,所言皆为驸马之事,明代文献及后来据此修成的《明史》记载也甚少,且谬误百出。明代公主下嫁,死后往往是公主与驸马合NB240或毗邻而葬,公主葬所因史  料不足,考古界对此尚不十分清楚,但从历年出土与史对照,可以确定,仁、宣之后的公主大都是葬在西山一溜边山府一带,亦是择吉而葬,构筑佳城,从已出土的墓府看,地理位置上并无尊卑先后之分。

我们按明史先试列表看成祖以下历代册封公主的情况
1.成祖 5女
2.仁宗 7女其中2女未嫁、薨,1女早薨,追册 
3.宣宗 2女
4.英宗 8女
5.景帝 1女 英宗复辟后降称郡主
6.宪宗 5女 其中2女薨,追册,1女未嫁,薨 
7.孝宗 3女
8.睿宗 2女 2女早薨、追册
9.世宗 5女 其中2女薨,追册,1女未嫁,薨,追册 
10.穆宗 6女 其中2女早薨,追册
11.神宗 10女 其中8女早薨,追册
12.光宗 9女 其中1女早薨,追册,5女早逝,未封 
13.熹宗 2女 2女早逝
14.庄烈帝 6女 其中1女薨,追谥,3女早逝,无考 
那么,明代公主的葬所在何处呢?《宛署杂记》有一些明确的记载:诸殇公主
宣庙之女 曰永清公主
宪庙之女 曰长泰公主、仙游公主、太康公主 
世庙之女 曰归善公主、常安公主、思柔公主 
穆庙之女 曰蓬莱公主、太和公主、NB374霞公主 
今上(神庙)之女曰仙居公主、静乐公主、云梦公主、灵丘公主、云和公主以上俱葬金山。对宣宗至神宗大帝之女作了记载,但其中有一些不确之处(有些是《明史》所误),《明史》载宣宗二女中并无永清公主,宪宗之女中无太康公主,穆宗之女无霞公主,有些是《宛署杂记》所漏,英宗、孝宗、睿宗之女无记。

  仁宗有女七人,第四女真定公主,母李贤妃,宣德四年(1429年)下嫁王谊,公主薨于景泰元年(1450年),“景泰元年十二月乙酉真定大长公主王瑛奏:臣父谊卒已葬香山,今臣母薨,蒙择地安葬,缘臣母临时遗言,令迁柩合葬,从之”。可见真定公主与王谊应合于香山。《明史》曰:宣宗二女,顺德公主、常德公主,而《宛署杂记》在诸殇公主条目中却说:宣庙之女,曰永清公主。二者孰对孰错呢?笔者在《世宗实录》中查到这样的记载:“(嘉靖十八年九月丁巳)诏建立恭让章皇后、恭靖贤妃等妃,申懿王等王、悼恭太子等太子,永清公主等公主各坟碑”。可见宣宗确实另有一女为永清公主,公主是宣宗第几女呢?薨于何时?“(正统八年春正月)癸酉,顺德长公主薨,公主,宣宗章皇帝长女、母皇后胡氏,……”、“(成化六年七月),常德大长公主薨,宣宗三女,母孝恭章皇后,永乐甲辰生,年四十七”,由此得出结论,永清公主是宣宗第二女无疑。永清公主应薨于顺德公主之前。宣宗第一女顺德公主于正统二年十二月戊午下嫁府军前卫千户石林之子,石墓志出土于石景山区狼山(琅山),志云:以成化十六年(1480年)五月十七日于宛平县玉河乡琅山之原,附顺德长公主而合葬焉。公主薨于何时,在门头沟三家店中街曾出土了顺德长公主墓志,志云:正统八年(1443年)四月二十三日葬宛平县黑石山之原。可见公主先于石去世37年,石死后与顺德长公主合葬。那么是否公主墓府原在黑石山,后迁狼山,石死后才与她合葬?而第三女常德公主,母孝恭章皇后,正统五年下嫁薛桓,成化六年薨,葬所未明。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宣宗至少有二女皆葬于金山。

