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甲骨学发展史上的丰碑 ——《甲骨文合集释文》读后感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 作者:曹定云  刘一曼 时间:2004-7-12 17:35:00
】【打印】 【关闭

由胡厚宣先生任主编,王宇信、杨升南先生任总审校的《甲骨文合集释文》于19998月出版。这是甲骨学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

《甲骨文合集》是由郭沫若任主编,胡厚宣任总编辑的大型甲骨文巨著。该书不是单纯甲骨资料的汇总,而是在过去80多年中殷墟所出15万余片甲骨资料的基础上,经过去伪、校重、缀合等一系列工作,筛选出其中精华41956片编辑而成。20世纪70年代以前殷墟所出刻辞甲骨之有价值者,大多囊括其中。因此,《甲骨文合集》一书的出版,是对20世纪70年代以前甲骨资料的总结,是甲骨学史上里程碑式的巨著,备受学术界的赞誉。但是,《甲骨文合集》所刊主要是甲骨拓片含少量摹本 ,阅读该书必须具有一定的甲骨学知识。所以,学术界企盼着《甲骨文合集释文》能早日问世。

在已故著名学者胡厚宣先生的指导下,王宇信、杨升南等历史所12位甲骨学者经多年通力合作,完成了《甲骨文合集释文》这一巨著。与以往的甲骨释文相比,该书具有以下特点:

第一,资料丰富、全面。这一特点是由《甲骨文合集》本身决定的。以往的甲骨著录虽多但分散,学者很难全面了解和掌握所需的甲骨资料;而《甲骨文合集》经过分期分类整理,同类资料都集中在一起。在此基础上作出的释文,就为学者从不同角度对商代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进行多方面研究提供了极大方便。

第二,释文吸收了最新研究成果,准确可靠。甲骨学发展是不断深化和不断提高的过程,新成果不断出现。甲骨释文能否采用新的成果,是衡量释文水平的一个重要标志。该书在这方面做得相当好。例如,《甲骨文合集》0022片第2辞是关于令众垦田之事,此中“垦田”之字过去学者多释为“圣”,其义难明,后张政烺先生将其义释为“垦荒”,为学界所接受。又如00141片是关于受年的卜辞,指收获小麦。而关于小麦之字,过去学者多释“来”,不很准确,后于省吾先生在“来”上添了一撇,其隶定就十分准确了。再如,《甲骨文合集》1283915993片中的“”,以往学者多释为“庚凡”,认为是殷先祖般庚,后裘锡圭先生释为“庸”,是属于钟一类的乐器。凡这些考证的最新成果,该书均一一采用。甲骨文中有的常用字以往考释也常有失误。例如,常见的“王占曰”之“占”,过去有的学者多隶释为“祸”,就十分不妥。因为“占”是占卜后王所作的判断;而“祸”是“祸福”。这是两个不同的字,不能混淆,否则字义不通。在该书中,一律释为“占”,避免了以往之失误。

从以上事实可以看出,该书的作者站在甲骨学发展的最前沿,采纳吸收最新的研究成果,释文准确,将甲骨释文提高到新水平。

第三,释文具有严密的科学性。这可以从以下方面得到证实:

其一,通过卜辞互校,补残填缺,使卜辞材料更加完整。卜辞残缺是卜辞本身存在的实际问题,而且无法避免。该书作者在这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大大提高了史料的科学价值。例如,《甲骨文合集》11484片是一条著名的记录月食的卜辞,其辞云“六日[]午夕月又食”。“午”字前缺一字,过去学者们对此争论不休:最初董作宾、刘朝阳、张秉权均认为是“甲午”。1975年,有位天文学家首先对“甲午”提出质疑。1981年后,严一萍提出应补为“壬午”,严说又遭到张秉权的有力反驳。自“夏商周断代工程”开始以来,研究甲骨的学者多认定补“甲午”是正确的。该书正确地补为“甲午”。这对殷年代的推定具有重要意义。类似这种正确补入的例子相当多,难以一一枚举。

其二,认真隶释卜辞兆序。兆序是反映卜辞占卜之次第,附属于具体的卜辞,是卜辞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过去出版的甲骨释文很多不标出兆序,这很不妥。因为兆序反映的是该辞在占卜时的时空位置,失去了兆序,就失去辞与辞之间的时空联系,不利于全面理解卜辞和深入研究商代的占卜制度。该书将每一个兆序都附释于相关卜辞的后面,尽量不使其遗漏,从而确保了卜辞材料的真实性和科学性。

其三,卜辞次序编排合理。甲骨卜辞本身不标明次第,释文时各条卜辞之间的次序如何排定,完全取决于甲骨学家对卜辞的理解。以前,董作宾曾提出过“先下后上”说,并在学术界产生过很深的影响。但卜辞的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先下后上”只是其中情形之一。该书不囿于旧说,而是根据卜辞的干支先后和不同事类,来确定卜辞之次序:有时是“先下后上”;有时是“先上后下”;有时则是其他。总之,依照干支先后来决定。这是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避免了文中卜辞先后次序的错乱和混乱。

第四,全书体例一致,浑然一体。每位学者对卜辞的理解会有差异,文风也不尽相同。欲将如此多作者的释文合在一起,并保持文风的统一,决非易事。但该书做到了。这是因为,在胡厚宣先生的具体指导下,由王宇信、杨升南、齐文心后因身体不适退出组成审校组,对全书各册释文统一校审,提出意见,再经全体学者反复讨论、修改。这部著述的成功,是该组全体学者共同努力的结果,也是集体科研攻关的成功典范。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