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长河地域文化探源

来源:首博资讯 作者:孔祥利 时间:2004-7-13 9:26:00
】【打印】 【关闭

长河在历史上系古都重要的水利命脉,它是古都几百年来建设中改造自然和利用自然的一项水利科技成果。伴随长河的发展建设,在长河流域形成了一种地域性的文化,这种地域文化的主要表征是聚宗教、园林建筑于河道沿线的水域风景线,融郊游、庙会等都市民俗文化于一堂的民情热线,举皇家水上御道和行宫并存在宫廷文化专线。这些特征和文化现象使长河沿线在元明清时期构成具有独特古都风貌的文化走廊。长河地域文化是古都历史文化上的特殊产物,是一种依赖水系生存和发展的地域性文化,是一种由特殊地理环境产生的文化。它从多个方面反映了古都的历史文化和社会现象,是一种综合性的地域文化。长河的开辟和发展从多个角度孕育了长河地域文化,长河的自然生态环境则是长河地域文化生存的根基。长河地域文化可以说是京师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

一、长河地域文化产生的历史基础是长河水利史

长河水域的形成及水域定义的确定,反映了一种历史文化现象,即人们对水利的需求及建设 过程,需求的不断扩大及建设的不断加深过程。

1.选择最佳水资源是长河形成的历史根源

最佳水资源的定义是水质好、水量充足。自从北京地区上升为全国政治中心以来,城市及漕运等用水的需求加大,迫使人们对高梁河流域施加更多的改造和利用。北京地区水利的要害主要表现为枯水期供水紧张和汛期的洪水威胁。因此,北京城市的水利史,就是人们为保证城市的正常功能,解决这两个问题的斗争史。永定河多沙善淤,潮白河地处城市下游而利用困难。在此种情况下,高梁河的地理位置就显出了它的优越性。它远离永定河的袭扰,又在潮白河的上游地区,这使得人们可以在高梁河一带利用水资源来发展建设。但是,自然的高梁河水道自从数千年前脱离永定河干系之后,成为一条水源缺乏的断头河。由此利用高梁河的首要问题是扩大其水源的流量问题。早于金代之前,解决高梁河水源的水利工程即有多项实施。如戾陵遏车箱渠工程等。金代之初,又有金口河和闸河等引水工程。这些工程都是利用永定河水资源的工程,但均因永定河水流急湍,河水含沙量大,导致河岸崩堤,或河道淤塞而不能持久,最终以失败告终。早期的引水工程虽还仅限于水利灌溉用途,但高梁河的作用已初见端倪,其对早期北京地区的繁荣产生了不可估量的作用。正因为如此,后来人们对高梁河的利用改造尝试不断。这种改造利用过程主要表现在对高梁河水源的寻觅和改造上。在永定河引水工程多次失败后,于金代才有了接引玉泉水系至高梁河源头的引水工程。这是一项划时代的水利工程。这条人工渠道开凿的意义有二:其一,它的上源玉泉水质量与永定河相比要高出许多,其水流清澈,含沙量少,水流较缓,从而减少了淤塞和洪水冲击的可能,这就为长期利用它奠定了基础;其二,因水源问题得到长期性解决,在高梁河下游远离永定河威胁的地域便可进一步开发利用高梁河水系原有河道,作较久远的开发利用,而不仅限于漕运、灌溉之类用途。以后在元代又有通惠河的开凿,其目的是进一步扩大水源。及至清代扩建昆明湖,系进一步开发利用玉泉水的工程。

2.长河水域定义的根基是其确立了水利枢纽的作用

长河在形成后,很快成为北京城市建设的主要引水命脉,促使其下游的建设得以迅速发展。金皇室开始在高梁河上兴建离宫。此时的高梁河纳入了玉河水系中。所以高梁河的主要水域及其上源人工渠道被称作为玉河。元皇室将金离宫所在地建成皇宫以及大都城的处所,就是利用高梁河的水利基础。当皇宫和大都城兴建起来后,对高梁河水的利用需求则进一步提高。这里有城市用水的需求和漕运用水的需求。于是通惠河得以开凿。