  英宗八女中,已知第五女广德公主及驸马樊凯的墓府,1964年在北京铁路局西山疗养院内出土了《大明广德长公主圹志》:明成化二十年(1484年)十一月十三日“葬西山香山乡翠微山之原”,公主名曰朱延祥,母万宸妃,(成化八年十一月丙辰)广德长公主下嫁驸马都尉樊凯,樊凯是南城兵马副指挥樊旺之子。20世纪70年代在同一地点又出土了《明故驸马都尉樊公墓》志:以卒之年(1512年)八月七日葬于都城西翠微山之原与公主合圹礼也”。公主早樊凯死28年,凯死于正德壬申年。

  景帝仅一女,曰固安郡主,生于正统十四年(1449年)正月二十七日巳时,景泰初被封为固安公主,景泰八年(1457年)英宗复辟,“被废去了公主封号”,成化六年(1470年)二月十日复封固安郡主,下嫁宗人府仪宾王宪,她是明代唯一被降称郡主的公主,葬仪视公主,公主薨于弘治四年二月十一日,在今八大处八处出土了郡主的墓志。《明故固安郡主圹志铭》:明弘治四年(1491年)五月九日“葬翠微山之原”。前面说过宪宗五女中仁和、永康二公主未葬西山,其余三女《宛署杂记》中有:宪庙之女曰长泰公主、仙游公主、太康公主,宪宗三女中长泰、仙游公主早薨,追册,明确记载葬于金山,第三女德清公主弘治九年下嫁林岳,薨于嘉靖二十八年,尚不知葬所。查《明史》宪宗之女中并无太康公主,1983年在海淀区香山正蓝旗村东金山南麓出土了《太康公主圹志》:公主讳秀荣,今上皇帝之女、皇后所出,以弘治十年正月十四辰时生,弘治十一年九月十六日亥时薨。公主聪慧娟秀,以上所钟爱,薨之日,悼惜不已,乃追封为太康公主,凡诸恩典皆从厚,以卒之年十月十一日奉敕葬于都城西金山之原。那么太康公主究竟是谁之女呢?再查《明史》,书中有孝宗一女太康公主,薨于弘治十一年的记载,笔者在实录中又查到:(弘治十一年九月)己酉,皇女太康公主薨,礼部上丧礼事宜,上命照蔚悼王丧礼例行,免辍朝并奉尉礼。那就可以肯定此乃《宛署杂记》之误,从圹志看,公主生于弘治十年,薨于弘治十一年尚不足一岁,而《明史》曰:公主未下嫁,乃误应改为早薨,追册。

  明人沈榜所著《宛署杂记》对于明代皇室的葬所、规制、葬仪作了较详尽的记载,补了史之不足,然亦有很多不足,所误、所漏甚多。

  1990年笔者在石景山区的四平台(注:石景山区有多处四平台),此处位于北京军区院内出土了一座明墓,一直未公诸于世。此墓视其规模、形制应是明代藩王公主墓之例,墓室门半开,内并列二棺,一棺板已糟朽,左棺的棺盖尚完整,外鬃红漆,内侧有一银饰,饰面上刻“太子太保驸马都尉谢”九字。据此推究,明代十五帝所封公主,除早殇或未嫁的,下嫁公主共52位,这52位公主下嫁的驸马中只有两位姓谢,一位是太祖第十五女汝阳公主的驸马谢达,达死于永乐二年(1404年)冬十月癸巳,此时成祖尚未迁都北京。另一位是孝宗第三女永淳公主的驸马谢诏,“(隆庆元年五月)壬午驸马都尉谢诏卒,诏以嘉靖六年闰八月选尚永淳公主,历管宗人府事,大汉将军,至是卒,赐祭十五坛,与长公主合葬西山”,“(嘉靖十九年三月庚子)永淳长公主薨,讣闻,辍朝一日,赐祭葬如例”。可见永淳公主与驸马谢诏确实合葬于西山,此墓应是永淳公主及谢诏之墓。而《宛署杂记》中未提及。次女永福公主尚不知葬所。

