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中国近代思想史研究方法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 作者:王法周 时间:2004-7-13 9:15:00
】【打印】 【关闭

最近,近代史所近代思想史研究室和《历史研究》编辑部联合举办“中国近代思想史研究方法讨论会”。来自北京、天津、上海等地的50余名专家学者出席会议并就如下问题进行了研讨。

 一、关于中国近代思想史学科的地位和研究对象

与会者对中国近代思想史学科的特殊重要性给予充分肯定。不少学者指出,正如传统思想在中国文化系统中的中心地位,近代思想史在近代历史中有着独特的位置。晚清以降,中国近现代史上堪称大师的学者绝大多数集中在思想史研究领域,中国思想史在人文学科中有显学的地位。多年以来,思想史书籍虽不是热销书,但却是长销书,一直保持了持续不衰的卖点,就是很好的例证。

一些学者指出,研究对象决定研究方法,方法的建立首先有待于研究对象的勘定。在现代学科体系中,对思想史的研究对象从未有过明确的界定,数十年以来一直以精英思想为主要研究对象,并笼统地把政治思想、社会思想、学术与文化列入其范围。到今天乃至将来的若干时间内,可能仍然不能超脱这一范围。另外一些学者主张,思想史应该有别于哲学史,哲学史是精英思想的历史,而思想史应以大众的观念为主要研究对象。

一些学者表示,中国近代思想研究对象的确定,有赖于对中国近代历史发展线索的把握。近代中国人的目标,是把中国建成一个独立、民主、富强的中国,全民族、全中国的思想都集中在这一目标上,思想的发展与转变都与这一目标相关。即使不能明确划定近代思想史的研究对象,但把握好这一线索,就不致发生大的偏差。

 二、关于中国近代思想史的研究方法

1.关于中国近代思想史研究的社会化问题。一些学者指出,中国传统思想缺少形上学的传统,属于生活经验型,它主要解决生活态度、生活意义等问题。即使超越的天道也寓于日用伦常之中,“道”背后有无数的无时不在的“器”,思想史不仅要研究“道”,同时也要研究“器”。因此,思想史需要解决如何从社会生活史中提炼出更多价值的问题。

与会者指出,哲学史是哲学的历史,是精英思想史,一部成功的哲学史著作往往带着主观因素;而思想史是民众的、社会的历史,其功能在描述,与哲学史相比具有相对的客观性。思想史既然是人类生活的有意识的反映,必然表现为研究范围的进一步扩大,从人类生活史中掘取更为丰富的材料。换言之,思想史研究应该脱离以往精英思想史的束缚,将其研究范围进而扩大至社会生活史领域。思想史与社会生活史的结合,必将为思想史研究开拓出更为广阔的空间,未来的思想史研究必将更加充实、更加丰满。

2.关于如何看待后现代理论。学者们普遍认为,近年来后现代理论愈来愈影响到中国人文学科,中国学者必须审慎地正面回应这一问题。后现代主义的批判精神、怀疑精神、多元思想和宽容态度,都能提供一种积极向上的精神力量,有助于打破一些束缚我们思想的条条框框,为进一步开阔视野提供了一个理论参照。但后现代理论对科学理性的绝对怀疑,有消解人类共同的价值规范的巨大危险。后现代理论中一些学派毫无限制的纯文本解释,取消了任何可循的标准,充满了任意性或随意性,以致于有西方学者从文革的“纯文本”中得出了所谓“文革是一场民主运动”的结论,又有学者从“纯文本”中得出所谓“中国妇女缠足是人类文化多样性的表现”的结论。由此可见,毫无规范的后现代理论会不可避免地推导出一些荒诞的结论。

与会者指出,今天的中国还处在追求现代化目标的阶段,民主与科学理性是最具现代性的普遍价值,后现代主义与现代科学理性精神的冲突,易使国人迷失以科学理性为主要标志的现代方向。因此,应该对后现代理论采取谨慎的态度,既吸收其合理的因素,又要避免蒙受其害。

3.关于唯物史观在思想史研究领域的重要意义。不少学者强调,历史研究一定要充分考虑特定的历史背景及一系列复杂的社会、政治、经济条件,即使不可能完全还原历史,也要做到历史描述的相当客观性。学者们指出,今天的中国是从古代、近代走出来的,不能轻易割断历史的联系;要考虑到具体的时间、地点、条件的变化,不能盲目地肯定或否定一切;历史是流动的、向前发展的,不能把目光仅盯住先贤;历史又是曲折而复杂的,是复杂历史条件下种种因素的多元互动,线性史观是简单化、教条主义与独断主义的表现。

对于思想史研究中存在的非历史主义倾向,学者们进行了严肃批评。他们指出,部分学者完全撇开历史的现实情景去评判思想家及其思想,陷入了历史虚无主义的泥潭。比如,一些学者认为“五四”科学理性摧毁了孔家店,中断了中国的文化传统,而没有看到袁世凯与张勋的两次复辟与强大的封建复古思想势力,这种批评完全是非历史主义的。

与会者指出,今后近代思想史研究将呈现出观点与方法多元化的趋势。只要不脱离历史时代,采用什么方法并不重要。唯物史观与辩证方法、社会学研究方法、建立在理性选择之上的后现代方法,以及多元互动的方法、历史评价与道德评价相结合的方法、证实与证伪相结合的方法、比较的方法、计量的方法,等等,都各有其技术价值,研究者应据不同的研究课题来确立其相宜的方法。未来的研究既逐渐走向规范,又呈现出个性化的特点,有利于充分揭示中国近代思想发展过程中的复杂性和丰富性。

三、关于近代思想史研究中存在的问题

学者们指出,现代学术要求任何学科都要有一个相对清楚的界限,而直到今天,思想史研究的对象与边界都是一个不甚清楚的问题。研究对象与边界的不确定,必然表现出研究技术的不成熟。同时,长期以来思想史处在哲学史的笼罩之下,精英思想的挖掘已无太大余地。而思想史研究的社会化问题,是一个充满未知数的新领域,它有可能使思想史的边界更加模糊。思想史研究与社会生活的结合,也面临着许多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对研究者来说是严峻的挑战。但是,随着研究领域的扩大、技术的成熟与方法的完善,思想史研究必将趋于成熟,思想史研究的真正高峰在不久的将来必将出现。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