这时高梁河与其上游人工渠道又融入通惠河水系。这时长河的水域定义还没有出现,但是在地理上已开始为其水域的划定创造了条件。大都城兴建起来后,通惠河在入城之处建有西城闸即后来的高梁闸,这个闸后来成为长河下游的终点界线。高梁河已被此闸分成城外段和城内段,城外段后来成为长河的一部分。高梁河上游人工渠道继续北移,瓮山泊与白浮泉向通惠河提供了大量河水,而桥闸的建立则使这种水流量得以控制。广源闸与西城闸共同将城外段的通惠河水位提高到足以行舟的状态。这一状态开创了高梁河利用的新时期。由于皇室欲行舟于这段水域上,逆水行舟需要拉纤,所以堤岸的建设势在必行。而水位的提高也需堤岸来护岸,以免滑坡。堤岸建设带来了两岸的绿化建设,从而将河道两岸的景观大为改观。同时,促使人文景观开始在这里出现。皇室水上的巡幸活动全面带动了通惠河上游两岸的景观及人文活动的变化。长河地域文化萌芽开始孕育而生。这时,这段水域有了三种名称:高梁河、玉河、通惠河,这三个水系反映了不同的水域范围,代表了不同时期的水利成果,而通惠河的水利成果最终实现了历史性的突破:为城西北郊外的一段水域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生机。明代以迄,西湖以下人工渠道与高梁河故道依旧发挥着向城市供水的枢纽作用。河道两岸人文景观的建设不断发展。从西湖以下至高梁桥一线已形成了具有地域特色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风貌。特有的地域风貌将此段水域与其它水域区分开来。这里面不仅有地理上的划分,而且更有文化上的区分。因此它是具有地理和文化双重意义的地域标志。及至清代,长河名称开始出现。这是新的历史时期对已形成的带有鲜明地域特色文化带的认可。长河之名不仅是某一水域的定义,而且它也是某一种文化现象的代名词,即由水系产生的地域性文化带现象。清皇室对它的认可还表现在对它所展现的文化各个方面的强化。一方面对其上游水源进行扩充,为城市用水构筑了一座蓄水库——昆明湖。一方面疏通河道,加强河道两岸绿化建设和堤岸建设,使长河的水利设施更加得力和完善。同时,皇室在长河沿线大事营建皇家园林和行宫,修复寺院。水上御道的建立和频繁使用,使长河经历了从未有过的繁华。宫廷文化推动了民俗文化的持久发展,使长河的风情始终不衰。

总而言之,长河地域文化的产生是建立在长河水利史的发展情况下。所以这个文化的核心是水利文化,是在水利文化基础上建立起的宫廷文化、民俗文化、建筑文化等文化的综合性地域文化。其地域性的特点是城郊与都城及御园的交通中枢地位。这个特殊的地理位置及特殊的自然环境条件共同创造了这个具有丰富内涵的地域性文化。

二、长河地域文化产生的自然根基是长河的生态环境

人类文明史告诉我们,自然地理环境将决定人类文明的兴衰。世界上最早的人类文明都出现在江河流域,因为那里的自然条件适宜人类的生存和繁衍,并产生文明。一个地区的原始文化同样决定于该地区的自然地理环境。换句话说,就是生态环境系统具备了产生人类文明的必要条件。长河地域文化的产生即是这种情形。长河在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产生地域性文化的生态环境。所不同的是,长河是经过人工改造和建设的河流,所以它的生态系统是后天形成的。长河地区的文明建设,是古人依据堪舆术理论实践的成果。堪舆术则从自然环境的角度探讨了一个能够使文明昌盛的基本自然条件。长河的历史说明,它作为人工渠道与古河道结合的产物,是一项科技成果。这项科技成果的一个主要特征是,它在形成和完善的过程中,确立了它自己持续生存的基本条件,并为人类活动奠定了自然生态基础。可以说,长河地域生态环境是古人在开拓自然界创造生存环境方面的典型例证。

长河的自然生态环境究竟有哪些优势呢?它为何能够成为形成地域性文化的自然基础呢?我们可从以下几方面分析:

1.长河的水源、水质

由于长河水来自玉泉,而玉泉水的质量很高,这就为人们广泛利用长河水资源提供了良好基础。同时因玉泉水含沙量小,使河道产生淤塞的可能性大大减少,因而延长了整治利用周期,提高了利用率。就此而言,长河水源已显示出相当大的优势。

堪舆术认为水质的好坏直接影响生态环境的质量,所以十分重视水质的作用。堪舆文献《博山篇·论水》中这样说到:“寻龙认气,认气尝水。水,其色碧,其味甜,其气香,主上贵。……”堪舆家把尝水作为选择好气场的一个重要方面。显然,色碧、味甜、气香的水指示着最好的环境。水质的好坏除了水源保护的好坏外,还与地下水的含矿量有关。现代科学证明,玉泉水的确是低矿化度低硬度的优质水。

2.长河河道的走势

长河河道走势的主要特征是自西北向东南的走向,曲折的河道。长河上源地势高,下游地势低,有很大的落差。这种落差会造成上源水流持续冲击下游堤岸,而曲折的河道可起缓冲作用,以减少堤岸的坍崩,同时水流速度也可减缓。曲折的河道既保护了河道不受损伤,又能给人以良好的心理感受,使人能够获取对生存环境的极好心理状态。

堪舆术对此有着许多见解:“曲则有情”,“弯环绕抱”,因为“河水之弯曲乃龙气之聚会也。”“水见三弯,福寿安闲。屈曲来朝,荣华富饶”。“自然水法君须记,无非屈曲有情意,来不欲冲去不直,横须绕抱及弯环。”堪舆理论对弯曲的河道十分乐道,最怕河道直去无收。这种认识是以水为居住条件的先民在对河流的变化作了长期观察后得出的结论。这一结论与河流地貌关于河曲变化规律是一致的。因为河水在流动中冲击河岸造成河道弯曲,而在河道弯曲处的气场最佳,最宜人们生存。如河南安阳的殷代遗址均从河流的弯曲处发现说明了先民们对选址的认识。

3.长河水流的情况

虽然长河上游和下游之间有数十米的落差,但由于在适当的地方修筑了桥闸用以拦水,使河水在一段水域内落差减小,所以其水流速度相当减缓。这种适中的水流速度很适宜人们在此居住生活。因为流速适中的河水给人们的生理和心理带来了良好的反映。相反,水流急湍的河道容易造成人们的紧张心理,给生理带来不利的副作用,不利于长期在此环境中生活。对此,堪舆家认为,吉地是应有水,“然水有大小,有远近,有浅深,不可贸然见水便为吉,当审其势,察其性情,别其吉凶,以作取舍水之标准。”堪舆术中崇尚婉转缓流之水,最忌咆哮湍急之水。

桥闸的设立为提高水位创造了条件,也为行舟提供了条件。桥闸作为河道的关锁,也是一种风水建筑。它对缓解水流改变水速发挥着重要作用。

4.长河的周边环境

在长河流域的广大地区,土地肥沃,有着丰富的地下水资源。如长河上游东侧的万泉河一带,被古人称作丹棱睵的广大低洼沼泽地区,是由泉水积聚而成的。此地后来是盛产京西稻的地区,京西稻因用作贡品而被称做御稻。由于这里能够种植江南的水稻,又被人赞为江南水乡。此种情形,构成了长河沿线良好的生存条件,为在这里建立较大规模的寺院及庄园等人文活动提供了物质基础。

长河沿线堤岸绿化建设使其环境得到美化,也是促使人们来此寻觅佳境的原因。堤岸绿化有助于堤岸的保护,同时也净化了环境,风景更为宜人。古人对此地的环境有着十分精彩的描述:“高梁桥在西直门外,京师最胜地也。两水夹堤,垂杨十余里,流急而清,鱼之沉底者,鳞鬣皆见。精蓝棋置,丹楼朱塔,窈窕绿树中,而西山之在几席者,朝夕设色以娱游人。”  作为风景宜人的地区,又在皇家赴西郊御园的途中,自然会被皇家利用,故自元代起,它就成为皇家水上御道。又因为如此,皇家也必然重视其沿线景观和风景的建设,这又给长河的发展利用带来了许多机遇。