  世宗五女中常安、思柔、归善三位公主未嫁,薨追册,皆葬西山。《万历野获编》:“嘉靖二十年辛丑正月初六,皇第四女生,母为雍妃陈氏,名曰瑞”,“(嘉靖二十三年七月)甲午皇第四女薨,赐封归善公主,治丧及祭葬如太康公主例”,“(嘉靖二十八年七月)戊子皇第一女薨,追封常安公主,辍朝一日,诏治丧如归善公主例”,“(嘉靖二十八年九日)己卯皇第二女薨,诏追封思荣(柔)公主,治丧如归善公主例”。《宛署杂记》未提到二位公主。宁安,皇第三女,名曰禄祯,母端妃曹氏,曹氏因“壬寅宫变”与张金莲等15宫女一起凌迟处死。端妃死后,帝始知其冤,因此对端妃之女倍加爱护。嘉靖三十四年下嫁宁晋县李和,今公主墓已出。(2001年石景山区文物管理所在山村收回“宁安大长公主圹志”一方。)

  穆宗有六女,蓬莱、太和、寿阳、永宁、瑞安、延庆公主。蓬莱、太和二公主早薨,她们的葬所《宛署杂记》中有明确的记载:穆庙之女,曰蓬莱公主、太和公主、NB374霞公主俱葬金山,二公主在隆庆元年同日追册,那么霞公主之名是《明史》有漏还是《宛署杂记》有误呢?1955年在董四墓出土了《霞公主圹志》,志曰:隆庆六年(1572年)十二月九日葬于金山之原。与《宛署杂记》所提相符,在《神宗实录》中又查到了:“(隆庆六年九月壬子)追封皇第七妹为霞公主”的记载,说明穆宗不仅有六女,另尚有一女未录,是《明史》所漏。公主名尧姜,在隆庆六年九月薨,谥曰霞公主,至十二月九日墓成,葬在董四墓。穆宗其余四女皆下嫁。在石景山区西下庄西侧今北京工人疗养院旧有梁家府村,梁家府为何人之墓,未见记载,在1948年当地居民因避炮火掘开墓穴。多年后于1970年在墓址处获得《永宁长公主圹志》一合,永宁长公主是穆宗第四女,慈圣皇太后所出,神宗同母妹。她生于隆庆元年二月朔日辰时,万历十年二月二十一日册封为永宁长公主下嫁驸马都尉梁邦瑞。万历十年四月十八日邦瑞卒,万历二十二年六月初五日戌时公主薨,享年二十有八岁。而《明史》中载公主薨于万历三十五年,历来史家对此存有疑虑,《明史考证》云:“薨于万历三十五年必误”。那么孰对孰错呢?在《明实录》中笔者又查到了“(万历二十二年六月丙辰)永宁长公主薨,礼部考寿阳公主丧礼,上之从所拟”。显然公主是薨于万历二十二年,她在梁邦瑞死后寡居了十二年方亡故。此为《明史》之误。因明代公主死后或与驸马同穴合葬,或一地分葬,而公主墓志未言明是否与驸马合葬,应该说,公主坟迤南的梁家府当为梁邦瑞之墓。墓志中对公主葬所记载十分明确,“得吉日以十二月十七日葬于清良山之原”,明时的清良山,在民国初被称为青龙山,是今卢师山之别称。穆宗第三女寿阳公主,万历九年下嫁侯拱宸、第五女瑞安公主,万历十三年下嫁万炜、第六女延庆公主,万历十五年下嫁王,史书有“向臣恭谒寿阳、瑞安、延庆大长公主坟园,及观其宗祠其金册、衣冠宛然在列”。“(万历十八年九月)戊午,寿阳长公主薨”“(崇祯五年壬申九日)辛丑驸马万炜以瑞安大长公主于崇祯二年薨逝,坟价至今不足,具疏恳清”。依例三主也应葬于金山。

  神宗十女中寿宁公主万历三十七年下嫁冉兴让,崇祯十七年闯王进京时已死,尚停柩在家,冉死于闯王军中,疑公主葬无所。荣昌公主与驸马杨春元墓府在今石景山区西黄村西北隅,此处曾出土了杨春元的墓。杨春元万历四十四年七月九日去世,是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葬于黄村,荣昌公主在万历二十四年下嫁杨春元,杨春元死时,年仅37岁,久之,主薨,可见荣昌公主在杨春元死后还活了很久,应薨于天启三年,公主在泰昌六年九月辛亥与寿宁公主同日进封大长公主,在《熹宗实录》中有:(天启三年七月辛卯)文书房“传出黑字揭帖,朕妹封长公主于天启三年七月初二日卯时薨逝,合行书宜照云和公主例行”。公主所葬何处呢?在杨春元墓迤南百余米旧有地名曰:公主坟,应该说此处是同地异穴的公主墓府。其余八女在《明史》中:静乐、云和、云梦、灵丘、仙居、泰顺、香山、天台皆早逝追册,而《宛署杂记》中仅记仙居、静乐、云梦、灵丘、云和五位公主俱葬金山。根据不完全的资料,神庙三女静乐公主生于万历十一年十一月乙巳,薨于万历十三年闰九月戊午,年仅2岁,五女仙居公主在万历十二年四月甲午薨,年不足半岁,第六女灵丘公主于万历十六年八月甲午生,万历十七年五月庚申薨,也不逾岁,第九女香山公主在万历二十七年正月庚戌赐名轩,六月庚寅即薨,年不逾岁。1971年在海淀区的西小府曾出土仙居公主圹志,志云:仙居公主,德嫔李氏出也,以万历甲申七月二十日生,是年十二月三十日薨逝。皇情惋惜,追册为仙居公主。西小府西毗邻四王府,墓园规模因小于四王府,故称为西小府,由此推断,仙居公主墓即出焉,小府必为万历八女丛葬之所,泰顺、香山、天台三位公主亦应葬于此处,为《宛署杂记》所漏记。

  光宗有九女,长女怀淑公主7岁薨,追册,余五女早逝,未封。《酌中志》卷三记:懿妃傅娘娘生皇五妹,封宁德公主,驸马刘有福所尚者也,皇六妹封遂平公主,驸马齐赞元所尚者也,康妃李娘娘生皇八妹,封乐安公主,驸马巩永固所尚老也。宁德、遂平、乐安三位公主皆下嫁,未明葬所。

  熹宗在位七年,二女皆早逝。1954年在董四墓出土了《永宁公主圹志》:天启三年十二月十五日薨,葬金山之原,公主名曰淑娥。《怀宁公主圹志》:天启四年十二月二十日薨,葬金山之原,公主名曰淑嫫,二位公主是否为熹宗之女,一疑也,穆宗四女封为永宁公主,事隔42年为何又追册淑娥为永宁公主,再疑也。庄烈帝六女中,坤仪公主追谥。

  除诸王、公主外,有些藩王子女因各种原因留居京师,死后亦葬于金山。因篇幅有限,故从略。

  翠微山之阳是明代公主相对集中的葬所,山之美妆若绰约的少女,历来为人们所喜爱,随着时间的推移,历史的封尘使人逐渐忘却了记忆,故后人爱屋及乌也就将葬于翠微之阳的明代某位公主附会成翠微公主了,虽然查遍史书并未有公主曰翠微之名。在清中叶这座明代公主的墓早已夷为平地了,竟不知葬者何人了。

  五、一溜边山府的建制和祭祀

  试想一下,如果光阴倒转500年,这一溜边山在山环水绕、青松翠柏间,掩映着无数黄瓦红墙,林立的碑碣,肃立的像生、享殿、宝顶是何等的壮观,曾几何时,一切都已灰飞烟灭。今天我们所看到的已是一片破败的景象,这大概与乾隆时的一场变故有关:“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五月礼部议奏,西山有明景泰及坟茔数处,原有司香太监六名,应并裁,酌设陵户二名,照昌平州例办理”。可见至少在清前期,前明遗留的西山茔府机构并未因明清更替而改变,茔府也相对保存完好,但到了乾隆二十一年时的清朝,政局已十分巩固,因此乾隆根据政治上的需要同意了礼部的议奏,对前明西山的陵制进行了大规模的裁撤,至清末已全部荒芜了,故今天我们对这片经营了200年的明代陵园到底是什么样的颇感困惑。