良好的生态环境是驱使人们在这里居住和建设的根本原因。本是郊野的长河沿线却发展成了充满生机的生态环境带,进而形成内涵丰富的地域文化。特殊的地理环境产生了特殊的文化现象,其根本就是由于特殊的生态环境决定的。正因为长河水域处于郊野地带,其周边环境幽静,景色优美,与宗教徒修炼所需的环境要求相符,所以大量的宗教建筑涌入这个地区,这个地段进而成为宗教建筑在近郊选择基址的最佳场所。在堪舆理论指导下,宗教建筑与周围环境相协调,构成了许多著名的独具特色的风景名胜。以植物景观吸引人的一些宗教建筑,如极乐寺、双林寺等。还有一些建筑则与河水、湖水、泉水结合,构成极富魅力的水上园林景观。如颐和园、圣化寺、紫竹院、白石庄、乐善园等。这些建筑在堪舆理论指导下形成了各具魅力的景观,为长河沿线增添了景色。人文景观与自然景观的结合,构成了长河亮丽的风景线。旖旎的自然风光和秀美的人文景观引来都市民众前来观赏和游玩,为都市生活增添了丰富的内容。市民从城市中走出来,置身于风景宜人的大自然中,当然是一种极好的享受。这种情形遂成为一种民俗文化现象。长河沿线的优美景色对皇家也是一种诱惑,舟楫之利使他们乐于置身于此游幸。

三、长河地域文化产生的社会根基是古都文化

长河水系作为古都水系的组成部分,其地理特征是郊外水系。它与古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而它所产生的地域性文化也必然与古都文化有着内在的联系,它正是古都文化在特殊地域的产物。

长河地域文化的一个主要特征是以宗教建筑和宗教活动为主的宗教文化。

长河沿线自元代起即兴起大量宗教建筑,有佛寺、道观、神庙,遍布沿河两岸,特别是明代以来,寺观增长迅速,所谓“精蓝棋置”的现象开始出现。长河地域的这种变化,反映了各个历史时期宗教文化的发展状况,是不同历史时期宗教发展的缩影。

长河沿线的这种宗教建筑文化,源于元明清三代京都宗教文化的发展。佛教寺院多于道观建筑,说明佛教在不同时期都受到更多的重视。

首先是皇家寺院建筑反映了历代皇家崇佛的历史现象。在历史上对佛教极为尊崇的几朝皇帝大都在长河建有佛教寺院或修缮寺院的活动。元代著名皇家佛寺大护国仁王寺建于长河白石桥附近,该寺是喇嘛寺院,又是元皇室掌管佛教的机构,它反映了元皇室与藏地佛教的密切关系,也是元代崇奉喇嘛教的最典型的代表。

明代皇家崇佛活动达到历史上新的高峰,遍布京城各地的寺院迅猛发展,故长河一线寺院也

如雨后春笋般地兴起。从建都到明末,极力崇佛的历朝皇帝如永乐、成化、正德、万历等朝都在长河留下尊佛的足迹。长河沿线著名的皇家佛寺真觉寺、万寿寺是永乐和万历年间修建的。它们是明初和明末两次佛教发展高峰的具体例证。

清代皇家在长河的建树是重修和扩建了诸多著名寺宇,使前代所修寺院重现光辉。尤以康熙和乾隆年间为盛。清末长河一线宗教建筑大多颓废,反映了当时国力衰竭的状况。

其次是明代太监所修寺庙反映了明代太监佞佛的风潮。长河沿线云集了大量太监所修的寺院及墓地,这些建筑或大或小,其规模反映了寺院主人在宫廷中的地位和权势。以双林寺为代表。清代皇家在长河的建树是重修和扩建了诸多著名寺宇,使前代所修寺院重现光辉。尤以康熙和乾隆年间为盛。清末长河一线宗教建筑大多颓废,反映了当时国力衰竭的状况。  其次是明代太监所修寺庙反映了明代太监佞佛的风潮。长河沿线云集了大量太监所修的寺院及墓地,这些建筑或大或小,其规模反映了寺院主人在宫廷中的地位和权势。以双林寺为代表。长河地域文化的另一特征是以踏青和庙会为主的民俗文化现象。长河作为郊外的水系,它为市民提供了休闲游赏的场所。