  明代是中国历史上封建礼制最为完善的时代,除帝陵外,对皇亲贵戚生前死后的等级规定非常严格。正统十三年曾钦定:“亲王茔地五十亩,房十五间,郡王茔地三十亩,房九间,郡王子茔地二十亩,房三间”的规定,在洪武三年(1370年)还曾颁布了坟茔之制,从茔府之周、坟高、石像生数量等都有详细、严格的规定,对公主之茔“司祠祭之制应有享殿、厨库、内宫房之设。”累朝妃嫔甚众,不附葬的各为一墓,“嘉靖十三年(1534年)静妃陈氏卒,上谕礼、工二部曰:祖宗感法当守,王制亦当法,古世妇御妻皆用九数,宜九妃同一墓、一享殿,遂为定制”。

  位于金山口的景帝陵,是一溜边山府众多陵府中等级最高的一座,沈榜曾有详细的叙述:“恭仁康定景皇帝,贞惠安和景皇后二陵,前有享殿,有神庙,神厨,宰牲亭,内宫房”,在成化十二年建碑亭于陵门左,“(嘉靖十八年九月乙酉)诏建碑”,到了二十一年又以神碑偏置门左,非制,乃改建于陵门之外,恭让章皇后陵制也与景帝同。为了更好地守护金山的园囿,还在景泰中设立“金山景皇帝坟武成中卫军,景泰七年设,各王及嫔妃等坟”。诸王、公主卜占风水,圈地建府,皇帝往往都给予优厚的待遇,赐地赐银,“(正统八年冬十月)甲午顺德长公主坟占顺天府宛平县民地二顷五十亩,命有司除其税”。在“永淳长公主薨,赐祭葬如例,给坟价银二万三千一百九十两有奇”。但是虽然公主尊贵无比,然明代的宦官已经权倾一时,肆无忌惮已到了皇帝老子第一,我第二的地步,甚至敢于侵占皇室的坟地。“(天顺二年五月癸丑)嘉兴大长公主坟地属宛平县旧免税粮,后为太监王振侄锦衣卫指挥林所占,林即得罪,地没入官,公主府阍者崔童奏复之”。有句名言“案古证今,循名核实”实非易事。诸王公主茔府的地面建筑都应有些什么,因年代久远,盗毁严重,已不可考,只是根据零星出土,才见一斑。在旧永宁公主墓原址出土了文臣石像一尊,石虎、石羊各一,可见明代公主墓也应与亲王坟的规制不相上下。同时,每处墓府还规定了配以坟户,各不相同,《宛署杂记》中记有:大寿山园户五名,各处坟户,皇太子八名,悼恭太子一十五名——裕王世子一名,太康公主二名——申懿王五名——岐惠王三名——英庙恭靖贤妃四名,英庙端庄贤妃四名等以上各坟户,每名徭编银肆两。除此以外,还规定了每年分正旦、清明、中元、霜降、冬至按等级进行祭祀,分废帝为大祭,废后为中祭,妃嫔、诸王、公主为小祭,并配以煮牲柴炭、银两。

  金山诸府不仅有配享、坟户,从祭还有护坟地,从一些记载看有很详细的记载。从中可以看出,明代对金山皇室陵园的建设、护卫都是十分重视的,从礼部定制、设军户护守到工部营兆,赐府田庄,致祭配享等各种措施一应俱全。200余年的经营使京西小西山逐渐形成了这样一处宏伟壮观的明代茔府群。

  最后一个问题,七十二府府数是否正如陈广斌先生认为的:“一溜边山正好是七十二府茔府”。我认为非也。我国民间常以三十六、七十二作为一种象征,来表示九是自然数中最大数。天有三十六天星,地有七十二地煞,道教称天下有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孔子有七十二贤徒……。天寿山建有十三帝陵,计有皇帝十三位,皇后二十三位,合计有三十六位之数。那么是否民间为了附会,故把金山众多的茔府合称为七十二府来暗合天寿山帝陵,共有一百零八之意呢?从已有资料看,一溜边山茔府早已超出七十二之数。