踏青是都市市民生活的一种习俗。明清两代,都人于清明有着到长河一带踏青的民俗传统。届时,都城市民以多种形式朝高梁桥附近而来,踏青观柳。民间艺人们则借此人潮之机汇聚于此竞相演技。据载:“岁清明,桃柳当候,岸草遍矣。都人踏青高梁桥,”“是日,游人以万计,簇地三四里”。可见,高梁桥踏青是一幕十分壮观的民俗活动景象。踏青本是郊外的一种远足活动,高梁桥位于西直门外,对当时的都人来说,已是郊野之地。高梁桥又在长河一线,其景致迷人,空气新鲜,是都市人调节城市生活的佳所,也是促成游人来往的原因。

这种情形一直延续到民国年间,长河沿线发展为民众消夏场所。据载,“玉泉山诸水,汇流至此,转入护城河。夹岸排植杨柳,风景如画,……该地近为平民消夏胜地,垂柳成荫,稻田荷池一望无际。每当一抹夕阳时,金光万道,景致尤佳。夏季游客甚众,而种种点缀,颇具乡村风味。……入暑后,蝉鸣柳荫,不让江南风景。”

除此之外,还有重阳节登高的民俗活动,也在长河一线有景点,据载:“重阳日,北城居人多于阜成门外真觉寺五塔金刚宝座台上登高,……。”长河一带的另一民俗活动是庙会。庙会的规模与踏青相同。据载:“高梁桥北,精蓝棋置。每岁四月八日为浴佛会,幡幢铙吹,蔽空震野,百戏毕集。四方来观,肩摩毂击,浃旬乃已,盖若狂云。“万寿寺在西直门外五六里,门临长河,乃皇太后祝?之所。每至四月,自初一日起,开庙半月。游人甚多,绿女红男,联蹁道路。柳风麦浪,涤荡襟怀,殊有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之致。诚郊西之胜境也。”万寿寺庙会是京都较为重要的庙会之一,具有代表性。此是长河的一宗与佛事有关的大型民俗活动。另有一种大型庙会活动,即碧霞元君庙庙,则是长河一带与道教有关的民俗活动。据载:“京师香会之胜,惟碧霞元君为最。庙祀极多,而著名者七:一在西直门外高梁桥,曰天仙庙,俗传四月八日神降,倾城妇女往乞灵佑;……每岁四月朔至十八日,为元君诞辰。男女奔趋,香会络绎,素称最胜。”长河地域文化的另一特征源于宫廷文化。

长河自元代通惠河开凿之后,由于闸桥的建立,水位提高,可以行舟。元代皇帝泛舟西湖(昆明湖)走长河水路。据载:“至顺三年三月乙未,以帝师泛舟于西山高梁河,调卫士三百挽舟。”“英宗、文宗两朝御舟藏广源闸上别港。”明代皇家以长河佛寺为游西湖的驻跸之地,如万寿寺“盖上幸山陵尝为驻跸地也。”特别是乾隆年间,清高宗频繁往返畅春园与皇宫之间,专意走长河水道,并在长河沿线建造多处码头,在万寿寺和真觉寺建行殿,作为驻跸之所,并营建乐善园、紫竹院、苏州街、泉宗庙等皇家园囿。光绪年间,慈禧太后又在紫竹院、乐善园等处增建行宫。

皇家佛事活动在长河一线也十分频繁。清代皇家多为祝寿活动而大搞佛事活动,这是清代皇室崇佛的主要特点。如乾隆年间在万寿寺和真觉寺举办的祝寿千佛道场,其盛况非凡。此种活动与皇室人员往返皇宫与离宫有关。实际上是把长河作为寿典巡幸路线,长河沿线佛教景点作为祝寿场所。长河的这种特殊地理位置把它与皇室紧密联系起来。因而在它的文化中融入了宫廷文化。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