  今天如果能较为准确地勾划出一溜边山的原貌,这对北京史地研究、明史研究都有重要的意义。

1张宝章、严宽《京西名墓》(北京燕山出版社)代前言,页1。
2(清)孙承泽《天府广记》(北京古籍出版社1982年版)卷35,麓,页488。
3(明)孙继宗《英宗实录》卷275。
4(清)吴长元《宸垣识略》卷14,郊,页252。
5(明)蒋一葵《长安客话》(北京出版社1960年版)卷4,郊杂记,页87。
6《天府广记》卷40,陵园,页607。
7《长安客话》卷4,郊杂记,页87。
8(明)杨士奇《宣宗实录》卷39。
9(清)张廷玉《明史》(中华书局,1974年版)卷114,列传2,后妃,页3540。
10胡汉生《明十三陵大观》(中国青年出版社)页101。
11《明史》卷114,列传2,后妃,页3540。
12《宛署杂记》卷18,坟墓,页211。
13《明史》卷114,列传2,后妃,页3542。
14(明)李东阳《孝宗实录》卷170。
15(清)夏燮《明通鉴》(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版)卷59,页448。
16《明通鉴》卷56,页418。
17《明史》志35,礼13,页1466。
18(明)刘吉《宪宗实录》卷100。
19《明史》卷119,列传7,页3640。
20《宛署杂记》卷18,万字,页212。
21《宪宗实录》卷65。
22《明史》卷120,列传8,页3648。
23《宛署杂记》卷18,万字,页212。
24(明)温体仁《熹宗实录》卷39。
25《熹宗实录》卷44,梁本。
26(明)孙继宗《英宗实录》卷56。
27《英宗实录》卷56。
28《英宗实录》卷47。
29《英宗实录》卷48。
30《宛署杂记》卷18,万字,页212。
31《明史》卷119,列传7,诸王,页3628。
32《英宗实录》卷223。
33《宪宗实录》卷108。
34《宪宗实录》卷101。
35《岐惠王妃圹志》现藏石景山区文物管理所。
36《明史》卷119,列传7,诸王,页3642,《泾简王妃曹氏圹志》(现藏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有详细记载。
37《明史》卷59,志35,礼13,页1468。
38《孝宗实录》卷202。
39《明史》卷104,《明史稿》表五都作弘治十七年。
40(明)徐阶《世宗实录》卷75。
41《明史》卷119,列传7,诸王,页3643。
42《孝宗实录》卷109。
43《孝宗实录》卷110。
44《宛署杂记》卷18,坟墓,页212。
45《明史》卷120,列传8,诸王,页3647。
46(明)沈德符《万历野获编》(中华书局,1959年版)卷4,宗藩,页119。
47《万历野获编》卷4,宗藩,页119。
48《世宗实录》卷548。
49《明史》卷120,列传8,诸王,页3648。
50《宛署杂记》卷18,坟墓,页212。
51《世宗实录》卷515。
52《宛署杂记》卷18,万字,页212。
53(明)顾秉谦《神宗实录》卷190。
54《神宗实录》卷201。
55《英宗实录》卷199。
56《英宗实录》卷100。
57《宪宗实录》卷9。
58《宪宗实录》卷110。
59《孝宗实录》卷141。
60(明)张居正《穆宗实录》卷8。
61《世宗实录》卷235。
62《世宗实录》卷28。
63《世宗实录》卷350。
64《世宗实录》卷352。
65《永宁长公主圹志》。
66《神宗实录》卷274。
67《神宗实录》卷227。
68(清)麟庆《鸿雪因缘图记》。
69(清)朱寿朋《东华续录》。
70《明史》志35,礼13,页1468。
71《明史》志35,礼13,页1465。
72《世宗实录》卷229。
73(明)张爵《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北京出版社,1962年版)页19。
74《英宗实录》卷109。
75《世宗实录》卷235。
76《英宗实录》卷29。

   (作者为石景山区文物管理所干部)  

  更  正

  2004年第1期P66作者“河北明”应为“何北明”。特此向作者致歉!
                    《北京文博》编辑部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